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九十四章 离奇失踪

第两百九十四章 离奇失踪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我往四面的窗玻璃瞧了瞧,只见全都清一色地烙印上血手掌印,而且都写着歪歪扭扭的六个小字——快逃,车里有鬼!

  “究竟是谁在提醒我们,让我们快逃呢?”我紧皱双眉,忍不住跟李半仙谈论起来。

  “提醒?”李半仙唇角微翘,用假音冷哼道,“你以为背后的人是善意才这样做的吗?”

  我不禁一怔。

  冯吉和程哲本能地瞧来,他俩都吓得屁滚尿流,显然近距离突如其来的恐怖,让他们毫无防备,直接中招了。

  听鬼故事,看恐怖片,就已经相当吓人了,但是听众和观众却是因为隔着一层屏幕,所以心里有一层安全感,而且是有缓冲的,不会特别害怕。但是当你近在咫尺,亲身触摸那种随时随地都会降临的恐怖,感觉截然不同,足够令任何人吓到崩溃。

  冯胖子哆哆嗦嗦地问:“李叔,您啥意思啊?说来听听呗,我感觉……内裤好像被我意外地尿了几滴。”

  我翻翻白眼,瞪他:“胖子,你瞧瞧人家程哲,泰山崩而面不改色,刚刚你俩同时瞧见血手印,他毫无反应,你居然就已经尿了。”

  程哲哭丧着脸,涩声说:“我也想蹦起来,赶紧远离车窗,但我的腿软绵绵的,根本就使不出一定点力道,只能在座位上等死……你们如果想下车逃跑的话,谁能背我吗?”

  我登时傻眼。

  “我兄弟的胆子,还没我大呢。”冯吉哈哈一笑,歪歪嘴巴,经过这样插科打诨一番,我们的恐惧情绪稍微削减,总算能够心平气和地交流一番。

  “稍安勿躁!”售票员也是努力地安抚众人,授意道,“抱歉,我们也不知道招惹到哪路神明了,居然出现了这码子事。但是,再等个两小时,天就亮了,到时候雾霾散尽,我们就能回到上云市,所以请大家控制住情绪,千万别轻举妄动。对方也没对我们造成啥大麻烦,就是企图吓唬咱们。如果你们真的下车的话,反倒是自投罗网,在大雾中孤立无援,沦为活靶子。”

  售票员的话,可以说是金玉良言了的,说得在理儿,让我非常纳闷。因为根据李半仙的意思,司机和售票员都是猛鬼,所以照理说,他们应该想方设法地忽悠乘客们下车才对。

  在大雾中,每个乘客都会被猛鬼吞噬,而其他人哪怕近在咫尺,也根本就察觉不到任何的猫腻。

  这时候,忽然有个人嚷嚷起来:“不见了!不见了啊!我身旁的那个乘客突然间凭空消失了!真是怪事儿,他明明就在我眼皮子底下的,但是转眼间,他就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难道他就是……鬼?”

  我一瞅,发现是个穿着休闲服的农村小伙,大概是去城里探亲,所以身旁带着两只活着的芦花鸡,提着一桶花生油,一眼看去我没发现他有啥特殊的地方,而且瞧着也并不像鬼。

  他嗓音哆嗦着,脸色骇得煞白,惊恐欲绝地嘟囔。

  “真的不见了,我记得那人是个络腮胡子,说话挺风趣的,还单身呢。”在小伙对面,也有个大妈脸色扭曲挂满惊恐地说,“本来我跟他商量着,说把我家隔壁那闺女介绍给他,安排个相亲啥的,没想到他是鬼!将来,他不会再来找我,让我给他办个冥婚,娶个阴妻吧?”

  “等等!”大妈躬身,在众目睽睽下,从坐垫下的空位中抓出一个箱子,咬牙切齿地说,“他虽然不见了,但他的行李还在呢!不如我们一起开箱,看看鬼的行李箱里装着啥。你们说好不好?”

  “开啊!”立刻就有人鼓噪,煽风点火。

  李半仙的神色依旧镇定,跟往日没啥两样,他压低嗓音,幽幽一叹:“这些事,我经历过,跟以往半点区别也没有……简直就像是拿着一个剧本,所有人都在尽职尽责地扮演着自己的角色。他们说的台词,也是跟以往没两样。你且冷眼旁观就是,还没到轮到我们说话的时候。”

  我心中凛然一惊。

  李半仙的意思,显然就是说这一回我们正在经历的事情,跟上一回他在幽灵巴士上吃瘪时一模一样!也就是说,幽灵巴士中发生的事情,就像是一个死循环一样,来来回回地重演,只是每次的牺牲者不同,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改变。

  也就难怪司机和售票员会禁止李半仙再登陆幽灵巴士,因为他既然已经完完全全地经历过那件事情,心里肯定记得一清二楚。

  上一回,李半仙仓促间应对此事,有诸多的不妥之处,而且身为局中人,会出现当局者迷的情况,加上变生肘腋之间,凭李半仙的脑力一时半会儿想不通其中的猫腻,所有他输得一败涂地。

  但现在李半仙卷土重来,而且时隔许久,他早就将来龙去脉琢磨得一清二楚,又知道幽灵巴士事件的所有剧本,所以这就好像一个早就看过剧透的作弊者一样,李半仙将如鱼得水,成为幽灵巴士事件最大的变数!

  只可惜,当初我也并未详细询问那些细枝末节,否则,我也就能跟着掺和一脚。

  “打开箱子!”李半仙攥拳,加入煽风点火的大军。

  他表态了,我们仨也纷纷帮他摇旗呐喊。

  “上一回,售票员以乘客隐私禁止别人窥视为理由,将箱子没收,并未打开。”李半仙的话宛如蚊吶,在吵吵嚷嚷的巴士上几乎听不清楚,但幸亏我听觉敏锐,而且李半仙将嗓音收束为一线,靠着冯吉程哲为掩护,贴在我脸旁说。

  我心中了然,李半仙是想破坏幽灵巴士的原来流程,打破固有剧本,制造一些变数出来!

  “别。” 果然!

  售票员强势地插手,她收敛温柔性子,泼辣地一把拎住箱子,拧紧双眉,带着一股子煞气谨慎地告诫众人:“他虽然消失了,但不一定就是鬼啊。说不准……他就是被鬼给抓走的!他跟你们一样是乘客,他的东西属于个人隐私,如果他真的被鬼吃掉或者折磨死了,这就是他的遗物,必须得原原本本地转交给他的家人,我们绝对不能私自占有。”

  有人直嚷嚷:“我们就瞧瞧嘛,又不碍事的。”

  “就是就是,看两眼罢了,有啥了不起的?我们必须得确认下他的身份才行!如果都是些正常的日用品,或者是些贵重物,我们保证分文不动,让你们带回去转交给他的家人。但如果其中有猫腻,那我们就要把那个乘客列为危险对象,对他保持提防才是!”我站出来,振振有词地反驳,然后闪电般出手,直接将那行李箱从售票员手中夺回!

  既然已确认售票员是一个凶灵,那她刻意将箱子藏起来的行为就值得深究了。

  而且,她反驳的,我们就一定得赞同,唯有跟她对着干,才能在幽灵巴士中找到一线生机!

  所以,我没瞧她在那一瞬间变得无比狰狞的怒容,三下五除二,一拳捶烂密码锁,顿时里面的东西全部掉落下来。

  居然空空如也!

  是的,诡异的情况出现了,里面根本就啥玩意也没有,就是个空箱子。

  所有乘客全都愕然,完全想不到会是这种情况,人人为之愕然。

  “果然有猫腻!”一个瞧上去像是教师模样的中年男人推推眼镜,他的话吸引了众人的眼球,“试问,一个出差的男人,回到上云市,他就算不带些土特产和礼物,又岂能不带些换洗衣物呢?换句话说,如果他真的啥也不带,那闲着无聊拖个大箱子搞啥?闲得慌,所以出门遛箱子?”

  “除非……”李半仙一语中的,森然道,“早就有人将箱子清空了!或者说,那家伙故意拉个箱子来唬人,这只是他隐瞒身份的道具!”

  “他真的是鬼!”顿时有人惊恐地尖叫。

  “请勿制造恐慌。”司机不爽地反驳,“在这种节骨眼儿,大家同舟共济,我们如果自乱阵脚,那到时候恐怕就毫无反抗之力了。”

  我们都是心中冷笑,司机说这话,岂不是贼喊抓贼吗?

  “那该如何是好呢?我们中既然藏着一个鬼,那就可能还有同伙!”先前说要保媒的大妈惊骇地说,眼神恐惧地打量每一个乘客,“是你?是你?还是他?”

  我皱了皱眉,疑惑地说:“有一点十分诡异,那就是这个隐瞒身份,佯装成鬼魂的家伙,为何啥也没做,就直接消失掉了呢?他的目的是啥?就是为了制造一点点恐慌吗?我如果是鬼的话,起码该袭击个人再撤离才对。”

  “等等!”

  这时候,冯吉从那个空的旅行箱中找到一个夹层。

  里面居然鼓鼓囊囊的,显然是有点东西的!

  我们顿时全都来了兴趣,屏息凝神,等待冯胖子把东西掏出来。

  没多久,他一把撕碎旅行箱的帆布,便露出一个厚厚的笔记本,打开一浏览,我们发现它居然就是那个男人的日记!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