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九十五章 车祸

第两百九十五章 车祸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靠,全是些柴米油盐酱醋茶相关的鸡毛蒜皮小事儿。”翻阅之后,冯胖子无聊地摊摊手,将它甩给我。

  很多人都想一睹为快,毕竟,那很可能找出鬼物的线索。

  我耗费3分钟,大致翻了翻,果然跟冯吉说的没两样,全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找不到任何的线索,而且这个日记本……准确地说,应该是周记本,全都是每周一书写,上面就连具体的时间都没写。

  “可惜了。”李半仙轻叹,谨慎地眯眼说,“如果在日记本上有日期的话,我们就可以判断这个乘客最后一篇周记的书写时间,也就能够大致推算他究竟是何时死亡的。”

  “毫无价值的线索。”我失望地摇一摇脑袋,把本子抛给其他人,让他们消除下心中的疑窦。

  车辆继续行驶,我瞟向这辆巴士,心中陡然间意识到一个忽略掉的问题。

  那也正是让我觉得巴士很有违和感的缘由!

  我的眼睛找遍这辆汽车,居然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的计时装置!司机身旁本该有个报时器的,因为汽运集团的每一趟车次都是非常精准的,每隔多少分钟都会有一趟汽车从车站出发,那是规矩。

  司机们的时间观念也相当的强,会尽量减少耽搁。

  “司机,售票员,你们谁有手表吗?能告诉我时间吗?”我笑眯眯地问,随意胡诌个理由,“依我看,大雾弥漫,恐怕我们得耽搁了。让我算一算,究竟会晚点多久到站。”

  “啊?”司机茫然。

  “时间……”售票员本能地抬起手腕,但那里却没有手表,但却很显然有手表模样的痕迹,白色的皮肤跟别的地方形成鲜明对比。

  “不好意思,我出门前忘带手表了。”售票员尴尬笑笑,眼神闪烁,显然有意隐瞒,并不想告诉我们实情。

  司机也是大大咧咧地承认:“不好意思,我这辆车的计时器坏掉了,等回车站后再维修。我只能大致估计下时间,现在应该是凌晨四点半左右吧,再等一个半小时就天亮了。反正也无所谓,我们这趟车,只需能够赶在中午前回到上云市即可。大雾拦路这种事,谁也没法子。”

  “你们全都不知道时间吗?”我皱皱眉,把嗓音提高八度,冷冷瞥视所有乘客。

  没人回答。

  除了我们四个,所有人都并没携带手表、日历、甚至是手机这种最常用的可以看时间的东西。

  我的心脏如坠冰窖,而且,一时间巴士中的气氛也有些诡异。

  “真凑巧啊,呵呵。”售票员皮笑肉不笑地冲我摊摊手。

  “我的手机没电了,毕竟都坐了整天的汽车,没啥意思,只能在车上玩贪吃蛇和俄罗斯方块。”有个人抱怨。

  “我的腕表也是在路过那段隧道时,莫名其妙停了,时针乱转,时间彻底乱掉了,不好意思啊。”又有人解释。

  司机同样一本正经地解释:“抱歉,隧道那里以前是有个铁矿的,而且伴生磁石,所以磁场比较庞大紊乱,很容易就干扰计时器。也正因为这个,才导致我们基本上只能靠自己的感觉。”

  我跟李半仙对视一眼,心中冷笑:狗屁的磁场!当我是没经历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三岁娃娃呢?

  磁场当然会干扰计时器,然而,现在的手机、手表等,跟几十年前的破烂货早就不能同日而语了,技术革新很多代,淘汰了无数旧产品,除非是碰上特别强烈的磁场,才会真正的干扰,而在上云市四周,我可没听说过存在这种东西。

  当然,还有一种东西会强烈干扰机器,令及时失灵,携带有巨大的电磁场。

  那就是鬼!

  满满当当的一车鬼,自然是会令所有精密机械完蛋的。

  一念至此,我心里阵阵发凉。

  “诶?我似乎瞧着你们车上有一截报纸啊,拿来给我们瞅瞅,那上面是有时间的。”冯吉眼尖,忽然瞅见驾驶座上搁着的东西。

  司机略微犹豫一下,但最终他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所以干脆利落地将它交给我们。

  那果然是一截报纸,而且崭新。

  “这是啥时候的报纸?”我多了个心眼儿,立刻问售票员。

  “昨天乘客落在车上的吧。”售票员漫不经心地说。

  我一瞧,报纸上的日期已经损毁了,只剩下一个东西:星期五。

  也就是说,如果那张报纸是昨天的话,昨天星期五,今天星期六,恰好吻合。

  “我擦咧!咱们哥俩上报纸了。”冯吉瞪大眼球,瞧着那半截报纸,因为在角落有个豆腐块大小的专栏,赫然刊登着寻人启事,以及冯吉和程哲他俩的照片。

  报纸上写得清清楚楚:上云市《探灵人》节目的制作人冯吉,以及摄影师程哲,在三日前出发前往著名的鬼村——王村探险,摄制鬼故事,却失踪了,当地警方遍寻不获,他们的家人心急如焚,希望有人碰上的话可以提供线索。

  “一等这件事结束,我们就立刻回家!”冯胖子叹息,“今儿个是周六,昨天是周五,我们是周二出发的,的确是整整三天了。嗯,我们恰好是九月十六号出发的呢。”

  “咱们哥俩真的太任性了。”程哲忏悔道,“我们往后不能再随随便便跑出来瞎折腾了,家里人肯定担惊受怕,特别的忧心。”

  “唉……”冯吉也是愧疚不已地长叹,脸色通红。

  “原来你俩就是失踪者啊,如果我们提供线索的话,不知道你们的家人能给我们多少钱啊?”售票员眼神古怪地轻轻一笑。

  司机也是意味深长地瞟了冯吉和程哲一眼,唇角微翘。

  冯吉耸耸肩膀,大咧咧地说:“我都已经露脸了,你们还提供个屁的线索。再说了,我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家里很穷,能拿出多少钱来答谢你们?”

  “嘁,穷光蛋。”司机跟售票员异口同声地撇撇嘴。

  关于那个离奇失踪家伙的讨论就此终结,他那空空如也的行李箱,以及诡异的人间蒸发,都是让我们非常纳闷,百思不得其解。

  大巴车玻璃窗上的血字依旧存在着,提醒我们今夜的事情。

  已经没人能够睡得着,所有乘客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小心翼翼地等候,生怕自己被猛鬼掳走。

  浓雾依旧存在,车辆慢慢悠悠地往前行驶,因为能见度实在是有限,稍有不慎就坑可能撞车。

  “啊!”

  在我们警惕地打量四周时,司机忽然惊怒地大叫。

  我们也是本能地瞧过去,就将在正前方赫然出现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木然僵立在原地,丝毫没动弹。

  司机猛踩刹车。

  车闸闭锁,轮胎在地上摩擦的尖啸打破了夜晚的死寂,以及车内死气沉沉的局势,所有人都不禁为之捏把汗。

  然而!

  地面打滑,刹车却并未如司机所愿地奏效,速度虽然在降低,可却来看不及了。

  噗嗞。

  我们听见钢铁与血肉撞击,以及颅腔爆碎的恐怖噪音,在大巴车的前方玻璃上,赫然是溅射上无数的红色鲜血与乳白脑浆,蜿蜒流淌。

  那恐怖的一幕,令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为之震骇。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脱口而出:“撞人了吗?”

  司机脸色铁青,阴翳地扫视所有人一眼,咬紧牙关,满脸横肉地冷哼:“雾霾很大,这是意外事件,我一路鸣笛,而且将车头灯开得很亮,为的就是防止出现这种情况。我也自始至终都在遵守交通规则行驶,你们都瞧见了,碰上这种事情,不能怪我。是他的全责!”

  众人讪讪。

  我蹙眉,授意售票员打开巴士:“总而言之,先下去瞧瞧吧。等见到交警时,我也会帮你们说话的。”

  李半仙的脸上依旧古井无波,神色没有任何的变化,而当我自告奋勇地要下车时,李半仙的手却一把拽住我,淡淡道:“别走太远,雾霾很重,我们别走散。”

  我知道他之所以摆出这副神情,多半是因为撞人这件事也在他意料中,也就是说,这是幽灵巴士事件中一定会发生的事情。

  而他提醒我的话,意味着迷雾中是有危险的。

  所有,我把冯吉和程哲也带到身旁,谨慎地保护好他俩。

  基本上车上的人下来了七七八八,都围拢到尸体旁。

  “怎么是他?”先前说话的小伙子和大妈,不禁全部噤声。

  “他?谁?”我们都满头雾水地问。

  “就是那个离奇失踪的人啊,是那个出差的年轻人!”大妈惶恐不安地说,艰难地吞咽了口口水。

  我扫向所有乘客,他们的神色完全没有猛鬼的凶戾,全都是兔死狐悲的警惕和紧张,一个个都生怕下个轮到自己。因为很显然,那个年轻人并非是鬼,而是被掳走的!

  虽然说,他的旅行箱空空如也很蹊跷,但也可能是被猛鬼清空的。反正鬼能把一个大活人从我们眼皮子底下带走,那就很可能将东西也顺便拿光嘛。

  所有人又叽叽喳喳地七嘴八舌讨论起来,争吵愈演愈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