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九十六章 死循环

第两百九十六章 死循环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聂天隐婚蜜爱:老婆,不要跑疼你入骨重生之拐上大佬生个娃她超软超可爱你是我的难得情深神秘军少,撩上瘾!大魔王你今天翻车了吗惊世毒妃:轻狂大小姐最佳女婿林羽江颜

    巴士上的所有人都手脚冰凉地站在尸体面前,脸色难看,如丧考妣。

  我的心中有些惶惑,扫视四周,觉得所有人都摆出那副懵懂恐惧的神情,未免太虚伪了些,因为据我所知,巴士上的绝大部分旅客都是鬼魂无疑,他们在幽灵巴士上很久了,早就知道内情,为何能演得如此像?简直就像是第一回得知真相一样,表情毫无破绽,这可真是匪夷所思。

  我不信那些已经死去的鬼魂们,人人都可以拥有这样完全分辨不出真假的,奥斯卡影帝级的精湛演技,心里非常纳闷。

  难道说……里面真的有无辜者?

  究竟谁是活人?谁是凶灵?谁只是被卷入被殃及的无辜鬼魂?谁才是幕后操纵所有的猛鬼?

  一时间,我茫然万分,不知所措。

  “跟我来。”李半仙扯扯我的衣襟,把我跟冯吉程哲一块儿拉到车尾,远离众人。

  “前辈,您一路上都没啥动静,而且先前车祸时,咱们都亲眼瞧着撞出漫天的脑浆,但你的表情却像是早就知道一样,半点反应也没有,真是……怪啊。”冯吉眼神闪烁地问,下意识地退后半步,跟李半仙保持着一米距离。

  我估计冯吉挺忌惮李半仙的,觉得他跟此事有莫大的瓜葛。

  程哲也是小心翼翼地试探:“前辈,您是面瘫,还是说……”

  “没错,我早就知道会出现这场车祸,而且,那个男人会撞得满地脑浆,死状可怖。”李吉爽朗地一口承认,神色如常,淡淡嗤笑,压低了嗓音,“趁着那些人都被吸引在车头,吵吵嚷嚷个不停,我捡着重要的事情跟你们说说。首先我得告诉你们,今晚上发生的事情,跟上一回我来到幽灵巴士发生的一切,简直就像是同一个剧本演的那样,一模一样!”

  冯吉和程哲顿时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可……那些乘客们都不像在演啊。”冯吉嘟囔,满脸震惊和狐疑,“他们都是实实在在地在恐惧。如果说,那只是照着剧本演戏的话,一遍遍地重复戏码,那他们的表现绝对不可能天衣无缝。我虽然不太擅长跟人打交道,但也并不眼瞎,我能看出一些东西来。”

  李半仙喟叹:“这就是幽灵巴士的诡异之处了。依我看来,所有人也都不像是在演戏的模样,都像是真切无比地被震撼和被恐吓到,所以我也觉得分外蹊跷。”

  “莫非,那些鬼魂的确对正在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或者说,这是个无尽的轮回?”我谨慎地猜测,“据我所知,每一趟的幽灵巴士,驾驶路线都是从南向北,沿着302国道,在固定时间和固定地段,重复上演,毫无例外。既然幽灵巴士的路线是固定的,那在车上发生的事情,也有可能是固定的啊!每一次结束之后,所有乘客的记忆被删除,清零,下一次就从零开始,重新经历这个循环。周而复始,无穷无尽,只有倒霉的闯入者被杀死!”

  李半仙捋捋胡须,也道:“我曾经亲眼见识过一些跟公路相关的凶灵。在13年前,我听说在隔壁省的一条高速公路上有个搭车的凶灵,她是个精致漂亮的艳鬼,每晚都会准时在九点整,出现在路旁,拦住司机,希望对方能够载自己回家。如果司机规规矩矩地带她来到目的地,请她下车时,她机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而有些司机,见她靓丽妩媚,性感撩人,往往会起了歹心,直接将她拉到荒僻的地方,企图强暴!那样的话,她就会狞笑,从瑟瑟发抖的小白羊变成噬人猛鬼,将司机杀死。每周的周一和周日,都会重复如此。或许,我们目前遇到的幽灵巴士,就是一个加强版的类似事件!”李半仙皱眉。

  “一个无限循环啊……”冯吉雀跃无比地攥拳,又从口袋里掏出小本子,将所有经历记录下来,

  我翻翻白眼,没好气地提醒他现在的尴尬窘境。

  我们已经彻底深陷在幽灵巴士事件中,稍有不慎,就可能沦为牺牲品,到时候他俩的命都保不住,还在执着于一个精彩的鬼故事呢。

  冯吉讪讪笑笑,程哲也是尴尬不已。

  “嘘,我有话要说!”李半仙拍拍手,淡淡道,“根据我的记忆,因为已经死人了,而且刹车时巴士的车闸坏掉了,加上雾霾太大,没法子驾驶。所以乘客们将分裂成两部分,一方主张离开巴士,步行跋涉回上云市,一方则认为该守在原地,不能随便离开。到时候,我们都选择后者,懂吗?”

  冯吉挠挠头,面露疑惑:“留下来风险很大啊,离开的话,尚且有一线生机才是。我们干嘛不趁机离开?”

  程哲也有些不太情愿留下来,毕竟,那一滩脑浆和鲜血实在瘆人,时时刻刻在提醒着我们这里的恐怖。

  李半仙唇角微翘,露出一抹诡笑:“因为所有离开的人都死了。”

  我们仨激灵灵打个寒噤。

  “待会,司机和售票员就是第二和第三个死者,我们静观其变吧。”李半仙喟叹,忽然阖上嘴巴,眼神直勾勾瞧向前面。

  我们也察觉到异常,立马噤声。

  果然。

  很快就从伸手不见五指的迷雾中,窸窸窣窣地走来一个人,赫然正是司机,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们,眼神诡异,嗓门却很大地喝道:“出现了这种情况,你们却鬼鬼祟祟地藏在这儿,是在密谋啥吗?那个乘客的死,跟你们有关吗?”

  在这种敏感时刻,他的话,宛如一枚重磅炸弹,立刻引起轩然大波。

  所有六神无主,惶惶不安的人,立马全都靠过来,聚拢在他的身旁,一块儿瞪视着我们四个。

  李半仙依旧藏在我们仨之后,免得被司机和售票员认出。

  我冷哼一声,耸耸肩膀:“人都已经死了,我们当然得商量商量,避免接下来我们也像他一样,被鬼所暗算!你们难道忘了?车上有鬼,它就藏匿在你们所有人中,我不知道它究竟是你们中的哪一个,所以只好暂时远离。而我们四个,彼此都是知根知底的,所以无需担心这一点。我们正在商量接下来的对策,决定究竟是走是留。”

  “走?留?”

  一听到我的话,众人轰然响应,立马议论纷纷起来。

  “不能再逗留在这儿了!”一个衣冠整齐的男白领谨慎地说,指着迷雾笼罩的国道,“我们距离上云市也没多远了,再往前走走,翻越两个山岭,应该就有家加油站,那里还有民警派出所。我们去那里求救,就能安然无恙。如果一直呆在巴士上,跟来路不明的人呆在一块儿,早晚会重蹈覆辙,跟那个死者一样。”

  “必须走!这辆巴士有问题,我们绝不能留在这儿等着鬼来杀!”立刻就有人出言附和。

  但很快,反对的声浪也起来了:

  “走啥?走个屁!大雾弥漫,你们都想找死吗?在车上,咱们起码有灯光照着,不会有生命危险。而且,再挨一阵子,就能忍到黎明了!到时候,曙光照耀,迷雾退散,万鬼遁隐,那才是彻底安全了。”

  “在雾霾中,咱们都是活靶子,傻哔才在这个节骨眼儿出去送菜!咱们彼此互相盯紧了,绷着神经,我倒要瞧瞧,鬼真的能在众目睽睽下动手吗?”

  巴士的乘客们分裂了。

  主张弃车离开的和主张留守待援的双方吵了个不亦乐乎,在牵涉到自己的性命时,谁能不在乎?而司机也不再刁难我们,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一支卷烟,吧嗒吧嗒抽着,冷眼旁观。

  “我去检查下巴士的刹车和引擎,刚刚停车时,居然刹不住,可能车也有点小毛病了。”许久,吵闹依旧没有结果,司机打个哈欠,无聊地耸耸肩膀,转身离开。

  我跟李半仙对视一眼,知道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我们此行的目的就是捉鬼,那个司机就是我志在必得的目标,而且,想想也知道,幽灵巴士事件跟司机肯定存在着千丝万缕的瓜葛,彼此牵涉极深,说不准将司机逮住后,所有麻烦都迎刃而解。

  “他落单了。”李半仙低低地道。

  “出发!”我立刻攥拳,快步尾行司机。

  然而,雾霾的确是太大了,没两步的功夫,司机居然就失去了踪影,我来到巴士前面,发现竟然空空如也,完全没有发现司机。

  紧接着,李半仙、冯吉和程哲也气喘吁吁地来到我身旁。

  “司机呢?”冯胖子缺乏锻炼,气喘吁吁地问。

  “忽然没了。”我懊恼地踹了一脚轮胎,非常郁闷。

  “各自散开,去车上找一找啊。”冯吉立刻就说,“反正巴士就这么大,他还能真的没了不成?”

  李半仙眼神闪烁:“我们正好可以趁机去调查下司机的驾驶位,看看有没有关于幽灵巴士的遗漏线索。”

  我想想也是,趁着司机和售票员不在,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而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接下来会发现一条令我们毛骨悚然的线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