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九十七章 沾血报纸

第两百九十七章 沾血报纸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权欲场天命福女大事纪暖春赵小磊温柔乡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炮灰的豪门生活[穿书]八零娇宠纪毒妃弃女野棠如炽

    鉴于幽灵巴士上的司机消失了,我们只得各自散开,分头去找寻。

  冯吉跟程哲搭档,回到依旧吵吵嚷嚷的人群中搜索司机的下落,他俩在那里,我跟李半仙也就暂且放心了,所以我俩就散开,翻开司机驾驶座上的东西,寻找任何跟这辆幽灵巴士有关的线索。

  既然灵异事件全部发生在巴士上,那就意味着它一定存在某些特殊的地方,只是我们并不知情。

  想解决幽灵巴士事件,就必须得从它上面挖掘线索,找出真相,然后将源泉一举解决掉,诛杀猛鬼。那样的话,便能够彻彻底底地解决掉所有麻烦,也就高枕无忧了。

  趁着无人注意,我翻找一番后,在椅垫下居然是发现了半张报纸。

  准确地说,是半张被鲜血浸染的报纸!

  它被撕碎的裂痕,显然跟先前我们发现的那张刊登着对冯吉和程哲寻人启事的报纸如出一辙,能够吻合。

  之所以被撕下来,必定是因为那些血的缘故。血会暴露在幽灵巴士上发生的事情,引起众人恐慌,而它也是决定性的证据,意味着司机果然是意识清醒的猛鬼,自始至终都知晓所有事情,所以它才会有意识地隐瞒沾血报纸。

  抓住他!

  我的脑袋中徘徊着一个念头,知道我只需将司机擒住,再严刑逼供,狠狠地拷问它,就一定可以得知幽灵巴士幕后的真相。届时,我们也就能够问出在上云市周边一连串闹鬼事件的主使者,看看究竟是魔神道卷土重来,还是有其他势力从中掺和。

  然而,当我仔细阅读那半张报纸,从血污中勉强分辨出它的刊印日期时,脑子仿佛轰地一下子炸裂,耳畔有怒雷翻滚,让我呆若木鸡,陷入无法言喻的震惊中。

  “咋了?”一只手搁在我的肩膀上。

  我如见鬼魅般闪电地将报纸塞入衣服里,瞟向满脸纳闷的冯吉,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欲言又止。

  “你没毛病吧?莫非被鬼上身了?”程哲也走来,古怪地伸手在我面前晃晃,对我道,“我们在人群中找来找去,也没看到司机究竟在哪,但是,正像李半仙前辈说的那样,乘客们已经分裂成赞成走与留的两派。现在人们都在一团乱糟糟地站队呢。”

  我涩然苦笑,张了张嘴,终于还是没对他俩说别的话,只是勉强地笑笑:“你们再去监控一下那批人,既然司机不见了,说不定就是已经诈死了,而售票员想必也很快会有所行动,你们去盯紧她。但是千万别跟乘客们分开,因为你们一旦落单,售票员那只鬼也可能对你们下手!”

  “ok。”

  冯吉和程哲得到任务,立马热情高涨地离去,显然他俩对于今晚的灵异故事非常期待。

  我私底下攥紧了那张沾血报纸,神情苦涩。

  “究竟出何事了?”李半仙来到我的身旁,疑惑地上下打量我,“我认识你也已经很久了,刚刚你似乎受到震惊,所以很是失态,而且你对待他俩的态度格外古怪啊,似乎是很急地想要把他俩打发走,非常的敷衍。你发现了什么?”

  我四下张望,见左右无人,才将那张报纸抓出来,指着日期,颓然长叹:“你看吧,我真的是万万没想到,这才是真相!”

  报纸刊印日期:九月十二号,星期五!

  “冯吉和程哲撒谎了。他们说自己是九月十六号,周二出发前往荒村,企图探险这个鬼村。那么,这张周五刊行的报纸,就该是九月十九号才对!然而,它的日期却是九月十二号啊!”我咬紧牙关,但因为脊背发凉和浑身发冷的缘故,上下牙不断地打架,互相敲击。

  李半仙也是毛骨悚然:“十二号和十九号之间,缺失了整整一个周的时间啊!也就是说,实际上在一周前,冯吉和程哲他俩的家人就已经在报纸上张贴寻人启事,寻找他俩的下落了!可昨天,他俩为何说距离他们出发只有三日呢?”

  他们撒谎了。

  “七日回魂!”

  我苦涩地颓然道。

  李半仙也是身躯一震,恍然醒悟,脸色也是变了变:“你的意思是,冯吉和程哲实际上在十日前就已经在荒村丧命,但是,他俩的魂魄,最终在七日回魂夜,从阴曹地府归来,出现在荒村中,而且被鬼打墙困在那里。直到我们露面,他俩才闻讯而来。他们……是鬼!”

  我点点脑袋,压低嗓音:“为何我们完全感觉不出来呢?我一直都觉得,他俩就是有血有肉的人啊。”

  “幽灵巴士上的乘客中,90%都绝对是鬼魂,可你又能直接察觉出来吗?”李半仙淡淡笑笑,摇摇脑袋,“那种凶灵,你自然会有第六感预警,可如果是对你没啥企图,跟你没有仇恨,或者说实力非常恐怖的凶灵,你都很难察觉得到。尤其是在这个诡异的地方,阴煞强烈,大大压制了我们人类的感官。”

  “你的意思是冯吉和程哲对咱俩没有坏心眼?”

  我敏锐地察觉到他的暗示,不禁问出口。

  “当然。”李半仙斩钉截铁地道。

  我怔了怔,很快也是点点脑袋,赞同他的意思:“的确,如果是包藏祸心的凶灵,我们都接触这么久了,他们肯定会有所动作的。而这段时间,他们所做的唯一对我们有害的,就是当初在营地时,冯胖子破坏了驱魔圈。但那事,应该是他的无心之失,毕竟我看他挺笨拙的,根本就不懂这些事情。”

  “对了!”一念至此,我眼神古怪地瞧向李半仙,“既然驱魔圈对鬼怪有效,为啥冯吉和程哲却对它没感觉,瞧着跟没事人一样?”

  李半仙轻笑:“那正是我确信他俩对我们并无歹意的原因之一。驱魔圈只对凶灵猛鬼有效,你懂吧?驱魔,从字面意义上你就能看出来,驱的是魔,而非鬼。鬼跟我们人一样,成分非常复杂,99%都是浑浑噩噩丧失记忆的家伙,只能在阴曹地府中飘荡,剩余的1%中则泾渭分明地区别为善与恶两种。”

  “能够靠自己存在于世间的鬼,靠的往往是两种力量。”

  “第一种是强大的执念,靠它形成的鬼,是心中有尚未完成的理想,或者有无法释怀的牵挂。譬如说,我曾经碰到一个母亲在车祸中惨死,但她放不下自己的孩子,因此费尽千辛万苦从阴曹地府中爬回来,成为他的守护灵,一直等到他大学毕业结婚生子,才终于含笑魂飞魄散。”

  “第二种是恐怖的咒怨,往往是因为死于非命,胸中怀有万般不甘,极其愤懑,化为厉鬼也要复仇。这种你就见多了,赵美美和荒村中的村民们都是如此。只有这些鬼,才会被驱魔圈所防御,因为它们心中有着强烈的魔性。”

  李半仙的话让我稍微释怀,先前的毛骨悚然暂时平息。

  我本来以为,冯吉和程哲他俩,处心积虑地潜伏在我们身旁,又想方设法地帮忙,赢得我们的信赖,为的是一举弄死我们呢,现在看来,我似乎有些弄懂了他俩的执念所在。

  是的,那就是他俩共同的心血——《探灵人》!

  他们不惜拼命潜入荒村,也想拯救的事业,也是他们毕生的梦想,正因为不甘失败,想要创作出一个完美的高收视率鬼故事,所以他们才在荒村中徘徊,不肯真正地撒手人寰。

  唉……我不知道该说啥好。

  “解决掉幽灵巴士事件,他们就能弥补未尽的心愿,彻底地撒手,离开阳间。”李半仙淡淡地说

  “可是……”我稍稍犹豫之后,谨慎地提醒他,“这些话全都来自你的猜测,万一,我是说万一,冯吉程哲他俩也是幽灵巴士事件的一部分呢?或者说,他俩当初破坏驱魔圈,就是有意为之,目的是害死咱们!人心隔肚皮啊,既然他们一开始撒谎了,那就意味着他们并不值得信赖,所以我的意见是:接下来有些事,就该瞒着他们点。”

  李半仙蹙眉,固执己见:“可我们在幽灵巴士上本就孤立无援,现在多出冯吉和程哲帮忙,不好吗?而且,本来我们以为他俩是累赘,可现在,他们是有着强大执念的鬼魂,如果能够稍微挖掘下潜能,绝对可以成为两张王牌的!”

  我却跟他意见相左,摇摇脑袋:“不行。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他俩已经骗过咱们,那就并不可信。我们如今在幽灵巴士上,生死攸关,如果被人从背后捅刀子,那肯定会万劫不复的!李叔,你就是太感性,太容易心软,对魔神道是如此,对冯吉程哲也是如此。”

  “冯吉程哲未必欺骗了咱们。”李半仙喟叹,“他俩说不定也未曾意识到他们已经死了。上回,碰到那些村民诈尸时,他俩全都吓个半死,依我看,那应该不像是演技。”

  “或许吧。”我皱皱眉,只能稍微妥协一些,“真正核心的东西,我们必须瞒着他俩,而且,必须防一手,这是我的底线。咱们不能把命随随便便交到两个鬼魂手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