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九十八章 连续死亡

第两百九十八章 连续死亡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你说得对!”李半仙的态度也终于软化下来,叹息着点点脑袋,“防一手终归是没错的。人鬼殊途,他俩在本质上已经跟咱们不一样了。有句古话,叫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啊。而且,他俩懵懵懂懂的,对情况一无所知,如果我们强行点破他们是鬼的事实,恐怕他俩根本就不会相信。”

  我怔了怔,摩挲着下巴,思索李半仙那番话的可能性。

  如果真像他说的那样,冯吉和程哲是因为强大的执念所支撑,所以才不肯撒手人寰,变成了徘徊在世间的孤魂野鬼,那么,他俩的确是可能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已经死了。

  毕竟,正如李半仙所说的那样,如果是假的,那他俩的演技精湛得未免忒离谱了些。咱们国家的老戏骨少之又少,荧幕上很大一部分演员都是尬演小能手,怎么可能在民间会有很多奥斯卡影帝的遗珠?

  而且,顺着这一条逻辑推理的话……

  幽灵巴士上的那些浑浑噩噩的乘客们,他们就意识到自己的死亡了吗?在一遍遍的杀戮重演中,他们不断地轮回,重复着死亡、重生的命运,像棋子一样被人摆布,一次次地被删除记忆回到起点。

  “又死人啦!”

  一道撕心裂肺的惨叫划破夜空,巴士旁的熙攘人群霎时又骚动起来。

  我跟李半仙对视一眼,也是毫不犹豫地立刻狂奔下车,跑向声音的来源处——车头。

  果然。

  在巴士正前方的轮胎旁,正汩汩地流淌出无数鲜血,而司机的无头尸体就落在地上,死状可怖:他赫然是被前车盖直接夹在脖颈上,硬生生地将脑袋拍得粉碎,把脖颈截断而死的!

  所有人都不禁嘶地倒吸一口冷气,目光闪烁,恐惧不已。

  但我们四个却都早就被李半仙给剧透了,知道死亡顺序,而且更清楚司机是幽灵巴士幕后隐藏的猛鬼之一,他那根本就是自导自编自演的诈死!所以我们并不当回事儿。

  我最在意的是,司机既然诈死,那他现在藏匿在哪里呢?

  幽灵巴士上有一车鬼,司机不可能隐藏在他们中间,因为活人可能无法发现鬼,但是,同类之间却有着非常敏锐的嗅觉。

  一寻思到这儿,我忽然想起在我们上车时,售票员和司机都眼神诡异地瞧着冯吉和程哲,看来,当时他俩很可能就已经出于同类的本能,看出了鬼的身份,所以才会表现得那样怪异。

  “完蛋了,司机都死了,我们逗留在巴士还有啥意义?”司机之死,立刻引起雪崩般的连锁反应,原本一名赞成留守巴士的人立刻反悔了。

  “是啊是啊,巴士这里太危险了,稍有不慎,我们就可能被杀死!还不如大家一块儿互相扶持着,共同往山下的加油站走,去找派出所的民警帮忙。虽说大雾弥漫,万一被偷袭的话风险很高,但是总好过留在这里等死吧?”

  “撤吧!傻子才继续逗留。说不准鬼就附身在这辆破车上呢!我们必须得赶紧逃跑才行。你们别忘了,我们如果一块儿逃走的话,人多势众,而且分很多条路线,到时候就算厉鬼再恐怖,它也不可能轻易地锁定咱们所有人啊,对不对?到时候,我们就算有人被杀死,但大部分人依旧是可以逃之夭夭的。”

  人们七嘴八舌地踊跃发言,我也不得不承认,最后那个人说的那番话相当在理儿,虽说冷酷了些,但却是在这种恐怖事件中最大程度上保全大部分人的法子。

  如果所有人都抱团靠在一起,可能都会被猛鬼杀死,但各自散开,凭着三十来号人的数字,形成三十余条逃走路线,猛鬼的一己之力哪里够对付他们呢?恐怕到时候,待猛鬼杀死两三个人时,其余人就已经跑远了。

  这其中的道理,不难想通,既然我懂了,自然也就有很多人颔首认同。

  “走!”这时候,赞成离开幽灵巴士的人,赫然已经有二十名之多。

  而留守派的人,加上我们四个,才只有十个左右。

  “啊!!!!!!”

  又是一道女声惨叫,从巴士内部传来。

  我们都已经是惊弓之鸟,被吓唬得惶惶不可终日,所以听到那惨叫后,很多人都头皮发麻,眼神闪烁起来,根本就不敢跑出去瞧。

  我心里咯噔一下子,觉得那嗓音很熟悉,立刻猜测到一个人选,于是壮着胆子,带冯吉和程哲一块儿回到巴士中。

  果然。

  售票员的无头尸体软绵绵地趴在车窗旁,窗玻璃上溅满鲜血。

  我可以想象她的死法:她的脑袋在探出窗外时,窗玻璃被诡异的力量猝然推上,力道极大极猛,宛如铡刀,刹那间将她的脖颈切断,鲜血从脖颈中疯狂喷涌而出!

  那样惨绝人寰的一幕,更是令所有人士气低落,而主张离开的人再也按捺不住,纷纷取出行礼,背上行囊,然后成群结队地向着雾霾深处走去。

  “他们都会死。”李半仙叼上一根烟,坐在车尾,淡淡地说。

  冯吉和程哲显然都有些慌神了,他俩被接二连三的司机之死和售票员之死给震慑住,六神无主,脸色也是惨白无比,现在瞧着倒是真的像鬼。

  “该死的!我们该如何捉住司机呢?”我有些懊恼地跺跺脚,“现在那里只剩下他的半截尸体,我没感觉到任何的鬼魂存在。我也偷偷摸摸地试了试,用符纸去拘尸体中的三魂七魄,也是完全无效的。”

  “那一截尸体,根本就是障眼法罢了。”李半仙冷哼,“记得我上回跟你说啥了吗?我是被司机和售票员飞舞在天空中的人头逼得不得不使用保命手段逃走的。那两颗人头,才是猛鬼的本体,它们的身体根本就可有可无。”

  “那你说,现在我们该干嘛呢?”我也已经有些被绕晕了,那一桩桩诡异离奇的怪事,搁在普通人身上,恐怕都早就吓出心脏病了。

  “找线索!”

  李半仙斩钉截铁地说,嗓音淡淡:“如果等到幽灵巴士事件即将抵达目的地,所有猛鬼图穷匕见时,哪怕我竭尽全力,恐怕咱们四个也是凶多吉少。所以,我们必须得破坏它的剧本,不能让它按照我记忆中的方式演下去,懂吗?这就像是一部无解的恐怖片,如果按照导演编剧的意思,一直演到最终,杀人猛鬼将愈来愈强,持续杀戮,最终成长为我们完全无法抗衡的存在,全灭我们!”

  “所以,必须得撬墙角,挖出一条缝隙来,另辟蹊径对付这辆幽灵巴士!”李半仙斩钉截铁地说,目光闪烁地瞧着这辆车,继续开始在司机的驾驶位上翻找。

  “你们搞啥咧?”一个中年男人操着浓重的乡音问我们。

  我瞥他一眼,淡淡地说:“寻找线索。既然事情都跟这辆巴士有关,我觉得,解决方案或许就在车上,我们应该努力发掘下真相,找出灵异事件的起源。冤有头,债有主,我们只需找出开端的缘由,或许就能顺着线头,抽丝剥茧地解决麻烦。”

  “那我们也帮忙!”那个男人也是相当的怕死,一想到雾霾中蛰伏的恐怖威胁,他就有些坐不住,嘴唇哆嗦着表示他愿意帮忙。

  我自是欣然同意喽。

  李半仙怔怔出神地瞧着我,顿时一拍脑瓜子:“上回,我居然蠢到忽略了车上乘客的助力,因为我很忌惮它们鬼魂的身份,最终,我只凭一己之力在车上掘地三尺寻找线索,但是,当时我努力地小心翼翼避开所有人,因此时间很有限,仓促间也就根本没找到有利用价值的线索。你的处理法子才是对的,那些被裹挟来的鬼魂,它们可能只是为虎作伥,被裹挟着不得不来替大鬼做事。或者说,他们甚至根本就不知情,像冯吉程哲一样浑浑噩噩活着,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死去。”

  于是,在我们的煽动下,所有人都开始疯狂地翻找巴士上的东西,寻找可疑的东西。

  也正在我们忙碌的时候,从弥漫的浓烈雾霾中,忽然传来清晰的敲门声。

  准确地说,是有东西在敲打我们的车门,而且行动极其规律,敲门声一秒一下,显得非常诡异和瘆人。

  “他们回来了?”冯胖子很纳闷,立刻伸手,就想去开门。

  “别!”李半仙却是断然喝止他,眼神闪烁不定起来。

  “咋了?”冯吉很纳闷。

  李半仙冷哼:“你知道在车窗外的,是人是鬼?”

  冯吉登时激灵灵打个寒颤,吓得直哆嗦,小眼滴溜溜转着往窗外猛瞅。

  “你是谁?”程哲色厉内荏地问,嗓门很大。

  然而,没有回答!

  沉默就是一个耐人寻味的答案,令我们剩余的人如坠冰窖。

  “对了,可以通过巴士的后视镜瞧瞧啊。”冯胖子一拍脑壳,立刻屁颠屁颠地颤动辄满身肥肉,跑到前面去,然而只瞧了一眼,他就直接跌倒在地,眼神彻底傻了。

  而我们的耳畔也清清楚楚传来无数的,仿佛排山倒海的敲门、敲窗、敲击幽灵巴士铁板的噪音:咚咚咚……咚咚咚……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