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两百九十九章 二十年前

第两百九十九章 二十年前

推荐阅读: 天命福女大事纪大魔王你今天翻车了吗神秘军少,撩上瘾!她超软超可爱疼你入骨指棺为妻沈清澜贺景承万古天帝聂天最佳女婿林羽江颜你是我的难得情深

    “所有那些离开巴士的人,全都回来了!”冯胖子连滚带爬地哭丧着脸,回到我们身旁。

  我的鼻尖隐隐闻到一股子尿骚味,是的,在昏暗灯光照耀下,我看得清清楚楚:冯吉这厮,是真的吓尿了,裆部湿了一大片。

  我靠!这一回,我真的彻底信了李半仙的说法,冯吉这家伙肯定不是啥居心叵测的猛鬼。他应该是属于鬼中比较奇葩的一种——胆小鬼。我真是第一回见到鬼被鬼吓尿了的,真是无言以对。

  咚咚咚……

  咚咚咚……

  毛骨悚然的敲击,宛如排山倒海的鬼啸,激荡着我们的耳膜。

  李半仙依旧在叼着一根烟,翘起二郎腿,气定神闲地坐在那里,吞云吐雾,仙风道骨范儿很能够稳定军心,而他的表现也告诉我们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和掌控之中,根本就无需感到恐惧。

  瞧着他的表现,我们顿时全部都心神大定,这就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的好处了,他就是我们的定心丸。

  “稍安勿躁。”李半仙淡淡地说。

  “安个屁啊,我们都快死啦!”一个留守的乘客爆粗口骂道,他的脑门上布满了黄豆粒大小的密密麻麻的冷汗,四肢直打颤,全身像个筛子一样疯狂抖动,显然情绪已经濒临崩溃边缘。

  “为啥那批人会这样轻易地全部中招呢?”程哲已经强行控制住情绪,迷惑地压低嗓音问。

  我撇撇嘴,轻哼:“我猜的没错的话,那批人中,应该是没有活人的,或者说,就算有跟我们一样倒霉登上幽灵巴士的活人,也是极少数,最多一两个,所以会轻易地被杀死。那批人……不,准确的说是那批鬼本就是被幽灵巴士的掌控者奴役的演员!层层杀局,步步陷阱,真正的目的都在于我们!”

  “他们想吓得我们六神无主时,再将我们一口吞噬。”李半仙赞赏地冲我点点脑袋,神色坦然,“所以我们很快就要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候,你们都给我沉住气,千万别露怯。一旦你们怂了,猛鬼将如潮般涌来将你们淹没。”

  冯吉和程哲的脸被他的话吓得更加惨白,只能拼命镇定,但哪怕在这种情况下,他俩依旧是掏出小本子,在纸上写写画画,只是手指因为哆嗦得很厉害的缘故,所以字写得歪歪扭扭,跟鬼画符一样。

  可是,他们写了3分钟之后,居然沉浸其中,彻底将恐惧遗忘在脑后,兴致勃勃地讨论起《探灵人》的第一期“荒村诡事”和第二期“幽灵巴士”,脸上挂着满足的微笑。

  我深深叹了口气,跟李半仙对视,见他也满脸怜悯。

  咚咚咚的敲击在持续整整半小时后,终于停止。

  “他们撤了吗?”有人大着胆子问,又来到车窗旁,偷偷摸摸往外瞧。

  “没有!”很快,他就自问自答,立马将脖子蜷缩回来,哭丧着脸告诉我们,“那批人貌似是不打算走了,居然还留在原地,跟僵尸一样木讷,就像是……”

  “一群尸体,对吧?”李半仙反问。

  “嗯。”

  “甭理会他们,我们继续把这辆车翻个底朝天!”李半仙冷冷道。

  我们一块儿动手,然后在黎明前,将所有线索都集中起来。

  在售票员的坐垫下,我们竟然又发现了一个东西:一本老旧的杂志。

  诡异的是,那居然是人大出版社的一本1982年的杂志啊!

  我稍微浏览一番,却没有看出任何线索,只是些非常老套的心里鸡汤故事,用来鼓励读者的,毫无卵用。

  “二十年前的杂志,二十年前的旧款巴士。似乎……”我仿佛触摸到某些东西,忍不住一拍脑壳,眼神闪烁地说,“这辆幽灵巴士,应该是来自二十年前啊!”

  “哦?但这条线索有何意义吗?”李半仙皱了皱眉。

  我来来回回踱步,觉得真相似乎应该触手可及,很快就能浮出水面,但我却匮乏一点灵感,没法抓住精髓。

  “二十年前……”我陡然想到那本杂志上的心灵鸡汤,里面隐隐提到一些字眼:卖妻鬻子,饥荒,旱灾,蝗虫,活下去……

  所以,我一把揪住车内的一个乘客,厉声问他:“今年,上云市的粮食收成好吗?”

  “好得不行啊!”冯胖子嘟嘟囔囔地接口,“自从杂交水稻推广后,还有肥料,再加上雨水充沛,所以近十年来咱们上云市都是米粮无忧的……”

  “很差,好多人背井离乡,都快饿死了。”乘客的话却是冷冰冰截断了冯胖子,让他呆若木鸡地立在原地。

  “我们上云市周边,简直就像是遭天谴一样,先是旱灾,然后伴随蝗灾,所有庄稼都被那些虫子吃得七七八八,我们只能挖草根勉强果腹,等国家的救济粮。”乘客涩然苦笑,“都说国家改革开放了,人民都富了,可我们却越来越穷了。实在是没辙,我只能带上家里仅剩的一点钱,偷偷摸摸地从家里溜了。”

  “你个抛妻弃子的混蛋,你带着钱跑了,一家老小不都得饿死吗?你会下地狱的!我哪怕饿得要命,还是跑到上云市来打工赚钱,希望能补贴家用。”一个乘客跳出来斥责他。

  接下来,其余的乘客们无一例外,全部都对他口诛笔伐起来,骂个没完没了。

  冯吉和程哲呆呆地听着他们的对话,那是他们完全没有接触过的事情,是发生在二十年前的一场饥荒!

  “也就是说……车上的乘客们,全都跟我们不是一个年代的。”冯吉艰难地吞了口口水,说出他终于认清的真相,“他们全部都是来自二十年前的人!他们乘坐着一辆二十年前的巴士,也就是说,他们的的确确都是鬼魂。”

  整整一辆幽灵巴士的鬼魂,全都是二十年前被留在这辆车上的,至今都未曾离去!

  紧接着。

  幽灵巴士的内部仿佛被时光锈蚀一样,忽然就从整洁干净的模样,变得泛黄、发黑、钢铁全都变成嘎吱破碎的铁锈,而墙壁上悬挂的那些装饰品和广告,也全部蜕变成二十年前的老款。

  巴士的车头凹陷,驾驶座和售票员的位置全都破碎,显然是在车祸中被彻底撞了个稀巴烂!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在我们触摸到一丝真相后,幽灵巴士的伪装就很难再持续下去,而且,那也意味着我们就是车上仅有的活人。

  那些剩余的乘客们依旧在喋喋不休地争吵和抱怨着,他们胸中满满都是抱怨,但在我看来,他们却并不是凶灵,因为他们是在指责那个人缺乏责任感,而他们每个人,胸中都在担忧家中忍饥挨饿的老父母和孩子,都想着……回家!

  是的,回家才是支撑他们的三魂七魄至今未曾消散的唯一理由。

  哪怕阴阳永隔,哪怕撒手人寰,都想要回家!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长长一叹,不知道说啥好。

  “桀桀……桀桀……这小子好厉害,居然看破我们的来历了,但这种事根本无所谓,谁在乎呢?”

  “嘻嘻……嘻嘻……都快死了,还在执着这种无关紧要的鸡毛蒜皮破事。”

  一男一女两个阴阳怪气的嗓音,从车窗外传来。

  我们全都霍然转身,就瞧见两颗人头正在玻璃窗外紧紧盯着我们,眼神恶毒。赫然正是司机和售票员他俩!

  他们的人脸紧紧贴在玻璃上,扭曲变形,瞧着极其恐怖瘆人。

  冯吉也是捏了一把汗,哆哆嗦嗦地问:“知道他们是二十年前来到上云市求生的一批车祸死者,有啥意义吗?非但没找到对付他们的法子,反倒是让我们陷入死局了……”

  程哲也哭丧着脸:“完了完了,我们全都完蛋了。金文,我老婆如花似玉,将来你替我照顾她时不许动歪心眼啊,帮我看着点,别让她红杏出墙,免得我到时候坟头蹿青草。”

  我没好气地瞪着程哲,明明是生死关头,却被他给逗乐了:“还坟头蹿青草呢,你咋不脑地上长绿毛,变成个绿帽僵尸啊?”

  “知道他们的来历,当然是有意义的!”我淡淡一哼,瞟向剩余的乘客们,顺手又将我口袋中的稻草人骨娃娃掏出,直接甩向正欲破窗而入的司机和售票员。

  顿时,一个张牙舞爪的鬼影,便是将他俩给硬生生拖住。

  被这样一打岔,幽灵巴士上的鬼魂们的争吵,也是戛然止住。

  我深深地看着他们,带着煽动性口吻道:“诸位,你们看到这辆车的模样了吗?你们还有最近的记忆吗?”

  而且,在幽灵巴士蜕变后,车上赫然悬挂着一个古老的月历。

  “车咋了?”众鬼霎时骚动起来,陷入恐慌中。

  “我记得……在那场车祸中,我的脑袋被直接压爆了,为何我还完好无恙地活着呢?”

  “我也是,当时来不及跳窗逃生了,我们只能眼睁睁瞧着自己葬身火海,毫无办法,怎么现在变成这个光景了?”

  所有的鬼魂刹那间都记忆起了他们临终前的景象。

  “你们……并未活着,而是都已经死了。”我惋惜地叹了口气,告诉他们真相。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