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三百零八章 门神

第三百零八章 门神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鬼故事至此,戛然而止,没有后续,没有结局,却画上句号。

  “许辉,应该就是稻草人骨娃娃中的凶灵吧?”我不禁毛骨悚然地问,带着怜悯轻叹,“他真可怜,竟然被凶灵所蛊惑,吞噬了他的女朋友,他一定伤心欲绝,可凭凡人的一己之力,根本没法与猛鬼相抗衡,他也只能以悲剧落幕,唉……变成凶灵后,他就没有跟公寓中的混蛋拼了吗?为啥没有后续故事了?”

  李半仙唇角微翘,却说出一个让我头皮发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结局:“或许,故事就此结束了呢。如果真的存在一个蛊惑他食人的凶灵的话,变成厉鬼的他,无论是为了女友,还是胎盘中的孩子,都会舍命一搏吧?然而并没有!因为从来就不存在那样一个凶灵,自始至终,所谓的凶灵只是他自欺欺人的说法,只是一个谎言。”

  “吃人的就是许辉!他的身躯中隐藏着一个凶残暴戾的第二人格,嗜好食人,他的第一人格被夺去身体的控制权,所以在不知情的状态下,身体被第二人格主导,制造出惨案。第一人格羞愧交加,绝望自杀,所以故事到此为止了,因为凶手已死,杀戮中止,事件到此结束了。”李半仙淡漠地说,“有很多条隐藏的线索支持我的推论,最强有力的一条,便是结局就到许辉自杀为止。许辉明明转化成了十分恐怖的凶灵,我们都拿他头疼,那么,他完全有能力向任何家伙复仇,但他并没有。”

  “第二条证据,是他晚上总是浑浑噩噩地睡去,丧失意识,那就很蹊跷了。完全符合第二人格取代第一人格,所以第一人格陷入睡眠的推理。第三条证据嘛,就是那个所谓的记载着食人公寓中上一任主人的灵牌。我呸,那一定是胡说八道瞎编出来的!因为如果公寓中真的发生那样惨绝人寰的大案,房东不会报警吗?警察们又不是酒囊饭袋,他们搜索时,至于连那样一个明显的灵牌都发现不了吗?你觉得合乎情理吗?”李半仙发出一连串反问。

  我也深以为然,点点脑袋:“你的意思是,所谓的灵牌,根本就是一个幻觉?”

  “没错,人格分裂症患者,往往会出现众多的幻觉。或者说,如果它真实存在的话,应该就是许辉的第二人格,在公寓中的第一夜时所捣鼓出来的,因为第一夜平安无事,而第一人格却看到黑影。那就是暗示。”李半仙缜密地推测。

  “你俩以为自己是福尔摩斯啊?”

  与此同时,一串话出现在鬼故事的最后。

  我跟李半仙一怔,接着瞧见在第三页的《食人公寓》后,居然出现了一副简单的漫画:一个囚室中关押着张牙舞爪的凶灵,它企图冲出牢笼,而两个门神站在门口警惕地固守。

  门神,并不是隋唐演义中的秦琼和尉迟敬德。

  而是冯吉和程哲!

  “这句话,是冯胖子你说的?”我不禁对着通灵笔记问。

  “屁话,当然是老子!如果是许辉说的,现在他就会冲出笔记,把你和前辈撕得粉碎,直接吃掉!他可是饥肠辘辘得很啊。”又一行字迹显露。

  我挠挠头,“你为啥不肯露面,非要故弄玄虚地用这些文字跟我交流?”

  “我的文哥啊……你用用脑子。我的答案不都在那幅漫画中吗?”然后,冯吉甚至还显示出一个很囧很鄙视的表情。

  李半仙迟疑地猜测:“你的意思是,你俩暂时都得关押住那个凶灵,所以没有余力显露出本体,对吗?”

  “bingo!还是前辈厉害,您说的一点都没错。我跟程哲都是战五渣啊,虽说,感谢那个叫青瞳的妞,她的猛鬼觉醒秘药让我俩跟磕了伟哥一样脱胎换骨,增强了很多,但那个凶灵也吃了,所以我俩只能靠着这本《通灵笔记》的主场优势,然后再一块儿对付他,才能让他双拳难敌四手,勉勉强强地困住这个许辉。”冯吉抱怨。

  “多谢了。”听到他俩如此辛苦,我心有歉疚,也终于嘘了口气。

  瞧上去,一时半会儿许辉的凶灵不会成为我的麻烦。

  “有啥一劳永逸将它解决的法子吗?能释放它,让它自己滚蛋吗?”我不禁问。

  冯吉立刻很遗憾地告诉我:“恐怕没有。我们强行摧毁稻草人骨娃娃,彻底激怒了许辉的凶灵,那些人骨是他的精神寄托,因为它们来自许辉尚未成型的孩子,但在先前已经被我们联手吞噬了。所以,它一旦逃出生天,必定会跟我们不死不休的。所以,我们只能着手对付它了。等到李半仙前辈恢复到巅峰状态,再找几个帮手,强行将它干掉算了。”

  我点点脑袋,也就只能如此了。

  李半仙倒是习以为常,并不介意:“一头凶灵罢了,还是已被囚禁住的,我去找些人帮忙很容易就能将它干掉。而且……它是一个阳刚魂魄吧?”

  我怔了怔,不禁心念微动:“你想说,它符合李天华的需求?”

  但我很快就摇一摇脑袋,轻叹:“李天华早就挑选好了一个女人缘很好的健身教练,他会杀人取魂的。对于这些执掌权力的上位者,简直是不把别人的命当一回事儿。所以,你也就无需替他操心了。”

  “但杀人取魂,终归有风险,而且未必就真的符合他的需求。尤其是在接连两次诡绣失败后,第三次的诡绣必须要用一个强大的魂魄来制作才行!普普通通的鬼魂,哪里能镇压李天华的毛病?”李半仙嗤笑。

  “你也懂诡绣?”我愕然地看向他。

  李半仙撇撇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诡绣以前可是风水局标志性的诡术之一,尤其是号称活死人肉白骨,万病皆可医!现在的李吉,只能替人治疗阳痿,跟以往诡绣的巅峰时口碑比,真是南辕北辙,令人唏嘘啊。”

  我也是叹口气,然后打包行囊,将通灵笔记收起来,准备步行离开荒村了。

  那个在旁虎视眈眈的赵美美,悬挂在老槐树上,发出镇魂夺魄的尖啸,但最终并未出手,只是悻悻地撤离了。既然鹬蚌相争没啥损失,渔翁也就甭想得利了,她只能灰溜溜滚蛋。

  我满意地伸个懒腰,从行李箱中翻找出一代牛肉干,嚼碎了,又泡了那种泡发的蔬菜汤喝,彻底松懈下来:“这一趟,咱们也算是圆满了,不仅对付那一双绣花鞋中的赵美美的事有了盼头,而且,彻底解决了稻草娃娃的隐患,还帮忙把冯吉程哲的愿望完成了。”

  “更关键的是,待我们归来之后,你就将成为上云市的英雄!在上云市的阴阳道上一炮打响,扬名天下!”李半仙深深地道,瞥向我,“做好了登上更广阔舞台,站在明面上的准备了吗?你将真真正正踏出掺和到风水局三雄争霸局面的第一步。往后,恐怕就再也没有退路了。”

  他那么一说,我就忽然有点患得患失起来。

  “万一……我是说万一,我的真实身份曝光,李天华、何天霸、何天豹他们仨,恐怕立马就会调转枪口,一致对付我吧?”我深深地吸了口气,担忧地问。

  “那是理所当然的,他们仨都是篡位者,原主人的继承者回来了,就会承袭正统和大义名分。”李半仙喟叹,“那是你最大的隐患,也是你最大的底牌!到时候,你爹以往积攒的威望,将给你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助力,然而,却也会导致你成为众矢之的。现在最大的麻烦是,风水局中的很多老人,能够从你的那张脸上看出往日你爹的痕迹,说实话,你俩真的有些像……唉。”

  我哭丧着脸,点点脑袋,关于这点,我早就亲身体验过了。

  不光是李半仙,肖茹云也认出了我,甚至,何天霸也曾经狐疑地打量过我,弄得我实在是不太敢在众目睽睽下露脸,生怕一不小心就露馅了。

  “那就暂时跟你爹撇清干系不就行了。你爹以往留在众人心中的印象是稳重成熟,睿智能干,那你就摆出副年轻人的轻狂嘴脸,然后花里胡哨地化个比较非主流的妆。”李半仙倒是觉得这事儿很容易,还伸手摸了摸耳朵,比划了一下,“李吉也打了个耳洞,戴着个翡翠耳环,弄得很多人都看他不顺眼,你也可以学他嘛。没人会把一个小流氓跟你那个英明神武的爹联想到一块的。”

  我翻翻白眼,没好气地说:“我可不像变成杀马特。李吉以前是个纹身师,还是街头艺术家,本来就比较奇葩。但你说的倒是没错,我得把以前我的一些特征遮掩住,凡是像我爹的地方,一律化妆隐藏。”

  为了保命,我以后只能每天像女人一样加入美妆大军了,那也是没法子的事情。

  待到正午时分,我们休息完毕,终于踏上了回家归途。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