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三百二十六章 慢性剧毒

第三百二十六章 慢性剧毒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你说得很在理。”何子涵眼神闪烁,露出浓浓的忌惮之色,“也对!何天豹根本就不清楚我们的情报来源。他不知道你的存在,也不知道我们的第二个情报提供者。所以说,他才搞那些古古怪怪的破事儿,来混淆我们的视线。”

  我心中喟叹,何天豹根本就是从一开始就知道我的存在啊!

  也正因为他很清楚,我会告诉你们一些关于活尸地狱的秘密,为了让你们摸不清他的真正底牌所在,他才会找人来捣乱,弄些幺蛾子出来转移你们的关注焦点。

  只是,何天豹失算的地方,就是他也低估我了,没料到我会知晓比他以为的多得多的情报!

  而且,机缘巧合下,我竟能误打误撞地拍摄到湘南赶尸派长老的视频,同时录到他俩的对话。

  “我们的何天豹叔叔,可真够狡猾的。”何子涵一拳捶在墙壁上,眼神闪烁,权衡着一系列的消息。

  我淡淡笑笑,撇了撇嘴:“就算再狡猾的猎人,也会露出马脚和破绽,对吧?而且,他既然搞些小动作,无疑就意味着他心虚,甚至是黔驴技穷了,所以不得不耍些小花招唬人。”

  “对对对!”何天一十分赞同我的那些屁话。

  然而,我心里清楚这些话纯粹是拿来鼓舞士气的,根本就站不稳跟脚。因为兵不厌诈,就算是何天豹占尽优势,为了瓦解何天霸,他也可以照旧施展一些小伎俩,反正是举手之劳罢了。每一分胜算的增加,都可能成为最终胜利的奠基,这是任何头脑聪慧的人都懂得的事情,何天豹也不例外。

  “既然你们没事,那我撤了。”我吃力地提起两个钱箱子,裂开嘴角,露出发自肺腑的笑容。

  “继续监控活尸地狱。”何子涵吩咐下来,眼神闪烁,“你尽管发安心,我们会好好照顾陈馨怡的。这个周你也见到她了,亲眼所见她安然无恙,我们也就算是对你有了一个交待。接下来,只需你继续提供有用的情报,我们的合作就能愉快地持续下去。”

  我点点脑袋,拖着箱子离开了紫色魅惑ktv。

  一出门,凉风袭来,我才感觉到后背湿漉漉的,特别的冷。

  原来在包厢的时候,我的冷汗就已经湿透了衬衫,如果脱下来恐怕能拧出好几斤水。

  “唉……种鬼果然恐怖呐。”我悠悠地叹了口气,“但幸亏,任何强大的存在,也都会有它们的弱点,尤其是在阴阳道上。种鬼固然恐怖,但因为跟人体结合过于紧密的缘故,所以一旦人体出现毛病,种鬼也会出现同样的状况!正因如此,这些年何子涵和何天一都只能宅在紫色魅惑ktv里,没法自由自在地外出,就是生怕出现车祸、坠楼、摔伤等不幸的情况。一旦他俩瘫了……啧啧,种鬼也会沦为残废,被大幅度削弱!”

  一念至此,我的眼中燃起璀璨炽烈的光。

  是的,我就会以这条理论为根基,彻底废掉何子涵和他的种鬼!

  长期以来,就是他在觊觎我的女人,折磨我和陈馨怡,为何天一出谋划策,一而再再而三地撕毁协议,企图杀我。就在刚刚,若不是我机警,恐怕早已变成种鬼的口粮了。

  而且,想救出陈馨怡的话,也必须骗何子涵主动把她带出紫色魅惑ktv,所以那将是我们唯一的契机。

  三日后,我将对何子涵动手,作为我向何天霸与何天豹宣战的第一个大手笔!

  在路旁,用打车的app叫来一辆出租,风驰电掣回到纹身店旁的那条街,然后偷偷摸摸溜回密室中,我发现李吉仍然在聚精会神地制作诡绣的底纹。

  他研究是赫然是一副松柏长青图。

  我倍感欣慰,打断他的思路:“谢谢师兄,劳你费神为我的事忙碌了。”

  李吉从绞尽脑汁的思考中惊醒,略带着一丝恼火狠狠瞪向我,在看到我的脸后,顿时又换上谄媚的微笑,所有不满牢骚本已涌到唇边,又被他给强行咽了回去。

  我摸摸鼻子,歉然道:“不好意思,怪我打搅你思路了。”

  李吉一窒,赶紧说:“哪能怪文哥你?我本来就没啥正儿八经的思路,都在瞎想罢了。我还得感谢你,把我从这个走火入魔的状态拍醒了。本来我想得脑壳疼,都快魔怔了。”

  “关于诡绣,你也无需太着急了。”我叹了口气。

  “嗯?”李吉怔了怔,又瞧向我的背后,顿时讶异地问,“陈馨怡妹子呢?文哥您亲自出马,居然都没能把她带回来?紫色魅惑ktv的人不肯撒手吗?还是她已经出事了?”

  对他的一连串问题,我只能苦笑:“我们谈妥了:我跟何子涵合何天一的交易继续,馨怡继续留在那里做人质。唉,何子涵居然也是种鬼携带者!何天霸的麾下,竟然有俩种鬼,这事儿出乎我的意料,所以我也没敢硬着来,只能退一步海阔天空,暂时向他俩认怂,回来好好想想下步该如何走了。”

  “我靠!”李吉大惊失色,本能地脱口而出,“还有这种事?这么说,何天霸的势力也并不弱。难怪这些年,在紫色魅惑ktv附近经常有失踪人口。他们也常常跟贩卖人口集团接触,原来是因为要供养两个种鬼的王八蛋啊!”

  李半仙听到我俩的对话,披着大衣,从房间里踱步出来。

  我就一五一十地把今晚的状况说了。

  他点点脑袋,轻叹:“我已经从鬼市中搞到了联络湘南赶尸派的方式。你如果愿意的话,今晚就可以找人举报那个长老。只是没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现在何天霸的麾下居然出现两个种鬼携带者,唉……我们削弱何天豹的话,万一让何天霸一家独大,那该如何是好?”

  “放心。”我唇角微翘,“何子涵很快就会废掉!我可以向你保证。”

  李半仙和李吉都狐疑地瞧我两眼,他俩并不知晓我的计划,而我也没必要事事都告诉他们。何况,这件事将是我震惊上云市阴阳道的第一个大手笔!

  它将造成地震般的轰动性影响,令所有人对我刮目相看。

  “你……不需要我们帮忙吗?”李半仙愕然地问。

  我淡淡笑笑:“放心,对付一个二世祖罢了,凭我一己之力足够。三日后,你们就会看到何子涵的结局。”

  “好吧……你确认你没发烧吗?”李半仙伸手,摸了摸我的脑袋。

  我翻翻白眼:“李叔,在您心里我就是这么窝囊无能的人吗?”

  “不是,但你真的发烧了啊。”李半仙喃喃,“你的脑壳都滚烫着呢,烧得厉害。你没发现自己的体温上升了吗?”

  李吉将信将疑地也伸出手,摸了摸我的脑袋,顿时点点脑袋,赞同地说:“原来你真的是在发烧说胡话啊,文哥。”

  我呆了呆,没想到我健健康康地出门,为何忽然就感冒了。

  李半仙瞧着我一脸懵逼的神色,脸顿时垮下来,勃然色变:“你的额头滚烫,而你居然毫无反应,完全察觉不到。而且,从我的角度看,也没有发现你身体的任何异样。你的脸跟往常一样,而如果是发烧的感冒患者,你现在应该有些特殊的发热症状才对。所以……你不是感冒!你中毒了!”

  我顿时也变脸了。

  李半仙来回踱步,谨慎地盯着我:“我刚刚之所以伸手去摸你的脑袋,就是因为我似乎在你的眼睛中看到一缕阴霾,灯光太暗了,我本以为是眼花。毕竟,近期我听到了太多关于魔神道的消息,难免就对这种来自它们的剧毒——鬼哭,有些敏感。可现在,我却是深信不疑,你已经中毒了!”

  我立马掏出那一瓶解药,咬牙切齿地说:“一定是因为它!我在紫色魅惑ktv里,唯一入过口的东西就是它了,本以为是绝嗣散的解药,现在看来仍然是剧毒啊!”

  李半仙眯缝双眼,将它拿到鼻尖嗅了嗅,轻叹了口气:“果然有‘鬼哭’的独特味道,只是很淡,看来他们是想一点点地慢慢折磨死你,往往只有深仇大恨的人,才会用这种阴毒狠辣的法子。”

  说罢,他给我们俩科普了关于鬼哭剧毒的信息:

  鬼哭,是用患上花柳病而死的人的遗骸研磨成粉,再加上猛鬼被三昧纯阳真火焚烧成的渣滓,加上来自阴曹地府的牛头马面中的牛头的牛角磨粉,三种粉末以特殊比例掺杂在一块儿,浸泡腐烂尸体中的脓水,烘干。

  然后就能得到鬼哭,这是种制作起来并不难,但是材料却异常苛刻的东西。人骨的粉末限定为花柳病,也就是性病患者的骨头才行。而且猛鬼是灵体,就算被三昧真火烧死,留下的残渣也非常的少,只有大规模地屠戮猛鬼,才能搞到足够的渣滓。而最难的,无疑是牛头的牛角!因为牛头马面在阴曹地府中可是属于中层领导的,凭凡人基本上没法搞到。如果强行去杀死它们夺取的话,更会激怒阴曹地府,惹来无数追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