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三百二十七章 狠毒

第三百二十七章 狠毒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我毛骨悚然,登时大惊失色!

  “鬼哭是魔神道的招牌,它是无色无味的慢性剧毒,除了一些小小的征兆,基本上没有任何特殊。中毒者,眼白处会持续出现阴霾,伴随时间积累越来越重,而且你会越来越疲惫,不堪重负,最终崩溃。到时候,你的眼球会彻底化为一片灰败之色,一戳就会爆碎,而且流淌出脓浆,死状可怖。”

  李半仙燃起一根烟,喟叹。

  我眯缝双眼:“也就是说,我已中毒,而且是魔神道的标志性剧毒?难道说,何天霸这一派系,跟魔神道私底下有瓜葛?仔细想想的话,其中的确存在着众多猫腻。种鬼之术和鬼哭剧毒,他们居然全都有,这绝对不能是一句轻描淡写的巧合就能解释的。”

  “或许,当年何天霸在围剿魔神道时,夺取了一些机要资料,秘而不宣,私自隐瞒了下来,然后他继续偷偷摸摸地研究,走上了魔神道的老路。”李半仙苦笑,“围剿邪教的英雄,觊觎鬼神的力量,最终成为了新的恶魔……唉,这种堕落真是令人唏嘘啊。”

  我不禁惦记起来自魔神道的祭魔人——青瞳,忍不住张嘴问:“李叔,你既然知晓鬼哭的特点,一眼就看出我中毒了,想必应该知道解药吧?不懂的话也没关系,我们或许可以尝试着联络那个叫青瞳的祭魔人小妮子。”

  李半仙摇摇脑袋:“鬼哭的解药,一共有六种,只有制作者知晓解药配方。因为鬼哭在配置时,根据死者骨灰、猛鬼余烬、牛头粉末三种材料投入脓水中的顺序,一共有六种制法。所以说,必须针对来解除。你想彻底治愈的话,唯有去找何子涵。”

  我顿时微微色变。

  何子涵的企图,显然是想搞死我,而我也很难解释为何自己能够看出这是一种叫做鬼哭的剧毒。因为我一直以来伪装的身份,就只是去紫色魅惑ktv打工做内保的小痞子,根本就没啥特殊的地方。正因为何子涵确信,凭我的本事根本瞧不出这种剧毒,他才放心大胆地对我施展。如果我去问,那就穿帮了,他将立马意识到我的身份有猫腻。

  “幸运的是,剂量很轻微,只能毒死普通人。”李半仙见我犹豫再三,也是微微笑笑,“你暂时不必太介意,用法力将其镇压住就行。而且,你持有《通灵笔记》,鬼哭的克星正是鬼魂,到时候,让冯吉和程哲的魂魄帮着你抵御一下即可。呵呵,鬼哭虽然霸悍,但那必须是在体内潜伏很久,最终爆发时,才神挡弑神佛挡杀佛。我好歹是个老前辈,见多识广,不会让你陷入那种境地的。而且,他只给你下了这样一点剂量,可见完全把你当普通人来看,也就是说:你的确成功糊弄住他了。”

  李吉顿时嘘了口气。

  我也点点脑袋:“嗯,也是。就算是砒霜、氰化物、甚至是一些化学毒素,只要剂量不足,就对人体没事,幸亏我演戏演得像。”

  “但长久下去的话,鬼哭终究是个隐患。依我看,你终究得抓住何子涵,严刑拷打一番,撬开他的嘴巴才行!”李半仙淡淡地说。

  “我晓得,那一天为期不远了,就在三日后。”我耸耸肩膀,咧嘴浅笑。

  “到时候,我们该怎样配合你呢?”李半仙蹙眉,“假设你能成功的话。”

  “你们?该干嘛干嘛,正常生活就是。救出陈馨怡之后,我会让金虎连夜把她送出上云市,她已经拿到整整300万,足可以去全国任何一座城市买一栋蜗居的小房子。到时候,她销声匿迹,谁也查不出消息。而我,只需卸掉阿文的伪装,恢复金文的身份,谁会联想到我身上?”我嗤笑一声,撇撇嘴,“何天霸只能吃个哑巴亏,阿文,会成为一个都市传说中惩恶扬善的英雄。待口碑慢慢发酵,将来我曝光身份时,才能吸引更多眼球,获得更高的威望!”

  “有道理。”李半仙颔首。

  我也在地摊杂志上看过一些国家总统大选的故事,知道所谓的威望,在大部分时候,完全可以靠炒作获得。只需有一些脚踏实地的功劳,再加上舆论疯狂炒作,媒体推波助澜,就能够立刻树立起所谓的公众形象。

  我如今在上云市虽说称不上知名人物,但靠着解决幽灵巴士的形象,依旧树立起一个新秀和英雄的形象。而且,我擅长诡绣,也称得上是风水局正统的一脉继承者。毕竟,就像种鬼之术和鬼哭剧毒是魔神道的标志,诡绣也是风水局的标志性诡术之一,所以很多人会对我天然具有亲切感,觉得我是自己人。

  鬼哭剧毒的事情,暂时搁一段落,只是那瓶解药,倒是很难处置。

  李吉眼神闪烁地看着它,压低嗓音:“只需一粒,就能让李天华的阳痿症状迎刃而解,对吧?比我们的诡绣都有用得多。”

  我叹了口气:“李天华本来就是中了绝嗣散,才快速丧失能力的。但是,指望一颗药就能弥补他这些年沉溺酒色亏虚的身体,也是痴心妄想。尤其是你给他制作诡绣之后,他像个人形泰迪一样疯狂发泄,早已伤到了根本。所以,你不必担心他吃药后,就丧失对你的依赖。”

  实际上,李天华亏虚到如今脸色蜡黄样貌枯槁的程度,有一大半功劳都得归功李吉的蹩脚诡绣,这简直就是教科书般的庸医害死人,所有我眼神古怪地瞧着他。

  李吉登时讪讪地低下脑袋,臊得慌。

  “而且,我也并不想将解药交给李天华。”我撇撇嘴,冷哼道,“李天华那杂碎,也是一个枭雄。虽说这些年胸无大志,萎靡惯了,但他胸中的戾气和煞气,却是半点没减,尤其是白眼狼的毛病越来越重了。我何必做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但是,我们或许可以找个机会,将关于绝嗣散的事情告诉他,让他自个去找何天霸索要。”

  李吉顿时急眼了:“万一,我是说万一,何天霸为了拉拢李天华,私底下给他解药,那咋办啊?”

  “不会的。”我嗤之以鼻地冷笑,“何天霸一定会矢口否认的。因为他不承认的话,李天华性子多疑,未必会彻底采信我们的说辞,也就留了一分跟何天霸的转圜余地,不会彻底撕破脸。而如果何天霸认了,那我敢保证,李天华必然跟他彻底闹掰!因为他就是那样性子凉薄的人,跟曹操一样‘宁我负人,人勿负我’。何天霸是他的姨父,对他的性子特别清楚,他哪会蠢到去承认?”

  “说的也是。”李吉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水,冲我苦笑,“李天华对我,实际上也是怀有狠意,甚至是……杀心!他在喝醉时,曾经说胡话念叨,埋怨我的诡绣之术太拙劣,害得他沦落到这种境地,想要治愈后活剥了我的皮泄愤!我可是亲耳听到了啊。那都是他的本性流露,所以我一定不能丧失价值。”

  我眼神闪烁,没再说啥。

  实际上,我心里清楚,李吉不只担心在丧失作用后,李天华会对他下狠手,他也怕丧失在李天华那里的地位后,会丧失在我这里的价值,我会直接操纵蛊虫让他暴毙!

  毕竟,想当初李吉也待我极其狠毒,曾三番五次地想弄死我,独霸诡绣之术。真要翻旧账的话,我俩间的龃龉和仇恨不比他跟李天华之间少。像李吉那种睚眦必报的人,他推己及人,总会觉得我对他也是怀恨在心,所以他才小心翼翼地经营着他的地位,因为在他的思维方式中,那就是他保命的根本。

  对此,我能说啥?

  说我很大度,已经原谅他了?他会信吗?我呸,鬼才信!所以,在传授我诡绣时,我也感觉到他有意磨蹭,说话藏着掖着,并不肯把核心技术倾囊相授,唯恐我学会之后过河拆桥,彻底不需要他了。

  叹了口气,我拍拍他的肩膀,只是宽慰他道:“别担心。到时候如果真有你失势的那一日,我会帮你解除噬心蛊,让你也带着身家积蓄,去别的城市避难的。”

  “谢谢文哥。”他摆出感激涕零的表情,但我却瞧见他将左手深入口袋,狠狠拧了一下腰间软肉,然后脸部肌肉抽搐两下,眼中泛出一抹泪花。

  我不知道说啥好,他显然压根不信我的许诺,而我也知道言语十分苍白无力,光靠我拍胸脯许诺空头支票,也完全不可能让他放心,索性就懒得再说了。

  他不说话了,我也不知道说啥好,只能尬聊着扯两句家常。

  正在此时,一通电话缓解了我俩之间僵硬尴尬的气氛。

  一个熟悉的嗓音传来:“文哥您好,好久没见,首先恭喜你解决了幽灵巴士事件啊。如今在上云市的阴阳道上,一谈起你金文,好多人都翘大拇指呢,说你是罕有的肯做实事的人。”

  我的脸登时拉下来,没闲心跟他扯淡:“余泽,你小子终于肯联系我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