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三百二十八章 豺狼

第三百二十八章 豺狼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一听到我嘴中冷冰冰地吐出“余泽”俩字,李吉和李半仙登时全都竖起了耳朵,向我瞧来。

  我冲他俩点点脑袋,摁下免提键,冷笑着等待余泽的答复。

  余泽却是凉薄无比地轻笑:“呵……我以前之所以关机,主要是因为害怕现在智能手机的gps定位功能暴露我的行踪,被何天豹给逮到,毕竟这个时代日新月异,我们阴阳道上的人也得跟上科技步伐嘛,起码不能栽在这上面。实际上,我根本就不是在躲着你们,因为毫无必要。而现在,我已经有一定的自保之力,就不怕露面了。哪怕是何天豹想对付我,也得好生掂量一下轻重。”

  我微微色变,实在是搞不懂他的自信究竟从哪里来的。

  据我所知,余泽在上云市根本就没啥背景和底蕴,无权无势,他唯一做的事情就只是偷窃了何天豹的那些泄欲用的艳尸罢了,而艳尸们细皮嫩肉的,除了好看的皮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战力。不说别的,就比比皮肤吧:艳尸们的皮肤完全没有炼制的痕迹,娇嫩得吹弹可破,而正常的僵尸都是铜皮铁骨,一般口径的警用手枪都打不穿,匕首捅不透,比防弹衣厉害多了。

  莫非……余泽和何天豹都没说实话,他真正偷走的东西远远不止艳尸?

  “你将偷尸的事,栽赃在我脑袋上,险些害我丧命!”我怒火熊熊地冷笑,忍不住发飙了,“关于此事,你这个恩将仇报的杂碎就没啥想说的吗?”

  “我很抱歉,你终归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的良心上很歉疚,也觉得自己坏得流脓,真不是个玩意儿,但我没办法,你懂吗?我没办法!”余泽苦笑,情绪隐隐有些激动地回应,听上去异常的真实。

  但我又不是初入桃花村时那个蒙昧无知的愣头青,那时候,别人一演戏,我就被耍得团团转,被糊弄得一愣一愣的。可现在,我只是冷笑,因为余泽就算没办法,他也可以提早告诉我提防何天豹,而不是让我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就被杀上门来!

  而且,余泽就算再迫不得已,他也根本没必要带艳尸在李吉的纹身店附近溜达,故意将何天豹引来。

  他的行为,简直就等同是在谋杀我!

  可他居然还有脸叫屈扮惨装可怜,扯犊子蛋呢?

  我呵呵一笑,阴阳怪气地问他:“哦,你有啥苦衷呢?说来听听,说不准我一感动掉俩眼泪就原谅你了。”

  “我有不能说的苦衷。”余泽一脸诚恳地瞧着我。

  滚犊子!

  我几乎破口大骂,不要脸到这份上,余泽也算个人才了。再联想到当初在小黑屋的地牢中,他就对我这个救命恩人施以暗算,所以我对他的人品完全没啥指望。

  “得了,我也懒得跟你啰嗦。”我是不可能再信赖余泽了,这种混不吝的王八蛋,吃一回亏就当是交学费了,傻哔才继续信他的鬼话,所以我单刀直入,“你们湘南赶尸派的长老,特地跑到上云市来跟何天豹接触。既然何天豹是咱们共同的对手,我觉得你应该也不愿意看他壮大才是。他的活尸研究,如果继续进步,到时候,就算我们联手,再加上李天华和何天霸,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

  余泽轻笑:“您说错了,文哥。”

  “啊?”我不禁一怔,没搞懂余泽究竟啥意思。

  他的嗓音非常淡漠,仿佛我说的事跟他半毛钱关系也没:“何天霸与何天豹,那是你的对手,跟我实际上半毛钱关系也没。我的根基在湘南赶尸派,我们赶尸派在一省之地称雄,而风水局的地盘就只限于这一座城市。跟我们湘南赶尸派一比,你们风水局就像是个很土鳖的小流氓团伙,懂吗?你们的格局太小了,眼界宛如井底之蛙。”

  我顿时垮下脸来,咬牙切齿地问:“你啥意思?”

  “我是说,我如果想撤的话,拍拍屁股回湘南就行了,何天豹对我根本就是鞭长莫及。所以,恕我直言,我早已立于不败之地,根本无需去蹚你们的浑水。”他的话中带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酷,让我寒心。

  我虽然没有挟恩图报的意思,但实际上,换做任何稍微有点良心的人,在恩人求助时,只需看一看视频,鉴定下神秘长老身份这种举手之劳的小事情,谁会拒绝呢?只有白眼狼和驴肝肺才会置之不理。

  “ok,那我也无话可说,不过,我也不蠢,如果我身上没有你需要的好处的话,你根本就不会打这一通电话主动联络我!所以,说吧,你的交换条件是什么?”我冷酷地回复他,像余泽这种杂碎,就像是一条只讲利益不谈情义的豺狼,对待他,只需静下心来权衡利弊得失即可。

  手机那端陷入短暂沉默,似乎有些惊讶于我的爽快。

  片刻后,余泽噗嗤一笑,“有意思,文哥您可真干脆,我对你刮目相看了。很好,我愿意帮你鉴定一下那份视频,我会发给你一个邮箱,你将视频和照片压缩发给我,待会我会去网吧,好好帮你鉴定一番,权当是还你的救命人情。而我私底下,也的确对你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我眯缝双眼,忍不住心想:余泽就真的不想驱逐那个长老吗?真不见得!他现在可是何天豹的死敌,我相信,既然那长老是湘南赶尸派的人,一定很擅长追踪自己人,所以有他在的话,余泽会很不安全。所以说,余泽先前那一番话,未必就是真的!依我看,他八成是想借我之手驱逐那个长老,但是,却又不愿意欠我人情,更不愿意遵守我提出的条件。

  所以说,这小子可真是狡猾到家了,只想占便宜不肯吃亏。

  “说来听听。”

  我决心先静观其变,不跟他胡扯,如果他的请求不过分的话,我也就顺手办了,毕竟他在外面捣乱,牵扯何天豹的精力,对我来说也是一桩好事。余泽吝啬得很,只懂得占便宜,不肯吃亏,但我却是能够以大局为重,懒得跟这种自以为小聪明的杂碎斤斤计较。

  “很简单:帮我盗取你在小黑屋地下井葬中看到的那具水晶棺!”余泽压低嗓音道。

  我登时嗤笑起来:“你疯了吧,余泽?这也叫小小的请求?你我都清楚,那具水晶棺里的女尸可是何天豹的心头肉!你已经把他的那群充气娃娃给盗了,现在还要弄走他的心中女神?你说的没错,你是湘南赶尸派的人,将来你拍拍屁股就滚了,可留下的这一大堆烂摊子,却得老子替你擦屁股!而且,我以后也得在风水局吃饭,我干嘛跟何天豹闹得不死不休?”

  我瞧李半仙也一个劲儿给我使眼色,让我拒绝,我跟他都是一个意思。

  余泽淡淡笑笑:“你会同意的。”

  “哦?那就给我个理由。”

  “你以为活尸是如何研究出来的呢?凭何天豹的聪明才智?”余泽却是岔开话题,提到一件貌似跟水晶棺中的女尸不相干的事情。

  我很纳闷,但仍然耐着性子问他内情。

  现在想想,余泽那家伙的确太不老实了,一直都在提防着我们。他被何天豹囚禁太久,长期呆在小黑屋中的密室监狱里,知晓太多何天豹的秘密,可他都从未主动对我们坦白。而且,我找他帮我破译《炼尸手记》也真是太蠢太天真了,他一直以来都在推诿,说是十分复杂,根本就看不懂,可现在看来,他八成就是在隐瞒,而我是个门外汉,哪怕将信将疑,却也无人可以求证,只能接受他的敷衍。

  “水晶棺中的那一具女尸,就是何天豹对活尸最主要的研究材料!”余泽抛出一个令我们震惊的消息,“你想想吧,水晶棺的年代虽然无法考证,但它的款式却至少在明朝以前,也就是说距今数百年以前。然而,棺中女尸仍然青春靓丽,宛如刚出嫁时的妩媚模样!那是何等震撼的一幕?那简直就是阴阳道上99%的人梦寐以求的东西——长生不死!”

  在我们仨骇得说不出话时,余泽依旧娓娓而谈:“本来嘛,我被文哥你救出来之后,就像回湘南了,但我被何天豹折磨得这样惨,我个人又是睚眦必报的性子,憋了这么久的一口气,岂能不撒出来?我偷走被何天豹视为心头宝的活尸,只是小惩大诫罢了,对他来说,根本就没有伤筋动骨,只有将水晶棺弄走,彻底绝了何天豹的念想,我才能真正地满意。而你们也该知道,女尸没了,才是釜底抽薪地终结何天豹炼尸研究的法子。别的,根本就无关紧要。”

  我眯缝双眼:“这么说,那具女尸中,隐藏着众多秘密?”

  “这么说吧,古代阴阳道最鼎盛时,那些诡术、道术、鬼术等等,如今都早已失传。被你们风水局当宝的诡绣,也无非是一门雕虫小技罢了。而水晶棺,却是众多诡术的集大成者!那具女尸如果能够复活,她会是所向披靡的女武神!”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