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三百二十九章 仙人在囚魔

第三百二十九章 仙人在囚魔

推荐阅读: 小饭馆权欲场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唐悠悠季枭寒神秘军少,撩上瘾![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倾城天下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

    我微微色变,此事是我万万没想到的。

  我本以为何天豹全凭一腔聪慧才智在研究炼尸术,现在才知晓,原来他真正研究的是水晶棺中的女尸,而她隐藏着惊天动地的大秘密。

  “在水晶棺上,有一行用鬼画符书写的文字,你瞧见了没?”余泽忽然道。

  我怔了怔,关于那些诡异的图画,我倒是记忆尤深,可在水晶棺上雕刻着众多的诡异鬼画符,而我对此一窍不通,所以也就没太介意。就像我平常看到英文说明书,都是直接甩到垃圾桶的,本以为那些鬼画符只是符篆上的图案罢了。

  “等等,鬼画符?”李半仙勃然色变,“据说,那是一种魑魅魍魉间交流的文字,是鬼神们所用的一种威力霸悍的符篆文字。用它制作符纸的话,比我们现在用的冥文厉害很多!可惜,鬼画符太复杂,鬼神们也被围剿得很惨,大部分都被杀死,最终这门语言就失传了。”

  “李半仙前辈果然见闻渊博。”余泽撇撇嘴,“但恰好,在下不才,是懂得鬼画符的。”

  李半仙一呆,震惊地脱口而出:“你究竟是谁?!鬼画符那种古老神秘的东西,一般人根本玩不转,而且这些年天下太平,阴阳道很兴旺,有很多大佬都在千方百计地寻找鬼画符的线索,想将它找回来,提高符纸的威力,但都失败了,你却能搞到?”

  “我?就一普普通通的湘南尸童啊。”他轻笑。

  尸童,是湘南赶尸派最低级的弟子,就像是道士们身旁的捧剑童子,或是公司里的实习生,甚至称不上正式成员。

  可我们哪怕再蠢,也不会信那些鬼话。

  既然他懂得鬼画符,那就意味着,余泽十分擅长画符!因为那是一门非常复杂的鬼神语言,除了画符大师们,谁也不会闲着无聊去学。

  而余泽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呆了很久,我们却一无所知。更令我觉得恐怖的是,余泽被何天豹囚禁了更久,持续一年左右,何天豹也被耍得团团转,自始至终都把他当成一个小小的尸童。

  或许,从一开始,余泽就是佯装成尸童假意失手被擒,再拿赶尸派的知识吊住何天豹的胃口,而背地里,他却暗暗动手脚,靠近水晶棺中的女尸!

  我被自己的这个念头惊呆了,觉得嘴巴有些干涩发苦。

  如果真如我所料的话,余泽居心叵测,图谋甚大,而水晶棺中的女尸便是他的终极目的!同时,可想而知,真如他吹嘘的那样厉害的话,何天豹对水晶棺的防御体系也必然十分厉害。

  以往,我趁何天豹十数年平安无事的麻痹大意,潜入古井,亲眼瞧见了那女尸,可如今已然打草惊蛇,所有僵尸日日夜夜巡逻,活尸地狱的深处就已然变成一个钢铁堡垒,一般人根本就休想潜入,所以余泽才来找我合作。

  “你先前说,你能读懂鬼画符,那么,那一串雕刻在水晶棺上的文字,是什么意思呢?”我涩声问,言归正传。

  手机那端唯有长长的静默,许久,他的嗓音中才带着激动,逐字逐句地肃然道:“那些鬼画符翻译出来就是——仙人在此囚魔!”

  我听得满头雾水,李吉和李半仙也很茫然。

  “你们听不懂,对吧?”余泽嗤笑,“所以我说,上云市就是个小池塘,出不了九天真龙。你们也就是一群井底蛙,眼界太浅陋,唯有真正懂得阴阳道之广阔的人,才能品出其中三味。”

  我又是羞愤又是恼火,却无法反驳,只能黑着脸让他说明一二。

  “中土大地上的灵脉,近些年渐渐枯萎,所以说已经很难出现有大神通的道士。所以说,真正恐怖的东西,都是上了年代的古物。仙人在此囚魔六字,你们只需从字面上浏览就行。很显然,井底的所有布设,全都曾经是一个仙人所制作的,而他的目的便是囚禁住一个真正的大魔,也就是棺中女尸!”余泽幽幽地说。

  “她是魔?”

  我有些讶异,倒是没感觉出她浑身有啥阴煞,反倒觉得正气浩然。

  “大魔似善,阴极生阳。”余泽又吐出八个字,一脸的感慨,“我盯着那女尸时,感觉她如果搁在西方,就是圣母玛利亚。扶上佛堂的话,便是普度众生的观世音菩萨。普通人如果心智不坚,必然会受它蛊惑,成为她的追随者,为她痴狂,视她为顶礼膜拜的神灵。所以说,上一回你下井,却能安然无恙地归来,那时我就对你刮目相看。”

  我勃然色变,脑门上唰地冒出一层冷汗。

  余泽这个混球!

  “原来在那时,你就想通过女尸来蛊惑我?你骗我下井,目的是让我中招!那样的话,我很可能就会尝试将井中女士盗走?”我咬牙切齿地恨恨瞪着前方,攥拳捶击在墙壁上,手机壳都被我捏得咯咯作响。

  “呵……您的脑瓜子太灵了,一点就透啊。”余泽噗嗤一笑,也没否认,“的确如你所说,一开始我就是存着让你被女尸蛊惑的想法。因为一旦你丧失理智,我就能巧舌如簧地忽悠你,因为我懂的鬼画符,我可以帮你破除井底的法阵,到时候你就会主动释放我。可惜,那时候你走出井时,眼神无比的清明,任何中招的迹象都没,我顿时以为你高深莫测,也就不敢说三道四了,只能扮可怜求你援手。”

  “你个白眼狼!”李吉忍不住骂骂咧咧地出声。

  隔着手机,余泽嗤之以鼻地反驳:“李吉老哥,谢谢你给我提供的食宿。但你却说错了,因为我根本就称不上白眼狼。你们想想,如果不是指望我翻译何天豹的那本《炼尸手记》里的内容,金文会好心好意地救我?得了吧,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从一开始他就没安好心,救我只是顺带,让我帮忙才是目的!”

  我简直被他气笑了,这种忘恩负义的狗东西,果然完全没必要跟他为伍。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李半仙淡淡地插嘴,“救你之后,你一再推诿,撒谎说你找不出对付何天豹僵尸的法子,我们也从未刁难你,只是有些失望罢了。你拿这种自己一拍脑壳臆测出来的屁事,往金文头上泼脏水,实在是过于厚颜无耻了点。你自己想想吧,自始至终,我们可曾强制要求你做过任何事情?余泽,做人不能太无耻,谁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你尽管可以狡辩,只是你在我们这里的信誉也就从此没了。”

  我叹了口气,突然丧失跟他啰嗦的兴趣,摇摇脑袋:“罢了,关于赶尸派长老的事情,我也懒得求您这位大爷帮忙了。至于水晶棺中的女尸,谢谢你的情报,我会想方设法地去破坏掉她的。但我不会跟你合谋偷窃。你与我,从此恩断义绝情同陌路!呵呵,鉴于你的为人,我还得去验证一下你所说的是否属实呢,万一是假的,纯粹是你忽悠我去窃尸,骗我跟何天豹死磕,那我不就上了你的大当?”

  “我……”

  他的话尚未说完,我就已经结束通话。

  嗡嗡嗡……

  余泽似乎很不甘心,又想打回来,我索性直接关机。

  “这种人渣。”我对李吉和李半仙摊摊手,涩然苦笑,“没想到我从活尸地狱救回一个极品白眼狼啊。抱歉,让你们见笑了。”

  “你也不亏,早点认清他的真面目也好。提前闹掰了,起码将来不会吃亏。”李半仙宽慰我,又重新琢磨那六个字,“仙人在此囚魔,好大的口气啊……依我看,多半不是余泽编的,因为凭他小家子气的性子,编不出如此磅礴大气的话,我觉得八成属实。而且,关于鬼画符的事,他也很难作伪,可因为你毕竟亲眼瞧见,只需默写出两个鬼画符,就能辨认真假。”

  “让我想想。”听李叔那样说,我紧皱双眉,沉思半晌,从模糊的记忆中寻找那些鬼画符的画面。

  许久。

  我蘸着茶水,在桌子上画出两个比较简单的图形,那也是我唯一记得的。也幸亏当初水晶棺的场景十分震撼,女尸也让我印象深刻,所以我才能够在时隔将近一个月后画出来。

  “的确很玄奥,绝对有猫腻。”李半仙只瞅两眼,就露出如饥似渴的神色,感慨又艳羡地道,“鬼画符文字,是一门我们制作符纸的人梦寐以求的语言,没想到余泽那种混蛋居然掌握了,而我却只能淌着口水吮着指头去羡慕。”

  李吉冷笑,愤怒不已,“你想要?既然有目标了,干脆就宰了他嘛!那种忘恩负义的二五仔,亏得老子把我原先给自己预备的避难所让给了他,结果他立马就倒打一耙,背后狂捅刀子!真是个狗日的臭瘪三!”

  “好了,骂他也没用,既然认清余泽的本性,我们也甭指望他能帮忙了。现在就算他肯来相帮,我们又哪里敢接受?谁知道他包藏着怎样的祸心?”我摇摇脑袋,“接下来,只能靠我们自己驱逐那个赶尸派长老了,动手吧!”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