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刺杀

第三百三十一章 刺杀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李天华,命不久矣。”李半仙叹了口气,略带唏嘘地感慨,“他这些年的性瘾,简直是无女不欢,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人的体能终归有限,他却无限量透支,早已将原本的底子耗得一干二净。最近又靠诡绣强行支撑,简直就是回光返照。唉……想当初被众人视为中兴风水局的少年才俊,却堕落如斯,真是令人失望。”

  “日久见人心嘛。”李吉撇撇嘴,幸灾乐祸,满腹怨言地发牢骚,“那个混蛋就该死!我甚至都不在乎是谁篡位,只要他死就行。这些年,他一直骑在我的脖子上作威作福,真是受够了。文哥,我们要不要在诡绣上动手脚,加快他的死亡?甚至是让他暴毙!”

  我翻翻白眼:“万一出了篓子,到时候你来顶雷啊?”

  “呃……”

  李吉只得支支吾吾地阖上嘴,不敢再啰嗦。

  “尽心给李天华做就行了,我们别出岔子,免得被李天华揪住小辫子发飙。反正我们就算啥也不干,李天华也会在整日的沉湎女色中耗尽元气。诡绣虽然能保他一时平安,但却也只是在透支他所剩无几的寿命而已。等到真正不堪重负的时候,李天华必将暴毙。”我淡淡地说,“我们就得趁他彻底完蛋前,干掉何天霸与何天豹,掌控风水局!”

  “你的诡绣,学得究竟如何了?”李半仙问,瞥了李吉两眼,“我看他这些日子教得也算尽心。”

  李吉登时稍微有些尴尬。

  但我跟李半仙也都没挑刺。

  我笑了笑,“尚可吧,纹身无非是在皮肤上画画,可惜我没啥天赋。但也无所谓了,够用就行,因为就算画得再逼真,对诡绣的提升也很有限。诡绣威力真正的提高,体现在本身的纹路和对魂魄的把控上,而对此,我依然是个生手。恐怕,起码得制作百十来个诡绣,才能真真正正地入门。从某种意义上,诡绣像是中医,年轻的小医生一般都不靠谱,越老越厉害。”

  我用眼角余光去关注李吉,他果然轻轻嘘了口气,轻松很多。显然,这货自始至终都在担心我抢他饭碗,甚至是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将他一脚踹开。

  因为李吉的多疑和敏感,我一再解释,但没卵用,所以我只能以此暗示他,表示没他不行,这才能暂时安抚住他。

  “也是,你跟着你李叔学了很久,但都是他说,你死记硬背,从未付诸实践,而李吉虽说没学到精髓,但却是正儿八经的实践派,经验娴熟,你俩正好互补。”李半仙颔首。

  我笑眯眯地看向李吉:“这两天,我也将一些来自李叔的诡绣技术倾囊相授,你都记下来了吗?”

  李吉感激涕零地冲我一拱手:“诡绣一道,果真博大精深。一想到以往,我自以为学到了精髓,立马就趾高气扬,暴露出狐狸尾巴,结果就被师父嫌弃,甚至是割袍断义,将我逐出师门,我真是汗颜。”

  “谁没个年少轻狂的时候?”我将他的糗事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笑吟吟地告诫,“把握住机会吧,师兄。将来诡绣一门的大旗仍旧是你来扛,你该清楚,我志不在此。所以,甭管我的诡绣有多娴熟,将来我都不会做跟这门手艺相关的活儿。我,不会是你的竞争对手。”

  李吉顿时讪讪:“我也从来没把你看做对手……也对,文哥你想做风水局的主人,哪还会亲自制作诡绣。”

  他总算彻底放下心来,待我也热情了很多。

  “走,我们去给李天华制作诡绣吧。”我提起诡绣工具箱,将《通灵笔记》小心翼翼地塞入包中,带好。

  凶灵许辉的魂魄,将成为李天华诡绣的主材料,但愿能够奏效。

  但哪怕效果再显著,也无非是拖延一下李天华寿终正寝的日子罢了,他毫无克制的纵欲,始终在持续。没有任何人能够在那样高强度的上瘾下支撑太久的。

  我们的诡绣,也终归都很蹩脚,只能治标,不可能治本,而且,我俩都跟李天华有旧怨,不把他搞得暴毙就算仁至义尽了,难道真指望我们圣母心泛滥地救他?救那种刻薄寡恩,狠毒冷酷,又玩弄女人成癖的畜生?别逗!

  出门,上车。

  一溜烟来到李天华的别墅门口,本以为没别的杂事,但万万没想到,从墙角猝然钻出俩手持利刃的家伙,宛如蓄谋已久一样,一个戳向李吉的胸口,另一个剜向我的心脏!

  “有杀手!”别墅的风水局保镖惊恐地喊出来,猛扑向他俩,但已然太晚了。

  我皱了皱眉,并不慌乱,只是心念电闪:“该如何既不暴露实力,又能解决掉俩杀手呢?”

  李吉只是闷哼,挥挥手,砸出两道符纸。

  身为李天华的心腹,再加上已经有了沈南山暴毙的前科,李吉自然很清楚他面临的风险,所以他已有心理准备,二话没说就给予反击,同时靠到我身旁,嘴中嚷嚷着:“师弟别慌,我保护你。”

  他也不傻,知道凭我的本事自保很容易,而且临危不乱,仍懂得保密。

  我也在电光火石之间,本能地有了反应,那就是像疯魔一样挥舞起诡绣的工具箱,猛砸向来袭之人的脑袋。瞧上去,我就跟个手忙脚乱的傻瓜一样,但实际上我砸得很准,也用上了一股子暗劲。

  李吉的符纸奏效了,我的工具箱也在杀手的脑门上炸开,我直接攥住掉落出来的一柄手术刀,刺入杀手的咽喉,狠狠一割。

  大动脉像是开闸放水般疯狂喷血,跟电影和连续剧中死人时只用红糖浆随意敷衍的特效截然不同,溅得我满身都是。

  我面无表情地将杀手一脚踢开,擦了擦唇角的人血,警惕地四下张望,担心会有第二波杀手。

  保镖们也终于是冲到我们的身旁,将我们围在中心,一个劲儿赔礼道歉。

  李吉没好气地瞪着他们,踢了踢那个中了他丢出的“霹雳神雷”符纸,正四肢麻痹,头发笔直脸部冒烟的俘虏:“将他拖下去,狠狠地拷问!必须给我撬开嘴巴,问出是谁想弄死我俩,懂吗?”

  “放心。”保镖头子点头哈腰地表示一定遵从,然而为时已晚,那名剩余的俘虏嘴角猛然冒出一大滩白沫,然后就蹬腿了,直勾勾地摔在地上,只有出的气没了进的气。

  “哪来的这么疯狂的杀手?”李吉一怔,脸色霎时变得无比难看。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碰上如此悍勇又不怕死的杀手,谁的心里不打怵?搁谁身上能不怂?

  “可……他们的刺杀本事很蹩脚啊,身手也一般,还满身的赘肉。”保镖头子撇撇嘴,在打量那俩杀手之后,很是不屑,“而且,都啥年代了,也不去弄两把自制土枪,居然就在光天化日下鲁莽地冲出来拿刀捅,也忒傻了点吧?”

  我眯眼,也觉得略显蹊跷。

  而且,如果是阴阳道上的势力,为啥用这种最粗苯的法子呢?再说了,这样忠心耿耿的人,就这样随随便便就用了?也太不把忠诚于自己的人才当回事了吧?

  此时此刻,李天华步履匆匆地从别墅中冲出来,他脚步虚浮,脸色极其难看,怒火熊熊地咆哮:“杀手在哪呢?李吉和金文没事吧?出岔子的话,我要将狗日的杀手挫骨扬灰!”

  一瞧到我俩安然无恙,他忐忑的神色终于平稳,满意地拍拍我们的肩膀:“行嘛,挺有一手的,一般的杀手完全奈何不了你们。”

  我跟李吉装出受宠若惊的感激神色,但实际上我俩都清楚,李天华之所以这样上心,纯粹是因为他担心我们一旦死了,没人给他制作诡绣。就他平常冷漠刻薄的性子,哪会在乎别人的死活?

  “居然都死了?”再三确认后,保镖队长脸色糟糕的表示他们都咽气了。

  李天华冷哼:“以为死人就能保守秘密了?太天真!风水局可是能让死人张嘴的地方。”

  说罢,他一晃右臂,顿时就有一个朦朦胧胧的透明状魂魄飞出李天华的袖子,浑身带着浓浓的凶煞暴戾,令人毛骨悚然。

  那赫然正是阴兵!

  我微微色变,第一回近距离体验阴兵的凶猛,果然是能够为风水局打天下的精兵悍将啊。难怪李天华能够坐稳宝座,就只是一个阴兵就如此彪悍,如果是成百上千,那简直所向披靡。可惜,李天华这些年都没啥进步,阴兵们的质量跟往年一模一样,始终在原地踏步,而何天豹却已经炼制出了尸潮一般的海量僵尸。

  阴兵冲着尸体砸出一个拘魂锁,然而,却是一无所得。

  李天华登时变了脸:“没有魂魄?这么说是……行尸走肉喽?”

  “僵尸吗?”李吉一呆,压低嗓音道,“也对,何天豹肯定不愿意看到我们给天哥你制作诡绣,所以特意来对付我们实属寻常。”

  “不可能是何天豹。”我冷笑着摇摇脑袋反驳。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