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三百三十七章 黑白

第三百三十七章 黑白

推荐阅读: 小饭馆权欲场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唐悠悠季枭寒神秘军少,撩上瘾![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倾城天下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

    王沧满脸的义愤,对何子涵的态度极为不爽,替我感到不值。

  他的话,直接把何天霸何子涵何天一全都惊呆了。

  何天一忍不住就碎碎念地嘟囔:“平常,都是我们何家靠着权势,指黑为白,去诬蔑别人,如今居然被人反诬,而且还贿赂了你这个黑警。真是……感觉很诡异。”

  何天霸直接耷拉下脸来,冷哼:“小同志,药可以乱吃,最多自己死翘翘,话却不能乱说,因为可能死全家。”

  王沧一惊,被何天霸的枭雄威势所慑,倒退两步,警惕地上上下下打量他。不得不说,何天霸的确颇有那种黑道大哥范儿,瞧上去龙精虎猛,且十分的彪悍和凶猛。

  但王沧倒也不怵,因为任何藏在黑暗中的魑魅魍魉,都绝对不敢随随便便在一家处于严密监管的公共医院中闹事。何况隔壁楼下,就是上云市的派出所,警力齐备。

  “你敢威胁我?”王沧很不爽地亮出警徽,没忍住暴脾气,恼怒地指责他们仨,“果然是蛇鼠一窝,这件事儿反正你们全责。不满意的话,尽管上诉,反正所有证据确凿,你们也没法抵赖。呵呵,说实话,我好歹从事这行十几年,这种在车祸中吃了亏就随便攀咬,甚至闹事耍赖撒泼的家属,我早就见惯了,也从来都不怕。一切按照交通法规办事,我跟你们谁都不认识,也绝不会偏私。”

  “你还没偏袒?”何天霸怒极反笑,隔空戳着我的脑门,“明明是这小子把我的侄子撞成终身瘫痪,将来都不可能再站起来,你却说所有责任都在子涵身上?你疯了还是我们眼瞎?”

  何天一也是咬牙切齿,似乎平生都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就是啊!你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

  “呵呵,那我就将所有证据一一列给你们看就是。”王沧交警神色如常,淡淡地道,“请问,在出事的昨夜,何子涵先生是否过量饮酒?”

  “我……”何子涵顿时支支吾吾起来。

  毕竟,醉驾一上来就理亏。

  “呵,在铁证面前,抵赖毫无意义。”王沧摇摇脑袋,眼神中对何子涵已无怜悯,“根据我们对你的尿检,以及血检,你的尿液中有大量的乙醇,也就是酒精的代谢产物。你的血液中,哪怕直到现在,酒精含量也是超标的!你已经违犯了交通法中的不得酒后驾驶条令,而金文先生昨夜我就检测过了,没有任何的饮酒痕迹。也就是说,你是醉驾,他是清醒状态。”

  何子涵无比尴尬。

  何天豹冷哼:“那又如何?子涵是被撞,又没有撞人,他就算醉驾了,那你按照醉驾的相关条例罚款就行了,跟他被撞伤致残有何瓜葛?”

  王沧冷冷道:“稍安勿躁,听我说完。”

  他将尿检和血检报告搁在我们众人面前,又幽幽地说:“而且,血检中暴露出的可不止是酒精含量超标啊。根据我们法医的经验,发现其中有一些毒品成分,很可能是一种致幻剂。”

  何天霸的脸色霎时变得极其精彩,张了张嘴,最终却没反驳。

  王沧笑了:“也就是说,不只是醉驾,还是嗑药后的毒驾。虽然说,面对车祸的当事人这样说有些残忍,我身为交警,也该谨言慎行,但……去他妈的!老子就直说了,像你这种上公路横冲直撞的混蛋,你没撞人,反倒被撞了,这不是你倒霉,而是所有正常司机的幸运!没有金文先生撞你的话,你肯定会撞死其他人,而那些人跟你不一样,他们都是无辜者,拥有自己的家庭!”

  交警的发飙,顿时让何子涵瞠目结舌,无言以对,何天霸脸色阴鸷,说不出话来,而何天一局促不安地捏着手指,十分尴尬,显然他俩天天混在一块儿,很可能他跟表哥一样都是瘾君子。

  也对,紫色魅惑ktv那种鱼龙混杂之地,有些瘾君子和毒贩子,那不是很寻常吗?我当内保时,也觉得有些家伙形迹可疑,只是我的关注点不在这些破事上,所以并不在乎。

  而且,何子涵和何天一身为种鬼携带者,成天闷在ktv中,犹如被软禁,哪怕再疯狂玩女人,也没法弥补内心的空虚,正因如此,他们堕落为瘾君子实属寻常。

  我听完交警的话,不禁唇角微翘,原来还有这种意外之喜。

  “关于此事,鉴于何子涵先生已经瘫痪,我们也尊重您的隐私,懒得再追究,反正您以后也应该不会再有吸毒的能力了。”王沧淡漠地说,又拿出一张光盘,“这是当晚出事地点的交通监控录像。你们可以拷贝一份,拿回去瞧瞧,而它是何子涵先生无法抵赖的铁证之一。”

  “说来听听。”何天霸阴森森地斜睨我一眼,态度已然极其恶劣。

  王沧接着解释:“当晚之事,是一起追尾撞车事件,而起因很简单,是何子涵先生在公路的紧急停车处停车。而按照国家相关交通法规,您应该打开尾灯,尤其是当天色很暗的深夜,更该打开两侧所有尾灯,提醒别人注意你才是。但很遗憾,您并没有。”

  “我……”何子涵顿时发飙了,他的眼球因为狂怒而布满密密麻麻的血丝,狠狠瞪向陈馨怡,“臭婊子!是你让我关灯的,你玩我是吧?贱货!荡妇!王八……”

  “请勿在医院大吵大闹,破坏公共秩序,以及对一个无辜女性进行侮辱。”王沧皱眉,很是不满地指正何子涵,“据我所知,您是车主,而且自始至终都坐在主驾驶座。而在案发时,陈馨怡小姐并不在车上,她无权对你指手画脚,所以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可她……”何子涵本想继续争辩,我估摸着,他还想挥舞胳膊揍人,但遗憾的是,脊椎断裂的他,已经丧失操纵下半身的能力,他最终颓然地阖上双眼,知道他再说也没用,因为既无录音,又没口供,他啥也做不到。

  “如果只是发生上述的一切,倒也无所谓。”王沧冷哼,“因为你的座驾十分高档,哪怕是时速80码飙车撞墙,你那辆玛莎拉蒂豪车的安全气囊,也能够起到有效的保护作用。可你却疏于防范,保护你后脑勺和颈椎的车座上,头部的靠枕螺丝松动,因此被稍微一撞击,就直接掉下去了,这才导致你的头部缺乏防护,在冲撞下折断,最终瘫痪。想想吧,如果不是你自己的一系列失误,又如何会酿成如今的结局?你虽然很惨,但是,也正是因为你醉醺醺的,加上嗑了药,脑袋十分糊涂,才会忽略掉很多细节,导致这种惨烈结局。”

  “我们得到的所有证据,全部都指向了何子涵先生。而金文先生所做的,只是很正常的驶入紧急停车处罢了,当时何子涵先生不开车灯,一片漆黑,金文先生又不是妖怪,哪来的火眼金睛瞧见停在那里的车?而且,撞车发生后,金文先生态度诚恳,主动联络我们警方和医院,及时将何子涵先生送到医院抢救,所以你们才能保住他的命。依我看,当时的伤势特别惨烈,如果金文先生稍稍犹豫一下,甚至肇事逃逸的话,何子涵必死无疑!”李沧交警同志对我翘起拇指,一个劲儿夸赞。

  “而且,他主动垫付了医院诊金,还免了你们检查身体的赔款,甚至主动提出不要你们支付修车钱,真是太慷慨了,非常的够意思!要知道,是你们的全责,金文先生只是十分倒霉地恰好驶入那个路口罢了,没想到惹了一身骚,唉……换做是我的话,一定破口大骂晦气。而且,碰上这种事儿,保险公司都不会理赔的,因为于情于理于法都是你们赔钱,保险公司也很无辜。”李沧看我的眼神之炙热,几乎可以跟丈母娘看女婿,以及狂信徒看圣母的相媲美了。

  我尴尬地摸摸鼻子,本来心安理得,因为我所做的,只是非常简单的以血还血以牙还牙罢了,而何子涵三番五次地企图搞死我,我只是回敬了他一次而已,可被李沧大肆夸赞一番后,我不禁感到惭愧。这个交警,也忒实诚了些啊。

  “金文先生还是个开一辆破旧国产小汽车的,你们是开豪车玛莎拉蒂的,你们应该比金文先生有钱多了。可你们的人品,唉……真是高下立判啊!”李沧感慨万千地叹息。

  一旁凑热闹的医生护士们,也是目光灼热地看向我,好几个女护士眼泛桃花,居然还流露出浓浓的爱慕,看向何子涵他们仨,则是清一色的鄙夷,把他们当成医闹人士来厌恶。

  何天豹的脑门上,青筋一根根暴起,显然到了崩溃的边缘。

  何天一也是龇牙咧嘴,一副择人欲噬的模样。

  何子涵更是像疯狗一样,显然这辈子都没有受过这种奇耻大辱,尤其是在被冤枉的情况下。

  “金文……阿文,呵呵,居然是同一个人,怪我眼瞎啊。”许久,何天霸森森地走到我身旁。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