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三百三十三章 离别酒

第三百三十三章 离别酒

推荐阅读: 天命福女大事纪大魔王你今天翻车了吗神秘军少,撩上瘾!她超软超可爱疼你入骨指棺为妻沈清澜贺景承万古天帝聂天最佳女婿林羽江颜你是我的难得情深

    夜色阑珊。

  我漱口醒酒之后,叼上一根烟,静立在李吉纹身小店的一隅,望着小窗外的星空,心念电转,呛人的烟雾在我鼻尖缭绕,带有致幻和提神作用的尼古丁和烟焦油刺激着我的脑膜。

  我忍不住地想:现在的我,已经够格杀回桃花村了吗?时隔如此之久,时过境迁,或许很多事情已经迎刃而解,甚至无需我插手,已经有别的人将所有的一切终结,我应该回去看看吧?

  但如果踏入村口半步,我就又会陷入其中,届时,再想脱身的话,不知道得牺牲多少无辜者。像小昭她们……唉,唯剩下一声长叹。

  答案是不。

  我仍然心里没底,笼罩在桃花村疑团与迷雾中的所有,依旧是一团混沌,我所知道的仅仅是冰山一角罢了,从一个小小村庄挖掘到的幕后巨鳄才是我所恐惧的。

  那就像是一只迷雾中张牙舞爪的巨大怪物,你没瞧见,没摸着,却感到来自魂魄的惊悚。

  “罢了,继续逃避一阵子吧,反正都已经搁置许久了,我必须得有万全把握,才敢回去。”我眯缝双眼,压制住急切回归桃花村的渴望,知道自己绝不能逞一时之快和匹夫之勇,凭我那点三脚猫的伎俩,远远没有资格跟那些杂碎掰手腕。

  桃花村就像一盘大棋局,以往我只是马前卒,任人摆布,而我回归时,起码得拥有做棋手的资格才行。

  “醒了?”

  陈馨怡裹着一袭粉色浴衣,伸手拢起湿漉漉的秀发,带着护肤乳和护发素的旖旎馨香来到我面前,修长的睫毛扑闪着:“想什么呢?我们大获全胜,你不该高兴吗?怎么是一副愁眉紧锁的模样?”

  我叹了口气:“以往都是藏在李天华的影子里,以他的小跟班形象存在。在上云市,我就是一个无名小卒,虽说没啥大利益,可也十分安全,不会被人特意针对。但从今往后,安逸的日子怕是一去不复返了。你真以为何天霸能忍下这口窝囊气吗?他看似胸襟宽阔,实际上睚眦必报,只是目前形势不利,他只能忍一忍而已。但往后,我若稍微露出点马脚,他就会抓住痛脚,对我下死手。何天豹在没捉住余泽之前,也会始终将我列为偷窃艳尸的嫌疑人之一,视我为眼中钉。”

  “而且,你觉得李天华会怎样想?”我涩然苦笑,“那个家伙近期被我与李吉联手制作的诡绣暂时压制了恶化的身体,变得精力充沛起来,他在玩女人之余,也终于能够去琢磨一些别的事情。而且,他是我见过的,性子最多疑,也最刻薄寡恩的混蛋。他当年为何能从何天霸与何天豹的围剿中脱颖而出?因为他最擅长窝里斗!以往是对付他的两个姨父,而现在,李天华身旁亲信和爪牙荡然无存,多数都被剿灭,他既得依靠我们,又会忌惮我们,恐怕我会被穿小鞋啊。”

  “甚至说,上回解决幽灵巴士事件归来,在荒村中碰到的祭魔人青瞳,也意味着魔神道已然盯上我了!”我深深一叹,并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这一趟我身份曝光,魔神道就会知道坏他们好事的是我。到时候,青瞳很可能会登门,到时候又是一桩大麻烦啊。”

  陈馨怡听得似懂非懂,轻抿香唇,点点她那一阕精致如白瓷的下巴,冷艳脸蛋上涌出动情的微笑:“我一定会陪伴在你身旁的,阿文。”

  “叫我周挽。”我摸了摸她绾起的青丝秀发,欲言又止,最终只是将她揽入怀中,在诡谲的时光中寂寥相拥,说出句不咸不淡的,“谢谢。”

  “但……”陈馨怡似乎察觉到一些异样,扬起俏脸,清澈如水的美眸瞟向我,“你是不会同意的,对吧?你不愿意让我呆在你身旁?”

  说着,她滑嫩的脸颊上淌下一串清泪,“你想赶我走,是不是?”

  我无言以对。

  她真的是个一点就懂的聪颖女孩,既有小聪明,兼具大智慧。

  “抱歉……你是怎样看出来的?”我除了苦笑,别的也没啥别的好说,更无需否认,因为她都懂。

  “你是个坚毅的人,上回在紫色魅惑ktv,被逼得那样惨,几乎陷入绝境,可自始至终你都从未抱怨。”陈馨怡咬紧一口银牙,皱了皱鼻子,“你那样的男人,又哪会对我大倒苦水,抱怨连连呢?除非,你想通过那些事来提醒我,震慑我,让我知难而退。”

  “还是瞒不过你,呵。”我无言以对,只能摊摊手,索性把话说开了。

  双手摁住她的香肩,我一本正经地肃然道:“我肩负着巨大的使命,有一桩我必须舍生忘死的事要做,而你,却跟我的所有麻烦毫无瓜葛。我救你,就只是顺手之劳罢了,而且也从你身上得到了巨大的慰藉,你并不亏欠我任何东西。回去吧,回到你父母身旁,上学、工作、认识个称心如意的男孩,然后嫁给他。十年后,当你偶然间想起我,心血来潮,打到我的手机上,或许只会听到嘟嘟嘟的空号提示。那时,我早已沦为荒野乱葬岗中的一具尸骸。”

  “别……别说了,我不喜欢听。”陈馨怡捂脸,泪水从指缝见滑落,像个被遗弃时痛哭的柔弱小女孩。

  我叹了口气:“但那正是我的生活。你呆在我身旁也有一阵子了,亲眼目睹了来自那一双绣花鞋的诅咒,看到了何天霸与何天豹对我的明枪暗箭。你该清楚,在这些事情中,倘若我稍有闪失的话,恐怕都早已死了。我不愿意把你牵涉其中,你懂吗?你就算再不情愿,想想你的父母吧……”

  她本来意志决绝,可在听到父母二字后,顿时呆了呆,身体僵硬木然,露出挣扎的神色。

  “你一定要赶我走?”

  “是,上云市的状况,宛如黑云压城瞬息万变,众多势力掺和其中,我们这种小人物根本就是朝不保夕,每一天都可能出现丧命的风险。你不仅是手无缚鸡之力,更是很多人眼中的香饽饽——六阴女!”我深深地警告她,“你也已经知道你对何天一何子涵那样的畜生有多强的诱惑了。他们垂涎的不止是你的肉体,更有你的三魂七魄!所以,你不只会失身,更是会丧命!所以……走吧,去隔壁的城市住下来,远离所有神神道道的怪事,别试着去沾染任何恐怖离奇的东西。”

  六阴女在世上也并非特别罕见,因为咱们国家人多,就算是万里挑一,凭着十数亿人口,也依旧存在着很大一批六阴女存在。而她们中99%的人,都不会掺和到鬼神妖怪之流的破事中,只会安安稳稳渡过一生。

  陈馨怡久久凝视着我,忽然猛扑上来,亲吻我的脸颊。

  暧昧沸腾,激情燃烧。

  当我们折腾完毕,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时,她依偎在我怀中,忽地将她深思熟虑的话说出口:“我会在隔壁的城市开一家我梦寐一起的花店,然后在那里等你,就等……嗯,以十年为限吧。如果你十年内都没露脸,我就会在人老珠黄前嫁人哦。”

  她调皮的用青葱般的玉指在我胸口画圈圈。

  我想劝她别犯傻。

  她去倔强地用香唇堵住我的嘴,冷哼:“不许再反驳!没有你的话,陈馨怡早就被紫色魅惑ktv的那批混蛋杀死,就像其他阴寒体质的女孩那样,凭空人间蒸发!我们一家三口,也会因为拮据的经济状况彻底完蛋。你不只救了我的命,也救了我父母,如果你愿意娶我的话,我终生为你守寡都无所谓的。”

  “别……好吧。”我也不再啰嗦。

  将来如果我真的死掉了,她会第一时间收到讣告,到时候她便能死心。

  而且,一个年轻女孩所笃信的忠贞和浪漫,或许没多久,三五年,甚至是三五月就会被现实磨平棱角,变得拜金又势利。再说了,凭陈馨怡的美艳无双,加上现在又平添一笔横财,将来她注定会拥有大批的拥簇者和追求者,其中不乏年少多金,幽默风趣,英俊潇洒的家伙。

  我呢?一个平庸无奇还鬼缠身的普通男人罢了,搁在谁身上,恐怕都很难抗拒那些光怪陆离的诱惑吧?

  所谓山盟海誓,99%都是满口鬼话。

  次日清晨时,陈馨怡决绝地提着旅行箱离开,我站在熹微曙光中看着她愈行愈远,而她只是抿紧凛冽刚毅的唇角,眼神中闪烁着斩钉截铁的倔强。我忽然有些动摇,因为她真的是个特立独行的女孩,或许……我低估她了?

  “哈哈,你也终于品味到咱们阴阳道上的男人才有的孤独了吗?”李半仙不知何时出现在我身后,洒脱大笑,“我年轻时也是如此。我所有的兄弟们,都不舍我即将离去,我所有的妞们,都希望我能多留一天,但我从不耽搁脚步,只会饮下最后的离别酒,披上斗篷,锁上门,悄然消失在漆黑的夜幕中,融入恐怖的黑暗,那才是我们的最终归宿。”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