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三百五十三章 清算

第三百五十三章 清算

推荐阅读: 前夫太爱我了怎么办三国之大汉皇权八零年代好时光乡村盲医一夜沉沦总裁轻轻爱悍匪从军极品全能透视小仙医厉少,请节制狼皇钢城十里青云路

    我们在这种关键时候,将第一具干尸献上去,肯定能够赚到不少好感度。

  本来我并不情愿,可经不住李吉死缠烂打地磨,我也没辙,只得同意。反正干尸已经被前人解剖过,里面的秘密也没啥好继续研究的,唯一的疑点是皮肤上那些鬼画符。

  鬼画符文字,全部是以纹身的手法弄上去的,对此,李吉很有发言权,而且按照于骏捷的说法,那些干尸本来都该是很久之前湘南赶尸派的前辈们制作的,可是,古时候的纹身术,恐怕并不很发达吧?

  以前只有黥面,称不上完善的纹身技术,而那些鬼画符文字,却是异常的清晰,历久弥新,半点被时光侵蚀的痕迹都没有。

  由此可见,这些文字很可能是后来才纹到干尸上的!也就是说,要么于骏捷撒谎了,那七十二具干尸根本就不像他所说的那样,是前人所制作的古董;要么是后来由余泽搞上去的。

  只不过,无论是怎样的原因,我都不太懂为的是什么,这才是最让人懊恼的地方。

  明知道余泽在耍花招,搞手段,可我却是摸不着头脑,只能被他当猴耍,这种滋味真是煎熬。或许于骏捷,能够从第一具干尸中找到些猫腻,帮我答疑解惑吧。

  这一回来到别墅后,我跟李吉清晰感觉到,似乎他人待我们的态度又有所变化。

  似乎……懒得搭理我们了。

  以往,我俩炙手可热,可自从诡绣生效,李天华就用不上我们了,也就丧失了对我们的依赖,自然就无需像以往那样跟供佛似地把我俩捧起来,但我们好歹替李天华办过一些实事,而且李天华麾下可用之人极少,所以他只能继续把我们视为心腹。

  可现在呢?

  为何这批李天华的狗腿子突然就变脸了呢?

  我心中疑虑,知道在别墅中肯定发生了一些事情,让这批墙头草动摇了。

  而李吉则是满脸不爽,冷笑连连,同时压低嗓音告诉我:“八成是李天华对底下人说了些不干不净的垃圾话,而且恰好是对咱俩说三道四,这些小杂毛才翻脸不认人了。但也无所谓,老子习惯了。捧高踩低,那是最常见的人性,老子他妈不在乎。但有一点咱们必须提防。”

  “啥?”

  “李天华以前因为诡绣没搞好的缘故,对咱俩都心有怨气。以往他有求于咱们,所以只能憋着,但如今你懂的,李天华相信咱们给他搞那副送子娘娘加阳刚魂魄的诡绣已经大功告成,所以用不着咱们了,才终于把长久积累的委屈发泄出来了。”李吉嗤之以鼻,“咱们只需提醒他一下,说那魂魄是猛鬼的魂魄,跟正常诡绣所用的普通魂魄不太一样,很可能有隐患,李天华保准吓尿,立马对咱俩毕恭毕敬得像儿子一样!”

  “先别说。”我倒是并不介意,李天华的尿性,我又不是第一天才清楚,早特么习惯了。

  上梁不正下梁歪,李天华的那批狗崽子当然也没啥好东西,全都是一个货色,所以更是不必觉得稀奇。

  “杀手锏就先留着吧,我很想瞧瞧李天华究竟对咱俩有多大的怨气。”我撇撇嘴,告诫李天华,“何况,你一上来就告诉李天华,他的诡绣仍然有漏洞,那就显得太刻意了,有点养寇自重的味道。”

  “养寇自重?啥意思?”李吉茫然,一脸的文盲样。

  我只能给他解释解释:“古时候,一些统兵将领接到皇帝的军令,去剿灭土匪贼寇,皇帝自然会赏赐一些珠宝和官衔,可是,如果所有的土匪贼寇都被彻底剿灭,那将领们会怎样呢?”

  “哦。”李吉恍然醒悟,猛地一拍脑壳,“他们就没事干了,再也没有军功可以捞了!”

  “不止如此。”我叹了口气,“就像是咱们的处境一样。土匪猖獗时,皇帝对将领们恩宠有加,当爹供着,但一旦没了土匪,那下场好的是杯酒释兵权,下场不好的嘛,很可能就会兔死狗烹,直接把将领也给弄死。所以说,将领们一为荣华富贵,二为保住小命,就会刻意给土匪们一条生路,常年留在那里剿匪,逍遥自在,这就叫养寇自重。”

  “靠!跟咱们的处境一模一样嘛。没了诡绣,咱们也是被兔死狗烹。”李吉翻翻白眼,“也就是说,我如果告诉李天华诡绣有漏洞,他就会觉得我们养寇自重,故意留下漏洞来要挟他?”

  我点点脑袋:“正是如此。到时候,就算是李天华继续对你我像心腹一样,可在他心里,却会埋下猜忌的种子,甚至可能对咱们恨之入骨。所以说,咱们没必要着急,先忍一忍吧。”

  “行,我听文哥你的。”

  只是,我万万没想到,李天华的脸变得如此迅猛和如此势利!

  “你们来啦?”当我们到了别墅的客厅之后,李天华十分随意地摆摆手,打了个哈欠,授意我们站到一众人的尾端去,摆出一视同仁的态度。

  而且,他半句话也没多说,只是十分随意地打个招呼罢了。

  一下子,风水局的其他人都不禁饶有兴趣地瞧着我俩,眼里藏着似笑非笑的诡笑。

  是的,以往人人都清楚,我跟李吉是李天华的心腹。所以,照理说,我们该坐到李天华的身旁,以示左膀右臂的特殊待遇。可现在呢?李天华居然视而不见,完全没把我们的座位当一回事儿,这就是一个来自上位者的信号,意味着我俩不得宠了。

  我却暗暗嘘了口气,觉得这倒还行吧,李天华也没特意针对我们,也没对我俩发火,只是不再像以往那样宠信而已。这根本就无所谓了,因为如今对我们而言,最大的障碍是赶尸派,而赶尸派则是要扶植李天华这个傀儡,所以我反倒是不好跟李天华走得太近,免得惹来赶尸派的特别关注。

  在这个节骨眼儿,逃离是非漩涡才是正确的选择,只是,既然受到冷落,就难免会再受些委屈。

  李吉很不忿,张嘴想辩驳,我却是一把拽住他的袖子,将他拖到后面,安分守己地老老实实站着。

  然后我瞧见,李吉的眼里流露出一抹没加掩饰的戏谑和轻蔑,似乎在说:没我的关照,你们连个屁都算不上!没我做靠山,你们就是一群无名小卒罢了,没人会真的把你们当回事儿。

  他的态度,变得忒赤裸裸了些,真的是让人寒心,但我二话没说,就阖上嘴巴乖乖排队。

  我的态度,也是变相惹来很多的白眼,因为我既然乖乖认命了,那就意味着我没啥伎俩反抗,他们也就能够顺应李天华的意思,好好折腾我跟李吉一下!

  底下的人,惯会看上位者的脸色,然后再搞些幺蛾子出来。为了向上位者摇尾巴献媚,他们简直是无恶不作,所以他们都流露出清晰的恶意,想给我小鞋穿,以此博李天华的欢心。

  李吉的眼中流露出一抹忿忿,但碍于我的阻挠,没再多嘴。

  可我却也不可能任凭别人欺负啊!我虽然不想把诡绣仍有漏洞的事说出来,可那并不意味着没了李天华那个杂种的庇护,我就连自保之力都没了。

  所以,我拽住李吉的胳膊,冷冷地瞪周围的人一眼,丢出一个警告的眼神,就像是刺猬一样,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但仍旧没人把我和李吉当一回事儿,反倒是耳畔传来些嚣张的风言风语:

  “这小子竟然还不肯认栽呢,就没意识到自己的好日子到头了吗?天哥已经嫌他俩不耐烦了,嘻嘻,这可是一个特别清晰的信号,正常人都能感受得到。”

  “我呸!以往他俩仗着诡绣,横行霸道,在风水局特别嚣张,现在报应来了吧?天哥痊愈了,不再需要他们的诡绣,也就没必要再把他俩捧在掌心当爹宠着了。他俩倒好,居然还不知道收敛,仍然气焰嚣张,真是不知道死字咋写的。”

  “就是就是。以前他们仗着天哥对他们有所请求,可是气焰嚣张得很啊,我记得有很多来自天哥的命令,他们都敢违抗,甚至是敷衍。天哥那时候也只能忍了,可现在情况变了,到了秋后算账的时候,他们的好日子算是到头喽。”

  很多人酸溜溜地说着风凉话,幸灾乐祸,全都摆出一副择人欲噬的神色,想取而代之,成为新任的李天华身旁的红人。

  我懒得啰嗦,只是拉住李吉,让他跟我一样先憋着,等到于骏捷长老的到来。

  这是官方场合,意味着湘南赶尸派与上云市风水局第一回在大庭广众下接触,两个势力也将达成合作。而李天华将无比荣幸地晋升为赶尸派的合作伙伴之一,那意味着他的地位将水涨船高,跟往日不可同日而语。

  李天华瞧着走来的于骏捷,眼神顿时炙热起来,脸上挂着浓浓的得意。

  我不禁觉得好笑,那种依靠附庸大势力,给人家做走狗而获得的特殊地位,根本就是不要也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