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三百五十六章 秘辛

第三百五十六章 秘辛

推荐阅读: 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我就是能进球林羽江颜妖孽仙皇在都市召唤梦魇热搜预定女主她撩得飞起[穿书]江山风雨情雍正与年妃霸道闪婚:爱少追妻记画怖

    “也就是说,您们赶尸派的前辈们觉得,是余泽身后的一个神秘组织,窃走了七十二具干尸?”我稍微琢磨之后,就得出了这个比较容易想到的结论。

  “当然,还能有别的解释吗?”于骏捷冷哼,眯缝双眼,满怀忿忿地嘟囔,“他究竟叫聂锋,还是余泽,我们并不清楚。我们赶尸派的人之所以在那时被他所蛊惑,特别青睐他,甚至有一些长老打破脑袋也希望能够收他做自己的嫡传弟子,就是因为他在炼尸术上天赋异禀,一点就透!可现在仔细想想,很可能是因为他早就有炼尸术的底子,所以才能轻易上手,给我们制造出一种所谓天才的假象。”

  “既然他懂得炼尸术,那就八成来自我们的敌对势力!”于骏捷长老咬牙切齿,怒气冲冲地冷笑,“赶尸派的大部分敌人,都是因为同行是冤家,彼此在争抢炼尸材料,以及尸源的时候,迫不得已大打出手。很显然,就是有些我们尚未得知的杂碎在私底下搞我们!此番来上云市,我们很想将隐匿在暗地里的毒蛇揪出来。”

  他们的猜测,虽说合情合理,但我总觉得南辕北辙。

  而且,凭湘南赶尸派的势力,居然查不清楚余泽背后的势力?那是否就意味着他们查错了方向呢?

  “我好像跟你说得有点多了。”于骏捷发泄完毕,终于是回归理智,有点意兴阑珊地冲我摆摆手,大失所望,“你们就只知道这么点东西啊?”

  我无奈地耸耸肩膀:“余泽骗了我,他忽悠我说,是被何天豹俘虏的,让我发发善心,将他释放掉。我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想法,而且,何天豹那家伙滥杀无辜,险些因为我懂得诡绣,而且正在给天哥思考诊治方案,就将我活埋。一个坏蛋关押的人,我本能地就以为是好人呢,最终也就顺手将他救了。现在我也悔青肠子了啊,没想到救了个白眼狼!”

  “既然你知道他的性子,将来你再碰上,一定要千方百计地通知我们。”于骏捷叹息,没兴趣再啰嗦了。

  “好了,下去吧。”李天华终于瞅准契机,立刻吩咐过来。毕竟,被他抛弃和冷遇的人,如果反倒是被于骏捷看重,甚至凌驾在他之上,那就很糟糕了,对他的威信和眼光是严重的打击。

  我怔了怔,本想趁机再问几个心中的疑惑,但仔细想想,还是算了吧。

  但我转身离开时,李吉却是没挪脚。

  我不禁一呆,赶紧拽了拽他的衣角,李吉才恍然醒悟,赶紧低下脑袋。

  “稍等。”于骏捷长老的脸瞬间垮下来,冷冷地瞟向李吉,“你刚刚在看啥呢?”

  李吉尴尬地解释:“我一不小心瞧见您帽子上的符文,瞧着有些蹊跷,难免多看了两眼。而且……它似乎还有吸引人的心神的古怪作用,所以我才被诱惑住,有些失态。”

  于骏捷眯眼:“那个符文,来自鬼画符文字。而在我身上的饰品中,符文不在少数,你为何偏偏盯着我的帽子看?它有啥特别吸引你的?”

  “我……”李吉支支吾吾,说不出理由。

  我也是一愣,赶紧瞧了眼,顿时懂了李吉特别关注它的原因:那个符文,在干尸的皮肤上密密麻麻,出现频率非常的大,所以我们难免会眼熟。

  “你,最近对这个符文很敏感吗?还是说,你曾经在哪里瞧到过?”于骏捷不蠢,立刻就意识到猫腻,咄咄逼人地追问起来,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我知道瞒不住,那也不能怪李吉,因为当我瞧了两眼于骏捷的帽子后,也觉得那个符文忽然闪耀起来,慑人魂魄。

  “你也有异样,看来,你们的确是曾经亲眼瞧见过它,对吧?”于骏捷长老冷哼,指着符文,脸色不善,同时他身后的阴尸们即刻张牙舞爪,而黑袍人的长袍,则都无风自动,猎猎晃动起来!

  我叹了口气,压低嗓音:“我们本来正在犹豫,是否该将那具干尸在这儿交给你呢。”

  “啥?你已经搜到干尸的下落了?”李天华勃然色变,极为震惊,同时脸色阴鸷,说话也阴阳怪气起来,“但你们却拒不上报,想私自隐瞒下来?说!你们是何居心啊?”

  风水局的众同僚们,也是立刻剑拔弩张起来,全都冷笑地盯着我们。

  毕竟,能抱到赶尸派粗腿的机遇,实在难得,而现在正是表忠心的大好良机,他们自然得抓紧。

  对此,我只说一句话就解决了:“装干尸的棺材,就在我们的车里。”

  李天华登时讪讪起来,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因为我既然都已经将干尸带来了,那毋庸置疑,我就已经洗清了所有私自隐瞒干尸的嫌疑。而且,我们搜索干尸的行动雷厉风行,应该是第一批找到干尸的人,可谓是功臣,他却对我们呼来喝去的,显然他理亏。

  果然。

  于骏捷立刻就大喜地凑上来,“带我去你们的车,立刻!马上!”

  李吉迟疑地问:“我俩去将它搬进来就是,何必劳烦您亲自前去?”

  “我亲自将干尸接进来,你俩全都重重有赏!”他满意地拍拍我跟李吉的肩膀,同时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李天华,叹道,“看来,阁下对人才的挖掘不够啊。”

  显然,于骏捷看出了我俩的心思,知道我们不太情愿将功劳分一杯羹给李天华,所以才没当众说出口。

  因此,他给了我俩面子,而让李天华十分难堪。

  要知道,今天李天华自始至终可都在跪舔于骏捷,但他仍然毫不客气地这样待他,怎能不让多少年来霸道惯了的李天华恼火?但可惜的是,他根本就没有翻脸的本事,所以只能尴尬赔笑。

  我们一众人来到李吉的新车旁,将紫檀木棺材取出。

  “果然是!七十二具干尸,全都是用特制的紫檀木棺装载的……”于骏捷喃喃自语,脸上浮现出狂喜的神情,一把将棺材掀开,然后就狂怒地一把揪住我的衣领,将我提离地面。

  我不禁微微色变,他的袭击太突然了,而且谁能想到一个糟老头子,居然能有这种恐怖的怪力呢?

  “你们敢私自解剖我们赶尸派的干尸?试图夺取我们的炼尸术隐秘?”于骏捷的两颗眼球都像是在喷薄熊熊怒火。

  一旁幸灾乐祸的人们,顿时都想看我倒霉的模样。

  尤其是那个黑胖子吴庸,撇了撇嘴,阴阳怪气地说:“何天豹靠着炼尸术起家,现在特别的牛叉。说不准,金文和李吉,也想抄袭人家的成功之路,跟着模仿一下子呢。现在痴心妄想的家伙多了去了,也不少他一个。”

  我冷冰冰地瞪他一眼,无辜地耸耸肩膀,“把我放下来。”

  于骏捷一怔,没意识到我居然这样镇定,而且还敢要求他放人。

  “我没那么蠢。”我撇撇嘴,提醒于骏捷,“长老你想想,倘若我解剖了你们的干尸,还觊觎炼尸术的秘密,那我干嘛要将它带回来给你呢?我傻啊?而且,那干尸的切割痕迹这么清楚,根本就瞒不住,所以我是脑子抽了,特意跑来自投罗网的?”

  于骏捷的手顿时松了,点点脑袋:“说的也是,只不过……”

  “我们得到干尸时,就已经是这样了。”我无奈地揉了揉被他掐痛了的脖颈,叹道,“您如果能够再仔细瞧瞧的话,就会发现,那些切割痕迹也都很旧,已经有些灰尘积累。所以说,绝对不可能是近期搞的。”

  李吉就像是小鸡啄米一样狂点脑袋:“就是啊,长老。您可不能随便凭空诬人清白啊!我俩可是费尽千辛万苦,替赶尸派办事,你们却兔死狗烹,在得到干尸后就翻脸,未免也太不厚道了点。”

  于骏捷被挤兑得讪讪说不出话来,只能挠挠脑袋,无奈地叹息:“你们说的也是,我向你俩道歉。只是干尸对我们赶尸派而言,干系甚大,所以我才在情急下失态,请见谅。”

  李吉幽幽地说:“您的歉意,待会在奖励中体现出来就行了,别说那些没用的话。”

  他的一番话忒赤裸了点,听得其他人大翻白眼。

  于骏捷长老无奈,只能迫于形势同意,毕竟,我们的确是功臣,而且他先是咄咄逼人,又险些诬蔑我们,是他理亏,所以他不得不搞千金买马骨那一套,付出一定的利润,让其他人也都一窝蜂地来帮忙寻找干尸。

  李吉是跟李天华相处惯了,知道他喜怒无常,翻脸得很快,所以非常看重到手的利益。

  “你们从干尸上,有得到些什么吗?我必须得确认下,确保我们赶尸派的秘密并未丢失。”于骏捷的态度好多了,但还是有些咄咄逼人地问。

  我就照实说了:“干尸的心脏不见了。”

  “啊?!”于骏捷的脸色霎时扭曲,变得极其的难看。

  李天华见于骏捷这样失态,顿时小心翼翼地试探:“心脏很重要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