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三百六十三章 鬼门

第三百六十三章 鬼门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权欲场天命福女大事纪暖春赵小磊温柔乡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炮灰的豪门生活[穿书]八零娇宠纪毒妃弃女一见你就笑

    诡梦中,我仰望尸井上的苍穹,顿时毛骨悚然,双手险些没抓住岩壁,直接摔落下去。

  我看到在尸井边缘,赫然有一颗颗惨白的脑袋,耷拉下长长的枯萎头发,而那些漆黑恐怖的眼睛,全都在紧紧盯着我!

  那是整整一圈的女尸,全都趴在井旁盯着我,就像是丑陋可怖的蜘蛛精们,在看着陷入网中的猎物。她们一动不动,就只是转着眼球盯着我,我也是霎时意识到,这些家伙就是何天豹失窃的艳尸!

  所以,我根本就没有退路,只能硬着头皮往下爬,去到水晶棺旁。

  不过,也无所谓了,毕竟只是噩梦罢了,倘若我乐意的话,直接撒手摔下去,坠落的失重感会立马将我从梦中惊醒,那是所有人的本能。

  但既然有一股邪恶力量,特意将我拽入这场诡异离奇的噩梦中,那我就去体验一番再说,没必要急着撤离。

  我倒要瞧瞧,对方的目的是啥。

  反正在梦中,我根本就不可能死掉,正好看看对方的伎俩。

  我也十分好奇究竟是谁想对付我,毕竟,照理来说何天豹控制着尸井以及水晶棺,而他刚刚跟我说要合作,根本没理由直接对我动手。那就只剩下余泽了,可他现在应该被赶尸派追得焦头烂额,根本就没空闲搭理我才是。

  一路往下攀爬,我轻门熟路地来到尸井底部的洞穴中。

  依旧有一些啮齿类动物的尸骸,散落在下方,而且……貌似很新鲜的样子。

  我不禁皱皱眉,泛起一丝惊疑:究竟是谁吃了它们?

  但一想到我是在做梦,也就暂时释然了,根本没必要做多余的纠结,因为在梦中一切皆有可能,鬼知道是谁特意想让我看到这些东西的。

  然后,我便弯腰钻洞,来到水晶棺旁,亲眼瞧见棺材上刻着的那些被翻译为“仙人在此囚魔”的鬼画符文字。

  那些文字固然诡异,可仔细琢磨一番,却觉得大气磅礴,有翻云覆雨的气概,令我悠然神往。

  “水晶棺,女尸,鬼画符……”我探出脑袋,往棺材中瞧。既然对方特意将我拉扯到这场诡梦中来,那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想让我亲眼目睹到她呗。

  然而!

  我的眼球凝固了,因为水晶棺中居然空空如也!

  她呢?

  她去哪了?被谁搬走了吗?只剩下空棺材,而且里面也是堆满一些老鼠的骨头以及皮毛。

  我注意到,那些骨骼竟然被啃得干干净净,哪怕一丝肉屑都没剩下,就像是被一寸寸地舔过一样。

  这个细节让我瞳孔紧缩。

  仔仔细细地搜索一番后,我并未在尸井中发现她的踪影,相反的,我只是找到一大堆的碎骨、皮毛,密密麻麻地铺在地上,多得很,真让我觉得格外诡异。

  记得上回潜入到尸井中时,虽说也有一些这样的残骸,但我瞧着时代都颇为久远,而且在水晶棺附近是相当干净的。

  那些骸骨只能给我一个暗示:她诈尸了,而且饥肠辘辘,所以才将所有东西都吃得如此干净。而且,茹毛饮血,也正是僵尸们的本能。

  只不过,她究竟去哪了呢?尸井上方有那一群艳尸盯着,应该是不会逃出去吧?否则的话,艳尸们也该撤离,没必要继续盯梢尸井才是。既然她们仍然在守卫,那意味着何天豹很确认女尸依旧躺在尸井中,从未离去。

  而且,女尸真没了的话,将我拉到梦境中来能干嘛呢?

  又在洞穴中耽搁许久,来来回回地踱步,我终于是找到了一点端倪:那些啮噬类动物的骨骼,新鲜程度是可以分辨出来的!

  外面的,明显比较老旧,而靠向一个方位的骨骼,却都比较新鲜,散发着腐臭味,甚至是能看到斑驳血痕!

  我仔细想了想,比方说,一具僵尸被迫囚禁在此地,她只能够依靠吞噬老鼠为生,她只剩下进食的本能,应该是谈不上有洁癖,所以,她应该是吃完之后顺手丢掉才对。

  只不过,垃圾堆多了,她应该也会顺手清理掉,也就是会往外弄开一些。

  也就是说,我循着新鲜的骨骼,想必就能找到对方的下落!

  一念至此,我立马在地上谨慎地遴选,果然是找到了一些猫腻,来到了北方的墙角。

  在那里,一大堆的骨头堆积得很高,我直接将它们全都清理掉,然后就发现了一条细细的裂缝。

  一颗眼球,正从间隙中紧紧盯着我。

  我毛骨悚然,忍不住问:“你是谁?躺在水晶棺中的女尸吗?”

  那条缝隙非常的齐整,绝非是山洞,而是两扇门。我以往居然完全没在洞穴中发现,这里竟是别有洞天!

  想想也是,这地方的确隐秘得很,活尸地狱本就隐秘,小黑屋藏匿在活尸地狱中,地窖是在小黑屋里,暗牢又在地窖中,尸井是在第二间囚室的地穴中,暗洞又在尸井底部边缘的隧道里,暗洞中居然又有两扇青铜门!

  这简直就像是俄国套娃一样,一层嵌套着一层,层层恐怖剥开,才能最终发现她。

  眼球消失得无影无踪,不再窥视我。

  我稍稍犹豫了一下子,不知道是否该继续追到青铜门中,询问她有关的真相。而且,女尸的态度也很蹊跷,既称不上嗜血,也谈不上友善,似乎是不愿意见生人。

  但很快我就释然,嘲笑自己在梦里居然还投鼠忌器。既然肯定不会出事,那我究竟怕啥呢?

  将所有的尸骸清理干净,顿时两扇鬼首铜门便暴露出来,纹路古拙,雕刻着众多的符篆,绝对是一流的古董,而且带着神秘叵测的力量,令我感受到来自远古的沧桑神力。

  定定心神,将铜门拉开,下面赫然便是一条幽暗深邃的地道,只是墙壁上却镶嵌着昂贵的夜明珠,将此地照耀得极亮,宛如白昼一般。

  地面上,依然有一层密密麻麻的碎骨,就光是它们的数字,便足以令人心惊。

  而且,每一具细小的骨骼,全都是被舔食得干干净净,没有任何血肉残余。

  我阖上双眼,便能想象到女尸在此地的漫长岁月中,是吞噬了多少的老鼠,才勉强地生存了下来。只是,这种酷烈的惨痛现实,跟她躺在水晶棺中,双手交叠,白玉无瑕般宛如圣母的模样,形成令人震撼的反差。

  走到尽头,是一座空荡荡的大厅。

  她,就矗立在墙角,背对着我,没有动弹。

  她的指尖仍然在流淌着鲜血,一滴滴地往地上洒落,我模糊地瞧见,仍然有一只老鼠被她攥在手心,被活生生掐死,而且同样是在奋力地扭动着。

  “是你将我拖入梦中的?”我忽然意识到些什么,微微色变,深深看向对方,“你找我,为了什么?我们似乎并不太熟啊,应该是没啥瓜葛才对。但是,何天豹根本就没理由再让我跟你接触,他必须保守自己的秘密。余泽也没必要将我与你拖入梦中,他如果真有关于你的事情要告诉我,一通电话就能搞定。何况……我仔细琢磨之后也觉得,他俩都没那个本事将你也拖入梦中。你的力量,应该远超他们才是!”

  “你让我来跟你梦中相见,却遮遮掩掩的,不肯露脸,为何?”我横下心来,谨慎地步步走向她,小心翼翼。

  她仍旧木然地矗立在墙角,没有动弹,我第二回跟她面对面正式接触,但以往她是死尸,我是活人,我也不知道说啥好。

  来到她身旁后,她终于肯将脸渐渐转过来。

  我屏住呼吸,唯恐看到一张十分恐怖的鬼脸。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她跟在水晶棺中初见的时候,一模一样,并未有任何的改变,而且也只是淡淡地看着我,毫无喜悲可言。但在她的嘴角,却仍然带着淡淡的血痕,以及沾染着一撮老鼠毛。

  “你……果然就是靠吞食老鼠为生?”我惊骇交加,也不知道说啥好,只能尬聊。

  “悠悠岁月,能活下来就已是万幸,岂能奢求太多?”她一张嘴,血腥气弥漫开来,但话语却温婉动听,带着一丝钟灵毓秀江南烟雨的媚惑,令人心旷神怡。

  她佩戴着凤冠,宛如古代闺阁出嫁的少女,艳绝人寰,美得惊心动魄,只是满地的啮齿类动物骸骨,以及她双手沾满的鲜血,令我心中带着浓浓的寒意。

  她的一口吴侬软语很是细软,就像和风细雨般润物细无声,这种人,倘若在聚会上碰到,必然是那种所有男性都愿意青睐的那种极有涵养的豪门千金,但我深知,面前的很可能是个活了千百年的老妖怪。

  “我们的先祖,便是茹毛饮血,只为能够生存下去。倘若你身陷绝境中,能做的也是跟我一样,否则根本就无法支撑。”她轻轻一叹,将手中的死老鼠甩脱,神情凄婉,“当年,那些混蛋不问青红皂白,就将我囚在此处,终生关押,想让我灵气耗尽,在漫长的封印中枯萎而死,不得不说,他们已经得逞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