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冥债

第三百六十四章 冥债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人屠归来拥吻热可可

    “你……仙人在此囚魔。你是魔?”我不禁勃然色变,结合余泽所言,以及她亲口承认的事情,就不难推测出一些猫腻来。

  “噗嗤。”

  她却是温文尔雅地一笑,擦拭干净唇角的血渍,一震衣冠,顿时所有灰烬全都荡然无存。

  难怪我在水晶棺中瞧见她时,她是非常整洁的,原来她仍然维持着法力,而这种能够除垢洁净的能力,我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净衣咒罢了,一点小伎俩,你想学的话我立刻就能传授给你。”她淡淡笑笑,见我大惊小怪,不禁轻启朱唇,问道,“我感受到灵脉枯萎,天地间的灵蕴荡然无存,所以我很难恢复力量。莫非在时隔这么久之后,天地间的灵力已经衰竭得不像话了?而且,你明明已经成年,身上的法力却微乎其微,几近于无。”

  我尴尬地耸耸肩膀,在一个女士,哦不,准确地说是女尸面前,自曝其短,实在是有些丢脸。

  “你找我干嘛?”言归正传,我没闲心跟她聊天,只想询问真相。

  “你可真是个急性子。”她那张钟灵毓秀的脸蛋上,涌出一丝复杂的神色,“我能够感受到,已经有人在着手摧毁我的封印。”

  我登时呆了呆,如果她真的魔头的话,恐怕一旦出世,必将带来浩劫。只是,瞧她的模样,似乎又不太像,或许是那张美艳的脸蛋令我看走眼了吧。

  “有人替你解除封印,不是好事吗?”我纳闷地问,“你就无需在此地吃老鼠维生了。莫非,你还真的喜欢这些东西的口味?”

  “的确是很好,但却也是相对的。”她欲言又止,最终长长叹息,“倘若解封时动些手脚,或者在我的尸体上搞些特殊的符篆,操纵我为他们的傀儡,那种解封不要也罢。”

  我恍然醒悟,她应该是感受到事情不太对劲,有所察觉,所以才制造诡梦,将我拉入其中。

  “谁在给你解封?而且,为何独独是我?”我深深地看着她,心里无比的疑惑,因为我跟她本来毫无联系,哪怕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她的名字。她闲着无聊将我拖入梦中干嘛?莫非她觉得我会为一介陌生人卖命吗?

  “周挽,你叫周挽,对吧?”她淡淡的一句话,却仿佛石破天惊般在我耳畔炸裂,令我不禁屏息,无比震惊地看着她。

  这是我从未对外人说出口的秘密,她岂会知晓?

  有内奸?不,绝无可能!

  知道我是周挽的人,都跟她没有任何瓜葛,她长期被封印在尸井中,根本就没有任何渠道跟外界接触,而唯一有可能在尸井中出没的何天豹和余泽,都并不知晓我的真名。

  “你长得很像他,而且,你俩在第一回瞧见我时,都同样免疫我天生的蛊惑之力。”她微微一笑,眼神中带着一抹沧桑之色,“我记得他说,将来如果有子嗣的话,男孩一定会叫周挽,力挽狂澜的挽!”

  我不禁脱口而出:“你认识我父亲?”

  “当然,否则的话,我哪会知道你的名字呢?”她淡淡一笑,感慨万千,“只是我万万没想到,第二次看到旧人痕迹时,居然是他的儿子,而非是他。我记得当初,他曾许诺我,办妥一桩大事后,就会归来,帮我解决封印的事情。现在看来……恐怕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了,对吧?”

  我有些震惊,桃花村的事情她居然也略知一二。

  看来,她跟我父亲的确有些渊源,只是,我绝不相信他会无缘无故地来帮她解除封印的!

  或许她在诓骗我,故意套关系也说不准呢。

  “你不信?”她似乎察觉到我的异样,立刻就问。

  我叹了口气,指着满地的尸骸:“换成是任何人,瞧到满地的这种画面,恐怕也只会将你跟魔联想到一块。何况,你本就是躺在水晶棺中的一具女尸,现在居然能够到处走动,而且肌肉流畅,没有任何的特殊症状,恕我直言,这简直就是怪物。我从未见过跟你一样的存在,你令我毛骨悚然。”

  “你对我的存在一无所知,那也可以理解。”她点点脑袋,浅浅一笑,“我不怪你,因为我本就是极其离奇的存在。我的身世,恐怕成百上千年才会出现跟我同样体质的人。”

  “我,是纯阴之体。”她脸色复杂地轻叹。

  我顿时噗嗤一笑:“你唬谁呢?纯阴体质的女人,真的很稀罕吗?不瞒你说,我不仅接触过,而且是个正儿八经的六阴女!老子甚至都跟她那啥了。”

  “的确,你的身上有非常纯净元阴的痕迹。”她并没有任何的意外,仍然是浅颦低笑,没有任何的暴戾,反倒是令我有些不知所措,只能闷闷地坐下来,继续看着她。

  “如果你身上没有那些阴寒之力,我根本就不可能轻易将你拉入梦境中的。但是,我跟她却截然不同。”

  “哦?有啥区别?”我撇撇嘴,越来越觉得她在忽悠我。

  “纯阴之体,乃是凌驾在九阴之上的存在!”她深深地瞥我一眼,“也就是十阴俱全,你懂吗?”

  我目瞪口呆,十阴???

  这的确是颠覆我认知的东西,让我完全无法理解,甚至九阴是啥我都不太清楚。

  “阴年阴月阴日阴时阴刻阴地所生的,是为六阴,也是在阳间中能够出现的阴煞女性的极限。而再往上的九阴女,乃是需要阴脉,阴魂,阴魄!”她喟叹,“这三样,阳间诞生的人是绝不可能的。所以,必然是有鬼夫或是阴妻,与活人相结合,诞生半死半活的女婴,才能够成为九阴。”

  “那你呢?”我呆呆地看着她。

  “第十阴,乃是阴生!”她苦涩一笑,“意味着我的前生,也得是个九阴体质才行。前生与今世,以阴煞体质为纽带呼应,所以才能拥有强悍的纯阴之体。也会令我不死不灭。”

  “不死不灭?”我叹了口气,“是这种嚼食老鼠为生的不死不灭吗?不要也罢。”

  她幽幽一叹:“如果我没有任何牵挂和羁绊的话,我又岂愿意苟且偷生?只是……”

  她流露出一抹阴厉诡笑:“那些家伙依旧存在,而且道统绵延千余年,长盛不衰,他们的先祖仍然将金箍扣在我的水晶棺中,源源不绝地从我的身体中榨取力量。多少年来,他们始终在压迫和榨取我的力量,欠了我太多的冥债,我岂能轻易饶恕他们?”

  “压榨你?”我怔了怔,没太搞懂,“你不是一直都藏在尸井中,无人知晓吗?他们又是谁?”

  “湘南,赶尸一族。”她轻轻吐出一个令我极其震惊的名字,也十分意外。

  “湘南与上云市,更是隔着极其遥远的距离,怎么可能?”我很纳闷,觉得匪夷所思。

  她也并不啰嗦,只是平淡地伸出一只白皙的右手,然而却仅剩四根手指,小尾指赫然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记得很清楚,他们将我的手指狠狠地剁了下来,插入祭坛中,以它作为冥冥中的联系,源源不绝地抽取我所剩无几的力量。这些年,我虚弱不堪,只能躺在水晶棺中,甚至无法吸收阴煞之力来维持存在。”她怨恨地咬紧银牙,“只能靠着诱惑那些外面游荡的老鼠,从它们的血肉中,汲取阴煞之力。也幸亏近些年,我感觉到老鼠们体内的阴煞之力增强,让我逐渐积累了一些法力,所以才能有余力找到你。否则,我就只能任人宰割。”

  “原来如此。”

  我点点脑袋,那得感谢何天豹在此地布署的活尸地狱,才令阴煞增强,给了她一些机会。

  “我深深地预感到,他们来了!”她忧虑地紧蹙娥眉,“再不反击,任凭他们为非作歹的话,恐怕这一回,我丧失的就不止是一截手指,而将是我全部的肉身。”

  “如果得到你的话,他们就可能制造出第三具飞天夜叉!”我骤然意识到她对赶尸派的诱惑,也就难怪于骏捷会特意赶来。

  现在看看,说不准与何天豹联系的那名赶尸派长老,并非是出自私利,而是故意麻痹何天豹,跑来寻找她,就像余泽那样!

  “飞天夜叉?”她傲然一笑,“你太小觑纯阴之体的恐怖了。我的尸体,如果被能人异士特别处理之后,甚至可能成为前所未有的僵尸——女魃!”

  “都说得口干舌燥了,我甚至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消化了一阵子她所讲述的东西后,我拍拍脑壳,才意识到我跟她之间还极其陌生。

  她抿紧薄薄的红唇,浅浅一笑:“我复姓欧阳,名为妃雨。”

  “欧阳妃雨……朗朗上口的好名字啊。”我随意地说了句,暗暗将名字记住,准备回去好好查查。

  “赶尸派为何突然找到你的下落了?”我忽然想起一事,赶紧追问。毕竟,这些年来赶尸派都没啥反应,可偏偏最近就突然找到了她,可见其中必有些蹊跷。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