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三百六十七章 条件

第三百六十七章 条件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权欲场天命福女大事纪暖春赵小磊温柔乡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炮灰的豪门生活[穿书]八零娇宠纪毒妃弃女一见你就笑

    “我们当然能帮得上忙,只是……”我露出一抹为难之色,“你来自哪座省份?哪座城市?又是何时丢失的孩子?倘若时间太久,路途太远,恐怕等我们赶到后,一切都为时晚矣。”

  “就在上云市!我们母子间的羁绊清晰地告诉我:她仍活着,但很惊恐,活得非常不踏实。”鬼罐中的她焦躁地说,“而且,我是两日前被捕捉到的。当时,我才从医院中漂浮出来,好不容易来到她被绑架的犯罪现场。却没想到,那里有个道士,直接用招魂幡将我收入罐子中,囚禁起来,无论我怎样哀嚎求救,他都是铁石心肠,完全无动于衷。”

  我顿时狂喜,掰着手指计算:“鬼魂往往会忽略掉七日回魂夜的时间,所以说,最多无非是隔着九天罢了,完全来得及!而且,听她话中的意思,那是一桩恶性凶杀绑架案,魂魄是从医院中飘出,意味着肯定被警察记录在案。所以,我想警方肯定在行动,搜索孩子的踪影,所以绑匪应该不敢轻举妄动,必然得等到尘埃落定,无人关注时,再将孩子转移走。”

  李半仙蹙眉:“只是,大张旗鼓地绑架一个孩子,真的有必要吗?恕我直言,以我对人贩子集团多年的了解,一个孩子,哪怕再精致漂亮聪颖异常,也终归只值个三五万罢了,这已是行情中的天价了。真的值得杀人吗?”

  “或许其中别有内情吧。”我也觉得不太对劲。

  “值得的……因为他是陈瑾秀的骨肉,一个私生子。”鬼罐中,女性魂魄幽幽地道,“听你们的口音,都是上云市本地人,应该知道这句话的分量。”

  “那个钻石大亨陈七煌的儿子?”李吉顿时惊呼出声,满脸震撼,“你竟然是陈瑾秀的女人?啧啧,你是情妇?还是未婚妻?或者是……小三小四?”

  “收起你无聊的八卦兴趣。”我翻翻白眼,冷哼一声,让李吉闭嘴。

  “没错。”女人苦笑,“我叫苏糖糖,来自隔壁城市的一个普通家庭。我是前年拿到硕士学位后,来到上云市,在陈七煌先生旗下的一家珠宝连锁店中任职,就任执行店长。”

  李吉咂舌,有些佩服地道:“一毕业,就能做到执行店长,你肯定很有本事。”

  “或许是名校光环吧。”苏糖糖叹息,“但终归是一场梦魇!都说恋爱中的女性智商为零,我万万没想到,我会蠢得无可救药。陈七煌的儿子,也是未来整整16家全国连锁珠宝店的继承者陈瑾秀,忽然对我展开狂热的追求,毫不吝惜地一掷千金。他隔三差五地,就会赠给我一个名贵珠宝,要么是玻璃种翡翠手镯,要么是镶钻胸针,甚至赠给我一颗在吉尼斯世界纪录上有记载的黑珍珠戒指。”

  李吉羡慕得直流口水:“靠!如果有妞能那样往我身上砸钱,老子肯定是对她死心塌地。”

  “然而,接下来的却全都是噩梦!”苏糖糖涩然地说出一个负心汉的故事,“他待我极好,温柔体贴,又是千依百顺,同样又能大把地砸钱,再加上家世背景,以及我父母的竭力迎合煽风点火,才出校门,不谙世事的我很快就沦陷了。然后,我就拥有了一个属于他的孩子。然而,那却只是噩梦的开端!”

  “没多久,我就发现了一些糟糕的端倪。他居然早就有家室了,在别的城市,女方也是出身豪门,而陈家跟他们是政治与经济绑定的联姻。那个女人,也是陈瑾秀的青梅竹马,他们的感情没有任何问题。唯一的麻烦是,她自幼就有隐疾,导致不孕不育。所以……我居然只是他绵延子嗣的工具!我是个代孕者,仅此而已。”

  养鬼罐中红光炽烈,她怨念沸腾。

  我赶紧劝诫她:“你控制下情绪,千万别变成那种只懂得复仇和杀戮的厉鬼。那样的话,你就会将你的孩子遗忘在脑后,只惦记报复陈瑾秀。我想,那也非你所愿吧?”

  “……好。”红光霎时收敛,养鬼罐中登时仅剩下冰冷的青光。

  我稍稍一犹豫,授意李吉:“干脆撕开罐子的符纸,将苏糖糖小姐释放出来吧。”

  李吉微微变色,忍不住提醒我:“文哥,稍有不慎的话,她就会逃之夭夭啊!别忘了,她可是极品灵鬼,力量很强悍的,万一被她给瞅准空子,咱们未必就遭得住呐。”

  “我相信她的诚意。”我摇摇脑袋,淡淡笑笑,“何况,除了依赖咱们,苏糖糖女士也再没有别的路。她可是极品灵鬼,现在满大街都是游荡的阴阳道中人,她一露脸,多半就会被擒住,拿到鬼市上拍卖。”

  “我绝不会逃的!”苏糖糖也立马保证,悲哀苦叹,“正如你们所说,我只是回犯罪现场寻觅线索,立刻就被捉去,我实在是没有自保的能力。”

  果然。

  养鬼罐撕裂后,她的魂魄慢悠悠地悬浮出来,站在我们面前,朦胧透明,但仍然能够看出她临终前的美艳与性感,以及那整套长裙和满身珠宝所带来的雍容优雅。

  的确是一个极品尤物,难怪被富二代迷恋。

  再加上她的高学历光环,以及女店主英姿,当然是男人们都悠然神往的那种极品美人。

  李吉咕嘟吞了口口水,眼神贪婪地扫视她的皓腕。

  我本以为李吉好色,所以在对女鬼发情,直到我注意到他的关注焦点赫然是手腕上的翡翠手镯和钻石手链,我登时翻翻白眼,意识到这厮真的没救了。活脱脱一个财迷!

  “你喜欢的话,将来我可以指点你我的保险箱在哪儿,将那些遗物赠给你。”苏糖糖很敏锐,立刻以此为条件,请求我们援手,“只需能够救回我的孩子,将她托付给我的父母抚养。那些身外之物,根本就无所谓。我也早就意识到可能的危险,因此将我的私人储蓄和珠宝,全都秘密藏起来,作为给孩子与父母的遗产。”

  “好!老子一定拼命你尽管放心就行!”李吉立马情绪激动地直拍胸脯。

  “得了,就你的那点三脚猫本事,就别妄想去赚珠宝了。”金虎立马给他泼冷水。

  李吉顿时怏怏不乐地沉寂下来,辩解道:“我们齐心协力,一块儿帮她救回孩子。到时候,这些珠宝正好处理掉,换笔现金,拿来给冯吉和程哲他们做抚恤金。”

  “嗯,请接着说你的故事。”我点点脑袋,懒得搭理他俩的插科打诨。

  “我发现陈瑾秀对我的欺骗与利用后,伤心欲绝,想干脆打胎算了。既然她并非是我们爱情的结晶,也就没必要降生,然而陈瑾秀发现后,却是发狂一样将我捆绑软禁在他赠我的别墅中,狠狠鞭笞我一顿,威逼利诱,拿我的父母作为威胁,强迫我乖乖听话,为他诞生下一个女婴。我爱极了那孩子,倘若她将来能够得到高等教育,在豪门中成长为一个千金大小姐,倒也罢了。但遗憾的是,她受到了来自陈瑾秀妻子的嫉妒!”

  “而且,陈七煌的观念陈旧,他觉得一个女婴是没资格绵延陈家香火的。所以,她很快就丧失了价值,而且陈瑾秀的父亲和妻子都不喜欢她,最终,陈瑾秀那个薄情寡义的家伙,也对她冷厉无情起来。”

  我皱皱眉:“所以,陈瑾秀派绑匪来处理掉它?”

  “不,他不至于疯狂到那种地步,亲手害死亲生子嗣。是陈瑾秀的妻子执意如此,那些绑匪们,也全部都是她雇佣来的。”苏糖糖苦笑,“嫉妒让她容不下我们母女,而陈瑾秀选择了做帮凶,袖手旁观。他吩咐绑匪们将那孩子出售给人贩子集团,让他们将那孩子卖掉,那样的话,既能保全孩子的性命,又能让她从此消失得无影无踪,再也无法找回。陈瑾秀也算良心未泯吧,但他……却也毫不留情地吩咐劫匪们将我除掉。”

  我不禁齿冷:“利用完你之后,立刻弃如敝履。自始至终,他都在欺瞒和利用你,完全将你当生育工具来用。”

  “不止是我,我临终前意识到,陈瑾秀每年都会去其他城市出差一两月,就跟他逗留在我身旁的日子完全一致!也就是说,他在广撒网,诱惑和欺骗女人做他的生育工具。我只是受害者中的一个罢了。”苏糖糖涩然苦笑,“我真蠢,不是吗?本该有无数纰漏,很容易就能看出端倪,我却选择自欺欺人。”

  “那哪能怨你?”我叹了口气,“对方手眼通天,权财惊人,自然能有众多的手段欺瞒你。你就算想查,也终归是势单力薄,很容易被他们给封锁消息。”

  我们都是小人物,所以我能理解她的众多无奈。

  她父母健在,那就意味着陈瑾秀可以用他们来掣肘她,操纵她的行为,所以她唯有伸头待宰,毫无反抗余地,直到……她丧命后变成灵鬼,才能拥有复仇和反抗的资格!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