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三百六十九章 迷踪

第三百六十九章 迷踪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甭管多牛逼的渣男,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一下就能撂倒。”金虎狞笑,“那个陈瑾秀,对咱们的存在一无所知。金文,你想对付他的话,直接用一种蛊就够了。我看,噬心蛊就挺好的。”

  李吉顿时微微色变。

  我瞥了他一眼,摇摇脑袋:“噬心蛊极其难得,哪能随便挥霍在一个那样的混蛋身上?我们图他啥?李吉,你也无需担忧,你体内的噬心蛊一切正常,依旧在休眠中,只需我不激活它,你就跟正常人一模一样,绝对没有任何的异样。你该吃吃,该喝喝,正常做事就行。我早就再三跟你保证了,只需你帮我的忙,我将来一定给你解除。”

  李吉依旧惴惴,唯唯诺诺地点头,但眼中的惊骇仍旧未曾散去。

  我知道,李吉对我的前途非常悲观,他肯定觉得我赢得风水局宝座的希望十分渺茫,所以将来我多半会完蛋,到时候,我一旦栽了,噬心蛊就再也无法解除。

  “行吧。”我幽幽叹了口气,正色对李吉道,“人心都是肉长的。以往,你待我非常糟糕,屡屡想弄死我,所以我给你噬心蛊作为教训。可最近,咱们相处得不错,往日那些恩怨我也已经遗忘掉七七八八了。所以,纵然将来我死掉,也会在遗嘱中留给你一份解除噬心蛊的法子。你懂吗?”

  李吉的眼球登时锃亮,讪讪地点点脑袋:“我当然信赖你。”

  我对他点点脑袋,心中却是对他话中的诚意嗤之以鼻,像李吉那种人,终归是很难推心置腹,唯有靠时光慢慢感化。不过,那也怨不得他,归根到底是因为我直接用噬心蛊来对付他,他时时刻刻感到命悬一线也是理所当然,本就很难对我产生信赖感,除非他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那就着手帮苏糖糖女士的忙吧。”我正色对众人道,“反正现在全上云市都在忙碌着刨地三尺,寻觅七十二具干尸的下落。人人都跟发疯了一样,咱们正好趁机去做些别的事情。”

  金虎一怔:“你不想尽快搞到第二具干尸,换取养鬼术吗?”

  我微微笑笑,指着通灵笔记:“我已经领悟到养鬼术了,不是吗?现在我在做的,不正是‘炼化灵鬼’这个环节吗?”

  李吉呆了呆:“这算哪门子的炼化灵鬼……真正的炼化,该是用鬼火焚烧魂魄,洗去她前生今世的所有记忆碎片,再灌注唯我独尊的意识,让她终生成为你的奴隶,言听计从……”

  “这样的灵鬼,无非是一具傀儡罢了,尽管作为士兵的话,听从命令的会更讨喜一些,但如果我的灵鬼们全都是发自真心地为我效力,每一只都能独当一面,成为我的左膀右臂,那我会成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真正养鬼大师!”我将自己对养鬼的体悟说出,众人顿时全部被我给镇住了。

  李半仙略微沉寂后,忍不住鼓掌赞叹:“一点都没错,你已经过了精研养鬼术的年龄,是个半道出家的人,除非是独辟蹊径,否则你始终只能是个半吊子。你自己独创的养鬼术,虽说很奇葩,但听上去却也是很有前景的。”

  “所以嘛,养鬼术暂时无关紧要,或许我们真正该弄东西,是那种鬼修之法。”我眯缝双眼,“譬如说,让冯吉、程哲、苏糖糖他们,在通灵笔记中开始修炼,提高自己的灵力。他们都是有记忆和智慧的灵鬼,完全可以自己搞定。那样的话,我无需浪费任何精力,他们却能成长为顶尖的鬼王。”

  “我靠!这法子好啊,你只需做个甩手掌柜就行,反正灵鬼们呆在通灵笔记中无聊,正需要有事可做。他们肯定是24小时修炼的!”李吉大呼小叫,对我猛翘大拇指,搞得我被他娴熟的拍马屁弄得老脸一红。

  “鬼修之法嘛,我一点门路也没有,或许该去鬼市上找人问问。”李半仙摇摇脑袋,很是茫然。

  也是,我们都是活人,谁会闲着无聊去弄灵鬼修炼的法门?

  何况,活人的修炼术法都已经非常稀罕了,只有一些古老的门派才有典籍传承,何况是灵鬼的?

  我笑了笑,并不担心:“大不了,再去找赵鑫,走一趟阴曹地府,去找现在已经荣升判官的陈中华呗。他挺好说话的,我拿令他满意的东西交换,或许就能搞到一门。来自阴曹地府官方的修炼法门,肯定是最极品的。”

  “哦,对了,上回你同意了怎样的条件,陈中华他才愿意帮你忙的?”李半仙十分好奇地追问。

  “一个诺言,但自从我离开阴曹地府后,他再也没曾联络我。”我摇摇头,“反正我赊欠他一份人情债,也不知道该怎样偿还。而且,我甚至不太懂他该怎样联系我。他可是冥府的判官,一般来说,是没法轻易离开那里的吧?”

  李吉撇撇嘴:“那你就是白赚他一条消息呗,或许他是好心人,所以才对你特殊照顾呢。”

  我心里清楚,陈中华可不像是大善人,他既然让我给他一个诺言,将来早晚会履行。但债多不压身,我也就无所谓了。将来的事情,到时候再说吧,现在我的麻烦已经足够焦头烂额了。

  大家都有闲,也就全都立马上车,根据冥冥中母女俩的感应,苏糖糖给我们在轿车的电子地图上指出一个模糊的方位和距离。

  那是在……

  我勃然色变,忍不住一呆。

  李半仙也显然有些震惊,因为苏糖糖纤细的手指恰好落在一个非常敏感的地方——南山养老院!

  “居然是在那里,真是古怪啊……”我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太简单,而南山养老院那地方,最近都是交给李半仙来监督的,只是我们没啥契机与那儿的人接触,只能暂时瞧着。

  李半仙本想易容,伪装成一个普普通通的孤寡老人潜入,但近期我这儿的琐事众多,他被绊住了,一时无法脱身,而且南山养老院挺正规的,每招收一个老人,都得严格审查,所以李半仙的申请依旧在走程序。正因如此,我们对那里的监控只能暂时搁置。

  可现在,居然有一个失踪的孩子将线索指向那里,实在是令我们匪夷所思。

  养老院,又不是孤儿院,哪会跟孩子有关联呢?

  人人心中都有谜团,我们只能再三向苏糖糖确认。

  “没错,我感觉到大致就在那个方位。”苏糖糖十分严肃地瞧着我们,一双漆黑的眸子没有任何玩笑的意思,“那是我的孩子,我岂会对她儿戏?”

  “也是,但感应可能会出现一些误差吧,或许,只是偶然。”金虎耸耸肩膀,“雷达和卫星的定位,都会有差池的,何况是别的,你们说对吧?”

  “大概吧……”

  关于那些事情,鬼才知道其中的猫腻。

  绑匪的身份未知,人贩子的身份也是谜团,而且对苏糖糖施展魅魔咒的渣男陈瑾秀,也有着一重神秘的灵异身份,或许,这些事情都在冥冥中带有我所未知的联系。

  “走,我们就去南山敬老院瞧瞧!”我下定决心,一定趁着所有人都没空闲搭理我们的功夫,将它的老底摸清楚。

  李吉一踩油门,风驰电掣,引擎轰鸣。

  “近了,近了……”苏糖糖在车上一直念叨,变得心急如焚起来,同时也无比的振奋,“我能清晰感受到,她依旧活着,而且生命旺盛。看来绑匪们并未谋害她,谢天谢地。”

  我们都不禁有些感慨一个母亲眷恋孩子的心情,也决心全力以赴,一定帮她救出女儿。

  终于来到南山养老院,苏糖糖先阖上眼皮,静静感觉一阵子,然后就指向紧闭的铁门,十分确认地点点臻首:“她就在里面,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我的感觉反倒变弱了,真是古怪。”

  “变弱了?照理说,感应这种东西,越近就应该越强烈吧?”我纳闷地问。

  李半仙很同意我的说法,但也是替她解释:“但也有别的情况,譬如说,在南山养老院中存在着某些屏蔽她感应的东西。或者说,有人意识到苏糖糖找来了,所以出手屏蔽她的感应。”

  “你是想说……我们实际上已经打草惊蛇了?”我微微色变,我们最大的优势就在于敌在明我在暗,倘若这点优势都丧失掉的话,那我们恐怕就没资格跟敌人抗衡了。

  “何止?”李半仙喟叹,深深地看着我,无奈地苦笑,“既然是母婴间的感应,很可能是双向的。而且,母亲清晰地感应到女儿在这个地方,那我想,女儿应该也会做出一些反应才是,对吧?襁褓中的娃娃,应该是没有演技和心计才是。她恐怕会直接喜极而泣,或者说隔空对着我们的方向异样欢喜……那都会暴露一切的!”

  我呆了呆,却无法反驳。

  李半仙的话毋庸置疑,肯定是正确的,因为就在我们的轿车停下来之后,南山养老院的所有窗户居然也嘎吱地彻底关闭,那可绝非是巧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