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三百七十二章 不欢

第三百七十二章 不欢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权欲场天命福女大事纪暖春赵小磊温柔乡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炮灰的豪门生活[穿书]八零娇宠纪毒妃弃女野棠如炽

    “当然是特意跑来坏我们好事的!”吴庸振振有词地冷哼。

  “得了,如果真如你所说的话,我们何苦在你们面前露脸呢?”李半仙反问,“既然已经知晓你们的行动,那就干脆通知南山敬老院便好。何苦自投罗网,来你们面前找死?吴庸先生,恕我直言,你的脑袋里装的都是屎尿屁吗?”

  吴庸毕竟稚嫩,全靠李天华的信赖才能做他的大总管,道行太浅陋,被李半仙三言两语就挤兑得很难受。

  李天华也被他的话给噎住,半晌才接着道:“虽说,你们的所作所为,的确像是在履行当初对我的诺言,可我始终觉得,你们的目的不够纯粹。何况,我让你们做的,是去窥视紫色魅惑ktv,而非来盯着南山敬老院。你们所做的,跟我所说的,未免太南辕北辙了点吧?”

  我耸耸肩膀,一本正经地撒谎:“紫色魅惑ktv哪有那么容易潜入?我已经在想辙,但必须得找个契机才行,那毕竟是何天霸的老巢,哪是你动动嘴皮子,我就能搞定的?而南山敬老院,却是我们可以突破的地方,这是很简单的道理。我也不傻,当然得从简单的地方着手突破,一点点来才行。”

  “话又说回来,你们好好想想就懂了,我跟你们虽然处的不太融洽,但彼此也没啥深仇大恨,何必破坏你们的计划呢?得不偿失。再说,我们在外人眼中仍然绑定在一块,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你们该懂。”我叹息着摇摇头,“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李天华脸色稍缓,略作犹豫后,也认同了我的话:“你说的,也是有几分道理的。罢了,说说吧,你们在南山敬老院发现啥了?”

  我知道,李天华生性多疑,想让他配合我的话,一是必须毫不吝啬地放血,给他些好处利诱,二是得说点实话,让他信赖我才行。

  所以,我平静地告知他:“据我们所知,南山敬老院藏污纳垢,内部甚至跟人贩子集团有所勾搭,而且,跟一些道上不干不净不三不四的杂碎有联络。我们正准备利用此点,找人对付南山敬老院,趁着混乱,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发掘出来!”

  “就凭你?”吴庸登时嗤笑,不屑地咧嘴,“你有多少实力?我们能不清楚?无非就是那一批风水先生勉强听你指挥而已,呵呵,你的那点小九九,天哥也清楚得很,但他懒得说,因为那根本就无关紧要。一些只会耍耍嘴皮子的风水先生,能帮你吹嘘一下光辉战绩,但到了关键的节骨眼,需要打硬仗的时候,他们根本就派不上任何用场!”

  我微微色变,果然李天华已经察觉到了,而且心存芥蒂,难怪他对我与李吉翻脸得太快,原来祸根从这里就埋下了。

  李天华冷哼:“我已经冻结了授权你与金虎的那个账户。你们擅自用我的钱,来培育自己的党羽,实在是让我非常失望。”

  我赶紧解释:“你也该清楚,何天霸与何天豹在上云市几乎是只手遮天。在这种时候,我们想偷偷摸摸地招揽人,当然得匿名,但我们也绝非只字未提关于你的身份。实际上,那批风水先生们心知肚明是在为谁效力,只是,他们也都清楚绝不能随意说出口罢了。”

  “继续狡辩!”吴庸鄙视地掐腰瞪着我,“你这一招借鸡生蛋,玩得不错。若非天哥已经痊愈,能够重新掌事,所以才将来龙去脉好好调查了一番,看出了你的险恶居心,恐怕你仍然在假公济私呢!”

  我叹了口气,淡淡冷笑,索性不再解释。

  吴庸见我沉默,以为那是默认,瞬间更加的张狂:“说不出话来了吧?被戳破阴谋诡计,就只能耍泼撒赖了对不对?金文,你跟李吉就是一对小人!说不准,你俩就是在长期隐瞒真正的诡绣治疗方案,想让天哥一直卧病在床!”

  我勃然色变,吴庸几乎是李天华腹中的蛔虫,他的话,基本意味着他的态度。

  也就是说,李天华始终在怀疑,觉得我俩在刻意让他无法痊愈。

  那恰好是我能猜测的最糟糕的情况。本来,我以为李天华对李吉十分蹩脚的诡绣心里有数,不可能那样想,但现在看来,我太高估了李天华的胸襟,太低估了他的多疑本性。

  也对,像李天华那样的杂碎,他本来就不太信赖我,加上后续因为诡绣出岔子,所以出现了一系列连锁崩坏,他根本就不会自我反省,不会认识到是他纵欲酒色的缘故,只会怨恨我俩!

  我淡淡地斜睨着他俩,怒极反笑:“有趣。”

  “哦?”李天华一双熠熠发亮的眸子盯紧我,带着隆冬般凛冽的寒意,“你敢对我说实话吗?你有没有在诡绣上动手脚?”

  我不屑地一撇嘴,呸地吐出口唾沫,狠狠地在地上摩擦,反问李天华:“我说,华哥,这种事情还需要我再说吗?想当初,我就是一个求到李吉的病人,仅此而已。我跟你甚至素未谋面,对不对?是谁直接将我变成李叔的徒弟的?”

  我自问自答,不给他们插话的机会:“是你!自始至终,都是华哥你在从中插手,是你一手促成!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诡绣新手,哪怕稍微有点天赋,蒙李叔看重,但我的诡绣就是新入门的罢了。我就算想从中作梗,但我有那本事吗?”

  吴庸立刻就道:“当然是李吉主谋,你是帮凶!”

  我哈哈大笑:“李吉那点诡绣本事,简直令人笑掉大牙,你可真搞笑,居然能把他说成那种城府深沉,在幕后操纵一切的超级反派,你在逗谁呢?脑子没病吧?”

  吴庸气得呼哧喘息,恼羞成怒:“但李吉却是个人心不足蛇吞象的贪婪鬼。你是他的师弟,又常年跟他腻歪在一块儿,你俩间肯定是有些龌龊关系的!”

  我冷冷地瞥他一眼,神情轻蔑:“首先,李吉没那个本事在诡绣上动手脚,他的诡绣水准,这些年来基本上一成未变,天哥你应该清楚。其次,天哥你自己的身体,自己应该有数,我们给你制作的诡绣究竟有没有毛病,你应该感受的出来。反正,每一回李吉都已经殚精竭虑全力以赴了。而他叮嘱的那些事情,你可曾做到一样?禁欲,禁酒,忌肉腥,忌兴奋剂……”

  我一样样地掰着手指算给他看,李天华的脸色登时变得非常尴尬,显然被戳到了软肋。

  “你一样都办不到,对吧?”我淡淡嗤笑,“遵医嘱都做不到,居然想让我们背黑锅?未免也太厚颜无耻了点,不是吗?”

  李天华无言以对。

  吴庸却是冷哼:“如果真的指望靠禁欲来痊愈的话,天哥早就联络那些名医了,找你们用诡绣干嘛?本来,天哥就是指望着不做那些破事,纯粹靠诡绣来解决所有的。而且,他赏赐给你们的奖励,比医生的诊金高了何止十倍?”

  李天华脸色稍缓,显然他的意思,也跟吴庸的意见非常类似。

  我淡淡一笑,漠然地瞥他一眼:“哦,原来如此。但命这种东西,纵然是一掷千金,却也根本就没法买得回来,这样简单的道理,还用我来啰嗦吗?何况,纵然你给医生十倍,甚至百倍的诊金,他们也根本没法扼制天哥你病情的恶化,唯有诡绣可以!然而,诡绣却也绝非万能,尤其是我跟李吉两个都并非李叔那种诡绣大师,我们本就没法搞定所有。”

  说罢,我不禁讥讽:“真正能够彻底治愈天哥你的人,被你亲自弄死了,不是吗?所以你能怪谁呢?李叔如果活着,你或许能够彻底治愈,但他死了,你就只剩下我与李吉!”

  李天华怔了怔,脸色陡然变得很阴鸷,嗓音也变得森冷起来:“你的意思是,我的病现在也未曾完全痊愈吗?你跟李吉,并未真的给我搞定所有麻烦?”

  我哈哈一笑,耸耸肩膀:“废话!我们能做的极限,就只是如此罢了,但据我所知,天哥您虽然不像以往那样纵欲,但晚上仍旧是无女不欢的状态,对吧?而且,也从不忌酒和烟。呵呵,这么简单基础的东西,您仍然办不到。更别说有一个巨大的隐患,你我都心知肚明!”

  “什么?”李天华忍不住张嘴质问。

  我怜悯地看着他:“你已经接受过两次诡绣治疗了,不是吗?同一种感冒药吃多了,病毒都会产生抗药性的。而你的身体,前两回诡绣都宣告失败,你以为第三回就能完美承受吗?你觉得,那可能吗?”

  李天华的脸部肌肉剧烈抽搐起来,咬牙切齿:“也就是说,你十分确信我的身体肯定会继续出毛病,但你却没对我说?”

  我摊摊手,很无辜地道:“我早就说了啊,我的诡绣术也很蹩脚,或许你真的痊愈了呢?只是,就连我和李吉,都不敢对我们的垃圾诡绣技术抱有指望,没想到您却那样信赖我。如果走狗屎运的话,你也许以后也不会出现任何毛病,听天由命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