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三百七十七章 画皮

第三百七十七章 画皮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你们……跟南山养老院有啥关系?”胖大叔立刻变得极其警惕,眯缝双眸,冷冷地盯着我们,似乎我的话触碰到了他的忌讳。

  我心念电转,瞧他的模样,似乎跟南山养老院有仇,否则的话,他何必糗着一张脸,一提到南山养老院就呼哧地喘息,像头看到红布后被激怒的公牛。

  我摊摊手,“你可曾在那里瞧见过我?”

  “那你来问我跟他们的瓜葛?你又是如何瞧出来的?”胖大叔皱眉,很是谨慎地上上下下观察我,对我的话,仍旧心存狐疑。

  我叹了口气,指着门口,淡淡道:“想每日监控南山养老院的话,你这里的角度最为完美,同时最为偏僻和隐秘,这样绝佳的路段,正是我跟李吉选中到这家苍蝇馆子吃饭的原因。你身怀异术,懂画皮之法,却蜷缩在一家小小的苍蝇馆子里,靠着做些家常饭度日,这件事本身就蹊跷得很,我岂能不往别的地方联想一些?”

  “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你别有企图!而南山养老院,是这片地方足为古怪的地方,你是阴阳道上的人,只可能对他们有些想法,对不对?”我抿唇反问。

  胖大叔喟叹,点点脑袋:“不得不说,你猜得可真准呐。我平常既然没瞧见你跟南山养老院的那批土匪有来往,也就是说,你应该跟他们是敌人,对不对?”

  他眼中凶光一亮,眼神灼灼地瞪着我:“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们该开诚布公地合作才是。”

  我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意外地碰到一个盟友,而且,胖大叔的模样简直是对南山养老院恨之入骨。

  “你的画皮术……”我指着那张漂浮的女性人皮,紧蹙双眉,忍不住问,“它是你从人类的身上剥离下来的吗?”

  胖大叔淡漠地点点脑袋,眼神中流露出一抹痛苦和一丝缅怀:“我亲手用刀子,将它从她的身上用凌迟般的刀法,将它剥离下来。”

  我毛骨悚然,李吉也是小心翼翼地后撤半步,显然觉得胖大叔的脑子可能有病,跟正常人不太一样。

  虽说现在是对付南山养老院的用人之际,但也不能来者不拒。如果胖大叔是个杀人狂,我们岂能与他为伍?

  说罢,胖大叔冲我们微微诡笑,然后他就像是干瘪的皮球般,忽然就萎靡收缩起来。

  我们立刻警惕地后撤,盯紧他的脑袋,唯恐他变身成为疯狂的猛鬼,将我们扑倒在地撕咬成人肉切片。

  但他却只是停在原地,像是蟒蛇蜕皮般,一层人皮被完整剥离,然后他一把将人皮甩开,露出一张出乎我们意料的清秀脸蛋,竟然是个孱弱的少年,笑吟吟地看着我们,伸出手来。

  他五官立体,唯有鼻子略塌陷,一双眼球中闪烁着淡淡的黑光,能令人没来由地联想到磨得锃亮的刀子。

  “你们好,我叫孙一帆,稍微懂得一点画皮的皮毛。”他伸出手,抿紧略显病态的苍白嘴唇,幽幽轻叹,“没想到会被你如此轻易地识破,我能问问,你是从哪里看出我的纰漏吗?”

  说罢,孙一帆小心翼翼地将那张胖大叔的人皮折叠好,收藏起来,如同呵护最珍贵的至宝。

  我愣了愣,没想到他如此冷静,不知道说啥好。

  “归根到底,咱们无仇无怨,所以你们就算看破我的伪装,也根本就没什么,对吧?”他淡淡笑笑,似乎看出我的顾忌,很是无所谓地耸肩,“我就算是在这家苍蝇馆子里一人分饰两大角色,可归根到底,始终没得罪你们,最多算是小小戏耍你们一下子,何苦闹翻脸呢?”

  李吉瞪圆眼:“你既然搞幺蛾子,肯定有害人之心!”

  孙一帆撇嘴,嗤之以鼻道:“我的苍蝇馆子都开了整整五年了,有口皆碑,凡是别人提起都必然猛翘拇指。你想凭空诬蔑我的清白,必须得拿证据出来,可不能空口说白话啊。你说我有害人之心,那得有证据才行!咱们法院奉行的可是‘疑罪从无’铁则,从不诬蔑任何一个无辜者,你别给我扣莫须有的帽子。”

  孙一帆的一番话,说得条理清晰,很有章法,立刻将李吉驳得哑口无言。

  甚至,李吉都听不懂他在说啥。

  “疑罪从无是啥?”李吉挠挠脑袋,有些丢脸地摸摸鼻子。

  我叹了口气,正色地对李吉解释:“所谓疑罪从无,指的是倘若没有确凿无疑的证据,那法院绝不可以根据舆论、道德、逻辑、常识等东西,来对嫌疑犯定罪,只能选择释放。孙一帆说得没错,他虽然擅长画皮之术,可自始至终都没刁难咱们,从未出手对付我们,我们又岂能随随便便就怀疑人家呢?”

  “请坐吧。”我伸手,拿下一瓶啤酒,又搁了200块钱在桌上,笑眯眯地道,“我请客。”

  “哦?你瞧见了惊悚恐怖的画皮,还能冷静地喝酒?”孙一帆顿时对我刮目相看,饶有兴趣地瞧着我。

  “少瞧不起人!”李吉冷哼,自豪地拍拍胸膛,“老子擅长诡绣,在上云市阴阳道上大名鼎鼎。我的师弟金文,也是后起之秀,他擅长的……哼哼,不说也罢。”

  “诡绣传人李吉?”孙一帆拱拱手,笑眯眯地道,“失敬失敬,果然是名人呐,我的确听说过。”

  李吉顿时瞧他顺眼了很多。

  “而阁下,就是凭一己之力解决幽灵巴士事件,然后打残何天霸种鬼的金文先生?”孙一帆肃然起敬,居然将手在围裙上抹了抹,擦拭干净油腻,郑重其事地跟我握手。

  我受宠若惊,李吉则酸溜溜地翻翻白眼,小声嘟囔:“都是一样的人,你差别对待得也太显著了些啊!”

  孙一帆轻笑:“金文先生的故事,堪称传奇,当然,曾经有同样光辉履历的人,也不在少数,所以并不值得稀奇。只是,我有一点很介意:您,是魔神道的敌人!”

  我迷惑地看向他,没搞懂他是从哪里做出的判断。

  “我之所以那样说,也是刚刚才确认的。因为我已经调查过幽灵巴士事件,甚至,曾经一腔热血地想去解决,直到我意外地发现他们跟魔神道余孽有关。”孙一帆叹息,摇摇脑袋,“我本事有限,不敢招惹邪教众,只得悻悻滚蛋,先撤回来。而你既然将其解决,那就意味着,肯定将他们得罪惨了。魔神道睚眦必报,他们岂能不找你的麻烦?”

  “现如今,你又跑到南山敬老院来,我已在此观察五年,十分确信此地是魔神道余孽的秘密联络点之一,你此番前来,对它们怀有浓浓的杀意,我也就能判断你是友非敌!”孙一帆的话说得无比流畅,显然已经斟酌过利弊。

  我已经没闲心去分析他的话,而是被他提供的情报所吸引:“你是说,你确认了这里是魔神道余孽的秘密联络点?证据呢?”

  孙一帆冷哼:“我每日每夜,都会在小餐馆中看着南山养老院,观察他们每一笔物资的流入流出,他们的虽然做得很稳妥,但百密一疏,只要是人,就不可能做到毫无破绽,就一定会犯失误的!大概两年前的傍晚,给南山养老院运货的司机喝得醉醺醺的,就在门口翻车了,我亲眼瞧见,后车厢中摔下了好几具棺材。而里面传来极其强大的恐怖波动,令我都为之心悸!”

  “僵尸?”我立刻意识到他说的是啥。

  孙一帆点点脑袋:“没错。魔神道在以前,就相当的擅长炼尸,他们的僵尸也是上云市中闻风丧胆的存在。我很确信,就在南山养老院的外衣下,藏匿着一大批的僵尸,那是魔神道余孽捍卫巢穴的核心力量。那批僵尸,都绝非那种惧怕黑驴蹄子和黑狗血的垃圾,而是很有战斗力的那种。”

  我不禁拧紧双眉,但很快又释然。

  “你……似乎很不以为然?”孙一帆相当机敏,立刻意识到我态度的蹊跷,不禁拧紧双眉,“真是奇怪,你竟然对一大群僵尸的存在无动于衷?可据我所知,你来到上云市没多久,立足未稳,只能附庸风水局之主李天华,你哪来的底牌瞧不起它们呢?”

  李吉讶异地问:“你小子对我们的事,知道得很清楚嘛。”

  “就像一个狂热粉丝,对偶像总是特别关注的嘛。”孙一帆油嘴滑舌地一笑,“不得不说,在上云市中,想找到个真心实意对付魔神道余孽的战友,真的是难如登天啊。众所周知,李天华、何天霸、何天豹内讧得厉害,兄弟阋墙,叔侄相残,他们根本腾不出手来,或者说,根本就懒得在乎魔神道余孽的事情。对于上云市周边的一系列灵异事件,他们全部都在掩耳盗铃。而你!”

  孙一帆带着无比殷切的希望凝视着我:“你是滚滚浊世中的一股清流!你是唯一肯站出来与魔神道余孽掰手腕的人,我当然得密切关注你的事迹!”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