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三百七十九章 深层瓜葛

第三百七十九章 深层瓜葛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人屠归来拥吻热可可

    “你真的愿意将行动细节透漏给我?”孙一帆相当的震惊,同时也极其振奋,感激地凝视着我,眼中闪烁着灼灼的精光,“我早就想将南山养老院连根拔起了!可惜我势单力薄,根本就没有余力。而且,别看这个鬼地方荒僻又死寂,但它的内部,肯定被魔神道给经营得固若金汤!我曾经很多回看到一些挖掘器械被运输到里面去。”

  我不禁一惊,孙一帆的话,又意味着一些别的事情。

  “也就是说,在南山养老院的内部,很可能存在着庞大的地宫?”我问。

  孙一帆叹息,见我们食欲已尽,就回后厨抓来抹布,腿脚麻溜娴熟地把桌子凳子擦得极其光亮,点点脑袋:“正是如此!根据我的观察,南山养老院运输补给的车辆正在逐渐减少,但他们内部的人手,却是在逐步增长的。人的吃喝拉撒必然得挥霍大批物资,可为何外界输送的却越来越少呢?自然是为了掩人耳目,从别的地方偷偷摸摸地在运!”

  他斩钉截铁地叹息,指着南山养老院的地底:“根据我的调查,那里曾经有一片老城区改造时被遗弃的下水管道。政府已经彻底将其遗忘,可如果稍微加以改造,那就是一条四通八达的地下网。”

  我万万没想到,孙一帆对南山养老院的研究如此深刻,而且,魔神道余孽的狡兔三窟超乎我的想象。如果无人提醒的话,仅凭我一己之力,根本不可能封锁死南山养老院的所有入口,尤其是那些未知的地下管道网。

  “你说的都是真的?”李吉满腹狐疑。

  我替孙一帆反驳李吉:“他不会用这种稍微求证一下,就能得出正确结论的事情来糊弄我们。我们只需让人去市政府那儿,查一查旧下水管道网的资料就行,肯定有档案保存的。”

  孙一帆微微笑笑,冲我翘起拇指:“金文先生果然是智者,一想就通。您尽管去查就行了,我可以保证我所说的都是真相。您将地下管道网监控住,就能将魔神道余孽给一网打尽!到时候,本就衰落的魔神道,肯定会雪上加霜,被彻底地打残。那正是我们喜闻乐见的,哈哈,您说呢?”

  我点点脑袋,恭敬地冲他一拱手:“如果真能达到效果,那就有您一半的功劳。”

  “那我斗胆,跟你索要一个福利,如何?”孙一帆忽地略有些得寸进尺地问。

  “但说无妨,如果我力所能及的话,同意你也无所谓。”对孙一帆那种特殊人才,我当然也愿意千金买马骨,招揽他为我效劳。

  凭那神乎其技的画皮术,他如果有人皮可以利用的话,几乎可以毫无破绽地化成任何人。

  而且,孙一帆的本事显然不止如此。他在伪装成胖大叔和风骚老板娘时,全都拥有着他俩的声线,走路的模样也是惟妙惟肖,可见他兼具演技和口技,这对于画皮术来说,也是极其难得的。

  譬如说大屏幕和小荧幕上,那些大大小小的小鲜肉和小花儿影星,磨砺多少年,都很难拥有合格的演技,让人看着尴尬。而孙一帆的年龄显然也不大,却是能够做到完美扮演成两个人,一己之力分别饰演两角,仍旧游刃有余,他简直是奥斯卡级的奇才!

  画皮,也很难解释他那超凡绝伦的天赋。

  “我想……让您将所有的俘虏,都让我逐一遴选,挑出我的仇敌来。”孙一帆咬牙切齿,露出森森杀意,他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眼神冰冷幽寒,令人心悸。

  不得不说,他的要求合乎情理,一点谈不上越界。

  何况,魔神道余孽,人人得而诛之,交给孙一帆解决的话,倒也无所谓。

  “滥用私刑,不好吧?”我蹙紧双眉,幽幽地提醒他,“一帆,你仍然年轻,可眉宇间已经积累太多的戾气和杀孽,如果再不懂得克制的话,你身上半人的那部分会走向疯狂和人格分裂,你身上半鬼的那部分会从灵鬼化为厉鬼,堕入魔道。你仍然有迷途知返的机会,而你父母的仇,也没必要靠你亲手虐杀仇人来解决。或许,你该撒手,将这种事情交由别人来做会更好些。”

  孙一帆勃然暴怒,狠狠瞪着我:“你不肯帮忙?”

  “我会将魔神道余孽连根拔起,甚至在有朝一日,击毙他们至高无上的邪神!”我淡淡地说,深深地瞥他一眼,“但其中,不包括把你推入深渊,懂吗?一帆,照照镜子吧,看看你张牙舞爪时狂怒的嘴脸,你……快要变成魔神道的凶徒了。你好好瞧瞧你父母的人皮,如果他俩活着的话,愿意看到你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吗?”

  孙一帆登时呆住,似乎,从未有人对他说这种话。

  多少年来,他沉溺在复仇的疯狂执念中,宛如疯子。从未去瞎想多余的事情,一味地沉浸在对手刃仇人的狂热幻想中,浑然不觉他带有的庞大的暴戾。

  正像我所说的那样,孙一帆如果持续杀戮下去,他也会堕落成魔神道那样的人。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结局,就是他成为同样的暴徒,而且意识不到任何的不对劲,潜移默化中,他就会彻底被魔性转化。就像是……邪神那样,从一个与世无争的山神,逐渐被怒火侵蚀,堕落为魔。

  “只要能报仇,你所说的那些,我统统不在乎。”孙一帆却显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被说服的人,他轻蔑地瞥视我一眼,神色如常,“我连命都不在乎,何况是别的?”

  “信我的,你不只能够复仇,更会活得好好的。”我悠悠一叹,深深地看向他,“最起码,给你们老孙家留个种,将画皮传下去,对不对?”

  我的话戳中他心底的柔软,孙一帆登时怔住,久久不言语。

  “活下去吧,孙一帆小兄弟,你的仇可以报,但却没必要执迷于亲手杀戮。”我摇摇脑袋,“多少人在吃鸡肉,却没必要亲手杀鸡,将这种活儿交给别人即可。你父母的血海深仇,待魔神道余孽都被连根拔起后,自然就彻底报了。而且,那些双手鲜血累累的凶手,他们背负血债,将来警察审讯后,法院也会判处死刑的。而且,邪教徒必然罪加一等从严处置,没人敢动手脚的。”

  许久,孙一帆的眼球中亮晶晶的,抿唇,用力地对我点点脑袋,说话也柔和起来:“金文大哥,谢谢你。”

  称呼,也略微转变,显然对我的话多出一丝信服。

  我淡淡笑笑,拍拍他的肩膀。

  “您真的能攻破南山养老院吗?”他忍不住,第二回问,“恕我直言,根据我的观察,您的法力似乎很有限。而李吉嘛……众所周知,他就是一个李天华身旁的狗腿子,是个蹩脚的小丑。”

  “我靠!原来这才是你心底的话,你一直都这样看待我?”李吉大怒,呼哧喘息着,狠狠地瞪他一眼。

  孙一帆咧嘴笑笑:“阴阳道上的人,都这样看待你,我所说的,只是冰山一角罢了。你也不想想,这些年你究竟干了啥事?有啥值得别人惦记的功勋?”

  李吉讪讪。

  忠言逆耳,真话刺耳,他除了懊恼,也没别的可说。

  “凭我的一己之力,当然没法子做到,但很快你就会看到,全上云市大大小小的势力将齐聚在南山养老院前,倾巢而出,将它摧枯拉朽般摧毁!”我淡淡地说,眯缝双眼,盯着地底的方向,“谢谢你的情报,我会率领嫡系人马,守在下水管道网的出口,将那批余孽给一网打尽!”

  “哦,对了,你既然长期观察南山养老院中的物资动向,我想问问,他们跟紫色魅惑ktv有瓜葛吗?”我忍不住问出心中迷惑,很希望能够从孙一帆那里得到些答案。

  “绝对有!”孙一帆冷哼,斩钉截铁地坚决道,情绪激动地挥舞胳膊,“我可以判定,他俩间肯定有些牵连。我同样去紫色魅惑ktv调查过,那里是何天霸的老巢,说不准啊……何天霸就是魔神道余孽的一份子!”

  “不可能。”李吉立马摇头反驳,“何天霸哪会蠢到加入一个没落的邪教?何况,当初他亲自参与围剿魔神道的行动,彼此早就结下血海深仇。他们间合作或许有可能,但真的融为一体的话,那是绝不可能的。”

  “我也觉得,何天霸没那样蠢。”我皱了皱眉,“你知道紫色魅惑ktv往南山养老院输送的物资都是啥吗?”

  “我曾经铤而走险瞧过,发现全部是些尸体。”孙一帆摸摸鼻子,压低嗓音,“都是些没有魂魄的死尸。”

  “炼尸材料?”我怔了怔,这倒是合乎情理的,毕竟魔神道余孽很可能用养老院做幌子,在那里大肆炼尸。

  孙一帆摊摊手,表示他对其余内情并不太清楚。

  而我则知晓,何天霸在饲养种鬼,也就是说,甭管他乐不乐意,都必须得搞鬼祭来喂养它们,他的手中必然沾满血债,也会制造出大批的尸体。处理起来就极其的麻烦,交给魔神道,无疑是个不错的抉择。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