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徐徐图之

第三百八十九章 徐徐图之

推荐阅读: 小饭馆权欲场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唐悠悠季枭寒神秘军少,撩上瘾![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倾城天下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

    李半仙同样赞同金虎的判断,立刻力主营救。

  毕竟,孙一帆自始至终都在替我着想,他尽管自信爆棚,但的的确确是有真本事的。或许,他也未必就会真的失败,就凭他的画皮之术加上半人半鬼身份所带来的速度优势,一般的人未必就能逮住这小子。

  可问题是,何天霸岂能算一般人?他的老谋深算,在上云市阴阳道绝逼是赫赫有名的。

  老妖怪vs小机灵鬼,谁赢谁输?

  “救。”半晌之后,我咬牙切齿,不再犹豫。

  虽说跟孙一帆接触没太久,但他是个有真本事的家伙,将来如果他真心真意地助我,一定会是我独当一面的左膀右臂。而且,画皮之术也不能失传呐,好歹是一门上云市罕有的极品诡术。

  “那我们也得去跟紫色魅惑ktv接触。”李吉苦笑,“那正是我们先前所极力避免的。尤其是这一趟,我们在背后捅刀子,把魔神道余孽给一锅端了,然后又将所有的宝贝据为己有,何天霸率领两大种鬼前来,却空手而归,肯定对我们异常羞恼。他表面上不说,但怒火却压抑和积累了下来,将来持续酝酿,最终爆发时必然极其恐怖!”

  我何尝不懂其中的道理?李吉都懂得何天霸的脾性,别人又岂能不懂?实际上,全上云市阴阳道上的人,或多或少都对何天霸有所了解,他就是那种喜怒无常的暴君似的人物。

  惹恼他的人,往往数年内都安然无恙,但十年后,全都必将尸骨无存!

  一个信奉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人,他的隐忍在蓄积太久之后决堤般的爆发,必然无比恐怖。

  尽管就在刚刚,何天霸仍然在跟我把手言欢,畅谈共同驱逐赶尸派的事情,可我却仍然十分清楚他笑里藏刀背后的阴鸷。就好比说,当他们认定我是魔神道余孽时,何天霸第一个准备动手,那一对种鬼獠牙毕露,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怜悯之心和同盟之谊。他的变脸之速,简直是匪夷所思。

  “必须去做,否则我不安心。”我涩然苦笑,随手将孙一帆留下的信笺折成一叠,塞入口袋中。将来我将他救出来时,会把这玩意黏贴在他的卧室中,时时刻刻提醒他切勿鲁莽。

  尽管说,我觉得很为难,很难受,很郁闷。

  但打心底来说,我却又有些欣慰。

  年轻人嘛,决心去做就风风火火去闯,有冲劲,率性而为,哪怕吃些亏也根本就没啥,当是拿青春换教训了。我们这些老家伙会给他擦屁股,然后在他灰头土脸滚回来时,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在孙一帆身上,实际上看到几年前我的影子,我也搞砸不少事儿,我的一些长辈则在默默关照我,替我善后。而现在,我也已经有能力扮演那种角色,就当是一种传承吧。

  “文哥,你说吧,咱们兄弟就对你马首是瞻了!”李吉挺起胸膛,无比热情地瞧着我。

  这个节骨眼儿,就能瞧出威望高的好处了。因为我承诺攻破南山养老院,而且完美完成的缘故,再加上先前对付何子涵的积累,已经令李吉有些心悦诚服了,甚至隐隐约约滋生出一些信赖。

  搁在以前的话,李吉哪会主动怂恿我去搞事情?他肯定怕得像只老鼠一样,提心吊胆地怕我把自己折腾死,然后连累他遭罪。

  “先……静观其变。”

  斟酌许久后,我给出一个保守意见。

  “啊???”众人目瞪口呆,李吉更是张了张嘴,挠了挠头,最终把险些脱口而出的话又囫囵吞了回去,闷闷地坐下,有种一拳砸在棉花上的感觉。

  金虎倒是直肠子地开口问:“咋了?你对付魔神道余孽时,就只是一拍脑壳,妙计信手拈来。简直就是风风火火,雷厉风行,翻掌间就把那群废物全部捏死了。可现在,孙一帆的事情十万火急,你却反倒吞吞吐吐起来了。这是为啥啊?”

  “金文做得对。”李半仙却是淡淡一笑,赞赏地冲我翘起拇指,“我本以为你或许会因为胜利而冲昏头脑,觉得自己无所不能,所以继续去做些冒险的事情。现在看来,你仍然相当的理智,我真的很欣慰。”

  我叹了口气,摇摇脑袋:“咱们家底薄,又都是兄弟们一点点积攒起来的,倘若我失手一回,就可能导致满盘皆输,把所有底牌统统输个精光啊。所以,越是往后,我就越得小心谨慎才行。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就是这个理儿。我以前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可现在呢?我肩膀上扛着几百号人的荣辱得失,哪有资格任性?”

  众人唏嘘。

  “何况,我们就算是直接将孙一帆逮回来,又能怎样?”我反问金虎和李吉,“想想吧,你们年少叛逆时,倘若父母直言不讳地说你们不行,强行中止你在做的事情,你会乐意吗?不忿、不甘、不爽会在心里埋下仇恨的种子,令孙一帆怨恨我,甚至最终反目成仇!所以,我们就算要出手制止他胡搞,却也得注意分寸和时机。”我正色地解释。

  李吉恍然醒悟,复杂地看着我:“你对孙一帆真是寄予厚望啊,简直是面面俱到,把所有事情都考虑到了。那小子将来领悟到你的苦心后,肯定是100%的忠诚,从此死心塌地。”

  我淡淡笑笑:“那小子是个愣头青,我只希望他能吃一堑长一智,别再脑袋发热了。”

  “好了。”我拍拍手,授意他们无需想太多,“那小子不傻,他是有真本事的,也有些小聪明,就算他将来不一定玩得过何天霸那种老狐狸,但我相信,他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出问题的。所以,我们也稍等一下,看看他能做到何等程度。或许……孙一帆能给我们惊喜也说不准呢。”

  “但愿如此吧。”

  焦虑暂时褪去,我伸个懒腰,细嚼慢咽地把早餐包子啃完。

  再灌下一碗皮蛋瘦肉粥后,我感觉这些日子的疲惫一扫而空,满意地回纹身店工作台旁,继续熟练诡绣之术。

  技多不压身,越是琐事多的时候越该屏息凝神,锤炼我的独门技艺。哪怕将来我输得一败涂地,像条老狗一样滚出上云市,凭着诡绣,我仍能在任何地方糊口。

  人,哪怕矗立在巅峰时,也该时时想到谋一条退路。

  “一切ok了。”中午时,李吉风风火火地推门闯入,坐到我身旁,笑得格外畅快,直接将好消息分享给我,“啧啧啧,那群蠢材要挟咱们让出50%的利润给他们,结果你猜咋样?”

  我怔了怔,蹙眉思索:“第二具干尸50%的利润,虽然很多,但却得同时分摊到所有人的脑袋上,一平均,就基本上没啥了。我琢磨着,估计是砸钱摆平吧。”

  “嘿嘿,文哥您果然懂行。”李吉大笑,“李天华郁闷得估计肠子都悔青了,他出了那么多力,最终就分到了200多万,还不够他打赏手底下人的。但那也没法子,谁让他只是第四个冲入南山养老院的呢?而且,他跟你对赌的事情,也已经被传得沸沸扬扬,沦为笑柄。很多人看他的眼神都充满异样,弄得他灰头土脸的。”

  “自作孽,活该。”我撇撇嘴,“李天华这种人,就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你忠心耿耿给他办了多少年的事情?就因为我们在诡绣上能力不足,就被他怀疑我们是故意削弱治疗效果,以此来养寇自重地保障我俩受到的宠信。我呸,他可真是自视甚高!没了他,我们兄弟俩照旧如鱼得水!”

  李吉点点脑袋,狠狠地挥拳:“没错!现在李天华处处碰壁,只能去附庸赶尸派,做一条哈巴狗,呵呵,我看着心里暗爽得很。文哥,你觉得从今往后,他仅剩的那点威望,还能指挥得动风水局吗?他是不是……完了?”

  我扬起脑袋,眯缝双眼:“你啥意思?”

  “我觉得……”李吉压低嗓音,用带着浓浓蛊惑与煽动的口吻,森森地说,“或许改天换日的时候到了!咱们该把他轰下风水局的至尊宝座了。”

  我翻翻白眼,没好气地瞪着他:“你想让我来主导此事?你不知道风水局才跟赶尸派签署了一份协约?李天华是于骏捷的代言人和合作伙伴,想扳动他,除非是等赶尸派滚出上云市!”

  “别人去做肯定不行,但文哥你却不一样啊。”李吉嘿嘿一笑,“赶尸派只是想要个傀儡罢了,甭管是李天华,王天华,陈天华,都无所谓!甚至是叫金文,又有啥关系呢?”

  我深深地瞪他一眼:“你想让我去做赶尸派的狗?”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嘛。”李吉摊手,“您想驱逐赶尸派,可如今我们完全没有头绪,也根本就不知道赶尸派来上云市的主要目的是啥。那七十二具干尸幕后隐藏着啥,我们都一无所知。只有加入他们,才能有接触那些秘密的资格,不是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