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三百九十一章 诡事局

第三百九十一章 诡事局

推荐阅读: 天命福女大事纪大魔王你今天翻车了吗神秘军少,撩上瘾!她超软超可爱疼你入骨指棺为妻沈清澜贺景承万古天帝聂天最佳女婿林羽江颜你是我的难得情深

    三日后,我对外宣布,自己已经在旧城区拆迁区域旁的城乡结合部,租下了两个连着的铺子。

  一个就是我们诡绣一脉的标准配置——纹身小店,但我是新手,根本没法子真的替人做纹身,所以我干脆就在门口的招牌上清晰地注明了我的报价:10000块钱每小时的薪酬。

  因为反正我也不是真的替人做纹身,而对诡绣而言,这个价码已经是良心到不能再良心,实惠到不能再实惠了。

  另一个铺子,则是给李半仙用的,他亲笔撰写仨大字——诡事局,然后篆刻,鎏金,雕琢,最终制成匾额,悬挂在门口的店面上方,清晰且显眼,方便八方来客瞧见。

  我们老哥俩,一个是“力挽狂澜纹身店”;一个是“诡事局”。

  在这条略微有些荒僻的长街上就显得特别扎眼,一般人根本就看不太懂。

  “我靠,文哥,你这……”李吉翻翻白眼,对我起的店名大肆吐槽,“纹身嘛,对社会来说,的确不太主流,所以往往名字非常注重逼格。如果你想庸俗点,那就叫金氏纹身店,小金纹身店,或者干脆金文纹身店都行,想多招揽点客人来练手的话,那就弄个英文名,洋气些,效果还是蛮显著的。力挽狂澜纹身店……这是啥啊?你找遍全国,都没有一家类似的纹身店。”

  我淡淡笑笑:“我们本就不是普通纹身店,诡绣,活死人肉白骨,修习到巅峰时堪称无所不能。绝症势如破竹,必死之人也能从冥府救回,卧床多年的痼疾一扫而空,这正是力挽狂澜的意思!”

  力挽狂澜,重点在一个挽字,那正是我的名字,一语双关。而其中的涵义和决心,我自然不能跟李吉明说。我也正是要靠着在上云市的根基,力挽狂澜,将桃花村的事情彻底解决。

  十年磨一剑,我已在上云市蹉跎两年,而且仍可忍耐和等待,磨砺自己。

  待我也终于崛起为我父亲那样强悍的人物时,便是我王者归来,率领着我的嫡系人马将那鬼地方彻底踏碎之时!

  “好吧。”李吉见我觉得名字挺好,只能悻悻地阖上嘴巴,但紧接着又目光灼灼地看着“诡事局”的招牌,眼神闪烁,似乎意识到了些什么。

  “咋了?”诡事局中,李半仙健步如飞地提着一沓“冥国银行”的十万亿冥钞出来,纳闷地瞥了一眼李吉,慈祥和蔼的脸上露出一抹浅笑,“李吉你瞧着我的招牌怔怔出神干嘛?被我的书法给震住了?”

  李吉木讷地点点脑袋,本能地答复:“是啊,你的草书真是狂野,那些字,好像要戳破天刺裂地一样,就像三个猛士。不得不说,你的书法跟你平常儒雅翩翩的模样截然相反。”

  “越是温和善良的人皮下,就隐藏着越是疯狂野性的魂魄。”李半仙哈哈一笑,分享给他一支烟,又亲自替他点燃,显然对李吉的话很受用。

  “只是……”李吉深深地看向我俩,“诡事局三字,是你们商量好久才定下来的。当时我就有些疑惑,诡事局,风水局,简直就是针锋相对的。金文老大,李半仙,你们是否有独立门户,从风水局中分裂出去的想法?”

  我不禁一怔,愣了半晌。

  李半仙洒脱地大笑:“李吉,没想到你小子平常装疯卖傻,阿谀奉承,到了关键时候,倒也能看清一些东西。”

  “没错!”他目光炯炯地指着匾额,森森地说,“我们当然得自立门户!风水局日暮西山,而我们将是最正统的继承者。而且,风水局对一系列灵异事件都不闻不问,可我们却截然不同。我们是诡事局,专管阴阳道上的诡异怪事,替上云市的老百姓排忧解难,帮阴阳道上的老友们解决麻烦。我们已然一炮打响,接下来只需好好巩固,就能扩大影响,让金文威望暴涨。”

  “趁着他们一窝蜂地寻找干尸的功夫,正是千载难逢的崛起良机啊!错过这村,可就再没这店了。”李半仙喟叹。

  我点点脑袋,李半仙的话,也正是我深思熟虑许久后的决策。

  干尸的奖励,对我而言,已经没多大的意义,反倒是烫手的山芋,因为我太弱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别人说不准会洗劫甚至弄死我。

  诡事局,它才是我真真正正的起点!

  然后,我与李半仙各自在门口张贴两副信手涂鸦的对联。

  我的“力挽狂澜纹身店”张贴的是:“非必死之人勿入,活人止步;非绝症之疾勿找,我很忙哒”。谈不上平仄押韵,不够对仗工整,甚至都没脸说是对联,但那也无所谓了,我们纹身店本身就非主流,我没用火星文瞎写一通,就已经够意思了。

  李半仙却给“诡事局”配了一副好对联:“阴阳诡事皆通晓,魑魅魍魉皆可杀。”

  金虎捎来两挂鞭炮,噼噼啪啪点燃,这就宣告我们的店铺正式开业大吉了。

  但路人稀稀疏疏的,基本上没啥人关注,哪怕我们的招牌和对联都很怪。

  这儿毕竟是上云市,阴阳道上的人众多,很多人就算是对魔神鬼怪一无所知,但家里往往有些沾亲带故的人从事这一行,所以多都一知半解,因此也并不觉得有啥稀奇。

  何况,我们的门面挺寒酸的,地段更是偏僻,稍微有点脑子的人想一想,就会觉得我们没啥大本事。因为真正厉害的人,肯定早就在市中心扎根了,何必跑到穷乡僻壤来呢?

  冷淡的生意,一直持续到晚上,我即将打烊的时候。

  “哟呵,哥们,新店开张啊,有啥优惠没?”我的第一名顾客,是隔壁店铺的老板,一个瞧上去大概四十来岁,精神萎靡,眼眶凹陷,印堂隐隐发黑的人。

  他晃晃悠悠地提着一瓶啤酒,嘴里喷着酒气,扶墙走过来,然后打了个酒嗝,顿时就有股子酒臭扑面而来,熏得我脑胀。

  “我是隔壁那家书店的,往后咱们就是邻居啦,多多关照。”这人挺热情的,但愁眉不展,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讶异地扫了他一眼,惊奇地问:“大哥,你多少岁啊?”

  看他的皮肤和骨架,貌似挺年轻的,但发际线很高,精神也是十分的差劲,说是五六十岁恐怕都有人会相信。

  “唉……一言难尽呐,我才三十一。”书店老板苦笑,说完没控制住,一下子呕在我店门口的台阶上。

  李吉登时暴跳如雷,很是恼火。

  新店开张都得图个吉利,起码干干净净的,别妨碍开门做生意,这家伙倒好,跑来净给我们添堵呢!

  “抱歉,抱歉,抱歉!”从隔壁书店中,立刻跑出来一个瞧着很是清秀的女人,满脸诚恳地冲我们鞠躬道歉,然后拿抹布将他所有的呕吐物擦拭得干干净净。

  我们也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撸胳膊挽袖子,帮忙一起。

  “嫂子好啊。”李吉瞧着她麻利搀扶起书店老板,要将他拖回去的样子,很是贤良淑德,不禁叹了口气,“大哥喝醉以后爱耍酒疯啊,您以后可得让他悠着点,别再逞能了。”

  女人苦笑:“他啊,这些年隔三差五的,总这样搞,我也算是习惯了。”

  说罢,她用力一拽,揪着书店老板耳朵骂:“别在左邻右舍面前丢人啦,快,跟我回去,好好睡一觉,然后就没事了。”

  “我特么真是日了狗了!”书店老板却是赖在地上不肯动弹,反而拽住我的袖子,脸上淌着泪问我,“兄弟,我瞧你的招牌,好像挺有能耐的。你们能对付……鬼吗?”

  我怔了怔,没想到第一桩生意如此之快地就找上门了。

  “你是……”

  “我就是必死之人啊!”书店老板苦着脸,几乎就要跪地上冲我磕头了,他拿右手食指戳着自己的脑门,“你看看我,还算个活人吗?我感觉自己心力憔悴,真的撑不住了啊。”

  “别说三道四了,回家。”女人又掐了他腰间软肉一下,白了他一眼,涩然苦笑,“可能是今年物价上涨,经济不太景气,导致他有些苦闷,所以话难免就多起来了,你们别太当一回事儿。”

  “少啰嗦!”书店老板一把将女人推搡开,她险些摔个趔趄,登时恼怒地抿唇,不再理他了。

  我们都瞧着觉得书店老板太过分了。

  他老婆待他真是没得说,贤妻良母呐,而且姿色也还算风韵犹存,这家伙却是一点都不珍惜,就不怕戴绿帽子?

  “哼,应该是七年之痒了吧,他腻歪我了。”女人泫然欲滴地抹泪,呆在一旁等候。

  “求求你们,一定得帮我的忙,救我的命!”书店老板咬牙,被夜风一吹,似乎醒酒了,就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那样,狠狠用力拽住我的袖子,就像是哀求一样。

  我心里起了怜悯之心,索性耸耸肩膀,授意他说话。

  “我被……脏东西给缠身了,好多年了,一直都被盯上,根本就逃不掉挣不脱跑不了!”书店老板呜呜哭着,瞳孔溃散,眼中流露出极度恐惧的神色。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