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三百九十二章 狗

第三百九十二章 狗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缠身?”我蹙了蹙眉,疑惑地问他相关细节,“具体怎么说?它怎样缠你的?”

  “它……会糟蹋我!”书店老板悲愤地双手捂脸,露出羞辱的神色,无比郁闷,将难言之隐说出口。看来他也是借着酒劲才敢来说,否则的话,平常绝对不会将这种秘密随口说出的。

  李吉一怔,李半仙也是一呆,他俩眼神都有些古怪。

  我摸摸鼻子,问道:“它?是一只艳鬼吗?”

  “不。”书店老板嚎啕大哭起来,在地上一个劲儿地翻滚,半点人样子都没有,似乎的确是被戳中了伤心处,所以特别的难过,“它是一条狗!一条母狗。”

  “噗哈哈。”李吉没忍住,居然是笑出声来,惹来书店老板哀怨的眼神。

  我赶紧狠瞪李吉一眼,提醒他留神,别说瞎话。

  人家好不容易才借酒劲说出心中的忌讳,李吉这么胡搞的话,很容易让书店老板讳疾忌医,最终酿成大患。

  “我错了。”李吉赶紧认错,耸耸肩膀,脸上闪过一丝阴鸷,“我就是万万没想到,我被一个男人糟蹋,你被一条狗糟蹋,咱们兄弟俩也算是半斤八两,难兄难弟,所以我心理落差一下子平衡了,所以才笑出声来。兄弟你别以为我在嘲笑你,实际上,最没有笑你资格的人就是我。”

  说着,他脑门上青筋暴起,双瞳中隐现阴厉。

  我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说啥好,只是授意书店老板接着说。

  “就是自从七年前,每到那个日子,就会有一条狗闯入我家,把我给……”书店老板的两颗眼球里闪着黯淡的光,脸也灰败下去,双手抱紧脑袋,羞愤交加,撕心裂肺地干嚎着。

  “嗨,别信他的胡话。”女人苦笑,“他可能是童年被狗咬多了,所以有些心理阴影,所以才经常做噩梦。”

  “嫂子您就没看出有啥异样吗?”李吉疑惑地瞧向她。

  女人无奈地一摊手:“他这些年始终有这个心病,每当到了那个日子,我们总会大宴宾客,请所有亲戚朋友来我们家帮忙助拳。然而,每一回基本上都是狼来了的故事的重复。久而久之,就没人再信他的鬼话了。”

  “那条狗一直都在暗中窥伺着我!”书店老板立刻反驳,徒劳无力地挥舞胳膊,咬牙切齿,“它懂得障眼法,能够制造一个假的傀儡,来模拟我的行动,跟亲戚朋友们相处,然后暗中将我掳走,狠狠地糟蹋我!它太厉害了,制造的那个傀儡谁都看不出任何破绽,我真是有口难言!”

  我们面面相觑,觉得书店老板的话未免太苍白了,而且是酒后胡言乱语,本来就很难当真。

  或许,真的属于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毛病。

  一条能够制造个假傀儡,而且惟妙惟肖,骗得所有至亲好友都团团转的狗?扯犊子蛋呢!

  “那……既然有一条狗缠身,原因呢?”我耐着性子问,“无缘无故的,它干嘛非得追着你不放呢?归根到底,一定有个起因,对不对?”

  “没错!”书店老板情绪激动起来,狠狠地对着空气挥拳,“它凭啥非得揪着我不放呢?当年的事,不止是我,是我们家几兄弟一块儿将狗剁碎吃肉的,它为啥独独追着我不放?”

  “说来听听。”李吉立刻很感兴趣地追问。

  书店老板喟叹,郁闷地道出一段往事:“当初,我爹在木屋底下收藏着一箱子钱,大概是七八万左右吧。那条狗喜欢到处刨坑,一不小心就恰好将箱子挖出来了,然后咬得稀巴烂。我爹十几年的储蓄化为乌有,哪能不上火?我们家的三兄弟,加上我爹,直接拿斧头就把它给解决了,当晚炖了狗肉泄恨。”

  “它那就是活该!罪有应得。”书店老板情绪激动地咆哮,“你们说,它为何偏偏盯上我?我爹健在呢,我的两兄弟也是好好活着,它为啥都不找他们,非得来缠着我,不肯撒手呢?”

  我挠挠脑袋,越发相信嫂子的判断,看来这家伙的确就是心病,否则的话,既然是群体作案,那么,那条狗倘若心存怨愤,也肯定会找他们全家复仇的,没有单独找一个人的道理。

  “呜呜,我可真是冤啊……”书店老板挥舞着胳膊,满心憋屈。

  女人无奈地对我们摇摇脑袋:“他的妄想症越来越重了,抱歉,我带他回去休息了。”

  说罢,女人直接搀着他的肩膀,将他带了回去。

  我瞧着女人很是大力地将他半扛半挟着,消失在夜色中。

  “嫂子力气可真大……”李吉嘟囔,话语却戛然止住,眼神直勾勾地往前瞧去。

  我也是如见鬼魅!

  在迷离夜幕下,我们全都呆呆愣愣地看着女人的屁股后面露出的那一截……毛茸茸的尾巴!

  她扭头望了我们一眼,眼球在幽暗中闪烁着犬科动物的那种慑人的绿莹莹光泽,我们如坠冰窖。

  许久,李吉艰难地吞了口口水:“嫂子说七年之痒,老板也说缠身是从七年前开始的。他俩的说法非常相符啊……嫂子她真的是一条……”

  李半仙眯缝双眼,淡淡一叹:“看来,书店老板的话,未必就全部都是真的。而且,这码子事吧,我们根本就不适合瞎掺和。清官难断家务事,那是人家自个的事情,跟咱们都不相干,所以你俩就别嘀嘀咕咕的了。”

  李吉一怔,“她明明就是罪魁祸首,正在祸害无辜的人呢,我们岂能袖手旁观?”

  “无辜?”李半仙冷冷一笑,“你听他一面之词,就觉得书店老板无辜?”

  我懂了李叔的意思,点点脑袋:“您是想说,那被狗咬碎的七八万块钱,另有猫腻?”

  “七八万块钱啊,你知道那是多少斤的纸币吗?”李半仙悠悠喟叹,“光凭一条狗,它就算再无聊,撕纸上瘾,但想破坏那么多钱,又得多久呢?所以说……”

  “书店老板很显然撒谎了。”我淡淡地接嘴,顺着李叔的话茬往下推理,“为何那条狗是被三兄弟加一个老人打死的,它却根本就不缠其他人,独独选中书店老板,原因很简单:那笔钱,他也有份!狗是冤枉的,或者说,起码有一部分是被冤枉的。而诬陷它的人,就是书店老板!所以它是来找他报复的,这些年也一直都在他身旁。”

  说到这儿,我不禁幽幽叹了口气:“唉,现在仔细琢磨琢磨书店老板的话,他说那条缠身他的狗,能够惟妙惟肖地模仿出他的模样,让他的亲朋好友都看不出任何异样,然后将他掳走糟蹋。除了他最亲密的老婆,谁能做到那份上呢?”

  李吉不禁打了个哆嗦:“这家伙根本就没料到,跟他朝夕相处的女人,就是那条狗。哎哟喂,一想到这茬,我就直打哆嗦,总觉得特别恐怖,让我起鸡皮疙瘩。”

  “她如果不肯主动暴露的话,我们多半都会以为书店老板是童年阴影,所以胡言乱语。”我眯眼谨慎地道,“你们说,她为啥特意回头瞅我们那一眼,而且露出尾巴?”

  “太嚣张了,那是示威!”李吉嘟囔。

  李半仙蹙眉:“我寻思着,应该是警告吧,让我们别瞎掺和。”

  我点点脑袋:“八成是这样。不过,我本来也没打算去掺一脚,毕竟人家好歹是七年的夫妻了,就算是冤孽,却也有些感情。何况,他俩的感情貌似也挺融洽的,书店老板也的的确确欠她一条命,就算真的被索了命去,又能怨谁呢?谁让他年轻时贪心作祟,嫁祸给一条狗,现在也该是他赎罪的时候。何况……关我们屁事?”

  别多管闲事,这是一条圆滑且睿智的为人处世的信条。

  那条母狗缠身,对书店老板而言,也不知道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最起码他解决了婚姻问题嘛,因祸得福。而且,她待他倒也不错,夫妻俩挺融洽的,那不就够了吗?

  “她特意瞥咱们一眼,意思显而易见,就是让咱们保持距离,别插足他们自家人的事情。鉴于此,我们就做一个普普通通的邻居就行了。”我淡淡地说,为书店老板默哀三秒钟。

  自作孽,总得有轮回和因果的,那也是没法子的事情,我们也没那个义务去铲除书店老板的老婆,毕竟她从来都没造孽,只是在收债罢了,而且人家待我们十分的温文尔雅,是个非常温柔的人。

  “才刚来,就碰上一个怪邻居,我觉得不是啥好兆头。”阳光很毒,李吉却不寒而栗,微微哆嗦了下。

  我们面面相觑,也都是感受到一丝寒意。

  上云市这个怪地方,这种诡事似乎很是寻常,今日发生的事情也只是小小的波澜,并未引起任何的悸动。

  我在这种市郊的城乡结合部隐居的事情,也是在阴阳道上不胫而走,先是惹起了一阵喧哗,但很快就重归死寂,无人问津。毕竟,在大部分人眼中,我只是个走了狗屎运捡到两具干尸的幸运儿罢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