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三百九十三章 内奸

第三百九十三章 内奸

推荐阅读: 前夫太爱我了怎么办三国之大汉皇权八零年代好时光乡村盲医一夜沉沦总裁轻轻爱悍匪从军极品全能透视小仙医厉少,请节制狼皇钢城十里青云路

    我们一整条长街上,多数都是些搞建筑五金材料的商店,然后是我的纹身店、诡事局,以及隔壁的书店,再加上对门的漫画租书店。

  一连两周,日子平淡无奇,偶尔有俩顾客登门,可很快就会被我的恐怖高价吓跑,临走时还要狠狠摔上门,骂骂咧咧嘟囔两句发泄,表达对我的不爽。而且,来纹身的人,十有八九都是不太安分的主儿,所以倒也能挺能折腾的,闹出不少糗事。

  与此同时,上云市城区可谓是风起云涌。

  何天霸与何天豹行动敏捷,而且,既然前两具干尸都是从魔神道余孽手中搞到的,那意味着他们也就有了突破的方向。

  所以,在这些日子,他们接二连三地攻破魔神道窝点,捣毁邪教联络处,果然也搞到了五具干尸。其中何天豹弄到四具,而何天霸仅有一具,那或许就是他们间悬殊的力量对比吧。

  至于李天华嘛……呵呵,他在上回御驾亲征完败后,在风水局中已然是一落千丈,基本就没啥人鸟他,手中可用之人日渐稀少,在干尸的竞争中毫无优势可言,彻底被边缘化了。

  甚至,赶尸派的于骏捷长老在两周内,再也未曾前去别墅拜访他。李天华重新崛起的雄心壮志,就宛如被戳破的尿泡一样,除了溅射当事人一身骚,根本就没有别的效果。

  “文哥,你听说了没?”李吉鬼鬼祟祟地凑过来,嘴里叼着一支烟,是他最喜欢的俄罗斯进口牌子,昂贵得很。每一回他舍得吸这种雪茄烟时,都意味着李吉的心情愉悦到极点。

  “咋了?”我眼皮子也懒得抬,随口一问。

  李吉咧嘴,无息狂笑:“李天华故态复萌了!”

  “哦?”

  “他又开始像条泰迪一样的生活,搞女人,喝烈酒,甚至是吸些从鬼市弄来的大麻烟。”李吉快意无比地诅咒,“但愿他很快吸毒过量,猝死在别墅中!我的仇就终于能够得报了!”

  我对这一条消息则是无动于衷的态度,并不太在乎。

  毕竟,李天华的事,跟我已经没啥瓜葛,甭管他是死掉还是活着,都只是一个笑话。

  仔细想想,那家伙也够可怜的,被搞得那样惨,却根本就不知道他阳痿的缘由是何天霸给他下了绝嗣散,只是一味以为是他纵欲过度所致,因为就连他自己都觉得他罪有应得,肯定是因为个人原因所致。活到这份上,基本上就已经无可挽回了。

  “我们得趁着李天华没死前,做做文章。”李吉压低嗓音,贼亮的小眼闪烁着,怂恿我搞事情,“以前您有所顾忌,不敢跟赶尸派争锋,可李天华命不久矣,我们再不出手的话,恐怕风水局的利益就全都旁落到何天霸跟何天豹手里了,咱们手里恐怕啥都落不下!”

  我皱了皱眉。不得不承认,李吉的话很对,倘若真的不管不顾,那我前期在李天华身上的投资都会打水漂。换做是谁,恐怕都不会乐意。

  可……

  “罢了,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我淡淡地瞥他一眼,“李天华的命现在是赶尸派的。就算他真的猝死,恐怕赶尸派也会立刻将他制成僵尸,继续让他做傀儡。咱们就别痴心妄想了,谁让我们跟他闹掰了呢?排资论辈,永远也轮不到咱们接掌风水局。”

  计划赶不上变化,何况,就算是撰写《易经》的人重生,恐怕也算不到赶尸派会突然袭来,企图掌控上云市风水局。所以,我的一己之力在波澜壮阔的大局中,根本就微不足道,除了随波逐流根本就没别的法子。

  说句难听的:我算个屁啊?凭啥去掺和风水局的宝座?以往我还有个狗腿子的身份,可现在我都自立门户了,再厚着脸皮去插一脚就有点无耻的嫌疑了。

  “咱们就真的撒手不管了?”李吉呆了呆,无聊地一屁股瘫在沙发上,“唉,那日子可真无聊啊。而且,整整两周的功夫,孙一帆居然也是半点动静都没有。咱们派出去的风水先生在紫色魅惑ktv门口巡逻,完全没看到他们有任何的骚动。孙一帆那小子,可真的能沉得住气,居然半点行动的意思都没有,他到底在干嘛呢?不会怂了吧?”

  “我记得他说,会先绑架一个ktv经理,完全模仿他的言行举止,再绘制一张他的人皮,然后再用画皮术彻底取而代之。最近上云市一团乱糟糟,何天霸麾下的人也是进进出出的,十分混乱,我想他的机会应该很多才对。”我皱了皱眉,也有点摸不太懂孙一帆的路子。

  照理说,他既然要有所行动,当然得趁此良机赶紧动手,越是一团乱麻的时候,越是适合浑水摸鱼。

  可孙一帆倒好,偏偏是纹丝不动,跟石佛一样,不知道心里在想啥。

  正在此时,金虎推门闯入,淡淡笑笑:“他已经有所行动了!”

  “嗯?”我跟李吉双双望去,全都倍感好奇。

  “他跟你的思路倒是很像。”金虎叼上一根烟,意味深长地看着我,“你们的起点一模一样,都是内保!”

  我呆了呆,万万没想到,孙一帆竟然也这样搞。他恐怕会撞到枪口上,因为我已经那样搞了,何天霸或多或少会有些免疫力,对内保们心存顾忌一些。到时候,他曝光身份的风险无疑会大增。

  所以,我不禁有些焦急:“你是如何发现的?他主动联络你了?赶紧提醒那小子别犯蠢啊!走我的旧路,很容易被戳穿的。”

  金虎苦笑:“他连你都没联络,哪会主动找我?我之所以发现这个情况,是因为紫色魅惑ktv的内保头子——郝仁,被发现抛尸在下水管道,经过法医鉴定,尸体已经整整腐烂了20天左右。然而,就在昨日,‘郝仁’依旧在ktv中出没,吊儿郎当地拴着警棍到处溜达,很多人都亲眼目击了。”

  李吉勃然色变:“孙一帆那小子,宰了原先的内保头子?他可真够心狠手辣的。”

  我翻翻白眼:“你把话听完整。孙一帆是两周前去紫色魅惑ktv卧底的,而郝仁死了20天,时间点上根本就不吻合。我想,多半是孙一帆发现了郝仁之死,然后借尸还魂,利用他的身份在紫色魅惑ktv出没。只是,尸体很倒霉地暴露了……这下子糟了!”

  我不禁替孙一帆忧心:“尸体被发现的第一时间,他有没有被逮住?这家伙时运不济啊,尸体也不好好藏起来。”

  “谁知道呢。”金虎撇嘴,“或许,他本来就对尸体无能为力。但是,他应该是没啥事情的,否则的话,何天霸哪能不联系咱们?他好歹是我们的人,何天霸肯定会乐意趁机要挟咱们,敲一笔竹杠的。”

  我摇摇脑袋,并不赞同:“何天霸对我的不爽积攒已久,他很可能会在暴怒下,直接将孙一帆虐杀分尸,根本就懒得跟咱们啰嗦。”

  “但他好歹会把尸体丢给咱们,炫耀一番,对吧?悄无声息地将孙一帆弄死,又有啥意义呢?”金虎反问。

  这话很是在理。

  我愣了半晌,琢磨了一会儿,也觉得很对。

  “孙一帆机警得很,说不准他瞅着不太对劲儿,立马就更换身份了。”李吉道,“他可是整整筹谋了两周左右呢,起码应该准备两套画皮,一套现用,一套备用吧?”

  金虎瞪他一眼:“你以为画皮是大白菜呢,随随便便就能准备两套?”

  “可孙一帆才是行家,咱们又都不了解画皮,你又咋知道他办不到?”李吉立刻拌嘴反驳。

  金虎哑口无言。

  像这种事情,争论起来简直毫无意义,因为我们都是画皮的门外汉。

  不过,很快就有一通电话,终结了所有的争论。

  因为来电显示的,赫然是孙一帆自个的手机号!

  “哥,我碰上大麻烦了,必须得找您搭把手。”一接通手机,那端就传来他嘶哑疲惫的嗓音,伴随着剧烈的咳嗽,显然状态非常的糟糕。

  “你先逃出来,我接应你!”我二话没说,立刻对着话筒吼,“你个臭小子,你活着比搞到那些关于何天霸的情报有用多了,赶紧乖乖听我的话!”

  “嘿嘿,文哥,您无法想象我这些日子的经历,更是绝对猜不到何天霸跟魔神道之间千丝万缕的关联。”孙一帆振奋精神,低低道,“他,就是那一尊邪神在上云市的地上代言人!”

  “什么?”我勃然色变。

  神的地上代言人?

  那何天霸在魔神道的地位,不就是基督教的耶稣,佛教的释迦牟尼?

  我靠,这一条消息简直是劲爆。

  然而正在我想继续追问时,却听到那端传来滋滋滋的怪音,令人毛骨悚然。那不禁令我心生警惕,因为那种噪音,正是有灵异磁场入侵,干扰手机信号的噪音。

  1分钟后。

  我听到一个强调怪异的熟悉嗓音:“啧啧,好久不见,金文。”

  居然是……余泽???!!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