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三百九十四章 弥天大谎

第三百九十四章 弥天大谎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人屠归来宁法花园

    余泽???

  我的脑袋中霎时只剩下一片空白,口干舌燥,感到一阵莫名的惊悚袭来。

  因为照理说,孙一帆那里出事情的话,只能是被何天霸捉到,可为何偏偏是余泽呢?那意味着很多本来只停留在猜想阶段的事情,正在逐步成为事实,甚至是……触目惊心!

  “余泽……”我森森地道,“你为何捏着他的手机?”

  “我早已知晓,在紫色魅惑ktv内部存在着奸细。”余泽的嗓音戏谑得仿佛在玩老鹰捉小鸡游戏,我们是孱弱的鸡仔,他是翱翔九重天阙俯瞰芸芸众生的鹰隼,充满着浓浓的优越感,“何天霸从很久之前就滋生了疑心,他聘请我来帮忙,所以近期我们一直都在暗中排查,寻觅所有职工的破绽。尤其是,自从你上回伪装成一个小小的内保,在他的老巢内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搅得不安生之后,何天霸对此极其忌惮,深以为戒。”

  “我们只是万万没想到,派来奸细的人,居然又是你!”余泽冷冷一哼,“看来你对霸爷十分的怀疑啊,三番五次地来他的地盘捣乱。这让他很是不满,所以你旗下的这个擅长画皮之术的小弟弟,恐怕……”

  “不!”我本能地脱口而出。

  但话一冲出喉咙,我就后悔了。

  他奶奶的,我上当了,暴露出了我的软肋,以及对孙一帆的重视,那意味着余泽和何天霸能够肆无忌惮地敲诈我,让我陷入大大的被动。

  果然。

  余泽桀桀怪笑起来:“文哥,我的‘救命恩人’,看来我们捉到一个你视为左膀右臂的重要人物呢!”

  “你也不必恼羞成怒,觉得自己没控制住情绪,所以才被我看出破绽。实际上,像这小子这样机灵,又有诡术神通的主儿,搁在任何势力中,都绝对是独当一面的精英!所以何天霸才没直接让种鬼把他撕成碎片,而是想找法子,给他洗脑,让他从此转投自己麾下。”余泽并不避讳地直接将他们的企图和盘托出。

  看来,余泽很是有恃无恐,认定我根本没法子将孙一帆救回去。

  “说条件吧。”我冷冰冰地回答,他的话极有道理,像孙一帆那样杰出的人才,一旦曝光,绝对炙手可热,所以我根本也就没法子隐瞒,只能忍痛吃亏了。所以我已经是准备将脑袋伸出去挨宰了。

  “我们的条件相当厚道。”何天霸阴鸷的嗓音冷不丁地插嘴,“金文,你现在搞了个诡事局,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你自立门户了,所以,你只需答应我们两个与之相关的条件,我就能释放孙一帆。”

  “说!我在听。”我心里咯噔一下子,知道何天霸来者不善。

  “第一,你必须在公众场所宣布,退出风水局!承认自己已经独立门户,从此专心致志地搞诡事局!”

  “第二,从今往后,你得服用一只撒谎蛊,保证再也不能透漏任何与我有关的情报。”

  “很简单的条件,对不对?”何天霸阴瘆瘆地反问。

  我不禁眯缝双眼,陷入沉思中,何天霸的条件做起来的确容易,然而其中的陷阱却也同样明显。那意味着彻底将我彻底跟风水局切割,将来再也没有资格掺和风水局之主的争夺,也会被风水局中的那批元老们视为外人。

  也就是说,何天霸可能察觉到了我的威胁,所以想将我踢出局!

  一旦出局,我就只能靠一己之力打拼,丧失转圜余地,十分的被动。

  我现在尽管搞了诡事局,隐隐有独立的迹象,但仍旧是在圈子内,就相当于在旧体制内革新,而我倘若宣布离开风水局,那就不是革新,而是革命!一字之差,天壤之别,曾经欣赏我的人恐怕会立刻跟我翻脸,甚至成为仇敌。

  至于第二条嘛……

  “关于第二条,呵呵。”我决心反击,抢回主动权,所以意味深长地一笑,“你们处心积虑地想堵死我的嘴巴,想必是发现我接触到了一些真相,或者说,是孙一帆那小子接触到了你们的核心机密,对不对?”

  他俩沉默。

  “你们捉住孙一帆时,他已经跟我说了不少东西了。而且,也印证了我的一些长期以来的猜测。”我淡淡地追问,趁热打铁,“何天霸,你果然跟魔神道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说句难听的,你已是魔神道的走狗!”

  “胡说八道!”何天霸立刻义正言辞地反驳,冷冷一哼,“那个毛头小子说的话,岂能当真?他所看到的东西,都是我故意展示给他看的,都是假情报!”

  “何况,”余泽嗤笑着插嘴,“等你们宣布从风水局独立出去,成立诡事局时,你们所说的话,都会被视为故意造谣诋毁风水局高层的敌对行为,根本就没人会信。”

  闻言,我微微色变。

  原来他们打的是这个小九九!他们不太会相信我会守口如瓶,所以他们要将我推到一个无论说任何话都会被人曲解和敌视的位置,那样的话,我的话将丧失所有可信度,再也无人相信。

  “有点意思了。”我点点脑袋,嘴角噙着一抹冷笑,“你们的算盘打得不错。但是真相我们都心知肚明!孙一帆那小子固然可能受骗,但我觉得在如此重要的情报上,他犯蠢的概率不大。何况,仔细想想就能懂得其中的一些猫腻:余泽你跟那七十二具干尸有极大的联系;而发现的干尸,几乎都跟魔神道有瓜葛,尤其是我发现的那两具;何天霸又早就跟你搅和在一块儿。这三条信息稍微一分析,某些真相几乎就呼之欲出了!”

  尽管说,我们是在用电话联系,但我从他们骤然变粗的喘息中,仿佛能亲眼看到他们扭曲变色的脸。

  “你在说些啥?”半晌,何天霸依旧企图狡辩,“那些干尸固然是跟魔神道有联系,但我们已经将他们的大部分窝点都拔掉了,可依旧只找到几具干尸罢了,那意味着魔神道得到的干尸数量也十分有限,只是被我们重点针对罢了。而且,期间也有一些其余干尸的线索,都是来自跟魔神道毫无瓜葛的小势力和灵异事件。而且,我是近期才联络到了余泽先生,我们认识得很晚!”

  “你们骗鬼呢?”

  我嗤之以鼻:“以前我伪装成内保阿文,在紫色魅惑ktv内做事时,何子涵何天一突然跟我翻脸,宣称他们已经搞到了何天豹僵尸的全部情报。而那个提供情报的人,除了余泽,我根本就想不到别人!毕竟,你假装被俘,在活尸地狱呆了很久,所以才能详细地了解何天豹的炼尸过程,知悉他所有僵尸的弱点。除了你,根本就不会有更权威的人。”

  余泽无言以对,沉默一阵子才森森地道:“好吧,算你聪明,这一点我倒是并不否认。但我当初是匿名跟何天霸联络的,为的也只是打击何天豹罢了,谈不上早就勾搭成奸。何况,你为何那样笃定地认为七十二具干尸与我有关?”

  “当然是于骏捷长老告诉我的,聂锋先生!”我一口道破他在赶尸派卧底时的假名,抢占先机,打乱他所有的谎言。

  “他竟然将这种事都告诉你了……”余泽显然极其震惊,万万没想到我能够博取于骏捷的信赖,“呵……那又如何?我的确曾经在赶尸派卧底一阵子,并且得知了至关紧要的秘密,但是,凭我一己之力想将整整七十二具干尸从他们最隐秘的藏尸洞盗走,那根本就是痴心妄想!你不会真的觉得我有那本事吧?莫非你以为于骏捷对你说的都是真话?”

  “哦?说来听听。”

  “那七十二具干尸之所以被投入上云市,为的是啥,你还想不通吗?”余泽嗤之以鼻,鄙视地冷笑,“它们就只是一个让赶尸派合理闯入你们上云市的借口罢了!是一个让他们合情合理吞噬风水局的幌子,仅此而已。你还没有看出来,这些日子以来,赶尸派对上云市的控制力度有多恐怖吗?大大小小的势力,几乎全在被赶尸派驱赶着为他们效力,成为了他们的奴隶!久而久之,做狗做惯了的人,就直不起腰杆来了,懂吗?”

  我幽幽一叹,那也正是我特意躲避到城乡结合部,偏安一隅,搞了家纹身店避开漩涡的原因。

  “至于为何前两具干尸是被你从魔神道那里弄到的,原因也是显而易见,不是吗?”他反客为主地反问,语气咄咄逼人。

  “嗯?”我呆了呆。

  “呵……赶尸派的惯用伎俩罢了,扯一个弥天大谎,抛一个惊世诱饵,然后看天下人为它癫狂,为它厮杀,彼此内讧死斗,直到虚弱不堪时,再出兵剿灭幸存者,这种手段我真的早就见惯了。”余泽唏嘘地喟叹,“上云市的人,还以为那七十二具干尸是香饽饽,被利欲熏心,却哪里知道那是赶尸派最致命的陷阱!”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