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三百九十五章 三个月

第三百九十五章 三个月

推荐阅读: 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热搜预定我就是能进球林羽江颜妖孽仙皇在都市召唤梦魇权欲场画怖女主她撩得飞起[穿书]霸天武魂

    我不禁勃然色变,意识到余泽所说的十有八九属实。

  扯一个弥天大谎,看利欲熏心的人自相残杀,如此简单的伎俩,如此恐怖的阳谋,却是无解的死局!

  哪怕有人站出来戳破真相,也是毫无意义,因为赶尸派是不会承认的,而绝大部分人都会为奖励而癫狂,根本就没有空闲去思索其他的。何况,我们本来就没啥决定性的证据,甚至,哪怕就算是将证据放出来,人们依旧会陷入利益漩涡中无法自拔。

  一条赤裸裸的阳谋,注定会令上云市被赶尸派所操纵。

  “现在,你知道我们面对着怎样的敌人了吗?”余泽淡淡嗤笑,“正是因为你们仨是利益同盟的缘故,我才极力劝阻霸爷别对你下狠手,保持克制。因为削弱了你的话,李天华笑了,赶尸派也笑了,对我们来说则是有弊无利。”

  “这是我对你的最后一次克制,也是警告!”何天霸接过话茬,森森冷笑道,“你胆敢再派人来窥视我们的秘密,就甭怪我翻脸无情了!金文,你的来历很神秘,但我看得出来,你有志夺取风水局的宝座。你的狼子野心也算是昭然若揭了,呵呵。我的两个条件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让你别惦记风水局了,老老实实白手起家得了。如果你将来真的能够靠一己之力做出一番事业,我心服口服,甘拜下风,但你若想走捷径,抢我们这些正统继承人的风水局,那我奉劝你一句,别瞎惦记了,懂?”

  我咬紧牙关,心中狂怒地咆哮。

  去你妈的正统继承人!

  那是我爹历尽艰辛才一手创立的风水局啊,我身为他的独生子,居然被人这样说,真是操蛋到家了。

  但我必须隐忍,所以我冷冰冰地一笑:“ok,只要孙一帆的小命没事,别的都无所谓。你们也太高估风水局的重要性了,凭我的本事,只要嫡系人马能够安然无恙,保持好当前的班底,将来早晚能够崛起!哪怕从一个无名的小势力做起,我们也能成长为巨头。”

  “哈哈,有梦想就好,我支持你。”何天霸带着一丝揶揄和讥讽,显然并不信我的话。

  当然,实际上我也清楚我那些话很假很空,很是愚蠢。

  年轻时,我们总是很有冲劲,以为凭双手就能闯出一番大事业,缔造一个传奇,成就一个豪门。然而,最终能做到我爹那种程度的成功者万中无一。资质平庸的我们,所努力的极限,往往只是一些小成就罢了,跟年轻时的壮志雄心比,根本就不值一提。

  就像我现在,在上云市蹉跎了两年,手中的势力跟何天霸何天豹多年的积累比,简直是宛如笑话。

  我旗下的那批风水先生们,对我很是缺乏信赖,忠诚度也很是薄弱,如果我失败一次,他们就会对我信心动摇,甚至是弃我而去。

  我仍在起步阶段,船很小,根本经受不起风浪。

  何天霸的条件,无异是一场狂风暴雨,倘若我稍有不慎,就可能倾覆,彻底输个精光,变得一无所有。

  “行了,别说风凉话了。”我冷哼一声,“赶紧释放他,我希望傍晚时能看到他回来吃饭。至于我承诺你的事情,我自然会履行。”

  余泽撇嘴:“万一我们释放他之后,你耍赖撒泼,不肯乖乖照做呢?”

  “没必要,你现在就可以来紫色魅惑ktv,将那小子带走。”何天霸淡淡道,“金文的信誉,还是有保障的,我信他。我虽然瞧他不爽,但却也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的确是有些门道的。否则的话,我也不会彻底断了你小子跟风水局的联系,绝了你的念想。因为我真的觉得,倘若真的有人能从我们何家两兄弟的手里撬墙角,把风水局给抢走,鸠占鹊巢的话,那就一定是你!”

  我只能苦笑:“谢谢你对我的评价啊。”

  只怪我在盛怒下,做事有些高调,而且特意针对何天霸,太早曝光了一些底牌。

  终归是少年意气,按捺不住脾性,所以才导致这种情况啊,倘若我能够再忍一忍,将脑袋缩回壳里做只老鳖,想必现在也能顺风顺水地继续待在李天华身旁,继续当初的计划。

  唉,我将何子涵废掉,的确是气顺了,心爽了,可惜却被何天霸特别针对,只能说是因果循环,报应啊。

  罢了,多想无益。

  “哼,你啥时候履行承诺?”余泽显然对何天霸的态度很不爽,但他俩貌似也不是特别融洽,所以余泽卖了何天霸一个面子,干脆同意了。

  我叹了口气:“给我点时间准备,就明天吧。我如果拒不履行承诺,口碑也就臭了,名声会彻底完蛋,到时候反倒是不如老老实实照做,所以你根本就不必怀疑。”

  果然。 37分钟后。

  我,金虎,李吉,李半仙,四人一块儿来到紫色魅惑ktv,就见到何天霸正大马金刀地坐在那里等我,何天一那小混蛋则是满脸怪笑,一副得意洋洋的嘴脸,显然是来看我笑话的。

  孙一帆躺在沙发上,双眼空洞无神,仍未恢复理智。

  我立马快步来到他身旁,狠狠地抽他一记掴脸。

  啪!照理说,被大力把脸抽到肿的人,哪怕昏迷得再深,也该醒了,可他一样浑浑噩噩,半点复苏的痕迹也没有。这可不是我想见到的情况,我妥协了两个条件所换回的,绝不能是个沦为植物人的孙一帆!

  “霸爷?”我冷冷地瞥向对方。

  何天霸没说话,何天一倒是咧开嘴,冷嘲热讽道:“文哥,你眼前的这个植物人,跟我的表哥何子涵比,已经是好多了不是吗?何子涵他时时刻刻清醒着,感受着自己沦为废人的痛苦,承受种鬼啃噬血肉的滋味,而这个叫孙一帆的小子,却很幸福地处于昏迷状态,这难道不是件好事吗?”

  “好个屁!”金虎火爆脾气地怒吼一句,“既然是一场交易,你们就得将孙一帆完完整整地还给我们,别整这种幺蛾子。你们如果只肯还一个废人回来,那就别指望我们履行诺言。”

  “余泽呢?”我眯缝双眼,四下里扫视,却没找到那个杂碎。

  何天霸淡淡笑笑:“他的身份很敏感,哪能随便露面?”

  我懂他的意思,余泽一旦曝光,赶尸派必然衔尾追杀而至,到时候紫色魅惑ktv恐怕会被掀个底朝天。

  所以,我立刻压低嗓音威胁:“余泽就是聂锋的事情,你也应该已经清楚了。倘若你不想惹麻烦的话,就还给我一个完完整整的孙一帆!否则,我是绝对不会遵从咱们之间的协议的。”

  “我也没说会让他变成白痴啊。”何天霸咧嘴狞笑,“只是,他的确知晓了我们一些东西,所以我会动一点小小的手脚。”

  话音刚落,就见在孙一帆的右耳中忽然钻出一个迷你的,缩小版的铁青色小孩子的脑袋,他的双眼是那种恐怖的惨白,冷冰冰地凝视着我们。

  然后,又哧溜地钻回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李半仙勃然色变:“鬼寄生!”

  “李先生果然见多识广。”何天霸哈哈一笑,显然对他的手段极其得意,“那您也该清楚,鬼寄生是有时间限制的,而我给他的期限是三个月。”

  我尽管不太懂鬼寄生究竟是啥,但却也搞懂了何天霸的意思,忍不住怒气冲冲地质问:“你是想让他躺在床上,像个死人一样,一直呆满整整三个月?到时候恐怕黄花菜都凉了。”

  何天霸耸耸肩膀,一副吃定我的神情:“在此期间,你尽管可以尝试着驱逐鬼寄生的怪物,我绝不介意。如果你能办到的话,那他就能恢复原样,所以勿要怪我,真要怨的话,就怪自己没本事驱逐鬼寄生就行了。”

  李半仙脸色阴冷,但却对我摇摇脑袋,丢出一个让我同意的表情。

  我怔了怔,凝神静思一阵子,却也意识到何天霸已占尽上风,所以他恐怕绝不会妥协的。

  何况,何天霸虽然说得冠冕堂皇,可他心里却未必就真的信赖我会履行承诺,正因如此,他才搞出这种猫腻,特意用鬼寄生将孙一帆拴在掌心。如果我胆敢将他与余泽的秘密泄露,那他恐怕就会催动寄生在孙一帆身上的鬼婴,将他杀死!

  “行,我同意了。”意识到何天霸所占据的优势,我只能咬牙,同意了他的无理要求,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拒绝的余地。

  何天霸的确顾忌我泄露他与余泽勾搭的事情,然而,孙一帆昏迷着,我并没有决定性证据,只是一厢情愿的猜测罢了,虽然,我已经从余泽和何天霸的表现中得到了证实,但那终归是远远不够的。

  赶尸派未必会采信我的说辞,何况,何天霸在本地有权有势,在证据不够确凿的情况下,赶尸派也不能随随便便动他。

  话又说回来,终归只有三个月罢了。

  不得不说,这个期限选得很是微妙。恰好是一个分水岭,如果我们没法在此期间内将赶尸派撵走,他们就会彻底霸占上云市,将我们边缘化。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