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三百九十六章 愚蠢的抉择

第三百九十六章 愚蠢的抉择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倘若,我们能够在三个月内解决掉赶尸派的麻烦,何天霸何天豹就能一脚将李天华踹下赶尸派之主的宝座,因为赶尸派滚蛋的话,他们的忠犬自然也就没资格再当家做主。

  到时候,我退出了风水局,没资格参与竞争,自然是只剩下何天霸与何天豹两兄弟争。

  我不禁深深地瞥向何天霸,心中惊疑不定,忍不住脱口而出:“你就那样有自信吗?到时候,只剩下你跟何天豹,而在我眼中,恐怕他比你强悍得多。你就有十成的把握可以赢他?你别忘了,当初你曾经与我缔盟,为的就是一起来对付何天豹。现在,你居然要将我一脚踢出局,真是古怪……”

  “有啥怪的?”何天一冷笑连连,“我们已经不再需要你了。”

  不再需要?

  这句话透露出很多信息,足以令人遐想不已。

  既然是不再需要,那意味着以前的确是需要,也就是说在一个月前的时间内,何天霸仍然很孱弱,但就是在近期的时间内,他们却实力暴涨,足以傲视何天豹。或者说,他们有把握重创何天豹,将他削弱,此消彼长之下,也能够拉开实力差距。

  总而言之,在何天霸手中必然握着一张极具威力的底牌,令他自信爆棚。

  我觉得,十有八九便是魔神道在撑腰,而其中的秘密,恐怕得等到三月后,才能从孙一帆口中得知。

  所以,我冷冷地瞪了何天一一眼,又瞥向何天霸,淡淡地问:“你如何保证,三个月后鬼寄生一定会结束?实不相瞒,我对鬼寄生一无所知,完全是门外汉,倘若你忽悠我的话,我也只能吃这个闷亏。”

  何天霸瞧向李半仙,略一斟酌,谨慎地道:“我记得,李半仙阁下精通道术与诡术,你该清楚,鬼寄生所有的那些鬼婴,多都是娘胎里夭折的怨婴孽种,它们的寿命本就有限。而我给你们用的,是一个孕妇与奸夫媾和怀胎七月后,男方在医院检验dna时,发现了自己戴绿帽喜当爹的悲剧结晶。所以,丈夫在盛怒下,直接一刀刺死婴孩,连带让孕妇大出血而死。你算算日子就知道,正常人怀胎十月,这个恰好七月,所以鬼婴的寿元仅剩下三个月。”

  原来如此。

  我瞧着李半仙,而他缓缓颔首,认可了何天霸的解释。

  “行,那我们撤了。”我恨恨地将孙一帆背起来,抬回轿车上,向何家人告辞。

  这一回合,算老子输了,但有朝一日,我必将卷土重来!

  这句话我只是在心里默默地说,没必要像流氓被虐后撂狠话那样说出口,否则,只会招惹来嘲笑和遭人轻视。

  一个成熟的男人,就该少夸夸其谈多做正儿八经的事。

  “不留下喝杯茶吗?或者,让我们好好款待你一次?”何天一捧腹大笑,无比得意地看向我。

  我头也不回,只是右手在后脑勺的位置向他竖起一根中指。

  每当你遭难时,这种落井下石的小人就总会像是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对你说三道四,指手画脚,而你或许只能陷入无能狂怒中。回击他们唯一有用的东西,便是用实实在在的成绩打肿他们的逼脸。

  我们一众人在奚落和嘲笑中,落魄地转身离开。

  为了孙一帆,我不得不妥协,陷入巨大的被动中。

  李吉驾车狂飙,一路引擎嘶吼,仿佛在宣泄压抑愤懑的情绪。

  回到我们的诡事局后,李吉才忽然扬起脑袋,一本正经地道:“文哥,我们或许该考虑放弃孙一帆的事情了。您也甭担心有啥恶劣影响,反正你们认识也根本就是一两日的功夫,他虽然说是要对您效忠,但那只是年轻人一时热血的冲动罢了,根本就谈不上忠诚。而且,他做事莽撞,死性不改,很容易惹来同样的麻烦。”

  “像孙一帆那样的人,不肯听劝,又爱搞砸正事,牵累咱们,哪怕他再有本事也没意义。我十分诚恳地劝您一句,别惦记他了,我们也绝对不能真的对外宣布退出风水局自立门户啊!您别忘了,真那样搞的话,您招募来的那批风水先生咋想?他们中有很大一部分,已经为风水局做事二三十年了啊!你脱离风水局的话,他们也必然得跟着你走,可现在,你的威望足够号召他们跟着你混吗?”李吉情绪激动地挥舞着胳膊质问。

  我也是沉默下来。

  他的话不无道理,很多时候,身份都是极为关键的一重保障,可以确保你加入某些圈子。如果我跟风水局决裂,闹得很不愉快,那些风水先生必然得站队,到时候他们会选我吗?唉……恐怕很难呐。

  我涩然苦笑,一边是昏迷而且没啥卵用的孙一帆,他第一回出击就搞砸了,也暴露出了稚嫩青涩蛮干莽撞的性格缺陷,从正常人的角度来看,孙一帆实在是令人很难信赖;一边是我经营许久的势力和身份,以及很可能会连锁崩坏的局势。

  似乎,任何头脑清晰,比较理智的人,都能够轻易做出正确的抉择。

  李半仙也是悠悠道:“李吉说的倒也没错。成大事者,有时候的确该懂得取舍。为一个不太相干的人,便舍弃掉大好局面,这种蠢事,智者不为。”

  金虎喟叹:“兄弟,别自毁长城啊,我们好不容易才经营到如今的场面,才做到这个份上,我们真的输不起。正如李吉所说,孙一帆对我们而言,只是个不太熟的家伙,甚至……就算说成是陌生人,也应该没问题。换做我是你的话,不可能因为他,就将唾手可得的大好局面弃掉啊。”

  我不禁沉默下来。

  我同样很清楚,他们说的一点错都没有,对我而言,只需稍微狠心一点,就能无视何天霸那些近乎敲诈勒索的条件,夺回主动权。

  然而……

  “不。”我眯缝双眼,看向孙一帆,叹了口气,“这个年轻的倒霉孩子,他父母都早就被魔神道给弄死了,孤苦伶仃,却一心替他俩报仇。他明明有着超强的诡术和能力,轻而易举就能获得幸福的生活,但却甘心情愿地跑到一家小店做厨子。他的心思,我是能懂的,因为我的父母也在很早时就弃我而去,我们是一样的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倒霉蛋。”

  众人怔住,没再说话。

  “所以。”我看向孙一帆那张僵硬茫然的脸,深深地道,“我们虽然认识得不太久,但我的本能告诉我,他是个值得信赖和投资的人。因为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将来也必然会对我涌泉相报的,他绝不是那种狼心狗肺的杂碎。这年头,物欲横流,人心不古,一个像孙一帆那样的人是很难得的。我要保住他的命,哪怕付出一些代价!”

  李半仙喟然长叹:“你要付出的恐怕不止是‘一些’,而是很多……罢了,你愿意就行,我也无话可说,倘若将来你后悔了,也千万别说出来,打碎牙往肚里咽就是。如果你搞砸了的话,恐怕将来我和金虎也可能弃你而去,因为你有些太任性了。”

  说罢,他就摇摇脑袋,颓然离去,一脸的失望。

  他这话说得有些重,我心里难受,但我也十分清楚,想当初我一无所有时,李半仙就肯全力以赴地辅佐我,他对我的情谊没得说,而且,他也将天一观的未来押宝在我身上。

  倘若我搞砸了的话,不止我跟他会倒霉,天一观也将遭殃。所以,他绝不可能任性地胡搞,因为会连累太多人。而我的抉择,的确有些太儿戏的嫌疑,难免令他觉得无法认同,甚至极度失望。

  “李叔的话,你别太放在心上。”金虎宽慰地拍拍我的肩膀,但却并未附和我,而是一本正经地肃然道,“每当你做出一个抉择时,你不只自己该想清楚,更是要顾忌我们这批追随你的老兄弟,以及我们的一大家子人。李叔或许对孙一帆太无情了点,但是,权衡利弊之后,我也觉得你强行去保孙一帆的行为,实在是有点难以理解。”

  我涩然苦笑,金虎是我最铁的弟兄了,却也同样诚心实意地反驳我,无法认同。

  “将来,孙一帆会成熟起来的,他会帮我挽回今时今日的损失。”我只能如此说。

  金虎淡淡看向我,“他如果继续莽撞,继续犯蠢,继续让你付出巨大的代价支付赎金呢?”

  “我想,”我沉默下来,半晌才道,“孙一帆他不会再让我面临这样为难的抉择。”

  众人散去,都对我的选择感到匪夷所思。

  而可以预见的是,我很快就会因为这个决策,而付出极其惨烈的代价。

  半晌,我怔怔出神地站在窗旁,也感到有些后悔,觉得或许放弃孙一帆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因为他本就没给我带来啥利益,而我也从来都不欠他任何东西。就算当初他免费提供给我一些情报,但那也是为了利用我的手来打击魔神道,是一场互惠双赢的交易罢了。

  当我转身回来,再看孙一帆时,他的脸上有两行猩红色的血泪在汩汩流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