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三百九十八章 叛出

第三百九十八章 叛出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权欲场天命福女大事纪暖春赵小磊温柔乡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炮灰的豪门生活[穿书]八零娇宠纪毒妃弃女野棠如炽

    “你是来找茬的?”李天华怒目瞪视着我,他麾下的一群狗腿子也是龇牙咧嘴,摩拳擦掌地靠上来,将我们团团围在正中间。

  他的手,更是本能地触碰着内衣口袋,若有若无地摩挲着一件令牌形状的凸起物,显然那正是他赖以横行霸道的阴兵令牌!我还从未直面李天华的最后底牌,心中忍不住蒸腾起一丝跃跃欲试的滋味。

  “是又如何?”李半仙唇角微翘,一扫往昔儒雅翩翩的风度,宛如痞子般猖狂大笑,伸出一指戳着李天华的脑门,神情中满是蔑视,“李天华,就凭你的那点三脚猫本事,我们如果要闹事,你拦得住吗?你也配对我们吆三喝四?”

  “你!”李天华怒极了,脸色极其难看,而且下不来台,除了瞪视我们,居然根本就没别的法子。

  我淡淡笑笑:“除非……你肯将阴兵令牌用在我们身上。但你也更该清楚,我们早已并非是往日任你揉圆搓扁的小瘪三,我们都有自己的手段和本事。你在对付我们之前,恐怕得三思一下,好好琢磨琢磨,万一连我们都收拾不了,暴露出你色厉内荏的虚弱本质,将来该如何在上云市立足!”

  “你在逼我!谁授意你来的?何天霸?何天豹?你竟敢背叛我,做他们的走狗!”李天华阴鸷着脸,神情森寒,宛如择人欲噬的凶鬼。

  “少往我们脑袋上扣屎盆子。”李半仙厌烦地撇嘴,冷哼道,“多行不义必自毙,你这些日子以来屡屡刁难我们老哥俩,难道我们就该束手就缚?我们当然也得瞅准时机,反咬你一口才行!”

  我深深地看向李天华,叹了口气:“风水局在你这种杂碎的带领下,恐怕……命不久矣。”

  众人哗然。

  我所说的这句话,人人心知肚明,很多人都在背地里戳着他的脊梁骨痛骂,说李天华是个神级败家子,凭一己之力摧毁了风水局数十年基业,但从来都没人敢明说,甚至是不敢捅破窗户纸,将这个事实摆在李天华面前。毕竟,他手里仍然攥着一群阴兵,倘若跟谁鱼死网破的话,依旧极有威胁。

  很多风水局高层眼神闪烁,面面相觑,根本就没有众口一词地反驳我,而是带着诡异眼神瞧向李天华,等待他的反应。

  “看来,你今儿个就是来砸场子的!”李天华将牙齿咬得咯咯响,再也不敢放任我信口雌黄地说下去,直接就将阴兵令牌掏出。

  他的右手瞬息变幻10个法咒,一念成阵,只见在阴兵令牌上赫然腾起一圈诡异白光,然后在李天华的身后,接二连三地出现了黑压压的一群阴兵。它们全部呈现出半透明的惨白颜色,浑身披着白纸扎成的铠甲,胯下骑乘着扎纸匠人精心裱糊的纸马,空洞的眼眶无神地扫视着我。

  它们静悄悄地矗立在李天华的身后,直至李天华抬起右臂,纸马即刻化为煞气凝聚的幽灵骨马,双眸中喷出绿油油的鬼火,纸甲也是成为威风凛凛的锈蚀铜甲,上面雕刻着无数的鬼脸,瞧着异常的可怖。尤其是当阴兵们的眼眶中点燃一抹鬼火,宛如瞳孔般诡异闪烁时,那些纸甲上的鬼脸也随之诡笑和尖啸,更是令人毛骨悚然。

  “我的阴兵依旧兵强马壮!有我在,谁敢说风水局会完蛋?!”李天华狂笑,阴兵们也是狂怒嘶吼,例会上一些胆子较小的家伙甚至是吓得腿肚子直哆嗦,可见风水局如今的孱弱,良莠不齐。

  我不禁唇角微翘,意味深长地瞥了眼腿软瘫坐在凳子上的吴庸,哈哈一笑。

  李天华的嚣张气势登时为之一窒。

  “以往风水局在巅峰的时候,一个小小的阴兵令牌算个屁!可现在,你李天华的班底,苗正根红的嫡系——吴庸,居然会被吓得尿裤子!”我揶揄地冷笑,“也就是说,除了你的那块阴兵令牌,风水局已经是没有精锐可用了!都已经落魄到了这个份上,你还敢嘴犟,跟我吹嘘你的狗屁阴兵?你可知道我这趟来的目的?”

  李天华一愣神,拧紧双眉:“你的来意,无非就是想让我丢脸对吧?你还想在众目睽睽下索要那只灵鬼,是不是?哼,你小子也算是很有心计的,知道当着众人面索要的话,我是不好意思赖掉的。但你也太低估我了,我好歹是风水局之主,一言九鼎,我们间打赌输掉的那一只灵鬼,我本就没打算耍赖。”

  说罢,李天华对吴庸努努嘴。

  后者立刻阴沉着脸回到别墅后面,取出一个陶罐。

  吴庸将陶罐在众目睽睽下摆在桌上,而它的盖子极为诡异地疯狂摇晃,瓶身也是不断地发出脆响,显然在里面有东西在左冲右撞,企图越狱。

  李天华冷哼:“这只养鬼罐年久失修,恐怕支撑不了几天了,你得尽早将灵鬼挪走。我已经履行承诺,会赠你一只灵鬼来履行赌约,但现在养鬼罐也昂贵得很,恕不奉送!”

  我翻翻白眼:“您可真吝啬啊。”

  “既然是肉包子打狗,我还会蠢到再附赠你一个菜包子吗?”李天华拐弯抹角地讥讽我。

  我将养鬼罐收下,塞入手包中,叹了口气,收敛所有嬉皮笑脸,凝重地看向李天华。

  风水局的那些高层们似乎也察觉到我的异样,全都屏息凝神,静静等待我张嘴。

  “我,是来向你告辞,正式退出风水局的。”我轻描淡写地冷冷道,顺便解释下原委,“正好你们在开风水局例会,人都基本来齐全了,所以我也就不一一通知了,说完就拉倒。”

  “啥?”李天华一怔,脸上先是流露出狂喜,然后是狂怒,最终是复杂的惊愕。

  他应该是万万想不到,我居然会跟风水局分道扬镳,尤其是在局势大好的情况下。

  而且,我公然跟风水局决裂,当着他的面,无疑是在狠狠地打他的脸!

  “你究竟啥意思?”按捺住情绪的李天华,冷冰冰地盯着我,想从我的眼中挖掘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我淡淡地瞟他一眼:“就字面意思,听不懂人话么?”

  李天华一窒,恼羞成怒,同时露出阴森狠毒的神情:“无缘无故地叛出风水局,必须得承受三刀六洞之刑!你小子是想找死吗?我虽然看你挺不爽,但你们诡绣一门,可是风水局的基石,我是绝不准许你们脱离的。”

  看来,当初我暗示了他身上的诡绣并不完美,仍然有毁坏的可能性,让他现在很是敏感,唯恐出岔子时找不到可用之人。

  我不禁戏谑地讥笑他:“听你话里的意思,似乎赶尸派给你提供的幡祭,不太好用啊?”

  以前李天华跟我翻脸时,主要还是因为于骏捷长老许诺,会从赶尸派中调遣一个懂得幡祭的人,替他彻底解决痼疾,疗养身体,所以对诡绣也就没啥需求了。

  只不过,现在看来,于骏捷的许诺未必就真的会履行,因为李天华是个扶不起的阿斗,换做我是于骏捷的话,恐怕也是懒得在他身上浪费太多资源。

  “那关你屁事?于骏捷的口碑和信誉好着呢,他所许诺的事情,一定会履行的。”李天华咬紧牙关,厉声咆哮,只是这一番话听着总觉得没啥力道,恐怕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呵呵。”我话锋一转,将话题绕回来,“所谓的三刀六洞之刑,是在对付那些叛出风水局的奸细时才那样搞,而我跟风水局,只是分道扬镳罢了,属于道不同不相为谋。”

  “说简单点,就是我觉得,在你的领导下,风水局将永远没有任何的希望!可偏偏,你甘心情愿地跪在赶尸派脚下摇尾巴,做一条忠犬,有他们力保你,所以一时半会儿你的风水局之主的位置又很稳固,恐怕真的能坐个十几年,这让我彻底对风水局绝望了。”我丝毫不给情面地说出这番话,而李天华的脸已经彻底变成黑锅底。

  “你,你,你……竟敢如此诋毁我!”李天华气得直哆嗦,阴兵们立刻蠢蠢欲动起来,但我的话名正言顺,也并未动手,所以他师出无名,也就只能憋着。

  “所以!”我提高八个音调,大嗓门道,“我当初之所以慕名加入风水局,是因为它是上云市的守夜人,捍卫着一方水土,扼制邪祟入侵,对抗魔神道余孽,是一个正义的组织!可现在呢?”

  我轻蔑地扫了一眼吴庸之流的人,喟然长叹:“充满了狼心狗肺的杂碎、尸位素餐的废物,以及只懂得敛财的垃圾!上云市周边灵异事件频繁爆发,我觉得十有八九是魔神道余孽在背后捣鬼,可你们却视若无睹,每天在报纸上看到死难者的讣告仍然无动于衷!”

  稍有些良心的人,此时此刻都不禁耷拉下脑袋,满脸都是对于自己明明有能力却选择袖手旁观的忏悔和内疚。

  当然,李天华那种人却绝不会在意别人的死活,脸上只挂着一个表情——关我屁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