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四百零六章 卜

第四百零六章 卜

推荐阅读: 隐婚蜜爱:老婆,不要跑她超软超可爱重生之拐上大佬生个娃疼你入骨神秘军少,撩上瘾!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万古天帝聂天虫族之他不是渣虫被我渣过的病娇都重生了冒牌大英雄

    我自从来了上云市以后,谨小慎微两年整,期间始终夹紧尾巴装孙子,所以避免了一连串的麻烦。

  然而,当我竖起诡事局的大旗,自立门户之后,终于是暴露出所有弊端,丧失了隐匿在暗处的优势,沦为众矢之的。

  仅仅是一个夜晚的功夫,甚至未满24小时,我就接二连三地得罪赶尸派、风水局、魔神道,不得不承认,姜还是老的辣,何天霸利用我对孙一帆的重视釜底抽薪,的确是只差一点就能让我死无葬身之地!

  现今的局势,对我而言陷入了极大的被动中,但却也有一桩优势,那就是我终于跳出了风水局的限制,能够随心所欲地大展拳脚。而且,经过这一系列的折腾,我的名字也算是彻底在上云市传扬开来了,搞得人尽皆知,这大概算是变相的出名了,只是令人唏嘘。

  起码在别人眼中,我已不再是无名小卒,而属于那种能够跟何天霸、何天豹、李天华这个档次的人平起平坐的存在了,这就算是一桩好处吧。

  想将诡事局做大,威望与名声就是我首先得考虑的重要事情,尤其是必须得趁早,因为风水局沦为赶尸派的附庸之后,可想而知,必然会有一批人心灰意冷出走,毕竟不是人人都乐意做狗的,到时候只要我的招牌够权威,就能招揽到一大批人投奔。那甚至是一个取代风水局的契机!

  我爹把风水局做大,可惜我身为儿子,却根本没法力挽狂澜,将风水局带回正确的道路,但我可以继承他的志向,将诡事局做起来,它会是风水局一脉相承的新势力。

  “关于魔神道,你们也无需高估他们。”李半仙正色道,“上回南山养老院被轻而易举剿灭,他们毫无还手之力,那一幕我们都亲眼目睹。而据我所知,那地方可谓是他们极其重要的据点,防御尚且如此的薄弱,可想而知他们的老巢也肯定很空虚,没啥特别精锐的人才。譬如说,刚刚那个鬼抬轿而来的祭魔人青瞳,她的本事在我这种老不死的看来,也就只是勉强合格罢了。”

  “你是想说,魔神道内部人才凋零,已经无人可用了?”金虎砸吧着嘴,叹了口气,“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对咱们来说,依旧是无法抗衡的啊。”

  “他们腾不出手来对付咱们的。”李半仙淡淡一笑,“别忘了,至今为止,上云市的所有阴阳道势力依旧在掘地三尺寻觅干尸的下落,找回来的不满十具。魔神道可是重点嫌疑对象,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呢。他们如果像南山养老院那样露出马脚的话,只会被群起围殴,毫不留情地歼灭掉!魔神道既然保不住南山养老院的秘密据点,也就根本不可能护住其他的据点。所以说,近期内,他们根本就不敢大张旗鼓地行动,最多是派出一小股精锐流窜作案。”

  “我们诡事局虽然家底薄,但魔神道如果不倾巢出动的话,我们根本就不怵!”李半仙傲然地捋了捋胡子,“金文,金虎,就凭那些风水先生加我们天一观的底蕴,就已经算是小有规模了,你们千万别以为我们弱得让人随手就能捏爆。”

  说的也是。

  李半仙的天一观好歹是上云市的老牌道观之一,重建之后,实力已经恢复到巅峰期的七成左右,实力不俗,现在他彻底站队到我这边,无疑是重磅助力。

  关于诡事局与魔神道的冲突,到此暂时中止,李半仙叔叔说得没错,他们就算再恼火,也根本腾不出手来教训我。魔神道泥菩萨过江,自顾尚且不暇,而我们在他们眼里只是个小势力,他们应该没必要跟我们搞得鱼死网破才是。毕竟,以往我们也没啥大的恩怨,最多是在解决幽灵巴士时跟祭魔人青瞳有些小情绪。

  我的日常工作重心,立刻倒向了鑫诚幼儿园鬼婴事件,既然从资料和历史记录中找不出关于那个神秘的小鬼的任何线索,我就决定直接去接触一下。

  金虎驱车,带着我很快就来到了这家坐落在豪华别墅区的高档幼儿园,出入此地的人都是西装革履,格外光鲜的社会上层人物,那些父母基本上都有显赫的身份。

  也就难怪,为何一只小小的鬼婴,而且并未制造任何的杀孽,半个无辜死者都没有,居然就变成了人人瞩目的焦点灵异事件。原来是因为它涉及到的人群都是在上云市很有影响力的大人物,他们的一举一动本就备受关注,甚至是活在聚光灯之下。

  金虎顿时觉得此事应该不难解决,举手之劳罢了。

  “未必,恐怕不像你想得那般容易。”我缓缓摇摇脑袋,提醒金虎,“既然鬼婴事件中,受到惊吓的全部都是些身价不菲的大人物,凭他们的关系网,应该已经找过一些驱魔人之流的家伙。以他们的财富,聘请来的人想必也会太弱,但既然自始至终都未曾解决,可见鬼婴也有些本事。”

  “也是。”金虎操纵着方向盘,猛踩油门,一路狂飙到鑫诚幼儿园所在的小区,然后减速,在周围巡视,看看能否撞见一些不寻常的情况。

  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我们果然啥也没瞧见,只是将四周的地形大致记忆了下来。

  “槐树好多啊。”我对这片名为“凤凰城别苑”的高档小区的第一印象,便十分的糟糕,尽管它的基础设施极其齐备,可见开发商必然投资很高,每年的物业费也极其高昂,但我却总觉得不太对劲。

  在棕榈树、白桦树、白杨树等中,总是会突兀地出现一些奇形怪状的槐树,令我觉得很怪。

  “槐树咋了?咱们国家的绿化树品种中,槐树也属于常见类型之一,根本就不值得大惊小怪。”金虎耸耸肩膀,并不觉得有啥稀奇。

  我点点脑袋,他的话听上去没毛病,然而我依旧觉得怪怪的,因为凤凰城别苑的这批槐树在我的感觉中,就像是张牙舞爪的妖怪一样,总觉得很碍眼。

  观察许久后,我才琢磨出一些不对劲儿,忍不住道:“槐树虽然常见,但你想想,这个别墅区的建筑风格,走的是法式园林的路子,每一颗冬青树都被花匠雕琢成完美的球形和方形,追求规整,很讲究对称美,几何网格。但这里的槐树却是长得很怪,也基本上没人修剪,全都是任凭它们疯长。”

  “啊?”金虎是个大老粗,哪里懂得艺术,立刻就满脸的问号,十分纳闷地问,“你还懂得园林设计?我以为你跟我一样是个糙人呢。”

  我翻翻白眼:“九年义务教育的初中美术课本里有提到,你丫的肯定是学渣。”

  金虎厚着脸皮哈哈一笑,随后正色道:“槐木养鬼,也就是说这片区域经过一些有心之人的改造喽?你小子可真是眼尖,我就完全没发现这些猫腻。”

  我叹了口气:“就算是一些真正懂得风水的高人,恐怕也未必就能够看懂这些隐藏手段。我也就恰好是体质特殊,有些比较敏锐的感觉罢了。这片住宅区,肯定是有人在蓄意谋划着一些事情,那些槐树,恐怕就是他特意在此插入的棋子。”

  一念至此,我忍不住带着疑惑蹙眉道:“这片高档小区里,肯定住着很多艺术涵养很高的人,他们都能看出槐树的诡异,为何没找人将它们都伐了呢?再者说,小区的物业公司,为何会纵容有人迁移一批槐树到这儿来?”

  根据风水学,真正的凶煞之地往往有很多种,譬如说赫赫有名的“十里不见树,掘地皆白骨”,那就是阴煞浓烈到寸草不生的地步,就像活尸地狱那样,而这些槐树星罗棋布,却也似乎有点玄而又玄的感觉。

  “你稍等!”我忽然意识到一些问题,立刻让金虎兜兜转转,接着在小区内绕圈子,然后我在报亭买到一张地图,用红笔将所有槐树的位置画圈,清晰标注出来。

  金虎虽然不太懂,但依旧很耐心地听我的话,将所有槐树一一找了出来。

  然后,我就清晰地发现,所有红圈圈,精准地汇成了一个八卦中巽卦的形状。

  “嗯?为啥是巽卦?”金虎也是一眼就瞅出来了,抓了抓头发,有点看不太懂。在八卦中,巽卦也没啥特殊的,毕竟,只是单独拎出来说事的话,八卦也没啥特别的威力,现在满大街溜达的风水先生,谁还不能捣鼓个八卦?这只是基础常识罢了。

  可既然是槐树都形成了一个巽卦,那恐怕就绝非偶然,也正意味着我的猜测是真的:有人,想在凤凰城别苑搞事情!

  咚咚咚!

  正在我跟金虎拿着地图满头雾水,将它拍摄下来,上微信传给李半仙,请他帮忙鉴定的时候,车窗被敲响了。

  然后,我就瞧见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带着俩保安,满脸警惕地对着我俩指指点点。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