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四百一十章 英雄

第四百一十章 英雄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权欲场天命福女大事纪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野棠如炽温柔十里冬一见你就笑明镜台[gl]异能犯罪调查局名媛攻略

    宋恩呆若木鸡,傻眼地看着全部整整齐齐摆放在四双朝天竖立的筷子旁的食物,哆嗦着吞了口口水:“这一幕……就跟我们回农村老家过年时,老一辈祭奠祖先和亲人时一样。”

  一个保安喃喃:“我明明亲眼瞧着那些民工兄弟把炸鸡吃了,饺子吞了,他们刚刚边吃还边跟我们闲聊,抱怨包工头太苛刻,老板又欠薪啥呢。”

  我叹了口气,眼神有些唏嘘。

  “你一早就发现了?”宋恩呆了呆,满脸震惊,露出佩服之色,“大师,您有那种能看穿鬼魅身份的阴阳眼吗?”

  金虎也搔了搔头皮,十分纳闷地问:“就是啊,文哥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刚刚那批人……鬼,他们的行动跟常人无异,半点怪异之处也没有啊。他们也真是怪,都已经死了,居然还恋恋不舍地跑到漫画店来读小说看漫画,我真是万万没想到。”

  我耸耸肩膀,苦笑着摇头:“阴阳眼?我哪有那种类似特异功能的神通。你们都不读报纸吗?”

  说罢,我回到车上,将一份跟地图同时买来的报纸摊在他们面前,在右下角有个豆腐块大小的报道文章:《永久纪念我们的救灾英雄:七日祭期百人扶棺》。

  文章上的黑白照片尽管略显模糊,但依旧能够清清楚楚地看到那四名民工略显稚嫩的面容,他们才仅有二十出头的年龄,难怪喜欢接触网文和漫画,大概是高中毕业就来城里打工。

  他们根本不是本地人,也没啥亲戚在里面务工,照理来说,在煤气厂爆炸的灾难中,跟他们是没啥关系的,袖手旁观即可,但他们仍旧是豁出性命去冲到了煤气罐装生产线附近,抢回了两个被浓烟熏晕的女工,然后……他们稚嫩脆弱的生命戛然中止。

  牺牲值得么?四条命换两条命,权衡一下似乎不太值,但在那种危急关头,谁又闲心去算这笔账呢?

  “他们都是英雄,今儿又是头七,所以我请他们吃顿饭聊表敬意。”我叼上一根烟,喟叹,“他们的念想倒是很纯粹很简单,只是想回来看看心爱的小说和漫画,然后就要去阴曹地府了,会有黑白无常来拘魂的。吃好喝好上路吧!”

  “是啊,报纸上也说今天是七日祭期。”金虎点点脑袋,随后又有些急躁地挠了挠头,提醒我们,“但耽搁这么久,恐怕对宋恩先生失踪的孩子很不利,我们得加紧步伐才是。”

  宋恩尽管没说话,但脸色阴沉下来,显然对我擅做主张地在漫画店浪费时间很不满,觉得我没把他儿子的死活当回事儿。

  我淡淡笑笑,让他们稍安勿躁:“我早说了,既然问活人根本就找不到您儿子和他的鬼朋友的下落,那我们再按照传统方法找的话,只会耽误事。所以,就该问道于鬼!”

  众人一怔。

  我也不啰嗦,立刻大步冲出漫画店,循着一个方向追去,撂下一句话:“跟我来。”

  我没解释,别人也搞不太懂,有点懵逼,但却也老老实实地跟在我身后。

  “那些民工离开的方向,好像不是这里吧?”宋恩咕哝,很是纳闷。

  “殊途同归罢了。”我循着老路,一直来到一栋尚未竣工的住宅区楼房旁,在路旁搭着一排的窝棚,那是建筑公司给民工们提供的临时宿舍,而在路旁,赫然有着袅袅青烟:一共有十二块红砖,分别搭建成四个小小的灵龛模样,两块砖竖着立起,一块砖平铺在上方,大概是工友们仍在祭奠他们,所以香火缭绕。

  “他们……竟然就属于给凤凰苑别墅翻新旧楼房的建筑公司啊。”宋恩叹了口气,“距离我们这么近,我却从来都没注意过。”

  保安耸耸肩膀,略带一丝无奈和自卑地苦涩道:“你们这些身家丰厚的大人物,谁会注意我们这种底层的小角色呢?如果不是宋恩先生的儿子丢了,恐怕他也未必就会愿意拉下身价来结交我们弟兄俩。”

  正说着,先前那四个民工兴高采烈地唱着歌,从远方走到我们身旁,笑容可掬,一瞧见我更是面带敬意地拱拱手:“谢谢老板的宴请,我们兄弟都吃得撑了。”

  “你们明明一筷子都没动。”宋恩小声嘟囔,眼睛滴溜溜地转,欲言又止。

  我知道他急着想问关于儿子的下落,也就干脆先张嘴,免得这个父亲一直牵挂:“哥几个应该没少在凤凰城别苑转悠吧?你们有没有瞧见过这个孩子?应该还有个孩子陪着他。”

  我从宋恩手中接过一张班级纪念的合照,交给民工兄弟们。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鬼也不例外,他们得了我的祭品,自然会更尽心地帮忙,何况他们本就是乐于助人的脾性,否则也不会在煤气厂爆炸中丧命。

  “哦哦,我好像在南面的废弃材料厂瞧见过他俩,这孩子呆呆愣愣的,目光有些呆滞,跟丢了魂儿似的。”为首的民工兄弟很是和善地指路,同时露出一抹遗憾神色,“我当时多管了点闲事,冲对方吆喝了一嗓子,但那孩子貌似没啥察觉,就是他身旁有个瞧着挺阴厉的臭小子,对我们很不满,居然还龇牙咧嘴的,真是挺吓人的,跟个鬼一样。”

  “没错,没错,那娃娃龇牙时露出一排尖锐的锯齿,眼球居然还没瞳孔,是一片惨白,特别骇人,真是吓死俺了,估计是在扮鬼吧,特地化妆了。”

  “说不准就是鬼呢……我差点半条命都吓没了,我平常看恐怖小说都没当时那样害怕。”

  我的脸部肌肉抽搐了两下,他们四个还未曾意识到,他们自己就是鬼魂呢,还在那里表达对鬼的恐惧。

  “废弃材料厂?你们确信吗?”宋恩再三确认。

  “当然,那地方我熟,绝对不会搞错,以前我曾经在那里跟个厂妹处对象打野战呢。”一个民工砸吧着嘴,满脸意犹未尽的神色。

  说着,他的脸颊上淌下两行眼泪,嗓音颤抖:“以后,我恐怕就再也瞧不见她了……唉,我不后悔冲进煤气厂,就是舍不得她。”

  说这话时,他本来戴着的安全帽消失得无影无踪,露出一张黑漆漆的脸,那正是被烧成焦炭前的模样!

  他彻底意识到自己已死的事实,所以恢复了原形。

  “我也想起来了,我们已经在煤气厂里被烧死了对吧?”又一个民工咧开嘴,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泪流满面,“我已经连续两年没回老家过年了,回南方老家的车票太贵了,舍不得。好不容易攒了些钱,准备回家给爸妈建一栋新房子的。往后我就没法孝敬爸妈了,唉……”

  “俺哥说,今年村里改革,国家播了一大笔钱扶贫,没必要在外打工漂泊了,回去也有大把的挣钱机会,可俺再也回不去了……俺好想俺哥和俺娘。”

  “都哭哭啼啼的干啥呢?跟个娘们似的。这辈子咱们积德了,下辈子投个好胎,也变成富二代,到时候美女豪宅名车应有尽有。”

  四个民工接二连三地意识到他们已死的事实,全部站在他们自己的土制灵位前嚎啕大哭起来,满怀着对生活的眷恋,但我们却清晰看到,他们的身体渐渐透明和朦胧起来。

  宋恩扯了扯我的袖子,央求道:“文哥,这批人的确很可敬,都是英雄,但他们终归是已经死了,可我的儿子危在旦夕,他还能救回来啊!您刚才也听到了,他们都说我孩子被那个该死的鬼孩子给强行带走了,而且目光呆滞,完全听不到他们的喊叫,可见肯定是被迷魂了。我们再不赶紧去的话,恐怕他……”

  “稍等,你儿子暂时没事,周挽,你稍等下。”一个陌生的嗓音却是冷冰冰地插嘴,直接对我们道。

  他来得很突兀,而且直接叫破我的真名,令我霎时毛骨悚然,慌忙回头,警惕地瞧向对方。

  “是你?”我愣了愣,一个我万万想不到的家伙出现在我面前,他非人非鬼非妖非魔,赫然是阴曹地府的公务员,已经擢升为判官的父亲老友——陈中华!

  “臭小子,太不讲究礼貌了吧?”陈中华直接赏给我一个脑瓜崩儿。

  我疼得龇牙咧嘴,赶紧道歉认错,改了称呼:“陈叔,您为何大驾光临阳间了啊?以您的身份,应该早就懒得干这种费力不讨好的黑白无常的苦差事了吧?还有……”

  我压低嗓音:“叫我金文,周挽的身份暂时保密。”

  幸亏周围净是些对我底细一无所知的陌生人,不太熟,否则给风水局的人听到我的性命,十有八九会引起一连串麻烦。

  “啊?你还匿名啊。”陈中华撇撇嘴,瞧向眼前的四个民工弟兄,叹了口气,“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他们是积攒功德入阴曹地府的人,这一世是大善人,所以会享受到我这个判官的特惠服务,将来入六道轮回投胎时,不需要去畜生道、修罗道和鬼道受苦受难。”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