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四百一十六章 黑衣人

第四百一十六章 黑衣人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权欲场天命福女大事纪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野棠如炽温柔十里冬一见你就笑明镜台[gl]异能犯罪调查局名媛攻略

    “哼,少拿父爱做挡箭牌,那些老坏蛋们就经常拿助老尊老的名义去碰瓷,或者强迫年轻人让座,甚至对年轻漂亮的女孩耍老流氓,我好歹是只活久了的猫妖,你们人类的丑态我见多了。”猫妖小姐并不买账,神情冰冷地反驳。

  我怔了怔,脑袋霎时就想歪了:“呃……你很漂亮,也难怪会惹来老流氓惦记。”

  猫妖小姐俏脸一红,恼羞成怒地狠狠剜我一眼。

  金虎大笑着翘起拇指,“胆敢调戏妖怪,厉害了,我的哥。”

  “行了。”我赶紧让他们都闭嘴,耸耸肩膀,“猫妖小姐,你是本地人,对这片儿熟得很,看你的模样似乎对这个孩子的异常举动并不惊讶,难道是已经见惯了吗?”

  “当然。”猫妖小姐轻叹,先是妩媚地翻个白眼,“别一直喊我猫妖小姐了吧,以前上云市的治安很糟糕时,我住在北城区的筒子楼里,那时候夏天出来乘凉时,就会有老流氓来问:小姐,您包夜多少啊?所以,我对这个词汇很不感冒。你可以喊我徐喵喵。”

  我靠,这名字卖萌呢?

  眼前充满御姐范儿的都市靓丽美人,居然取了个如此装嫩的名字,实在是让人觉得反差极大,但也是合情合理,毕竟人家本来就是猫妖。

  而且,难怪她对老流氓充满怨念,原来还有这茬,估计她是受到性骚扰,已经有心里阴影了,所以宁愿来到三鑫材料厂这块废弃地方,与猫为伍,建立一座名为猫巢的世外桃源。

  “咳咳,徐喵喵小……姐姐。”我险些脱口而出,立刻改嘴,正色地问她,“看来,你喂给丁当的那些槐树木芯,都是自己从外面的那些迁移来的槐树上偷来的吧?如此看来,你也应该已经察觉到一些特殊之处,知道有人在你的地盘上搅风搅雨,对不对?”

  “你倒是敏锐,居然能看破那些槐树的秘密。”徐喵喵收敛轻蔑,露出一丝惊疑,迷惑地紧盯着我,上下观察,随后才瞥了两眼那个被操纵的孩子,“你似乎也不像是他们派来的人……”

  “他们?”我愣了愣,意识到徐喵喵在怀疑我,也对,她偷了别人许多槐树木芯,做贼心虚嘛,唯恐被找上门来。何况以徐喵喵的智商也能料得到对方来历高深莫测,正因为心存忌惮,她才始终小心翼翼地用神通去偷取槐树木芯,而非直接伐下来,将整颗直接拖回来。

  “你知道些什么?”我问。

  但她的嘴巴很紧,始终不漏口风,只是冷笑:“对我而言,你就是一个陌生人,现在又握着我偷取槐树木芯的把柄,万一你以此要挟我就范,我还真的没辙。你觉得我还会口无遮拦地把秘密都告诉你?先前是我太小觑你了,随口就把槐树的事情说了出来,但从今往后我却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我耸耸肩膀,试图博取她的信赖:“我来自诡事局,我们之所以来解决鬼婴事件,为的就是捍卫上云市的太平,就像我们在对付南山养老院的魔神道时会冲杀在第一线,拔得头筹那样。”

  徐喵喵的脸色稍微缓和,那也是我特意提到魔神道的原因,毕竟刚刚我谈到此事时,她的情绪隐隐有些动容,显然对魔神道很是憎恨。

  “多少年来,凤凰城别苑这片儿一直都是安享太平日子,但这一回,却有人偷偷摸摸地搞出这些古怪东西,图谋甚大!既然徐喵喵女士您已经在上云市生活很久了,一直没迁出去,想必对此地也有些特殊的眷恋,您也不想看到自己的猫巢和这座城市出毛病吧?跟我合作吧,我们一块儿挖出藏在幕后的杂碎!”

  我声情并茂地游说她,但她却对我那一套粗糙的说话技巧毫不感冒。

  “我对这些忽悠人的热血说辞早就有免疫力了。”徐喵喵冷哼一声,翘起一条雪腻修长的美腿,慵懒地坐在凳子上,白皙的右手托住腮帮子,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香瓜子,慢悠悠地磕着。

  她臂弯中那只黑猫,居然也是很人性化地亮出利爪,一刀两断,替她将瓜子壳斩碎。

  光凭那份妙到巅峰的对力道的把控,只将细小琐碎的瓜子壳斩开,里面的瓜子仁却安然无恙,它就足以令人刮目相看。

  我叹了口气:“好吧,实不相瞒,我在阴曹地府有些人脉,他们近期发现,上一个来自凤凰城别苑这片儿的亡魂,居然是俩月前的。”

  “什么?!”猫妖小姐勃然色变,蹭地站起来,满脸匪夷所思地道,“就在两日前,才有一个老人暴毙,说是心脏衰竭,我亲自扶棺送葬的啊……他是我的旧友,你是说,他们本该回归阴间的三魂七魄全部被人截胡了?”

  但我沉痛地点点脑袋,既然徐喵喵在乎,那就有得谈,所以我趁热打铁道:“你老友的魂魄很可能被歹人截走,沦为孤魂野鬼,甚至是拿去炼化,变成一些邪恶的诡术实验材料!你再袖手旁观的话,恐怕他死不瞑目啊。”

  “我们就只是数面之缘罢了,他在六十年前曾经热情澎湃地追求过我。”徐喵喵撇撇嘴,“他长相极其英俊,秒杀一大群小鲜肉,又是极有上进心的富二代,创办的企业也是蒸蒸日上,当时又能写一手新诗歌,所有女孩都对他痴狂,但他唯独对我穷追不舍。”

  呃……老妖婆,我摸了摸鼻子心想,但妖怪的年龄毫无意义,跟人类又不一样。按照妖怪寿命比例换算一下,徐喵喵仍旧是停留在人类的二十五六岁阶段,正是女人最具风韵的年龄。

  “后来呢?”

  “后来我发现他对猫过敏,跟我握手都会打喷嚏,皮肤起些小红疙瘩。”徐喵喵一副很遗憾的样子,无聊地轻叹,“老娘几百年来第一回春心萌动,被他的热情所感染,想搞一段轰轰烈烈的人妖之恋,没想到胎死腹中了。”

  我顿时噗嗤笑出声来,这可真是人间悲剧。

  “但看着你们凡人一点点变老,迟钝,顽固,最终演变成佝偻又秃顶的老头子,这种滋味可真难受。所以我才渐渐懒得跟你们人类接触。”徐喵喵流露出一抹感伤的神色,眉宇间有些唏嘘,又掏出一支细长的女士香烟,伸出来让我给她点燃,然后轻启艳丽红唇,将它咬住,喷出几个带着特殊香料的烟圈。

  我收敛笑容,轻轻一叹:“习惯了,也就无所谓了,但终归得多跟人、妖、鬼接触一下。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您呆在猫巢中,终究落了下乘,消息都不灵通了。居然连震惊上云市的南山养老院覆灭事件都不知情,长久下去,恐怕真的与世隔绝了。”

  “哼,我本就懒得理会那些俗事,无非就是打打杀杀,这几十年,跟几百年前简直如出一辙,人心始终是如此,为了利益不断地重复上演着无聊的旧事,让我腻烦。”徐喵喵很是不屑地撅起猩红烈焰般的美艳粉唇,随后她猛地一跃而起,将香烟掐灭,仿佛炸毛一般,警惕地瞪向苏糖糖。

  我不禁一怔,有些纳闷,因为距离苏糖糖的七日回魂夜也没太久,她跟徐喵喵不可能有啥过节。

  但很快,我就懂了徐喵喵炸毛的真正对象:门口的锈蚀铁门,被一脚踢翻,随后在地上摔爆,掀起巨大的尘埃,然后从其中走出了两个穿着黑西装,戴着黑墨镜,踩着黑皮鞋,却有一双极其显眼的血色红手套的男人。

  他们都叼着雪茄,神情淡漠傲慢地走入三鑫材料厂,因为厂子废弃的缘故,大部分的垃圾都摆得乱七八糟,而他们俩完全没有绕开障碍物的意思,而是以狂暴的姿态,宛如坦克一般横冲直撞。

  而且,从一开始,俩人就完全没将我们这批人放在眼中,直接将我们当成小透明给忽略得一干二净,径直地走向鬼孩丁当。

  边走,他们暴露在外的皮肤极快地黯淡下去,泛起青色的尸斑,摘下墨镜,露出一双支离破碎的浑浊眼球,呈现出腐烂的灰色。

  “他们是僵尸!”我勃然色变,因为他们不止是僵尸,更是凌驾在何天豹的活尸,以及于骏捷的阴尸之上的更高等级僵尸!这令我更加觉得匪夷所思,因为在上云市擅长炼尸的势力只有两家——赶尸派与何天豹,而他们两家的底牌我一清二楚。

  现在,居然出现了第三家炼尸的势力,而且底蕴如此雄厚,一出手就是两具高等级的未知僵尸,实在是令我完全没法猜测他们的来历。

  为何偏偏是僵尸?

  为何独独冲着丁当?

  为何他们能如此简单粗暴地闯入猫巢?

  “他们引他们来的?”徐喵喵惊怒交加,一下子就误解了我们的身份,她怀中的黑猫霎时发出一声诡异刺耳的喵呜尖啸,震得我耳膜生疼,脑仁都有种撕裂般的战栗感。

  于是,在废弃厂房外的玻璃窗旁,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球立刻点亮,黑压压地将此地围了起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