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四百二十三章 恐怖底蕴

第四百二十三章 恐怖底蕴

推荐阅读: 天命福女大事纪大魔王你今天翻车了吗神秘军少,撩上瘾!她超软超可爱疼你入骨指棺为妻沈清澜贺景承万古天帝聂天最佳女婿林羽江颜你是我的难得情深

    “孙食古,不愧是公认的赶尸派最强长老。”李半仙喟叹,回房间搜索半晌,找到一份档案丢在我们面前,努努嘴,“前些日子,因为我们志在驱逐赶尸派的缘故,我调查了他们的很多信息,其中就有关于孙食古的资料,而且,是全赶尸派最多的。”

  “哦?”

  “那些档案资料,全都是赶尸派长老们彪悍战绩的记录。”李半仙苦笑,指着我与他自个,“我们焦头烂额所对付的旧城区吊死鬼事件,穿山隧道闹鬼巴士事件,以及鑫诚幼儿园鬼婴事件,都根本就不够格被记录到档案中去。如果说那些资料中,孙食古所对付的最羸弱的猛鬼,难度系数是10的话,我们这些小灵异事件最多就是3。”

  “靠……李叔,您别妄自菲薄,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啊。”金虎很不爽地翻翻白眼,提出质疑,“我就不信孙食古刚出道时就比咱们强得离谱。”

  我叹了口气:“孙食古是赶尸派长老,但凡是赶尸派的弟子,基本上都会在藏尸洞中修行个二三十年,待学成后,才能得到长老授权出山。所以说,孙食古肯定属于天才学员,他一出山,就必然惊艳赶尸派,成为别人无法望其项背的牛叉人物。”

  “正是。”李半仙点点脑袋,摊开资料,随意地拿出一张,读给我们听,“23年前,孙食古尚且是无名小卒时,他已炼成两具银甲尸,而材料仅仅是他从当地医院太平间盗走的两个癌症晚期患者的身体。”

  我不禁勃然色变,徐喵喵也是神情凝重。

  我俩都对炼尸术略知一二,所以更明白这三言两语中蕴藏信息的可怖。

  金虎和换了条新裤子的李吉则很纳闷,疑惑地看着我俩,没搞懂我们为何如此惊骇。

  我震悚地一叹,涩声道:“炼尸术,是一门极其讲究原材料的诡术,选择身体强壮灵力充沛的尸体事半功倍,反之,事倍功半,甚至是徒劳无功。”

  李半仙接口道:“金文说的不错,正因如此,银甲尸对材料的需求非常苛刻,女性的话,起码得是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然后以弱水浸泡十年,这是最佳材料;男人的话,则是得有阳刚体魄,然后掏空五脏六腑,灌注赶尸派的秘方炼制的合金。很多赶尸人,这辈子可能都碰不到适合炼制银甲尸的极品材料。”

  “而癌症晚期患者,他们的身体在无尽的化疗中,早已彻底透支,所以遗体往往骨瘦如柴,比很多衰老而死的人更加羸弱。”我幽幽叹息,“所以他们的尸体作为材料而言,是最差劲最劣质的。可孙食古竟然有点石成金的本事,能够将那样糟糕的材料化腐朽为神奇,炼成银甲尸,这简直是神乎其技!”

  徐喵喵也是谨慎地点点精致如瓷的下巴,道:“不得不承认,孙食古的炼尸术的确是臻至化境,是我们所无法想象的。他今夜展示的那一个神魂分身,也有着极其彪悍的力量,令人恐惧。这个老家伙别的不说,纯粹论实力的话,当真是强到匪夷所思的地步。我们细胳膊拧不过粗大腿,所以我也只能乖乖认怂,老老实实为她寻找干尸。”

  “孙食古,赶尸派的又一大强援,他们接二连三地派人来上云市,甚至将如此彪悍的人物都派来,其目的我已经不敢想象了。”李半仙涩然苦笑,满脸的忧虑。

  我也是极其忌惮,感到毛骨悚然。

  先是于骏捷,后是孙食古,而据我所知,跟何天豹合作的那名神秘长老尚未浮出水面,我曾经跟他接触,第六感告诉我这个将赶尸派知识卖给何天豹的家伙绝非是于骏捷和孙食古中的一个。

  而且,于骏捷和孙食古都位高权重,他们应该根本就不屑跟何天豹那种小人物勾搭。他们跟赶尸派的利益捆绑在一块,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根本不可能做损公肥私的蠢事。

  只有那些被排挤到边缘,手中权力被架空,福利所剩无几,对赶尸派心生厌恨的长老,才最可能勾结何天豹。

  掰着手指算算,这就已经是三大长老降临了!

  赶尸派就算是底蕴雄厚的大派,但又有多少长老?上云市只是个小小的弹丸之地,居然汇聚了赶尸派如此强盛的力量,谁能不恐慌?

  李吉嘿嘿一笑:“如果咱们将此事稍微泄露一点口风出去的话,保证赶尸派立刻成为众矢之的!”

  “你敢!”徐喵喵立刻冷冷盯着李吉,冷若冰霜的脸蛋上涌出一丝冷冽杀机,“关于孙食古的秘密,你如果胆敢嚼舌根泄密的话,小心我生撕了你的嘴。”

  我也是提醒李吉:“千万别多嘴,孙食古的性子极其暴躁,在凤凰城别苑附近的一系列暴毙事件,全都是他的神魂分身所导致的,可那些人的丧命,完全没对他形成半点心理负担!他视人命如草芥,杀人如麻,如果得知我们泄露了他的秘密,恐怕甚至都懒得听我们的解释,会二话不说直接打爆我们的五脏六腑三魂七魄!”

  李吉一哆嗦,赶紧小鸡啄米般点点脑袋:“我也绝对不敢多嘴的。孙食古干掉你们之后,肯定也会迁怒我的,放心,我口风很紧。”

  “但愿如此,否则……”徐喵喵的指甲在陶瓷杯上轻轻一割,居然就画出一幅漫画风格的李吉半身像,然后她又是一划,半身像上的脑袋登时摔了下来,在地上滚三滚,来到李吉的脚旁。

  李吉的脸登时变成苦瓜色,艰涩地吞了口口水,赶紧往后缩脖子。

  “唉,多灾多难的上云市啊。”金虎仰躺在沙发上,郁闷地往嘴巴里灌了一罐啤酒,心情糟糕。

  任凭是谁,碰到一连串烦心事,都会郁闷的。

  赶尸派全面来袭,我们的前途愈加黯淡,实在让人开心不起来。

  我劝慰众人:“我们只是小势力,跟赶尸派不搭界,彼此井水不犯河水便是。就算将来赶尸派全面控制上云市的阴阳道,对咱们来说也没啥,我们带着班底换座城市发展就是。现在咱们的保守发展策略,就是多招揽一批骨干精英,攒钱,准备退路,万一将来真落到那份上,无奈背井离乡的话,我们也能从容地大撤退。”

  李半仙苦笑:“我们招揽的风水先生们,全都是本地人,扎根上云市几十年了,到时候恐怕他们宁愿脱离诡事局,也不愿跟着你迁移。毕竟亲戚朋友都在,故土难迁呐。”

  我懂他的意思,不说别的,天一观的道统就留在上云市,李叔哪里舍得撒手离开?何况,到了新地方,也势必得去争抢地盘,与当地势力摩擦火并,滋生出一系列的麻烦甚至杀戮,不知道得折腾多久才能安定下来。

  “嗯,那我们就得拼命地破坏赶尸派的计划,夺回上云市!”我攥紧右拳,狠狠地往茶几上一砸。

  徐喵喵噗嗤一笑,但随即就收敛了起来。

  “我懂你的意思。”我看向憋笑的猫妖小姐,淡淡道,“你觉得我不自量力,对吧?诡事局只是个小势力,微不足道,我却在大言不惭地说些跟驱逐赶尸派有关的事情。就我也配?你是这样想的,是也不是?”

  徐喵喵慵懒地耸耸香肩:“有些话,挑明了就伤人了,我们得含蓄些,所以你就当是我想到一个脍炙人口的荤段子,所以忽然笑出来得了。”

  我翻翻白眼:“你这样说,跟直说有啥分别?”

  “有啊,我这是光明正大地表示我想给你面子,不愿戳你伤疤。但你也得认清现实吧,凭你的诡事局嘛……啧啧。”徐喵喵迈着猫步,妖娆地在诡事局内部兜兜转转,摩挲着墙壁,“我记得上云市最有权威的风水局,总部别墅的墙壁中会镶嵌有万邪辟易的‘五鬼止步大阵’。”

  然后她又掀起地毯,撇撇嘴:“地板上会设置有‘妖孽束缚咒’的陷阱。”

  指向天花板:“那里该有‘群魔监狱’的符篆。”

  “可你呢?”猫妖小姐浅颦低笑,那股子眼神看得我羞愧地低下脑袋。

  “抱歉,恕我直言。”徐喵喵喟叹,“那都是一个大势力最基本的底蕴,可你啥都没有。而风水局却是已经沦为赶尸派的傀儡,这事儿上云市人人皆知。风水局都没法搞定的事情,你却在大言不惭地说,我哪能信呢?”

  “徐小姐的怀疑合情合理嘛。”我叹了口气,微微一笑,“但对付赶尸派的主力,却也不是我。何况,上云市那些大大小小的势力就算全加起来,也未必能够与赶尸派抗衡,所以说,想让他们滚蛋的话,终归得靠脑子,而不是蛮力。”

  “在摧枯拉朽的绝对武力面前,那些小伎俩毫无意义。”徐喵喵冷哼,“我曾经去滇南游历过,见到在凌晨零点时分,一群群僵尸们在赶尸派众弟子的皮鞭驱赶下浩浩荡荡赶路的恐怖景象,其中最孱弱的都是铜甲尸。万一你们惹恼了赶尸派,他们倾巢而出的话,上云市都可能被夷为平地。”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