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四百二十五章 前尘

第四百二十五章 前尘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人屠归来拥吻热可可

    “徐……小姐?!”谁知,木毅猝然站得腰杆笔直,毕恭毕敬地冲徐喵喵一鞠躬,满脸崇敬和倾慕。

  我不禁一怔:“你俩是旧相识?”

  李吉也从工作室里哈欠连天地钻出来,忍不住咕哝:“不会是老相好的吧?”

  “你再敢用那张臭烘烘的烂嘴亵渎徐小姐,口无遮拦地瞎逼嚼舌根,小心我给你割了!”木毅怒目瞪视,直接就反呛回去。

  李吉顿时讪讪,他哪敢同时得罪徐喵喵和木毅两个猛人,尤其是昨晚他也听到我们的叙述,知道徐喵喵的法力相当高强,战斗力很彪悍,不逊色于李半仙。

  徐喵喵淡淡浅笑:“哦,小木头,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木毅立刻殷勤地给她搬来椅子,又端茶倒水,简直就像一条忠犬,比那些在老丈人家做赘婿的男人更谦恭,简直让我们大跌眼镜。

  我记得木毅的性子是无比桀骜的,莫非这就叫百炼钢化成绕指柔?

  但瞧木毅的样子,简直就像是……嗯,儿子对母亲的孺慕,而非是一个男人对女人的青睐。

  “小木头?”我险些笑喷,不得不说,木毅的性子倒是的确像一截又臭又硬的烂木头,不是叶九宫那种长袖善舞的人,也正因如此,他这个人说话才更加值得信赖,不会口花花地胡说八道。

  木毅尴尬地笑笑,感慨地说:“想当年,我在街上几乎就死了,我的同伴也是接二连三的死去,如果不是碰上徐小姐的话,恐怕垃圾箱里又会多出一个流浪儿的尸体,完全不会惹人注意。”

  “原来是救命恩人。”我点点脑袋,难怪木毅的神情如此恭敬,简直是对徐喵喵奉若神明。

  徐喵喵蜷起一条滑腻修长的美腿,懒洋洋地撇撇红唇,很无所谓地道:“举手之劳罢了,本小姐当年救过的人多了去了,小木头你也没必要太放在心上。”

  木毅笑笑,但依旧是十分恭敬,丝毫不改模样。

  我有些好奇:“当初,木毅你为何会差点死掉呢?”

  木毅的眼中闪过一丝痛苦,长吁短叹半晌,才冷冷地说:“我就是一个灾星,不详之人,我活着就会惹来一连串的麻烦,不止是自己遭殃,更会牵累亲戚朋友。我幼年时,父母早亡,大概也是被襁褓中的我所克死,所以我沦为流浪儿。那日在长街上,忽然有一个鬼影盯上了我,将我的同伴们一一杀死,吸血,吃肉,我慌不择路地跌跌撞撞乱跑,幸亏碰上徐小姐才保住性命。”

  我们都是一怔。

  李半仙淡淡地插嘴道:“灵异体质的人都是如此,很容易卷入漩涡中,不只是你,我也是,金文同样如此。”

  徐喵喵点点臻首,也很赞同李叔的话:“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天生就是阴阳道上的人,天赋异禀,在这行算得上是老天爷赏饭吃,所以你就该安心地老老实实做驱魔人。我听说……”

  她斟酌了一下言辞,谨慎地道:“你的妻儿都被猛鬼所杀?”

  “……是。”木毅抱住脑袋,露出痛苦挣扎之色,“我拼命地想捍卫她们安然无恙,但最终,我所得罪的猛鬼依旧找上门来索命了。我一个打盹儿的功夫,她们就横尸当场。哪怕事后我搜遍上云市周边,将那些该死的猛鬼凶灵全部杀光,却也已经太晚了!从那以后,我就订下一条规矩:凡是我碰上的凶灵,都必须斩草除根,绝不留后患,避免出现类似的情况。”

  徐喵喵喟叹:“你本就不该娶一个跟阴阳道上的诡事无关的小学老师的,她们娘俩在面对凶灵时毫无还手之力。你总想逃离目前的生活,结局就是遭到反噬,赔上妻儿,唉……这就是一个轮回。”

  “都怪我!”木毅闷闷地说,双眸变得赤红。

  我赶紧岔开话题,免得他陷入痛苦回忆:“咳咳,言归正传。从今往后,徐喵喵都是咱们诡事局的形象大使,你们有的是时间叙旧,先给我说说你是如何解决闹鬼巴士的。”

  木毅定定心神,收敛神情,正色道:“我也算是在驱魔人行当里做很久的老人了,既然那辆闹鬼巴士只在隧道中出没,又只是吓唬人,而非直接害人,所以我清楚,这只鬼绝对不是啥厉害的凶灵猛鬼,只是一只小喽啰罢了。所以我根据记忆中闹鬼巴士行走的道路,在地上布署了用朱砂绘制的五行封魔阵。”

  “果然,次日黎明时,我再开车去来来回回转悠了六趟,在第七趟的时候,闹鬼巴士再度露面,然后就被我的封魔阵给控制住,现出了原形。”木毅撇嘴,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储鬼罐,是透明的,里面赫然蹲着一个小人,正在疯狂地捶打罐壁,企图越狱,但那种专门为灵鬼打造的储鬼罐,却根本就不是它能够突破的。

  “所谓的闹鬼巴士,就是它一只鬼变幻的。”木毅冷哼,很不屑地道,“就是只弱鸡罢了,蠢得很,估计是当年魔神道余孽中的漏网之鱼。我拷问它之后,这家伙招供说:它在隧道中利用黑暗,不断地变幻那一幕,为的是迎接魔神道的涅槃重生!它说这是在造势,让上云市的老百姓重新记起魔神道曾经支配这座城市的那些噩梦。”

  我不禁皱了皱眉:“也就是说,这只鬼很清楚魔神道重新出来活动了?想必是有一些魔神道余孽跟它接上头了。”

  “极有可能!”徐喵喵登时双眸放光,“我们从他入手,说不准就能挖掘出魔神道的接头人,从而找到那些他们私藏的干尸,对吧?我听你们说,以及在阴阳道上打听来的消息,都说魔神道得到的干尸最多,如果能够攻破他们一个窝点,就能完成孙食古给咱们的任务。”

  木毅却叹了口气,摇摇脑袋:“恐怕未必。这只鬼弱得很,根本就不堪一击,我三两下就撂倒了。据我所知,它的智慧也很有限,只记得曾经有个魔神道的余孽跟它接触,吩咐它在隧道中吓唬人,而关于那人的容貌和身材,它只说对方裹在黑袍中,啥也看不清,而且后来也再没跟他接触过。”

  “它简直就是一问三不知。”木毅摊手苦笑。

  徐喵喵蹙眉,失望地问:“有没有它欺瞒咱们的可能性?”

  “绝不可能。”木毅很自信地否认,“它究竟有多弱,徐小姐您一眼就能看穿,就凭这种小鬼,本事有限,记忆几乎一片空白,剩余一丁点灵魂之火勉强维持,恐怕就算我不去出手捉他,只需一两月的时间它也会魂飞魄散。这种垃圾根本不可能瞒得过我的眼睛!”

  “好吧,那就是说这条线索断了。”徐喵喵叹了口气,翘臀坐回沙发,郁闷地抿紧红唇。

  我心想她看来的确很焦躁,急于解决猫巢的危机,搞定孙食古那糟老头子,可见她对那些灵猫们非常关照,不愿意它们的性命受到威胁。

  “稍安勿躁。”我冲猫妖小姐笑笑,宽慰她,“我们还有整整15日的功夫去寻找干尸,别急。何况,孙食古虽然挺暴躁的,但你别忘了,我好歹算是个历史业绩很不错的优秀员工,一时半会儿,孙食古也找不到更好的人选,他也就只能信赖咱们。所以,就算到时候我们没能找到干尸,两手空空地去见他,他应该也不至于就痛下杀手。”

  毕竟,按照档案,孙食古的性子较怪,所以在本地基本上没有人脉圈子,他又是奉命在偷偷摸摸地捣鼓八卦图,自然也就不敢明目张胆地招揽别人替他效力。

  也就是说,他的选择很少,正因如此,我跟徐喵喵算是比较安全的,除非他能够找到更好的替代品。

  “或许吧。”徐喵喵摇摇脑袋,正色道,“我不想把命运交到别人手中,不能指望孙食古高抬贵手饶了咱们。我需要的是100%的安全,而不是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我们猫巢中的那批灵猫,都是今年才沐浴灵脉脱胎换骨的,换算成你们人类年龄的话,都只是些两三岁的小娃娃,我不能让它们承受风险,你懂吗?”

  我点点脑袋,顿感压力山大啊。

  “那接下来,你有相关计划吗?”徐喵喵十指交叉,很有些焦躁地问。

  我微微一笑,稍稍思索片刻,便道:“很简单,联络我的两个盟友即可。我手中攥着如此劲爆的情报,相信他们一定感兴趣,而且他们都是上云市的地头蛇,消息最灵通,前段时间又是接二连三地成功找到干尸,现在手里也一定持有一些线索。”

  “哦?谁?”徐喵喵一怔。

  “先保个密。”我耸耸肩膀,神秘兮兮地压低嗓音,拨通了何天霸的电话号码。

  “喂?金文,你居然还肯联系我,有趣。我本以为你很恼怒,所以已经退出咱俩的联盟了呢。”何天霸阴鸷冷酷的嗓音夹杂着一丝戏谑传来,“我以为你是个孬种,就因为一时的受挫,再也不敢挑衅赶尸派了呢。这些日子,都是我跟何天豹在撑着局势,你倒是轻松自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