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四百二十七章 祭

第四百二十七章 祭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人屠归来拥吻热可可

    诡事局。

  我让李吉沏茶招待何天霸与何天豹,我们门口则是密密麻麻地围上了一圈人,多数都是我们自己的风水先生们,以及一些瞧热闹的家伙。

  毕竟,我已不再是无名小卒,而且何天霸跟何天豹可是上云市的大人物,他俩跺跺脚,阴阳道都得抖三抖,别人凡是谈起他俩,都得恭恭敬敬地叫声“霸爷”和“豹爷”。

  我想,他俩造访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到李天华和于骏捷的耳朵中,就是不知道到时候他俩会咋想。

  但总而言之,不会有啥好脸色给我。

  一寻思到这儿,我就有点愁眉苦脸。这俩混蛋,是把我挂在架上烤啊!偏偏我也束手无策,而且,扮演一个陈胜的角色对我目前来说,也是利大于弊的。最起码,还能树立一个响亮的招牌,招揽更多人加入风水局。在阴阳道上,有了威望才能做事。

  “对了,还有一个消息估计你很感兴趣。”何天豹瞟向我,淡淡地道。

  “啥?”

  “李天华纵欲过度,居然荒唐到一夜玩七个妞,这事儿在风水局可是闹腾得人尽皆知。”何天豹轻蔑冷笑,“这种完全没有自控力的杂碎,就活该彻底完蛋。”

  “这种消息早在我意料中,关于他的死活我也并不感兴趣。”我摇摇脑袋,就算李天华因为纵欲而暴毙,我也高兴不起来。

  跟李吉不一样,我虽然也对李天华很不爽,但我跟希望他活着看到我的诡事局蒸蒸日上,届时我可以狠狠地用铁一样的事实打他的脸,那才是我所喜闻乐见的。

  “稍安勿躁,等我把话说完。”何天豹轻笑,“因为连续在女人肉体上耕耘的缘故,他的诡绣再次破裂,即将完蛋。”

  我跟李吉不禁都是一愣神。

  李吉蹙眉:“送子娘娘的底纹,加上极品凶灵的魂魄,这都没法镇得住的话,恐怕……”

  “凭咱俩的本事,八成是束手无策了,唉。”我叹了口气,“李天华作死到这份上,就算是华佗重生扁鹊在世,也无能为力。”

  “嗯,神仙难救,哈哈,真是大快人心!”李吉很失态地捧腹狂笑,笑得险些岔气。

  “这么说,李天华快死了?”我不禁有些担心,“风水局恐怕会出大变故啊,那你俩应该立刻着手准备才对。一旦李天华死翘翘,风水局的宝座就只能是霸爷和豹爷你们俩中挑一个。就算是赶尸派插手,他们也只有30%的股权罢了,而你们手中却掌握着其余的70%!”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良机,可以将大权抢回来,稍纵即逝。

  我振奋地看着他俩,但何天霸与何天豹却神色如常。

  “赶尸派显然也明白,而且,无论我俩谁上位,都肯定不会甘愿做他的傀儡。”何天霸冷笑,“所以说,他们立刻履行了昔日对李天华的承诺,招来了一名幡祭高手,此时此刻正在着手替他治疗呢。”

  原来如此。

  我点点脑袋,李天华一旦真的死掉,对我而言也是一桩大麻烦,因为混乱的风水局倘若真的稳定下来,获得一个有手腕的新主宰,那它很可能就枯木逢春涅槃重生,成为我的巨大阻碍。

  而且,也势必会刺激到赶尸派,逼迫他们加快入侵上云市的步伐。

  “一个幡祭高手罢了,关我们屁事?”我纳闷地问。凭啥何天豹会觉得我对此事感兴趣?

  何天霸悠悠一叹:“树欲静而风不止啊,你忘了一件事,那就是你把李天华得罪狠了,而且又没给于骏捷面子。所以,他俩是卯足了劲要整你的!”

  “然而,李天华又不方便公然出面对付你,一来是他对你已有心里阴影,唯恐再次输给你,让本就没多少的颜面荡然无存,二来你是名正言顺在众目睽睽下退出风水局的,他没理由刁难你,因为现在你是诡事局,他是风水局,风马牛不相干。于骏捷也恨你恨得牙痒痒,可你却是他千金买马骨的对象,曾经狠狠地在所有人面前褒奖你,现在突然翻脸的话,等于是打自己的脸,将他的虚伪面目彻底曝光。”

  “他俩都不适合直接对付你,所以说,他们就只能假手他人喽。”何天豹微微一笑。

  “那个幡祭高手?”我怔了怔,立刻意识到何天豹在暗示啥,也很快想通了对方的手段,立刻就讥讽地冷笑道,“他们想必是要让那个幡祭高手登门挑衅我,以此来打压我们诡绣,是吧?”

  “bingo!你猜得一点都没错,他们已经在造势了。”何天豹吹个口哨,从他的贴身公文包中掏出一台崭新的ipad来,指纹解锁,然后给我看一个本地论坛上的帖子。

  网站首页上最清晰的一个帖子,赫然是:狗屁的诡绣,早该被淘汰的糟粕,而且后继无人,只剩下俩废柴之极的继承者,被我们幡祭之术完爆几十条街!我沈志恒实名对诡绣继承者李吉和金文发起挑战,如果你俩是个有卵蛋的男人的话,就别给老子怂!

  下面密密麻麻地回帖了33页,每页20楼,一共有657个人回复,点击量赫然高达上万。

  上云市的阴阳道,才一共多少人?

  “妈蛋,有备而来啊!”李吉骂骂咧咧地冷笑,“造势得如此娴熟,赶鸭子上架,逼迫我们不得不同意他的邀战,这小子可真是疯了!万一我们的诡绣之术赢了他的狗屁幡祭之术呢?他就不嫌丢脸?”

  我摇摇脑袋,露出一抹冷笑:“他嫌个屁。你别忘了,这里是上云市,他的老家在滇南,隔着十万八千里呢。就算是他真的输得一败涂地,又能怎样?他只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出糗罢了,根本就影响不到他的生活。但咱们倘若输了,那可是在老家把脸丢光,以后就不好意思再把诡绣的招牌亮出来了。”

  “狗日的!”李吉愤怒至极地攥拳,“他们这是釜底抽薪,要砸咱们饭碗,断咱们财路啊!”

  我叹了口气,李吉说的一点没错,李天华和于骏捷的这招可真够阴险的,而且对他们而言可以说是稳赚不亏,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的损失。

  “那我们该如何是好呢?找借口推诿吗?”李吉比我更担心,因为我好歹有蛊术垫底,将来也不可能饿死,但诡绣可是他安身立命的根本,如果招牌被砸了,将来他就算还能糊口,却也不可能潇洒度日。

  我将心一横,摇摇脑袋:“看那帖子的点击量就知道,我们已被推到风口浪尖上了。我们诡事局才刚刚做完三件驱鬼的大事,正是声名鹊起的时候,在这个节骨眼儿,如果我们做了缩头乌龟,那将来甭管我们做出啥好事,想宣传宣传的时候,效果都会大打折扣的。”

  在阴阳道上混,如果落得个胆小怕事的标签,那恐怕就没啥前途了。

  “可……我的诡绣之术的确很蹩脚,你又是新手。”李吉忧心忡忡,“那个幡祭高手来自赶尸派,又得到于骏捷的器重,很显然这家伙必然是相当有手段的。我们那点三脚猫功夫,根本就不可能赢啊。”

  李吉的话,正是困扰我的地方。

  那几乎是一场必输的比斗,就算诡绣比幡祭厉害十倍,可李吉那臭小子在前些年都在想享受花天酒地,很是懒散,技术根本就没怎么打磨,粗糙得很。我也就是近期努力练了练纹身罢了,才入门一年左右,哪能跟浸淫幡祭数十年的老怪物相提并论?

  “怎么?你们没自信吗?”何天豹笑眯眯地问。

  “阁下明知故问,说风凉话恶心我们呢?”我没好气地反问,“众所周知,诡绣是李叔将他发言广大的。但我们的师父,却早就在风水局黑牢中丧命了。我是他最后手把手教了半年,李吉更是个被李叔视为败类的叛徒,我得到真传却来不及磨砺技艺,李吉则是最近得到我的认可才传授他诡绣的精髓,同样没来及锻炼。”

  “所以,我俩凭啥赢?”我懊恼地反问。

  李吉萎靡下来,耷拉着脸,唉声叹气:“就是啊,如果没有金文老大跟我合作,恐怕我就只能制作出第一幅诡绣,至于后来李天华的诡绣发作的第二幅和第三幅诡绣,我都无能为力。那个幡祭高手如果真有实力的话,恐怕我俩这回是栽了。”

  何天霸冷哼:“你们诡绣一脉可真窝囊!”

  我本就郁闷,何天霸糗着一张臭脸又不说人话,对我们阴阳怪气的,我也恼怒地瞪他一眼,冷笑着回击:“你号称种鬼一脉,如果魔神道余孽出来跟你比一比,你能稳赢吗?”

  何天霸顿时说不出话来。

  何天豹摊摊手,授意我们稍安勿躁:“好啦,别吵来吵去了,大家都是自己人,我们内讧的事情传出去,李天华和于骏捷恐怕会笑掉大牙。何况,我自称炼尸一脉,但在赶尸派中随便抓出几个人来,都比我厉害得多。所以,输了就输了呗,丢点人而已。”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