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四百二十八章 诡绣

第四百二十八章 诡绣

推荐阅读: 隐婚蜜爱:老婆,不要跑她超软超可爱重生之拐上大佬生个娃疼你入骨神秘军少,撩上瘾!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万古天帝聂天虫族之他不是渣虫被我渣过的病娇都重生了冒牌大英雄

    我感到有些焦头烂额,搜索干尸的事情刚刚排入计划表,我正一筹莫展,现在又多出幡祭高手挑衅的事情,而且我身为诡事局之主,脸可是至关紧要的,岂能随随便便被人抽肿?

  很多以前我是无名小卒时,可以百无禁忌的事情,现在都没法子置之不理。

  “他们真来惹事的话,我接了!狗日的杂碎。”李吉骂骂咧咧,最终恼火地攥拳,看向我,“但老大你就别出面了,不如这段时间你干脆就别露面,出去解决一桩灵异事件,我们诡事局对外就宣称说你忙着驱魔,无暇他顾。我输了的话,有啥丢脸的?我本就是诡事局旗下的一个小喽啰罢了。”

  “好主意。”何天豹很赞同,“这是弃车保帅的法子。”

  我深深看向李吉:“但你在诡绣vs幡祭的比斗中输掉的话,长久以来树立的口碑就全砸了。对方气势汹汹地有备而来,你应该能够预料到,他们的攻势恐怕是一波接一波。先是在论坛上挑衅,吸引眼球,接下来是摆擂台赢你,然而那仅仅是一个开端,以此为武器狠狠地攻击我们诡绣一脉,尝试激怒咱们哥俩,最终将矛头指向诡事局,那才是他们的终极目的!”

  “你的名声很可能会因为一败涂地而彻底毁灭,将来就算你的诡绣之术再有突破,恐怕别人一提起你,都会先入为主地觉得你很弱很无能,不肯再来找你做事,你也就很难再赚到钱了。”我摇摇脑袋,忧心忡忡,“甚至,以我对李天华恶毒心思的了解,我觉得,他十有八九会在诡绣vs幡祭的擂台上做文章,狠狠地折辱你我。”

  “那你就更不该露面了。有弊无利,智者不为也。”何天豹淡淡道。

  李吉小鸡啄米一样点点脑袋,却是很洒脱地说:“老大,就让我去替你吧。我也想通了一些事情,譬如说:你说我的名声会搞砸,嘿嘿……”

  他摸摸鼻子,无奈地苦笑:“你也太高估我了,你以为我的口碑很好吗?你想想吧,我是靠帮人治阳痿来赚钱的,本来我的名声就很差劲,我还在乎搞砸吗?破罐子破摔呗。”

  我翻翻白眼。

  李吉接着正色道:“在别人眼中,我就是一个跳梁小丑,也就是在老大你麾下效力时,我才混得像个人,所以现在为了咱们诡事局,我再回去变成一个被人讥笑的小丑,又算啥?将来诡事局做大了,您是诡绣传人,我是你师兄,到时候就光是诡事局内部的生意,就足够我忙活了,每年赚个几百万都是小问题,日子依旧可以过得很滋润。所以说,以往我把诡绣的手艺视为我的退路,但从今往后,我却是将诡事局视为我唯一的退路!”

  他这番话,尽管有拍马屁的成分,却也是声情并茂,而且彻底地把自己跟诡事局捆绑在一块儿,将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让我很是欣慰。

  起码这些日子的朝夕相处,没有养个白眼狼。

  像李吉那样的人,本来是阴鸷狡诈,厚颜无耻的典范,活脱脱是个教科书般标准的小人。但最近,他的改变却很大,虽说依旧会出些阴毒的主意,但为人做事却已经正经很多。

  而且,李吉已经许久没提噬心蛊的事,那意味着他彻底接受了目前的身份,也是努力地在为诡事局做牛做马。

  “不。”

  我淡淡笑笑,拍拍李吉的肩膀。他愈是对诡事局忠心耿耿,我越是不能将他作为牺牲的弃子!

  “总拿同伴做垫脚石,那是李天华的做派,我们诡事局不兴这一套!”我斩钉截铁地道,冷笑三声,“何况,话又说回来,你好好想想吧,你可是伺候李天华很多年了,你应该很了解他吧?”

  对我的问题,李吉立刻点点脑袋:“了若指掌。”

  “那你有没有意识到,他对你的性子和想法,同样是了若指掌呢?”我不禁反问。

  李吉一呆。

  我叹了口气:“李天华肯定会意识到,你会建议我用弃车保帅这一招的,因为李天华但凡碰上麻烦,就动不动牺牲手下来做挡箭牌,他轻车熟路啊!像他那种刻薄寡恩的人,你用这种很契合他性格的小伎俩,那真是正中他下怀啊。他岂能不会有所防范?到时候,他只需在众目睽睽下戳破你的谎言,再狠狠地围攻你,让你下不来台,我身为诡事局之主,哪能一直做缩头乌龟,拒不露面?现在我们又都有手机,联络很方便,我撒谎说自己忙于解决灵异事件,对这事一无所知,鬼信啊?”

  李吉咕哝:“陷入灵异事件时,所有跟外界的联络都会切断,无信号,不在服务区,这都很寻常嘛。”

  何天豹哈哈一笑:“还是金文考虑周全,李吉你想事情还是太片面了,所以你是小弟,他是大哥。”

  何天霸也是冷冷地接过话茬:“风水局内部有众多的联络方法,就是怕电磁信号被邪恶力量所屏蔽时,无法找人求助。你们好歹也在风水局待过很久,不可能对此一无所知的。李天华届时只需戳穿此事,李吉将百口莫辩,反倒是坐实了金文孬种的身份!所以这事,必须得正面解决。诡绣vs幡祭,哪怕是输了,也得让凑热闹的人知道原委。”

  “正是如此!”我撇撇嘴,无所谓地一摊手,“就算输了,那又能怎样?就算我们的诡绣之术被嘲笑得一文不值,又能怎样?”

  对我理直气壮的认怂,众人都目瞪口呆。

  何天霸更是狂翻白眼,冷嘲热讽地拍手:“不错,不错,你小子现在脸皮锤炼到一定地步了。就算让他们赢,让他们得意又能怎样?无非就是丢些人,而且你只需事先言明自己是个新手,再加上你脸嫩,让阴阳道上的同胞们觉得他们是以大欺小,这就ok了。总而言之,你输了又不是很丢人,你怕啥?”

  我笑了笑:“霸爷说的倒也没错,但我是觉得,只需我们在接受挑战时,在擂台上表演得好一些,将诡绣的厉害之处展示出来,那不就够了吗?”

  这时候,徐喵喵一袭黑衣黑裤,勾魂摄魄地从客厅后面走出来,冲我微微一笑:“你这招,很厉害哦。”

  何天霸与何天豹,以及他俩的手下,都不禁有些愣神,直勾勾地瞧着徐喵喵,大部分男人都开始猛咽口水。

  “哦?怎么说?”我瞥向徐喵喵。

  她莞尔一笑:“丢脸是一回事儿,但你这招很睿智,因为幡祭高手是来自赶尸派的,他将来肯定得回滇南,而你们俩诡绣传人,却是会留在上云市本地,为当地人服务。人人心中都有一杆秤,只需你们展露出足够的实力,上云市的本地人肯定会倒向你们。”

  “徐喵喵女士的话,真是深得我心。”我浅浅一笑,“我以前出生在一个乡村,那里只有一个技术很粗糙的赤脚医生,没有行医执照,没有医疗设施,没有高等知识,后来城里有人来扶贫和免费医疗,当时来的那批人就对赤脚医生冷嘲热讽,鄙视他技术烂又嘴犟。最后,全村人群起围殴,把医疗队的人都撵跑了,哪怕他们提供免费医疗。因为人人都清楚,真正能够依赖,长久帮我们的,终归是那个技术糟糕,但却不会离开的赤脚医生。”

  “我们诡绣一脉扎根上云市多年,李叔他们也在老一辈中结下不少善缘,而我们只需在擂台战中小露一手,同时显得年轻些,到时候就算输掉技术,却也并不会丢掉脸面。这就叫……”

  “虽败犹荣!”李吉狂喜,“老大,你这招简直是绝了啊!这下子,那个幡祭高手哪怕再厉害,也根本没卵用!到时候,就是咱们展示诡绣的舞台!李天华辛辛苦苦半晌,只会给我们做嫁衣裳。”

  我淡淡笑笑:“所以说,他天天沉溺女色,大概是把脑浆都射没了。甭管是任何开放的地方,北上广深,还是外国的哪个大城市,一座城市的本地人都会有很浓重的乡土情结,老乡们会抱成一团,形成一种松散却强有力的联盟,尤其是在咱们国家!李天华却想让外地人来踩我这个本地人一脚,你说大家会怎样想?”

  “呵呵,看来李天华是在自讨苦吃啊。”何天豹欣赏地瞥我一眼,同时警惕地瞟向徐喵喵。

  阴阳道上,那些法力强悍,灵力旺盛的强者,就如夜空中的璀璨星辰,闪耀灼眼,尤其是他们并不选择隐瞒的时候,简直是如日月当空!

  所以,何天霸与何天豹轻易就能感受到徐喵喵的强烈威胁,对她深感忌惮。

  我不禁心中有些得意,这滋味很爽。恐怕在他俩心中,早已将我当成软柿子,所以他们当初肆无忌惮地利用孙一帆强迫我退出风水局,用我作为试探于骏捷和李天华的棋子,可现在呢?诡事局突然得到徐喵喵这样的强援加盟,他们哪能不慌神?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