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四百三十章 分崩离析

第四百三十章 分崩离析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权欲场天命福女大事纪暖春赵小磊温柔乡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炮灰的豪门生活[穿书]八零娇宠纪毒妃弃女野棠如炽

    何天豹颔首,也认同地道:“一只灵鬼的酬金,已经很厚道了。如果你不情愿的话,我正好握着两条情报,可以分享一条给他。”

  “我来。”何天霸眯眼,露出一抹为难之色,“我不是在思索是否该同意你的条件,实际上,一只灵鬼甚至可以买到一具干尸了。只是我做生意不喜占人便宜,讲究童叟无欺,我手中现在捏着的情报,虽然十有八九能够指向一个魔神道余孽的窝点,但我不得不警告你们:风险太大。”

  “哦?有本小姐在,只怕没干尸,不怕有风险。”徐喵喵冷哼,眼神一亮,显然被何天霸所说的“十有八九”四字所打动。

  “你同意就行,事后,如果你们真出事的话,勿怪我没提醒你们。”何天霸淡淡地说,唇角翘起一抹讥讽,似乎觉得我们自不量力。

  我却是心中咯噔一下子,想到他跟余泽的特殊关系,难免有些打退堂鼓。

  孙一帆也正是因为查询到何天霸与魔神道的关联,才被他逮住,然后用鬼寄生令他陷入长达一个月的昏迷。谁能说得准他跟魔神道究竟有啥瓜葛呢?

  如果,我是说如果,何天霸真的是魔神道所操纵的一颗棋子,那恐怕意味着何天霸给我的线索,就是一个恐怖的陷阱。

  一时间,我不禁有些犹豫。

  “你还在想啥?我们必须搞到两具干尸,你想死吗?”徐喵喵一怔,见我仍然没下定决心,不禁懊恼地瞪我一眼,却是无意间泄露出一些秘密。

  何天霸淡淡笑笑:“你仔细斟酌即可,我也不强迫你。不成的话,买卖不成仁义在嘛,你可以去找我弟弟,他提供的线索想必也很可靠。”

  我总觉得何天霸的话,有欲擒故纵的计谋蕴藏其中,他似乎在激将我,因此我十分的犹豫。

  万一我逞能,同意跟何天霸交易,上了他的恶当……

  可我直接拒绝的话,一来是显得太不信赖他,会有损我们同盟的关系,二来我不想让这个杂碎觉得我怕他。

  片刻。

  我咬咬牙:“ok,那就交易吧。但你必须得写一份契约,保证它真的能够带我们找到干尸,而且,你并没设置陷阱。灵鬼暂时不能交给你,得在我们试过你的计划确实可行之后再支付。”

  万一我中计死了,那起码我不会让他白拿一只灵鬼。

  而且,何天豹也未必就可信,他同样有的是花花肠子,而何天霸很清楚我早已怀疑他跟魔神道勾结,我想他应该会避嫌,不会再暴露破绽。毕竟,万一他的阴谋没有得逞,那就会彻底坐视他的嫌疑,也将暴露他的内奸身份。

  何天霸一愣,蹙眉沉思半晌,最终也是同意下来:“没问题,我给你们的线索已然经过验证,只需你小心谨慎,成功率应该很高,而风险自然是很大的。”

  然后,何天霸就找来一张便签纸,齐刷刷地写下一行字,交在我手里,免得被何天豹听去。

  “祝你马到成功。”何天霸淡笑,“这个消息留在我手里,本就让我很为难,因为目前我不适合跟他们公然冲突,所以我最多只能偷偷摸摸地做一些事情。但我的种鬼又是标志性的东西,根本就瞒不住。”

  “六日后,在上云市郊外的一座村庄——小王庄,会举办一场由魔神道余孽发起的鬼祭,届时,邪教徒将齐聚一堂,据我所知,他们的祭品之一,便是来自赶尸派的干尸!”

  纸条上如是写着。

  我不禁微微色变,立刻瞥向何天霸,就看到他噙着一抹古怪诡笑,不再说话。

  他究竟是包藏祸心,抑或是出于避嫌的缘故不能亲自去抢夺干尸,所以才将消息转让给我。

  但正如何天霸所说,此事所冒的风险极大!

  稍微动动脑子就知道,魔神道这一次公然鬼祭,目的绝不单纯,因为他们这段日子被打击得很惨,只能蜷缩在隐秘的地方藏匿起来。可是人憋久了,难免会发飙!

  都说老实人发火最疯狂,那就是因为积攒了太多的怨言和怒气,一股脑全部宣泄出来,自然是势不可挡。

  魔神道最近挨欺负太久了,被我们接二连三地围剿。

  自从我在毛坯房中发现第一具干尸,指向魔神道,以及在南山养老院中发现第二具干尸,它又是魔神道的窝点后,人们就似乎认准了魔神道来对付,发疯一样去搜索他们的下落。

  一整座城市的大大小小势力群起围攻,谁能遭得住?

  何况,这些年来魔神道余孽们虽说是东躲西藏,但却也几乎没被发现过,他们也就懈怠了安全措施,疏于防范,时间一久的话难免会出现些纰漏,所以他们自然是被揪出来许多,然后就拔出萝卜带出泥,一连串的魔神道信徒被曝光,损失惨重。

  虽然无人统计,但我粗略地掐指一算:魔神道的损失起码在二百余人左右。

  哪怕对风水局这样的大势力而言,二百多人的损失,也绝对不是小数字啊,足以令他们伤筋动骨。

  在这种情况下。

  在这种狂怒中。

  他们决心搞一次大规模的公然集会,其目的不言而喻,自然是要重振精神,同时重拳出击,向先前那些曾经杀戮他们信徒的人展开报复,毕竟魔神道可不是善男信女,他们本就是一个半邪教半恐怖组织的存在。

  “有一件事,我很感兴趣。”何天豹摸摸鼻子,噙着一抹诡秘笑意瞥向我,若有所思地道,“你都已经跟于骏捷闹掰了,那你为何还要收集干尸呢?你想将它们倒手给谁呢?而且,先前徐喵喵女士似乎是说,搞不到干尸的话你们就会死,这是为何呢?”

  徐喵喵俏脸一凛,有些尴尬,歉然地看我一眼,随后冷冷地盯着他俩:“我随口说说罢了。搞不到干尸就死,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何况,金文跟你们似乎也不是很熟,打听别人的隐私干嘛?”

  “我只是稍微有些感兴趣而已。”何天豹轻笑,“我们好歹是盟友,如果你们真的因为搞不到干尸而出现性命之忧,那我也可以接济你们一下嘛。不瞒你们说,在我的手中,实际上攥着整整三条确凿无疑的干尸消息,我有选择性困难症,不知道该从哪一条着手啊。”

  徐喵喵怔了怔,登时不知道说啥好,而且她显然有些意动,毕竟光凭何天霸提供的一条线索,未必就能搞到两具同时让我和她都免除危险的干尸。

  “看来,徐小姐您果然对干尸很感兴趣嘛,一听说我的线索,立刻就变脸了。”何天豹那老狐狸,立刻就管中窥豹,从徐喵喵的微表情变幻中察觉到猫腻。

  我叹了口气,徐喵喵隐居数十年之久,与人相处的城府已然退化,已经不太懂得假惺惺地隐瞒真实想法,想必是长期跟猫打交道,与一群兽类接触时自然没必要装腔作势,所以难免显得有些……嗯,天真无邪。

  徐喵喵俏脸通红,略带一丝尴尬和懊恼,想必也是意识到她那些话暴露出太多秘密,索性阖上嘴巴装酷。

  何天霸似笑非笑,何天豹同样是微微一笑,都对徐喵喵的态度相当暧昧。

  我耸耸肩膀,接过话茬:“当然,我近期的确是碰到一些麻烦,对方要挟我的条件就是以干尸为赎金,所以我志在必得!”

  这番话半真半假,也足够敷衍他俩。

  “好了,生意谈完了,我倒是很想知道,你们如此兴师动众地光临在下的诡事局,究竟为了什么?”我的眼神扫向门口的一大堆人,左面的是何天霸的手下,右面的是何天豹的心腹,双方泾渭分明,全都谨慎又整齐划一地站在路的两旁,神情肃穆,一看便知相当的彪悍,精气神全都在巅峰状态,跟李天华嫡系那些杂七杂八的垃圾一对比,高下立判。

  出动一大批人到我的诡事局来,却又不是来闹事和斗殴,那他们为了啥?

  何天豹淡淡笑笑:“游行示威罢了。”

  “哦?”

  “李天华算个屁?”何天霸脾性火爆地冷笑,“尽管说,风水局多少年来都是一言堂,由风水局之主说了算,但如果是这种涉及到风水局归属权的大事,当然得由全体风水局成员投票决定。他倒好,竟然偷偷摸摸地就签了,把30%股权转让出去,我们岂能半点表示都没有?”

  何天豹也是颔首,接过话茬:“呵呵,我怀疑诡绣破碎陷入昏厥,就是李天华不露面的借口!因为此时此刻,已经有一大堆风水局的老人和高层,集中到他的别墅中,等着兴师问罪呢。大家虽然不敢得罪赶尸派,但去他的公寓发泄下不爽,却还是可以的。而我跟哥哥,对赶尸派也没有太大的敬畏和顾忌,所以我俩决定搞个大手笔!”

  “来我的诡事局造访,就是大事?”我眯了眯眼,撇撇嘴。

  “当然!我们是风水局的人,却跑出来帮你摇旗呐喊,其中的深意,明眼人都瞧得出来嘛。”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