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四百三十四章 神蟾

第四百三十四章 神蟾

推荐阅读: 极品护花使者沈清澜贺景承(综)你可能在逗我!湛医生,请矜持天命福女大事纪最佳女婿林羽江颜隐婚蜜爱:老婆,不要跑豪门校草的男妻(重生)最强神医赘婿怀上豪门老男人的孩子[穿书]

    诡事局。 比斗前夜。

  我跟李吉临时抱佛脚,好好钻研了一阵子的诡绣,也基本制订好了在“幡祭vs诡绣大对决”中的策略,所以伸个懒腰,回到大厅中,泡了壶咖啡,加糖加奶,懒洋洋地翘起二郎腿,往喉咙里狂灌。

  李吉也是蓬头垢面地从工作室中走出来,伸个懒腰,仍然忐忑地道:“老大,我们就凭这个诡绣,真的能秀出风采吗?诡绣的生死存亡,可全都看明天了啊。”

  我咧嘴一笑:“别怕,更别怂,我们本就没想赢,也赢不了,到时候就是不丢脸就行。反正那个幡祭高手,早晚都得滚蛋,到时候谁会给他面子呢?我们才是地地道道的本地人,而且我已经将咱们诡事局对门的店面租了下来,以后那就是你的诡绣工作室。你放心大胆地打开门做生意,磨砺诡绣技艺便是,我给你出谋划策。”

  李吉像是小鸡啄米一样殷勤地狂点脑袋,露出欢喜神色,满脸的期待。

  “喂。”

  徐喵喵却是提着一罐冰可乐进来,她最近居然痴迷这种饮料,而且她怀中的黑猫更是嗜糖。一瞧见我,她就兴致勃勃地打着招呼问:“你知道最近阴阳道上都怎么说你跟那个叫魏仁杰的幡祭高手的赌斗吗?”

  “能怎样?”我撇撇嘴,“虽然我没有关注过,但也能想得出来,无非就是‘不自量力的土鳖’、‘自取其辱的蠢驴’、‘厚颜无耻的傻狗’这一类说辞呗。”

  徐喵喵嘻嘻一笑:“你猜得可真准。我在本地驱魔人的微信群中看到一些说法,念给你听听。”

  我不禁翻翻白眼:“你这是故意给我添堵来恶心我啊,但无所谓,我恰好有一颗大心脏,念来听听,就当是对我的督促了,明天我就狠狠地打肿他们的脸。”

  “第一条,来自风水局的‘白夜黑魔’说:幡祭高手魏仁杰的风姿,我们风水局的人都亲眼所见了,果然是神乎其技!而李吉那个猥琐男,我以前在风水局也没少见他,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废物,而且是人渣、势利眼,只懂得跟在天哥的屁股后面溜须拍马。这种垃圾货色,能有啥真本事?”

  徐喵喵读完之后,李吉尴尬地搓搓手,很是郁闷,却也叹了口气,并不否认地点点脑袋:“我也是咎由自取啊。以往在风水局时,就像他们说的那样,我的的确确就是靠拍李天华马屁活着。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对诡绣的技艺都很生疏,只是后来李天华的性子太凉薄,我才意识到想靠别人活着实在是太幼稚,根本就靠不住,必须得掌握一技之长才能活下去。所以,我才继续锤炼诡绣之术,后来更是痴迷其中。”

  “男儿当自强。”我笑笑,“你现在努力为时不晚。”

  “第二条。”徐喵喵清清喉咙,依旧是笑吟吟地道,“一个隐瞒身份的匿名者‘入魔三分’说:金文就是个瘪三,水平有限得很,而且还是个小年轻,根本就没练几年诡绣,居然也跑出来耀武扬威。等到明天跟魏仁杰比斗时,八成会被人家将脸抽肿。届时,魏仁杰的大胜已经是板上钉钉,所以我推荐你们在博彩公司的盘口中押魏仁杰赢,虽然赔率很低,只有0.23,但简直就是捡钱啊。”

  “我靠。”我接着狂翻白眼,“还有无聊的人开了赌博的盘口啊?那我们也赶紧去下注,就买我输啊。”

  徐喵喵一摊手,浅笑着道:“我已经将我的毕生积蓄全部都押到了你们输上,就等着赚钱了。如果到时候你们一不小心赢了,那就等着我们猫巢的所有灵猫晚上骚扰你们吧。”

  “第三条嘛,是一个自称来自赶尸派的人在吹嘘魏仁杰的本事。他说:魏仁杰在赶尸派内部,也是罕见的幡祭天才。他的技术在幡祭一脉中无人能敌,可以说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像这种人物,金文和李吉那种籍籍无名的小卒子,给他提鞋都不配。”徐喵喵接着念,又补充道,“同意这一条看法的人特别多。”

  “就没有支持我们的吗?”我郁闷地摸摸鼻子。

  “有啊。”徐喵喵噗嗤一笑,“幡祭vs诡绣大对决中,你赢的赔率已经暴涨到9.9了,也就是说接近十倍的恐怖利润啊!已经有一批人决心搏冷,重金押注在你身上,他们都殷切地盼望着你赢呢。”

  “靠……”我叹了口气,“这批人在我输了之后,美梦落空,恐怕都得郁闷很久呢。但那也是没法子的事情,谁让他们自己太贪呢。”

  徐喵喵幸灾乐祸:“嗜赌的人,都是不会自我反省的,只会怨天尤人,诅咒一切。到时候,等你输了,他们肯定疯狂地咒骂你,喷脏话,把你抹黑成一个废物。”

  我心中凛然,立刻意识到一点:“这恐怕正是李天华想要的结局!这个赌博盘口,八成就是李天华捣鼓出来的。本来,我跟本地人无冤无仇,还帮他们解决了好几个灵异事件,算得上是很有贡献,所以阴阳道上的人应该对我很有好感才是。但如果有一批赌狗,在我身上栽了,他们必然恨我入骨,连带着他们倒霉的家庭、朋友也会纷纷咒骂我。到时候,他们就像是一颗毒瘤的种子,始终敌视我。”

  李天华耍这些贱招,可真是炉火纯青,令我无缘无故地就会得罪一批人。

  所以说,跟这些老江湖玩,真的是半点都麻痹不得,哪怕李天华已经是丧失心气,渐渐变得猪狗不如,却也是懂得很多弯弯绕绕,随时能把一般人玩弄鼓掌之中。

  咚咚咚!

  在我们欣赏这些对我口诛笔伐的言论时,诡事局的门被敲响了。

  “这么晚了,谁啊?”李吉很纳闷,一推开门,却发现是宋恩和他儿子宋多多。

  在两天前,宋恩来诡事局,将剩余的两味药材买走,回家治愈他的宝贝儿子。今儿看来是药奏效了,宋多多一副精神旺盛的样子,眼神转来转去,对诡事局中的所有东西都感到很新奇。

  “感谢你们,金文先生,徐喵喵小姐,我的孩子已经彻底安然无恙了。”宋恩满脸的感慨,“没有孩子的话,我恐怕真的是感到生无可恋。”

  说罢,他掏出一份合同书交给徐喵喵:“三鑫材料厂的那块土地,我已经高价买了下来,赠给您。从今往后,您的猫巢就能合法地留在那儿,谁也没资格驱逐你们。”

  “多谢。”徐喵喵并不客气地将礼物收下,那对猫巢而言,的确是一桩好事。

  “我也是为金文先生您准备了一份特殊的礼物。”宋恩正色道,神秘兮兮地压低嗓音,从口袋中掏出一件温润如玉的东西。”

  我一瞧,发现是只玉蟾。

  “好东西啊。”我微微色变,因为我从它上面清晰地感受到了一股子灵力波动。

  也就是说,玉蟾来自阴阳道,而且具备灵异力量。

  “您喜欢就好。”宋恩满意地点点脑袋,为我解说道,“这件玉蟾,是我的传家之宝,一直都有股子特殊的灵气,我本来也没当回事儿,只是以为玉质特殊罢了,估摸着会很值钱,因此我一直租用银行的保险柜,将它和我的一些房契和珠宝都搁在里面。直到三日前碰到你们,感受到你们身上的法力和灵力,我才懂了它的玄机,所以将它从银行保险柜中取了回来,赠给金文先生您。我不太懂它的玄妙,但您应该能看出来。”

  “你捡到宝了。”徐喵喵不无羡慕地撇撇嘴,眼神炙热地吞了口口水。

  见她的神色,我就知道这玩意绝对不简单啊,但我自己的见识有限,也搞不太懂它的厉害。

  “这是一只神蟾,可以抵御咒毒。”徐喵喵见我满脸茫然,也就索性给我介绍一下,“佩戴上它,辟易万邪,抵御万毒。当然,这都是夸张的说法。准确地说,一旦你被诅咒缠身,或是阴毒索命,神蟾都会张开嘴巴,替你将这些东西吃掉。而它会从白玉色,变成漆黑的墨玉色,给你示警。”

  我不禁窃喜,这玩意简直是兼具防御、预警为一体,果然有用。

  “多谢啊。”我感觉有些欠宋恩人情,他给我的东西,实在是太过珍贵。

  宋恩笑笑:“您是我儿子的救命恩人,我就算掏心掏肺给您,都无法偿还您恩情的万一。”

  我叹了口气:“你们也是倒霉,本来凤凰城别苑那地方,多少年都没有出现过一桩怪事,现在却碰上这茬。”

  “不,我们住的那地方,实际上也有很多风波的,怪事倒也不少。”宋恩倒是不屑地冷笑,“很多丑闻,都被我们那儿的房地产开发商动用人脉关系和金钱给压制了而已。譬如说,不久前就有个禽兽老师,企图染指无辜的女学生,后来被千夫所指,竟然玻璃心发作跳楼了。我还参与抗议了呢,但这件事却是在网络上和报纸上一点消息都没有。”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