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四百三十九章 开战时刻

第四百三十九章 开战时刻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人屠归来拥吻热可可

    魏仁杰凌空一跃,稳稳当当落在擂台上,右臂霎时就缠绕上熊熊烈炎。

  那些火焰翻滚呼啸,最终演变成一条带着炙热高温的迷你火龙,蹲在魏仁杰的肩膀上,俯瞰着所有观众。

  无数人惊声尖叫,被魏仁杰精湛的道法所震撼。

  我也不得不承认,这一手简直是令人目瞪口呆,只能翘起大拇指,而且先声夺人地赢得了支持率,令人感受到了幡祭的不凡。

  李吉站在擂台旁,脸部猛烈抽搐了一下,看魏仁杰的眼神充满嫉妒。

  李天华很是激动地疯狂拍手,显然对魏仁杰的惊艳登场格外满意,挑衅地冲我撇撇嘴:“金文,你可是堂堂诡事局之主,就那样傻愣愣地站在擂台上,未免太扫兴了吧?我们的魏仁杰大师抛玉引砖,你不如也露一手,让大家热闹热闹?”

  我淡淡笑笑,朗声道:“魏仁杰大师今年已经整整四十八岁,浸淫幡祭将尽四十年之久,道法积累雄厚,而我学诡绣尚未满两年,又是半路出家,一直都在打基础,哪有空闲去学这种耍酷的法子。”

  “哈哈,未战先怯,现在就已经开始找借口甩黑锅了?”李天华满脸鄙夷地讥讽。

  他的一干狗腿子们,也都鼓噪起来,再加上隐藏在观众中的托儿煽风点火,闹得现场一片冷嘲热讽的声音。

  我也并不介意,这种雕虫小技都早就在我的预料之中,而且我既然最终肯定会输,那么自然会有一大批人对我阴阳怪气尖酸刻薄地说些怪话,那一点也不稀奇。

  所以,我只是哈哈一笑,撇撇嘴:“我们在场上比,你在下面倒是蹦跶得很欢。原来藏在别人的屁股后面狐假虎威的滋味这么爽啊?我虽然觉得赢魏仁杰先生的希望很渺茫,但为了我们上云市诡绣一脉的荣誉,还是宁愿忍受像你这种货色冷嘲热讽站了出来,就算输了,我也是站着挺直腰杆,并不觉得有多丢脸。反倒是你,又嘴碎,又怂包,还上蹿下跳的,不如你上来跟我比一比?”

  李天华登时噎住,在这种节骨眼儿,他当然不可能被我激将跑上去献丑。

  他阖上嘴巴之后,连带着那群风水局的狗也都不敢狂吠了,于是场面又安静下来。

  这时候,魏仁杰开口了。

  “我一直听闻,上云市的诡绣一脉别出心裁,将古老的绣花、炼鬼,以及现代的纹身融合,三位一体,对很多痼疾的治疗效果相当显著。甚至,有一名老前辈竟然曾经治愈了肝癌晚期患者,硬生生地将他已经迈进鬼门关的半只脚拽了回来。所以,当我在幡祭领域功成名就后,就一直有个心病,想跟驰名天下的诡绣比一比!”

  他叹息着摇摇脑袋:“但可惜的是,诡绣一脉长期都是一脉单传,自从上一辈的继承者失踪之后,从未传出有新任继承者的消息,就只有一个在纹身店前面挂牌写着‘治愈男性性功能障碍、力不从心、早泄、阳痿,帮你重振雄风’的李吉先生。”

  现场顿时爆发出哄堂大笑。

  如山呼海啸。

  在将近两三千人面前,被捅出这件尴尬糗事的李吉,脸部顿时涨成血红色,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他糗大了,我也被牵累着脸面无光,我只能咬牙忍耐。

  这毕竟是无可辩驳的黑历史,人人皆知,本就没法子狡辩。

  “我曾经打听着路,来到你的纹身店门口。但是……抱歉,我一看到您的招牌,就熄了一腔好勇斗狠的欲望。”魏仁杰喟叹,“因为我真的很怕输给你。万一我真输了的话,别人就会说,堂堂的幡祭之术集大成者,竟然还不如一个走江湖的赤脚医生。而且,就算我赢了,也没啥值得炫耀的。这种赢了不讨好,输了丢光脸的事,我再三权衡后,还是选择买机票回家了。”

  现场更是掀起一阵嘈杂的声浪,李吉孤立无援地站在擂台上,承受着所有人的冷眼和嘲笑,我清晰看到他的脸已经憋成酱紫色。如果再持续下去的话,恐怕他会炸毛。

  不是任何人都能扛住这种千夫所指的恐怖压力的,起码,李吉不行。

  嗯,暂时不行。

  我得帮帮他,遏制住魏仁杰喋喋不休的那股劲儿,别让他一直嚣张下去。

  所以,我清清喉咙,淡淡地道:“创业艰难,李吉他才跟师父学到皮毛,就被迫离开,从此再也没有聆听师父教诲的机会,所以,他就只是个半吊子,根本就未曾领悟到诡绣的精髓,为了糊口,当然得利用诡绣赚点外快。我想,那也没啥丢人的,每个人都有自己落魄的时候,像魏仁杰阁下这种从小生活优渥,人生从未碰上大坎的人,大概是不会懂得挨饿和挨冻的滋味的。我也曾经被一群女人绑架,为了活命,也得施展出浑身伎俩去满足她们。”

  我说得一本正经,神色凄楚,也并未撒谎。

  现场的狂笑登时戛然止住。

  阴阳道上的人,多灾多难,尤其是在上云市这种鬼地方混,经常就会碰上些不如意的事情,他们多数都对我的话深有体会。

  何况,李吉做的活儿虽说是个笑料,挺滑稽的,但归根到底,真正说起来的话,也并没啥丢人的。所有正规的大医院,也都有泌尿男科啊,丢人吗?

  李吉的眼球中闪烁着一丝我很陌生的光泽,然后化为两行清泪,居然当众哽咽起来。

  他真情流露,所剩无几的嘲笑,就更加的刺耳,很快就尴尬地彻底消失,陷入沉默中。

  “我们本就是小鼻子小眼睛的小人物,跟您这种幡祭达人没法比。你可以赢我们,身为胜利者也可以嘲讽两句,但有些话太刺耳了,我希望您能稍微保持一点风度,别说得太过火。他兼职个替人治阳痿的男科医生你居然就觉得很丢脸。那么,掏粪工丢人吗?搓澡工丢人吗?农民工丢人吗?”我噙着一丝冷冷的厌恶,接着淡淡地道,瞥向主持幡祭vs诡绣的蔡中赫,耸耸肩膀,“蔡叔,闲言少叙,既然人齐了,请您宣布开始吧。”

  现场鸦雀无声,很多人都有些尴尬。

  蔡中赫赞许地冲我点点头,同时也为我帮腔道:“金文先生才学习诡绣未满两年,就已经小有成就,而魏仁杰先生浸淫幡祭二十余年,双方的门槛实在是……嗯,不太公平,所以请大家稍安勿躁,对诡绣持宽容之心,别太苛刻。”

  李半仙也是立刻跳出来,仗义执言:“无论如何,诡绣都是我们上云市本地的骄傲,而且,曾经治愈过成千上万的人。虽说这些年传承艰难,但将来金文与李吉成长为诡绣大师,那是指日可待,板上钉钉的事情。他们将来,仍然会在上云市为我们治愈痼疾。尤其是他们脱离风水局,自立门户之后,更是来者不拒。我们岂能帮一个外乡的幡祭混蛋来欺负自己人?”

  他一说完,我们诡事局散布在人群中的风水先生们,也是立刻摇旗呐喊:

  “以前,李大师是诡绣宗师的时候,他的手艺可是有口皆碑的,太多人受其恩惠活命,诡绣根本就无需证明自己,它本来就是我们上云市阴阳道的一颗璀璨珍珠。”

  “风水局真是破罐子破摔了,居然是连诡绣一脉都逼走了,一丁点的投资眼光都没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啊。将来金文和李吉成长为诡绣大师的时候,李天华肯定会悔青肠子!”

  “我听说了,李吉已经租下诡事局对面的店铺,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决心将诡绣发扬光大。届时,我们谁都可以去花钱去解决必死之症,哪怕是咱们患上一些普通医院从未接触过的阴鬼之症,诡绣都能够解决。我可不想得罪他,或许……将来我们还得指望他救命呢。”

  “就是啊!幡祭就算再厉害,那也是只为赶尸派服务,魏仁杰根本就不可能来为咱们救命。而诡绣,却是我们的救星!我们就该支持诡绣!”

  舆论霎时改换了风头,很多人交头接耳起来,对诡绣大为改观。

  李天华听着人们议论的话,脸色立刻变得极其精彩。

  他大概万万没想到,我会有一系列扭转乾坤的计划,而且是以失败者的身份,靠同情、怜悯、以及对未来的期待来力挽狂澜!

  这时候,蔡叔清清喉咙:“行了,我宣布诡绣vs幡祭的大比斗,现在正式开始!请风水局的李天华先生来宣布规则,而诡事局的金文先生,作为被挑战者,拥有否决权和修改权。”

  李天华的唇角翘起一抹阴鸷诡笑,显然是已有准备,所以胸有成竹,那令我的心弦登时绷紧。

  可绝不能出岔子啊……

  已经走到现在这一步,行百里者半九十,我如果在最后的节骨眼儿失败的话,那就前功尽弃了,所以我必须得咬紧牙关撑住才行!

  “既然是诡绣vs幡祭的比斗,当然得靠实战来解决。”李天华淡淡道,从口袋中掏出两个瓷罐,摆在我们面前。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