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四百四十二章 孽种

第四百四十二章 孽种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吴庸忍着痛,刚想说啥,但紧接着他就翻着白眼,嘴角呕吐出无数白沫,一下子倒在地上,四肢激烈抽搐起来。

  李天华蹙眉,立刻让叶九宫把吴庸捆绑起来:“他的反应太激烈了,说不准会咬断自己的舌头,塞一块湿巾砸他嘴巴中,别让他伤害到自己。”

  叶九宫立刻翘起拇指,十分谄媚地夸赞:“天哥您对待属下真是太好了,考虑周详,面面俱到,在下佩服!”

  我不禁觉得格外荒谬,叶九宫这番话真的不是冷嘲热讽吗?一个刚刚亲自把下属推入火坑的混蛋上司,也有脸被这样夸?

  但李天华却是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半点也没有觉得羞耻,只是冷冷看向我。

  我叹了口气,而金虎直接挽起袖子,半点都不带犹豫的,就将胳膊插入装有孽种的罐子中。

  “操!”

  金虎也是疼得龇牙咧嘴,但没有吴庸那样痛彻心扉,所有人的目光登时全部都汇聚到他身上,等待结局。

  “ok了,我应该已经被寄生了。”金虎咬紧牙关,将血淋淋的胳膊拿了出来,就见上面密密麻麻地布满啃噬的咬痕,极其可怖,但幸亏没有大事,只是些皮外伤。

  同样有一股子黑色顺着他的血管往脑部迅速移动。

  金虎只来得及说一句话,然后对我们笑笑,接着他就同样瘫在地上,陷入昏厥中。

  但金虎却并未像吴庸那样剧烈抽搐,而是呼吸平稳,神色安静,就像是童话故事中吃了毒苹果陷入昏睡等待一个王子之吻的白雪公主。

  我们都不太懂为何俩人不一样,只有于骏捷勃然色变,深深地看向我们:“你们诡事局藏得很深啊,像金虎这样的无名小卒,居然有着如此强健的体魄,甚至比很多妖怪的血气都旺盛,简直就像是猛虎雄狮。”

  我心中窃喜,果然,我临时灵机一动想出来的策略是对的,那十只残次品青虫蛊成功提高了金虎的生命力,让他在孽种面前可以撑得更久。

  “嘁,那又有啥用?”李天华不屑地讥讽,“一个身体强壮的人与一个身体羸弱的人同时患上晚期癌症,区别只是前者能够多撑几天罢了,最终依旧得咽气!除非你们的诡绣能够成功救回他的命。”

  我冷冷地瞥向他,以眼角余光扫视笑得很漫不经心的于骏捷,心中怒火沸腾。如果不是李天华执意要搞出一个诡绣vs幡祭的比斗,逼迫我参与,如果不是于骏捷率三百铜甲尸来逼宫,我哪会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好兄弟被孽种寄生,陷入这种半死不活的境地!

  但我……甚至不敢怒目瞪视于骏捷,只能夹紧尾巴装孙子,只敢用眼角余光去关注他的一举一动。

  这种无能为力的煎熬滋味,令我倍感屈辱,但我又能如何?

  三百铜甲尸只是赶尸派的前锋小分队罢了。

  接下来,赶尸派很可能兴师动众,派来成千上万的高级僵尸!届时,于骏捷跺跺脚,上云市就会迎来前所未有的大地震。

  唉……走一步看一步吧。

  我叹了口气,决心先将金虎拯救回来。既然他信赖我,我就不能辜负我的好兄弟!

  “来。”我与李吉立刻将金虎搬到我俩的工作台上,把工具箱打开,将所有的诡绣图案和器械一一取出,铺陈在桌子上。

  魏仁杰也立刻就将吴庸拖拽到他的工作台上,在众目睽睽下取出一个火盆,但他烧的却并非炭火,而是……整整九颗骷髅头!!!

  他取出一张符纸,直接丢到火盆中,顿时就燃起熊熊烈火,而那些火,居然是从骷髅头的眼洞中喷射出来,绿油油的,全部都是正儿八经的幽冥鬼火。连带着魏仁杰的脸在摇曳闪烁的鬼火照耀下,都有些诡异恐怖,令人心生寒意。

  魏仁杰果然有真材实料,他就像是掬一捧水般,将手伸到火盆里,然后就挖来一团液态鬼火,将它均匀地涂抹到吴庸的身体上。

  霎时!

  吴庸的脸立刻变得狰狞,他的眼球猝然睁开,张牙舞爪地尖叫起来。

  “小小孽种,也敢聒噪?”魏仁杰神色如常,只是伸出右手,轻轻弹在他的脑壳上,吴庸便立刻恢复原样,老老实实地躺在桌子上。

  我叹了口气,收回目光,对李吉耸耸肩膀:“幡祭名不虚传,我们也得按照原计划露一手啊,别辜负金虎的牺牲。”

  李吉的手臂都不禁有些哆嗦,他显然不太自信,担心地问我:“老大,万一我们真的没那个本事,没法子把金虎从鬼门关拉回来,该咋办?我会歉疚一辈子的……唉。”

  我淡淡笑笑:“别担心,诡绣没法子解决的话,依旧有别的手段,活人哪能叫尿憋死?到时候,我们变通一下便是。诡绣,只是第一条思路罢了,你我先全力以赴地试试再说。我向你保证,金虎最终肯定不会出事的,我有很多法子可以救他的。”

  于骏捷已经亲口承认了,在有那十只青虫蛊保底的情况下,一时半会儿,金虎绝对不会出毛病,他撑得住。

  既然如此,我有的是法子找人求助。譬如说:徐喵喵,陈中华,以及孙食古!!!

  他们仨,很可能都会有对付孽种的法子。

  徐喵喵是一个活了很久见多识广的猫妖,她对我们普通人而言,近乎不死之身的寿命,足以令她接触到孽种之流的家伙,我觉得她十有八九懂得些对付孽种的偏方。

  陈中华是阴曹地府的判官,他跟孽种是老乡,必然会知晓一些根除孽主的法子,询问他准没错。何况我也是成功地帮助他探察到了一些关于凤凰城别苑为何没有魂魄下地府的秘密,正好借机求他帮忙。

  孙食古,则是我最后的保险手段。既然他是赶尸派中身份尊崇的长老,那就意味着他也有让魏仁杰大师为他服务的权力,我只需努力收集干尸,讨他欢心,就能将我应得的酬劳换成一次请魏仁杰出手的机会,把金虎从鬼门关拉回来!

  有三条活路垫底,我还怕啥?

  “稍安勿躁,既然存在着两个我们诡绣一脉的前辈们治愈疯魔离魂症的病例,那意味着我们也行。起码,是存在一丝可能性的!”我斩钉截铁地淡淡笑道。

  “嗯。”李吉依旧很不自信,但被我的镇静若定所感染,也是老老实实地开始观察金虎的状况。

  我将金虎剥成光猪,只剩下一条大花裤衩子。

  然后,就开始将我腹稿中的诡绣方案告诉李吉:“依我看,孽种既然源自黄泉,就是大凶的鬼物,而且,必须得归档到鬼王,甚至是鬼神的级别,很是恐怖。因此,诡绣的底纹,就必须设置成子纯阳至刚的大日如来!”

  李吉蹙眉,谨慎地提建议:“以佛性镇压孽种的魔性,很不错。但我觉得,天下万物相生相克,既然孽种是纯阴的存在,那用纯阳来镇压最好。而且,三昧真火炼鬼有奇效,因此我提议我们用一副‘焚尽八荒图’来作为底纹。”

  不得不说,李吉的诡绣思路比往日成熟很多了。再也不会出现用淫羊藿做底纹,将李天华变成人形泰迪的糗事,他的眼光变得深邃了很多,眼界也更开拓了,不会再像往昔那样急功近利。

  用焚尽八荒的三昧真火作为底纹,烧死孽种,的确是一条极其别出心裁的思路,但却凶险,很可能闹到不死不休的境地,如果没有将孽种烧死的话,它就很可能因为火烧火燎而发狂,从而吞噬金虎。

  我的大日如来底纹,走的则是中庸中正中规中矩的路子,求稳,妥帖,能够靠无上佛性来镇压魔性,从而封印孽种。

  “魂魄呢?”我问。

  李吉深思熟虑后,才小心翼翼地道:“我们需要一只无限恐怖的凶灵,以毒攻毒,但……恐怕很难搞到啊。”

  我瞥向李天华,淡淡道:“既然是你们提议的诡绣,那我在制作诡绣中损耗的魂魄,必须得由风水局提供,你们无异议吧?”

  “当然。”李天华虽然很蛋疼,但却也很麻溜地同意了。毕竟,是他来邀战,我是应战的人,所以一切的材料自然是由他来提供。何况,最近李天华拍于骏捷的马屁很成功,靠着那30%的风水局股权搞到一大批的灵鬼,他手中宽裕得很。

  “你听,李天华那里有我们需要的任何类型的灵鬼,你尽管可以提出要求。如果我们因为缺乏材料而失败,制不出诡绣的话,那就算平局,因为我们输在李天华身上。”我淡淡地说。

  李天华冷笑不已:“你还真会找借口,但我最近手头恰好有一大批鬼魂,应有尽有,只要你的要求别太离谱就行。”

  我回过头来,将我的思路跟李吉说:“我觉得,用一个孕妇的魂魄较好。”

  “啊?”李吉一呆,而且我的话也通过转播音响,传到所有观众的耳朵中。

  我淡淡地解释:“所谓的孽种,之所以仅能生活在黄泉,是因为它们天性残缺,命里缺阳。”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