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四百四十三章 方案

第四百四十三章 方案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权欲场天命福女大事纪暖春赵小磊温柔乡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炮灰的豪门生活[穿书]八零娇宠纪毒妃弃女野棠如炽

    “黄泉之水,就是一条最纯粹的阴脉!它们之所以狂暴,疯狂地吞噬血肉魂魄,就是因为它们宛如孕育中的婴孩,亟需依靠寄生别人,来夺取对方的阳气,弥补自己所缺乏的东西。”我眯眼详细解释道。

  “哦,我懂了。”李吉恍然醒悟,“这就叫缺啥补啥!就像是我以前治愈的那些阳痿患者,他们都爱吃啥虎鞭、鹿鞭、熊鞭,爱喝三鞭酒。”

  现场顿时一阵哄笑,把一些三鞭酒爱好者都很尴尬。

  “嗯,所以用孕妇化成的灵鬼来制作诡绣的话,她的子宫与胎盘,相当于孽种梦寐以求的巢穴。再辅佐以大日如来的佛性镇压,或许能够将孽种的魔性压制住,从而让金虎醒来。”我觉得自己的诡绣方案是很靠谱的。

  李吉却是双眉紧蹙,谨慎地道:“您想洗去孽种的魔性?镇压魔头?”

  我点点头。

  “但……恕我直言!”李吉喟叹,摇摇脑袋,“有些混蛋是不可救药的,魔性根植于三魂七魄中,根本就不可能洗去。你越是镇压,越可能适得其反,令孽种更加疯狂!就像是警察对待那种普通罪犯,是以教育为主,但那种穷凶极恶的坏蛋,都是直接给他们吃子弹的。我觉得我们必须得比孽种更凶残,将它直接弄死才行!”

  “底纹是焚尽八荒图,魂魄用大凶猛鬼,直接让他俩龙争虎斗,打个你死我活!然后,我们分三次,每隔一天都制作一副诡绣,全都用同样的方法,相当于用三批军队去剿匪,源源不断地打击孽种。我就不信我们没法成功!”李吉孤注一掷地冷哼。

  他的手段过于酷烈,甚至有玉石俱焚的嫌疑。

  虽然说,从理论上来说,的确有很高的可行性,但这种法子无疑是将金虎的身体变成了猛鬼vs孽种的战场。将来,就算是我们侥幸赢了,孽种被三次诡绣歼灭,金虎的身体也会千疮百孔,出现众多的毛病,所以很是不妥。

  不到万不得已,我不能用李吉这样极端的法子。

  可是,我自己的法子,显然也并不是很靠谱。李吉所说的那些顾忌,的的确确是存在的。孽种魔性很重,靠着大日如来的底纹,未必就能压制住。而且,用孕妇灵鬼来对付孽种,也只是一个猜想。

  我不禁有些懊恼,倘若李叔活着,他一定知晓那两个案例,也就可以告诉我前辈们的做法,我便能够轻易赢下这场幡祭vs诡绣的比斗。

  一念至此,我不禁瞥向魏仁杰。

  只见他已经彻底沉浸到工作中,双手狂舞,掏出一张a4纸,拿碳素笔疯狂地撰写着一些数据与公式,显然是在计算幡祭的范围和力度。毕竟,幡祭乃是用鬼火灼烧人体,稍有不慎的话,人就会被烧成灰烬,根本不可能活下来。

  而他的神情极其的沉稳自信,仔细去观察的话,那些数据尽管潦草,却也排列整齐,一看便知胸有成竹。

  我轻轻一叹,知道恐怕很难赢他,当然,我本来也就没觉得自己有多少胜算,所以虽然有些小小的不爽,却也心悦诚服。起码,输在一位真正的大师手中,不亏。

  “那我们折中一下吧。”我将脑袋转回来,郑重其事地对李吉道。

  李吉一呆:“诡绣能折中吗?”

  我点点脑袋:“对于诡绣,你算是登堂入室,我才初窥门径,而我们俩的师父李叔,早已是炉火纯青的宗师级人物。他就曾经对我提到过关于双重诡绣的概念!”

  李吉的眼中露出一抹狂热,喃喃地道:“您以往没跟我提过……”

  我点点脑袋,淡淡道:“以往我也并不特别信赖你,一些有关诡绣的核心秘密,我自然不会全部告诉你。何况,凭你我的蹩脚诡绣水准,暂时也没资格去运用双重诡绣。它的门槛,起码得是大师级,你有脸自称大师吗?”

  李吉尴尬地挠挠头,嘿嘿一笑:“我恐怕再磨砺二十年,或许才有资格。”

  “但现在我们赶鸭子上架,必须得强行试一试了。”我的话清晰地传遍龙虎茶馆的所有角落,因为我们的目的,本就是作秀!

  我们会输,但要输得轰轰烈烈!

  “双重诡绣???”李天华立刻变得心神不宁起来,显然对这个名词有些忌惮,同时满怀恨意,“混蛋!你果然藏着掖着,明明懂得更高深的诡绣之术,却在给我制作诡绣时偷工减料,该死!”

  “有趣。”蔡中赫也是捋捋胡须,露出期待之色,在他身后,同时出现两名黑袍人,全都目光灼热地看向我与李吉。

  于骏捷同样是眯缝双眼,收敛嚣张跋扈的神色,谨慎地盯着我,又是期待,又是忌惮。

  “简而言之,就是将你跟我的方案结合起来。”我正色道,“我们一面用大日如来底纹配合孕妇灵鬼来镇压孽种的魔性,洗练它的心灵,压制它的凶魂;一面用焚尽八荒图和大凶猛鬼来鞭笞孽种,威逼它,恫吓它!这就叫……”

  “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李吉小鸡啄米一样狂点脑袋,“这可是极有道理的做法,绝对可以成功的!”

  我也笑道:“嗯,一手大棒,一手萝卜,既强硬,又怀柔,就不信没法对付得了孽种。”

  然后我就来到李天华面前摊开手:“鬼魂,准备好了吗?”

  “靠,你居然得消耗两个魂魄。”李天华很是肉痛地咬咬牙,格外不爽。

  我淡淡笑笑:“如果你的灵鬼不够用的话,再把风水局股权的10%转让给赶尸派就是,他们一定很乐意再支付你一大批灵鬼。”

  李天华勃然色变!

  现场也是渐渐响起沸腾的声浪,无数人窃窃私语,看向李天华的眼神也是夹杂着戏谑和嘲讽。

  很显然,李天华出卖风水局利益,损公肥私的行为,终归是有很多人看不顺眼的,只是没人敢当面唾骂他,也不敢得罪赶尸派,所以只能背后骂骂咧咧地戳李天华的脊梁骨,或者扎小人咒他。

  “哼!”于骏捷从鼻孔中闷哼出一个小小的鼻音。

  所有议论戛然止住,现场鸦雀无声。

  我心中苦涩,叹了口气。

  全上云市的阴阳道高手们,此时此刻,都在于骏捷面前低头,就因为他的冷冷一哼,所有人都噤若寒蝉。

  这就是绝对的霸道和力量!

  “叶九宫,去将金文需要的灵鬼和凶鬼取来。”尽管很郁闷,但李天华还是爽快同意了,他不愿也不敢毁诺。

  当我们的诡绣方案最终制订好,而且,我们所需的两个魂魄也准备妥当之后,魏仁杰那边传来了阵阵叫好的声浪,他的幡祭已经接近尾声了。

  我索性罢手,先欣赏幡祭之术的厉害。

  只见:一道道的鬼火从骷髅眼眶中喷射而出,冲霄腾起。

  魏仁杰的左手五指合拢,掬一捧火,拿右手食指蘸着,笔走龙蛇般在昏厥的吴庸后辈上撰写出一系列古拙诡异的符篆文字,其中还夹杂着一些犹太人的希伯来语,以及拉丁语,甚至是英文。

  毕竟,幡祭本就是东西方的诡术融合后的产物,它起源自西方。

  没多久,魏仁杰所描绘的图案成形了,那赫然是一只恐怖的魔神!

  “七十二柱魔神之首,至上四柱魔神之一的巴尔!”魏仁杰边绘制,边游刃有余地讲解,对观众炫耀着幡祭之术的厉害,“孽种固然强悍,但根本就没资格跟魔神相提并论。所以,我用魔神巴尔轻易就能压制住孽种。然后……”

  他又轻描淡写地画出一个瓶子。

  “瓶中恶魔!我的幡祭之术,便宛如困住魔神的瓶子。就连巴尔都会被魔瓶所囚禁,何况是孽种呢?”魏仁杰的话音刚落,就见那瓶子的轮廓燃烧起熊熊的黑炎!

  “啊啊啊啊啊!!!”

  吴庸猝然睁开双眼,惊声尖叫,疯狂地挣扎起来。

  “哼,困兽之斗,不堪一击。”魏仁杰淡淡冷笑,咬破舌尖,又喷出一口精血在魔瓶上。

  黑炎霎时染上一抹猩红,极其刺眼。

  一整块人皮彻底燃烧起来,然后从吴庸的脊背上掉了下来,赫然是魔瓶的样子。

  而在其中,一只有着八爪鱼身体,人脸,獠牙如锯齿的怪物,正在魔瓶中疯狂地扭动,但魔瓶边缘却燃烧着不朽黑炎,它根本就无法动弹。

  “成功了!”李天华激动地怒吼起来,“孽种已经被魏仁杰大师所制服,而且是从吴庸身体中捉了出来,囚禁在这块人皮里,这简直就是神乎其技的幡祭!诡绣给幡祭提鞋都不配。”

  现场也是一片欢呼,为魏仁杰超凡入圣的幡祭之术而震撼。

  待所有人的欢呼结束,喊得累了,我才冷冷地瞥向躺在地上的吴庸,淡淡道:“李天华阁下,您可真是薄情寡义到极点了。虽然幡祭很成功,孽种已驱魔成功,但吴庸被割裂掉一大块人皮,浑身被灼烧出无数血泡,你居然不闻不问,完全不把他的死活放在心上,可真是令人感慨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