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四百四十九章 孪生

第四百四十九章 孪生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凭我的身份,尚不足以推动阴曹地府对赶尸派宣战。”陈中华摇一摇脑袋,“除非万不得已,以及有威胁到六道轮回,以及幽冥路的邪恶家伙,否则,我们阴间绝不能轻易撕毁阴间与阳间的互不侵犯协议。”

  陈中华恼火地一叹,似乎想到一些怄气的事情,忍不住火冒三丈地抱怨:“如果有一天,十殿阎罗共同签字,准许我们阴间的鬼差们对阳间的混蛋们动手的话,老子第一时间带着我在无心平原放牧的十万猛鬼,冲到神通教的驻地,杀个血光冲天!把他们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全部灭族,襁褓中的婴孩也要全都溺死制成鬼婴!”

  我们都不禁愕然,被陈中华嗓音中透露的那股子刻骨铭心的怨毒和愤懑震惊。

  听他话里的意思,神通教跟他简直是有着弑父夺妻之仇。

  我们没问,他已经主动说出理由:“他们神通教是全球最大的贩鬼集团,控制着咱们国家70%的鬼魂买卖,甚至,这些年从美国的唐人街向着美洲蔓延,也跟西方交易亡灵。这些王八犊子,我们阴曹地府的人,无不将他们视为死敌!”

  我怔了怔,随后恍然醒悟。

  李半仙也是露出感同身受的神情。

  他俩想必是最能理解的,因为陈中华对贩鬼者的暴怒,就像是李半仙对人贩子的仇恨一样。鬼对很多的阴阳道上人士而言,就只是材料或工具,根本就不会被视为同类,然而它们,却是陈中华的同胞啊!

  我们如果看到同类躺在砧板上,被人屠宰,剖腹取心,制作成美味佳肴,必定会勃然大怒。

  就像是我们看到人贩子会义愤填膺那样。

  而陈中华看到依靠贩鬼成名的组织,自然也是恨不得将他们剥皮抽筋敲骨吸髓。

  “唉……”陈中华喟然长叹,耸耸肩膀,既无奈又恼火地瞪圆双眼,蹙眉道,“此事,金文你还得替我盯着才行。我会评估事情的严峻性,同时等你收集到一系列的真相后,禀告上司。这片儿的鬼魂如果长期无法回到阴曹地府,全都被赶尸派截胡的话,我们阴曹地府最终很可能会出手。呵呵,但愿赶尸派懂得分寸,否则我不介意弄死他们几个长老!”

  我心中狂喜,倘若能够借阴曹地府之力,弄死赶尸派的孙食古和于骏捷,那简直对我、何天霸与何天豹而言,都是大好消息。既能解决掉心腹之患,又能免除所有麻烦,不会惹来赶尸派的围剿。

  但是,听陈中华字里行间的意思,显然是阴间对阳间出兵有很多的限制。只有我们搞到确凿无疑的证据,以及赶尸派做得特别过分,才能让陈中华获得许可出手。

  “啧啧,听陈先生您话里的意思,你在阴间是大富豪啊?”李叔则是跟他攀谈起来,我觉得他应该也想跟陈叔套近乎,问问关于如何能让阴间出兵的事情,“您放牧了十万猛鬼?”

  陈中华一摆手,带着一丝得意的傲慢,浅笑道:“当然。我可是堂堂判官,在阴曹地府也算是中产阶级和中层官员。我有一座私人牧场,放牧些不成器的新鬼。”

  我不禁有些纳闷,忍不住问:“你不是对贩鬼很恼火吗?为何又热衷将鬼当成牲畜一样放牧?”

  “鬼,也分三六九等。”陈中华撇撇嘴,很不以为然地道,“在阳间成形的那些鬼,本就有自己完整的人生,独立的人格,他们在生死簿上也有姓名,这些就相当于阴曹地府的公民。而我放牧的那些猛鬼,全都是阴曹地府的一些鬼蜮中阴煞之力形成的。无名无姓,三魂七魄也不够齐全,全靠进食本能浑浑噩噩地活着,他们本就不是我们这种鬼。”

  “之所以叫它们是鬼,只是因为将来它们或许有可能进化为灵鬼罢了,但绝大多数,会异化为吃人鬼和杀人鬼。”陈中华微微一笑,“这两种生物,跟我们就截然不同了。怎么说呢……嗯,你们看过美剧《行尸走肉》和电影《生化危机》吗?”

  李半仙满脸茫然。

  而我与李吉则是点点脑袋,它们都是主打“丧尸”题材的,可谓是风靡全球。

  “我家牧场上的十万只鬼,大部分都会在吞噬足够的阴煞后,异化为吃人鬼,其中少数在互相残杀后,可以进化为杀人鬼。”陈中华呵呵一笑,“杀人鬼,便是地狱军团的主力军!它们的实力可是极其恐怖,对阳间的人类有着你们无法想象的杀伤力。你们会把丧尸视为同类吗?”

  “当然不会。”我不假思索地摇摇脑袋,“丧尸都是怪物,必须得爆头杀死。”

  “所以,我们也不会把吃人鬼和杀人鬼视为同类,他们是只懂得杀戮和吞噬的怪物,仅此而已。”陈中华撇撇嘴,“我经营牧场,放牧鬼群,就是发展一个副业罢了,赚钱糊口,仅此而已。我们阴曹地府的鬼,生活跟你们地球上的人实际上也没两样,只是你们是朝九晚五,我们是从晚上八点,工作到凌晨六点的黎明破晓时分。”

  说了一番关于阴曹地府的风土人情后,我们间渐渐熟悉,彼此气氛融洽了很多。

  我终于能逮到机会,询问关于孽种的事情:“陈叔,我的一个有过命交情的弟兄,他被纯种孽种所寄生,你在阴间生活很久了,不知道有没有治愈他的法子。”

  “啊?”陈中华呆了呆,满脸匪夷所思地道,“纯种孽种蠢笨得很,行动很迟缓,它们几乎没法寄生到活人身上,因为过程很痛苦,而活人被惊醒后只需跑掉就行。除非是碰到残疾人和……蠢驴!你还有那么傻的兄弟?”

  我叹了口气,金虎是主动被寄生的,迫不得已。

  “至于法子嘛,的确是有。”陈中华点点脑袋,立刻就道,“带我去看看他的状况。”

  说罢,他瞥了我一眼,冷哼道:“臭小子,你陪我聊了这么久,一直在等机会提到这码子事吧?给我汇报调查的事情,才是顺带的,对不对?”

  我尴尬地挠挠头,耸耸肩膀:“您真是法眼如炬,哈哈。”

  我们立马将昏迷中的金虎搬到陈中华面前,他掰开陈中华的眼睑瞧了瞧,又捅了捅他的太阳穴,才谨慎地一叹:“这个倒霉蛋寄生的孽种,居然还是纯种中最强壮的孪生卵,真是……唉,想驱逐它的话,恐怕难如登天啊。”

  我心里咯噔一下子,只能攥紧右拳,暗想如果实在是没辙的话,那就得耗费大价钱请魏仁杰出马,靠他的幡祭之术来解决了。

  那样的话,虽说李天华必然会冷嘲热讽,魏仁杰会趁机敲竹杠,但好歹能让金虎活下来,我也就不在乎一些损失了。

  “嘿嘿,它的孪生兄弟呢?”陈中华问。

  我心悦诚服地叹息着道:“被一名幡祭高手给驱逐了。我们是在用诡绣与幡祭比斗,我输了。”

  “蠢。”陈中华言简意赅地评价,摇一摇脑袋,“你们吃了孤陋寡闻的哑巴亏啊,被人给暗算了还不知道,居然还在那里佩服人家呢!”

  “啊???”我满脸茫然,诡事局的其他人也都是听不懂他的话。

  陈中华冷笑着道:“你们看过鹰的孵卵吗?一座鹰巢中,往往会有几颗卵,最终诞生出一群雏鹰,然后,这些萌萌哒的雏鹰们就会互相推搡,尝试着将对方推落悬崖,或者是夺取来自父母喂养的食物。所以,等到雏鹰们渐渐长大后,往往只有一只能够存活,或者说,有一只雏鹰很强壮,而其他的则是面黄肌瘦!”

  “孪生卵中的孽种,也正是如此!”陈中华喟叹,“孽种是一群毫无悲悯之心的恐怖生物,他们极度的心狠手辣,从襁褓中开始就想谋杀自己的兄弟,夺取营养,甚至是吞噬对方作为食物!孪生的两只孽种,一只强壮的话,另一只必然羸弱无比。所以……”

  我登时勃然色变:“也就是说,我们中计了!魏仁杰对付的那只孽种,实际上是弱鸡,而我们却是在对付一只非常强悍的家伙。”

  李吉暴跳如雷,握拳狠狠地捶在茶几上,怒火熊熊:“狗日的李天华,竟然敢算计我们!”

  李半仙则是摇摇脑袋,并不怨恨,只是苦笑:“像这种手段,我们根本就不可能察觉到,因为我们哪怕是想破脑袋,也绝对想不出两只孽种间居然还有这种差异。罢了,现在我们冲回去找李天华理论也太晚了,而最令我担心的是……”

  他迟疑一下,忧心忡忡地道:“我们本来将魏仁杰的幡祭之术视为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可现在看来,他对付那一只羸弱的纯种孽种,都得耗费巨大的心神,疲惫欲死。恐怕他也没能力来对付我们这只孽种啊。”

  这句话,让我登时也是变了脸。

  是啊,如此看来,魏仁杰的幡祭之术虽然出神入化,但幡祭本身,恐怕仍旧比不上诡绣啊。如果我们没法子指望魏仁杰的话,那金虎的命……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