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四百五十七章 怨毒

第四百五十七章 怨毒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权欲场天命福女大事纪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野棠如炽温柔十里冬一见你就笑明镜台[gl]异能犯罪调查局名媛攻略

    “你们大家也得互相提防!”我正色道,提醒众人,“说不准背后捅刀子的,就会是平常相熟的朋友。这一趟小王庄之旅,我们虽然保密得很好,暂时没有透露任何风声,但你们应该都明白,奸细一定会尽早动手的!他心里明白,这次行动对诡事局至关紧要,而且风险很大,只需走漏一丁点的消息,我们就可能功亏一篑!甚至是被魔神道余孽围剿!”

  “所以,我如果是那个内奸的话,一定会有所行动的。正因如此,大家都必须抱成团,互相监督着。倘若有谁偷偷摸摸地想溜,或企图寻衅滋事,那他就一定是想浑水摸鱼,然后趁机逃之夭夭,你们可以先斩后奏,把他捆起来,以后再慢慢地审。”我目光炯炯地扫视在场诡事局的所有人。

  没人心虚。

  但我却能感受到一个阴鸷诡异的眼神在幽暗中紧紧盯着我,让我有股毛骨悚然的恐惧感。

  那个内奸肯定是存在的,他会在我目光掠过,背着他的时候,狠狠地打量我、端详我、观察我,就像是蛰伏的毒蛇,等待我露出破绽的时候亮出獠牙!

  所以,我绝对不能让他得逞。

  打蛇打七寸,那个内奸只需暴露出一丁点破绽,我就能直接把他掐死在襁褓中,让诡事局内部从此肃清,所有人都能互相信赖。到时候,这批人才真真正正的算我的原始班底,不会出岔子。

  木毅咬牙,也是带着一抹疑虑扫视所有人,神情慎重地向我保证:“老板,我一定24小时盯紧所有人,哪怕是我最要好的兄弟,也会留个心眼瞧着的。我们会全部呆在陈村,谁也不准溜,倘若有人敢不遵守诡事局的保密规矩,我会亲自去逮住他!情急之下,如果来不及的话……我甚至会击毙他!”

  众人悚然,但却没人反驳。毕竟,在这个节骨眼儿如果提出反驳意见的话,被认为是叛徒的嫌疑就会很大。

  所有事都准备熨帖后,我们趁夜,避开所有已知的风水局眼线,前往小王庄。

  我跟何天霸与何天豹打了招呼,让他俩帮我遮掩一下。

  也就剩下李吉那小子呆在诡事局和他的“李记诡绣工作室”,那是新开张的,里面是这个牌子,外面则是一个崭新的“李记纹身店”。

  我相信,等到正式剪彩的日子,李吉的生意必然十分火爆。

  诡绣已经消失在公众视野中太久了,这一回王者归来,肯定会有很多人来上门求救,到时候诡绣的招牌就将重新树立,也算是我履行了昔年对李叔的承诺,将诡绣重新发扬光大。

  一切都搞定之后,我们坐上一辆面包车,来到市郊的公墓。

  我们倒不是想祭奠谁,只是上云市公墓旁的焚尸厂中,那名入殓师是出了名的好手艺,帮人化妆易容乃是一绝,我们来找他帮帮忙。毕竟,想潜入小王庄的话,必须得改头换面,而且我先前在攻克南山养老院拔得头筹后,就已经登上了魔神道的黑名单,那个祭魔人青瞳也是特意登门来警告了我一番。

  我的悬赏画像,据说已经挂满魔神道内部,所以我哪敢真人露脸?

  而且,以往的化妆师全都是金虎联系的,而且出于保密的缘故,全都是单线联系,所以金虎一出事,我们就再也联络不上她,只能换个人。

  来到焚尸场的入殓师工作间后,我们一众人就摘下墨镜,见到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大叔。

  他热情如火地冲徐喵喵吹个口哨,立刻就自我介绍起来:“我就是你们在电话中联络的那个本地手艺最好的入殓师,鄙人姓秦,名雨石,欢迎光临。”

  我直接握住他伸向猫妖小姐的手,淡淡一笑:“我是金文。”

  “哦哦,诡事局之主,久仰久仰。”入殓师秦雨石的脸部肌肉抽搐了一下,略显尴尬,但很快又是笑容可掬地点点脑袋,伸手跟我握了握,“你们的需求我一定会全部搞定的,就是……真的有点怪,以前我都是跟死人打交道,现在突然给活人化妆,实在是有些不太适应。”

  “我应该没法用解剖刀直接把你们的脸割开,然后把肌肉梳理成微笑的形状吧?”秦雨石问,随后他大概意识到这话不妥,赶紧歉然地纠正,“抱歉,抱歉,我纯粹是职业习性使然。天天应付死人习惯了,看见正常的活人,也时常会想象将他们的脸割开会是怎样的感觉……呵呵呵。”

  我们仨都是狂翻白眼,这厮的职业习惯真是让人毛骨悚然。

  “帮我们易容,然后保密,我会支付你十万封口费。”我淡淡地说,“管住嘴巴,千万别对任何人提及就行。倘若到时候走漏风声,我就回来找你算账。”

  “放心,在阴阳道上,人人都知道我秦雨石的嘴巴是上了锁而且有阀门的!”秦雨石掏出一柄手术刀,漫不经心地随意摆弄,它在入殓师的指尖疯狂旋转,宛如炫舞。

  倘若有一丝不慎,手术刀滑落的话,那种锋利的玩具恐怕瞬间就能切掉他几根手指!

  像这种高风险的游戏,哪怕是非常娴熟的杂技演员,恐怕也不会在日常生活中频繁用的,而他却像是完全融入生活般,根本就不在意任何风险,着实是令人心惊。

  怪胎,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这样糟糕。

  “ok,请弄吧。”一时半会儿,我们也找不到第二个精通易容手艺的人,所以只能请他来做。

  我真的无比怀念孙一帆,如果他没被鬼寄生的话,凭那一手精湛的画皮之术,我们就不必求别人了。

  “来地下室吧。”秦雨石颔首,将他的白大褂脱掉,伸个懒腰,叼上一根牙签,将我们带到了福尔马林味道浓得呛人的地下密室,然后授意我们坐在凳子上,他则是从角落里翻找到一个金属工具箱。

  一打开,里面赫然全都是化妆的器械。

  只是……瞧上去都比较瘆人,尤其是那些寒光闪闪的刀子。

  “这些小玩意是给死人用的,给活人化妆的话,就比较简单了,但就没有死者遗容那样震撼人心的效果,称不上伟大的艺术品。”秦雨石不无遗憾地长叹。

  徐喵喵则是神色坦然,对我撇撇红唇:“老娘活久了,啥变态都见太多了,以前我碰见一个富豪想泡我,约我去他的豪宅玩耍,而我当时拗不过情面,只得同意,但特意挑选了个他老婆在家的日子。”

  “但我抵达之后,却是没瞧见她,而那个富豪一面狂献殷勤,一面说要盛情款待我,然后他竟然亲自下厨,煮了一大锅肉骨头。”徐喵喵喟叹,“你能想象一个亿万富豪在家里煮肉骨头汤的模样吗?”

  我有些愕然,觉得蹊跷,忍不住问:“既然是亿万富豪,闲着没事干非得亲自在家煮骨头汤吗?他就没有私人厨师?而且为啥还是大锅的骨头汤。就算是想炫耀厨艺,用来泡妞,恐怕水果沙拉之流的效果更好些吧?为啥偏偏是那种吃起来很腻的食物呢?”

  秦雨石咧嘴一笑:“既然是想娶新老婆,当然得把原来那个煮了,那是一锅人肉羹。”

  我毛骨悚然,再联想到徐喵喵一开始说他老婆失踪了,恐怕真相真的是这样。

  徐喵喵喟叹:“秦先生,看来你的心理跟那人一样病态,否则应该不会如此轻易地想到,又如此轻描淡写地说出。”

  秦雨石哈哈大笑起来,我总觉得他的神色有些病态的癫狂,甚至有些歇斯底里。

  “当然,跟尸体打交道太久了,总会萌生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人也容易扭曲变态,嘻嘻。”他丝毫不介意猫妖小姐的讥讽,反倒是理直气壮。

  我冷冷一哼:“世界上有千千万万的法医、入殓师都得跟尸体打交道,但他们基本上没啥精神病,也即是寥寥几人出毛病罢了。归根到底,还是你们心理病态。”

  秦雨石笑得很是肆无忌惮:“好吧,好吧,你们是尊崇的客户,说啥我都不介意。何况,你们的话反倒是在夸我,因为我对入殓师的手艺无比虔诚,就像庖丁解牛那样出神入化,才能达到现在的程度。”

  说罢,他以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将易容化妆的工具快速挥舞起来。

  仅仅是5分钟,他就将我推到镜子前,笑眯眯地问:“您还满意吗?”

  我怔了怔,瞧向镜子中的样子,果然是除了身高,其他的几乎全都变了。我的脸变成了胡子拉碴的唏嘘大叔模样,满来沧桑,瞧上去极其的逼真,根本就没啥后后遗路。

  “很好。”我站起身来,拍拍被他用电剃刀剪掉的头发,格外满意。

  “我的手艺,一周内能够保证你绝不会被人因为相貌问题识破。”秦雨石拍拍胸脯,自信得很。

  我们全都搞定之后,也就决心告辞秦雨石,踏上前往小王庄的路。

  “那个疯子入殓师靠谱吗?”徐喵喵不禁问。

  李半仙点点脑袋:“他一辈子都在干这行,靠手艺挣钱,虽然口碑不太好,但信誉是没问题的。”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