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四百五十八章 陈村

第四百五十八章 陈村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权欲场天命福女大事纪暖春赵小磊温柔乡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炮灰的豪门生活[穿书]八零娇宠纪毒妃弃女野棠如炽

    我们一众人从入殓师的工作间走出,回到轿车里。

  “李叔推荐的人,都很靠谱,至今没出过岔子。”我握紧方向盘,十分信赖地对猫妖小姐道,微微一笑,“他的人脉,基本上都是熟识很久的老兄弟,人品都是有保障的。”

  “但那个入殓师挺病态的,活脱脱就是个疯子,恐怕根本就没法用常理去揣度他的想法。”徐喵喵依旧很警惕,或许那个入殓师秦雨石色眯眯的,让身为女性,哦不,女妖的她很是厌恶,所以爱屋及乌,憎屋也及乌,就疑神疑鬼地去怀疑他。

  李半仙耸耸肩,拴紧安全带:“至今为止,他都守口如瓶,没有走漏风声的消息。何况,我们虽然是找他易容了,但我们去小王庄的事却对他隐瞒了,只字未提。他应该也不至于能猜到。而且……”

  他压低嗓门,叼上一根软中华烟,淡淡道:“我已从天一观派来几个机灵的小子盯着他,如果秦雨石有任何的异动,我们都会第一时间知晓,从而取消行动。”

  “话又说回来。”李半仙拿火柴点燃烟,吞云吐雾一阵子,悠然地道,“秦雨石已经在上云市的焚尸场工作很多年了,一直都没啥大动静,身家清白得很,而且父母健在。他就算是被某个人收买,应该也跟魔神道没啥瓜葛。到时候,最多是被其他势力知晓我们易容后的形象,小王庄的那批人应该是完全不知情的。这就够了。”

  嗯,李叔这番话稳妥得很,让我嘘了口气。

  秦雨石显然是受过高等教育熏陶的人,一般不会蠢到轻易被那帮子邪教徒忽悠,除非是家人被要挟。但既然他家人无恙,那应该就不会出毛病。

  再三确认后,我一踩油门,引擎轰鸣着喷出一串尾气烟雾,然后我们的车狂飙着冲上国道,向小王庄出发。

  一路无话,人人都在擦拭法器,折叠符纸,准备工具。

  小王庄中必将迎来一场恶斗,而且是凭我们诡事局的一己之力去对抗大批的魔神道余孽,我们必须慎重。

  如果计划顺利的话,我们只需强夺了装载干尸的棺材,逃之夭夭即可,能规避大部分麻烦,但稍有不慎,就会导致我们陷入魔神道余孽的重围,落到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绝境。

  三小时驱车后,我有些疲惫。

  我们也准时抵达了小王庄隔壁的陈村。

  小王庄是座比较荒芜的废弃古村,村里人七七八八都姓王,住在一条深山老溪的东岸,筑起几十座平房,偶有几家外姓人跟本地人格格不入,在西岸靠着山脊挖窑洞住。

  陈村距离小王庄大概有二十里地左右,倒也不近,但小王庄地处荒僻,呆在深山老林中,当地百姓大部分以狩猎为生,少数耕地种田,主要是那里穷山恶水,基本上都是些盐碱地,粮食根本就没啥产量,而陈村却是富庶的大村,足足有五百多户的人口,几乎已是一座小镇。

  陈村靠着做药材生意,以及一些“山宝”,赚得瓶满钵满,本地人基本上都已经奔小康了,衣食无忧,甚至是大街小巷都是轿车。

  很难想象,只是隔着二十里地,双方就是天壤之别。

  “最古怪的是,小王庄的人本来有无数赚钱的契机,但他们却是死心塌地地呆在那座贫瘠的小山村中,就是不肯踏出来半步。”李半仙将他收集到的关于小王村的情报分享给我们,很纳闷地问,“你们说,怪不怪?照理说,现在的时代,有奶便是娘,有钱就是爹,人人都在疯狂地逐利,可小王村那些奇葩倒好,一个个全都是隐士,真是让人觉得怪异。”

  徐喵喵冷哼:“有啥难的?你们为何就是不能理解有的人就是喜欢找个清净地方,一个人呆着,远离人群的熙来攘往呢?”

  我摇摇脑袋:“一个人的话,的确可能。但一整座村子,所有的村民都如此,那就显得很古怪有猫腻了。”

  “是啊。”李半仙打个响指,正色道,“所以就谣言四起,都说小王村的人都有怪病,见不得光的。尤其是在陈村,很多人都说小王庄以前是麻风村,里面的全部都是患者,一个个被折磨得丑陋不堪,奇形怪状,跟怪物一样,所以他们根本不敢露面,甚至有人在小王庄外瞧见他们都发现小王庄的人是蒙面戴纱巾的。”

  我一面握着方向盘,轻踩刹车,将速度降下来,同时左右张望,寻找一家暂住的宾馆,一面跟李半仙和徐喵喵说话:“哦?神秘兮兮地装神弄鬼,这就是在隐瞒一些事情的端倪啊。想想也是,如此看来小王庄八成早就被魔神道给渗透,变成了秘密窝点,所以他们才不敢抛头露面,免得被周边的人看出来。”

  “或许吧。”李半仙摇摇脑袋,“但跑到深山来侵占一座荒僻山村,有何意义呢?而且,一座村子的目标太明显,万一有村民跑了出来,成为漏网之鱼的话,魔神道的计划就会泄密。依我看,八成是临时派人占据的。”

  正说着,我们来到一家略微偏僻的小旅馆前,门口挂着一个歪歪扭扭的招牌:庆红家庭宾馆,单人间50一晚,包wifi和热水澡。

  “ok,猫妖小姐您看行么?”我对小旅馆很中意,毕竟我们此番出来,关键是得低调,所以旅馆越小越好,尽量隐秘。但徐喵喵有些轻微的洁癖,她对居住的地方要求比较高,我怕她不太同意。

  徐喵喵撇撇粉唇,轻哼:“条件挺糟糕的,店主肯定很邋遢,大老远的就能闻到一股子尿骚屎臭味,看来他们的厕所坏了。但……罢了,我可以忍忍,反正我们今晚就得趁夜去小王庄瞧瞧。”

  果然。

  我们一入旅馆,就看到掏粪工步履匆匆骂骂咧咧地出来,嘴里嘟囔着:“真抠门!你给30块钱,谁能给你把两间厕所都通好啊?平常懒得不肯走个几步路把馊饭馊菜倒垃圾桶里,非得往马桶里灌,结果油垢把管道口给堵死了吧?这种是最麻烦的,必须拿开水泡强碱来冲,光是材料价就不便宜,你再吝啬的话,老子不给你弄了!”

  旅馆老板却是懒洋洋地掏着鼻孔出来,笑眯眯地道:“价格可以再商量商量嘛,别急着翻脸啊,小伙子。再给你加5块,也不是不可以……哟,几位,住店啊?”

  徐喵喵的脸一绿,右手掐住鼻子,懒得瞧这个邋里邋遢的老板。

  我也是隐隐有些担心,压低嗓音问李半仙:“叔,我看这家伙不太靠谱啊,你说到时候房间里不会有虱子、跳蚤、蟑螂吧?到时候想睡都睡不好。”

  “我们的服务可是一流的!”旅馆老板的耳朵贼尖,居然一下子听到了我们的窃窃私语,立刻就板起脸,正儿八经地反驳,“我们的被单被褥都是每隔三天就晾晒一回的,你拿鼻子闻闻,就能嗅到阳光的味道,那是螨虫被紫外线杀死的尸体味,非常正宗。”

  呃……

  阳光的味道被他一本正经地描述成螨虫的尸臭,我们忽然都有点恶心,也许是职业习性使然,总让我对尸体有些敏感。

  “行了,帮我们收拾三间屋子出来。”李半仙也变得有些反感,厌恶地摆摆手,“如果屋子太肮脏的话,我们转身就走。到时候别讹我们的钱就行了。”

  “哈哈,当然当然。”旅馆老板立刻搔搔头皮,大脚丫子忽然敏捷地挪动。

  啪!

  他踩死了地上一只乱爬的蟑螂。

  我忽然有了很糟糕的预感。

  “意外意外,都是隔壁邻居蹿过来的,我们这里气候潮湿,比较容易滋生这些东西,不过你们放心,它们只在一楼活动,绝对不会飞去你们的二楼房间的。”旅馆老板立刻尴尬地解释,狂拍胸脯以增加话语准确性。

  我已经想打退堂鼓了,但他大概也意识到我们的态度,立马就亲自带路上二楼,态度十分诚恳。

  我们也不好意思推辞,只能先上去瞧瞧,然后找俩理由走掉拉倒。

  但万万没想到,二楼跟一楼竟是截然相反的两个世界。

  二楼的地板光洁如镜,简直都快反光了,一尘不染,就像是重度洁癖患者一样,甚至马桶的角落都被擦拭得干干净净,天花板上也没沾染任何尘埃。

  “我就说了嘛,我们小店的服务是陈村中第一流的。”旅店老板笑着搓搓手,又抠出一坨耳垢,但却止步在楼梯,直接弹到了楼下去。

  “行,我们支付你双倍的价格,将二层全都包下来。”我很爽快地掏钱,跟他交涉起来,“两天内,你就关门打烊吧,别再招待任何客人,也别问我们在干嘛,同时保密我们的消息。”

  “啊?你们……不会是流窜的流氓犯罪团伙吧?”旅店老板顿时露出狐疑的神色,一再端详我们。

  “五倍的价格。”李半仙打个响指。

  “祝大哥大姐们入住愉快,小人随时提供任何服务!”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