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四百六十章 双重

第四百六十章 双重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权欲场天命福女大事纪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野棠如炽温柔十里冬一见你就笑明镜台[gl]异能犯罪调查局名媛攻略

    “老板……”我迟疑地问,心中闪烁过那故事惊悚的内容,“你媳妇呢?”

  “她啊,回娘家了。”旅店老板淡淡笑笑,诡异神色迅速消失得无影无踪,很是平淡地举起大勺,“贵客们是想出去吃饭吗?不如留下来,品尝一下我的手艺咋样?正宗的大骨高汤,绝对正宗,我本来想趁着媳妇不在,打个牙祭的,但喝酒的话缺人一块儿享受,没啥意思,不如请你们一起。一律免费,咋样?就当是对你们阔绰手笔的小小赠品。”

  我嘘了口气,觉得自己近期大概是神经紧张,所以有些过于疑神疑鬼了。

  都说疑心生暗鬼,越是猜忌,越容易瞎想,从而见谁都觉得对方贼兮兮的,不是好东西。大概现在的我就是这种状况吧。

  “算了吧。”我思来想去,心念电转,最终还是因为那个惊悚故事的缘故,对这一大锅的骨头汤心存疑窦,觉得心里有根刺,索性就不再让他帮忙了。

  我们仨干脆出门,就在隔壁的小餐馆弄了顿简餐,糊弄过去拉倒。

  “你可真是老鼠胆子,哈哈哈哈哈。”一听完我对拒绝那锅骨头汤的解释,徐喵喵顿时笑岔气,扶着蜂腰,揉着白皙肚皮,前俯后仰,胸前都颤巍巍地乱晃,波涛汹涌,“居然因为一个胡编乱造的故事,就吓得我们的诡事局之主屁滚尿流!这话传出去的话,恐怕好多人都会笑得喷饭。”

  我翻翻白眼,也觉得很糗很丢脸,但还是摇摇脑袋:“我是看着满大锅的骨头有些反胃,总觉得万一真的有人肉熬汤的嫌疑,那会成为我一辈子的阴影,所以说还是算了吧,就别恶心自己了。而且,你们是没看到当时店主那诡异的眼神,真的是特别吓人。我一般不会被吓到的,但当时,我真的是觉得很怪。”

  “一个既邋遢又洁癖的老板,说不准会有双重人格的。”李半仙漫不经心地道,“但无论如何,跟咱们总归是没啥瓜葛的。算了吧,别放在心上。以后你觉得旅店的食物不够好的话,就联络几个苍蝇馆子,直接让他们送外卖到旅馆就是。”

  说罢,李半仙直接招招手,将我们在吃的这家鲁菜馆子老板叫来,直接指着庆红旅馆的方向,说道:“老板,我们会在这儿暂住几天,您能不能给我们一个联络方式,到时候我们点菜,您直接帮我们送到隔壁的那家庆红旅馆去?”

  餐馆老板本来正忙不迭地点脑袋,显然对生意很上心,但一听到庆红旅馆,登时微微变了脸。

  “不!不!不!”

  中年发福的老板立马将脑袋摇晃得都快断了,谨慎地提醒我们:“你们入驻那鬼地方了?我奉劝几个客人一句,尽早退房,然后换个新地方住吧,庆红旅馆……不干净!”

  “不干净?”我怔了怔,心中出现些不太好的预感,忍不住就追问,“究竟咋了?一家好端端开着的宾馆,怎么会出现这样怪异的风评?不太对劲吧。”

  我觉得是不是那个邋遢老板平日里人缘不太好,所以得罪人了,搞得左邻右舍都对他很厌恶,纷纷说坏话呢。

  “他老婆死了。”老板言简意赅地道,压低嗓音,“但是,我们的好邻居整天上大街溜达的时候,一出门的时候,还是会对着门内打招呼,就像是很多年前那样。而且,他竟然还会对着黑洞洞的门随口闲聊两句今天的趣事……”

  老板的瞳孔微微收缩,露出毛骨悚然的神色:“哥几个,你们能够想象,当我们这些邻居看到这一幕,再往他家里瞧瞧,发现啥也没有的时候,心里是啥滋味吗?”

  徐喵喵激灵灵打个寒颤,忍不住道:“一定是满身的鸡皮疙瘩啊。”

  “对啊。”老板喟叹,“久而久之,人人都说他老婆实际上并没走,还依旧在旅馆中活着呢。我们心里毛毛的,也就不太敢去他家拜访了,生怕一不小心撞鬼。”

  我拧紧双眉,立刻驳斥道:“依我看,他或许是过度思念亡妻,所以才在那样纪念吧。或者说,因为悲伤过度,出现了一些心理病,想逃避妻子的死亡,所以想象出一个并不存在的妻子,整天跟她聊天。”

  李半仙颔首:“嗯,或许是有些恍惚,患上疯病了也说不准呢,所以才会经常出现幻觉。”

  老板摇摇脑袋,又左右瞧了瞧,有所顾忌,然后才幽幽地对我道:“你们既然是新房客,难道就没在他家发现一些蹊跷的地方吗?反正以往的那些房客走的时候,很多都被吓得脸色煞白,说庆红旅馆里不正常!”

  我怔了怔,餐馆老板又接着眯紧眼睛道:“譬如说,每个宾客都说,那家伙住的一楼特别邋遢,脏乱得要死,但二楼客人们房间被打扫得异常干净,甚至……在晚上凌晨0点后,会听到有扫帚和拖把在忙碌的噪音,推门出去,看到地板上有拖把上带来的水。然而,一整条走道却是空落落的,半个鬼影都没有。你们说,那是谁打扫的?”

  “你的意思是……他的老婆?”李半仙蹙眉,“她仍然徘徊在人间未走,帮他经营旅馆?”

  “十有八九就是这样!”餐馆老板言之凿凿地道,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否则的话,以那个懒虫的性子,他哪能凌晨时分跑去打扫清洗宾馆?而且一下子坚持很多年。”

  说完,过了嘴瘾的餐馆老板又回去炒菜了。他既是厨师,也是收银员,挺忙碌的。

  “你们觉得呢?”李半仙十分随意地问我俩。

  “我觉得添油加醋的成分居多。”徐喵喵将粉嫩红唇抿成一条线,不屑地吐吐舌头,咀嚼着老板端上来的干煸排骨,冷冷一哼,“哪会有那么多鬼魂?我在旅馆中的时候,反正是没察觉到有任何的异样。所以,肯定是邻居们在以讹传讹。”

  “但他对着空洞洞的房子说些与亡妻间的话,却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我摇摇头,“在这件事上,根本就不可能撒谎的,因为唯有眼见为实!”

  “唔……这一点倒是蹊跷。”徐喵喵无话可说。

  “或许是他精神分裂了也说不准呢。”我蹙眉,谨慎地分析,“你们想想,就算是突然遭遇大变,人的性子恐怕也不会那样轻易改变。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嘛。以前既然旅店老板是个不折不扣的懒汉,那他在丧妻后,就算是突然变得勤奋,但只需隔上一段时间,待他热血褪去,很快就会故态复萌,恢复原样。但他却是每天都把二楼打扫得那样干净,一尘不染,凭他的一己之力,简直就像是脱胎换骨一样啊。”

  “总之,既然听到一些关于他的不好传闻,那我们就得更加谨慎一些。万一旅馆真的有猫腻,我们也得留一手,别轻易就被弄死。”我淡淡地说,细嚼慢咽。

  我们仨饕餮一番,填饱肚子后,立刻就去陈村中打量小王庄的相关讯息。

  可遗憾的是,小王庄的消息实在是少得可怜,所有人都把它当成是已经没啥人了的荒山野岭,基本上一问三不知,我们仨都是郁闷地无功而返。

  出乎意料的是,关于我们住的庆红旅馆,却是有好多人都颇有微词,一直抱怨,说那地方邪性得很,有人说旅客看到老板在媳妇死掉之后,经常会坐在梳妆镜前拿梳子梳头,动作相当的温柔,简直活脱脱是个女人!

  我也是忍不住对李天华和徐喵喵念叨:“上回,我问他媳妇呢?他也说是回娘家了,完全没说早就死了啊!这家伙真的有毛病……”

  徐喵喵翻翻白眼:“你可真是有意思,陈村的家庭旅馆挺多的,你却偏偏跑到有问题的这家,来给自个添堵,你说你是不是流年不利啊?”

  “那能怪我吗?”我耸耸肩膀,反驳道,“我们本就是特意找了家偏僻,没啥人去的宾馆,为了低调地隐瞒身份。而那家庆红旅馆,也是因为没有顾客,所以才倍显凄冷。现在想想,这简直就是命中注定,我们会走入那家宾馆,摊上这码子事。”

  “我看那些村民挺质朴的,不是那种添油加醋的人,而且他们说话,也很有分寸,并没有瞎说,而且他们的话里并没有‘听说’、‘据说’之类的言辞。而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徐喵喵眯缝双眼,脸上罩上一层阴翳,“如果说,那个旅馆老板真的不对劲,恐怕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妨碍啊。”

  李半仙忽地沉声道:“没错!如果说,那个旅馆老板真的将她老婆从阴间弄回来了呢?”

  “啊?”我愣了愣,心脏也忽然沉入深渊,勃然色变,意识到一个可能性,“在陈村附近,根本就没有啥特别出名的阴阳道势力,也没有走阴人,他凭啥将老婆从阴间弄回来呢?除非……有人助他!”

  李半仙深深地看向我:“是啊,仔细想想的话,能帮他的人很有限。掐指算算,无非就是隔壁小王庄的……魔神道余孽!”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