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四百六十四章 红衣

第四百六十四章 红衣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手机?”变身为白猫的徐喵喵撇撇嘴唇,满脸的不屑,理了理她的胡须,扬起毛茸茸的猫脸,淡笑道,“我们都是阴阳道上的人,你也忒低端了,居然还在用这种垃圾玩意儿来记录情报。”

  “你不也让猫王用手机拍视频?”我翻翻白眼。

  “它是一只猫,你好歹算个驱魔人。”徐喵喵轻蔑地道,随后一摆右爪,霎时就从双瞳中射出一缕绿油油的荧光。

  荧光投影的地上,赫然就出现一副图画,正是想当初我们在旅馆中逼供老板的那一幕。

  简直就是蓝光超清1080p的直播回放!

  清晰得超乎想象,令人惊奇。

  “太厉害了。”我心服口服,只能翘起拇指,啧啧称赞,“不愧是老妖婆,手段真的是多得超乎想象啊,在下服了。那我们就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您身上了,加油。”

  白猫那两颗宛如祖母绿宝石的眼球中,登时流露出一抹恼羞成怒的神色,冲着我的脸就是一顿疯狂乱抓,咬牙切齿:“敢叫姑奶奶老妖婆,臭小子你活腻了!”

  “谁?!”

  正在此时,从灌木林深处,传来一个低低的嗓音。

  我勃然色变,徐喵喵更是即刻窜入灌木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与深沉的夜色融为一体,但那些窸窸窣窣的噪音,则表明她正在往声音来源处靠拢。

  “别过来!”对方立刻闷哼。

  我也是品出其中三味,也立马喊停:“稍安勿躁。他应该不是小王庄里的人,大概是我们的同路人。”

  “嗯?”徐喵喵一怔,窸窸窣窣的噪音随后消失。

  我淡淡笑笑,解释道:“倘若他是小王庄的人的话,应该早就大喊着叫看守了。何况,刚刚你显然是在全速接近他,他很可能有性命之危,却仍旧是没敢大声吆喝。”

  “哦,喵。”徐喵喵彻底停了下来,随后草丛中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呼,紧接着一个年轻人就被甩到我们面前。

  他浓眉大眼的,国字脸,嘴唇很厚,整个人有种木讷憨厚的气质,瞧上去就属于那种很老实的人。

  我不太懂,这种人畜无害的人,为何特意跑到小王庄来?

  不过,长久以来跟危险人士接触的经验,也让我很警惕,并不敢轻易断言他的身份。万一是个城府极深的老手,擅长欺骗别人呢。

  “你是谁?为何偷偷摸摸地躲在灌木丛里?”我警惕地盯着他,心中恍然,难怪我们自始至终都没发现他的存在,实在是因为他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灵力波动,完完全全就是个普通人。

  加上月黑风高,耳畔都是呼呼的风声,以及芦苇和灌木此起彼伏的沙沙声,所以我们也听不到他的呼吸和心跳。

  “我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小王庄人。”对方涩然苦笑,“我们的村子被人给鸠占鹊巢了,我是拼了命逃出来报警的。但是距离我报警已经是整整两天了,没有半个警察露面,我怕我家的婆娘和我闺女出事,就想着偷偷溜回来瞧一眼。刚刚我听了你们的话,貌似你们也是神仙,跟那些魔鬼一样,都是有神通的,所以我想求你们帮帮忙。”

  “本地人?”我们仨全都窃喜。

  说实话,小王庄附近地理环境比较复杂,背靠着穷山恶水,就光是那些芦苇荡,就意味着有不少的湿地和沼泽,如果能够有本地人指点一下,我们起码逃命时不会迷路。

  而且,听这个本地村民的话里意思,魔神道余孽是最近才侵占了小王庄,那也就意味着他们对本地也不太熟悉,因此我们完全可以靠眼前的这个人占据一定优势。

  “行!”我一口同意,和颜悦色地道,“你的老婆闺女长啥样?不瞒你说,明天那批杂碎会在村庄里举行鬼祭,届时,必然会有一场恶斗,很多来自上云市的人都会来闹事。到时候,我们完全可以浑水摸鱼,趁机将他们给救出来。”

  “多谢!多谢!”他的眼眶里霎时就蓄满了泪水,完全是一副溺水将死之人抱住救命稻草的模样,哪怕我们是陌生人,他也只能将我们当成最后的指望,因为他已经走投无路,甚至是丧失了怀疑的权力。

  我不再犹豫,立刻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想去村里救回妻儿是好事,但也得量力而为,这件事就包在我们身上,但作为回报,你必须得……”

  “我家去年苞米大丰收赚的两万全都给你们!”男人立刻毫不犹豫地说,脸上又流露出浓浓的失落,“我知道你们城里人瞧不上这俩破钱,但我也没别的了……对了!我们小王庄前些年曾经挖出过古墓,后来村长让我们偷偷摸摸地隐瞒下来,将来我们自个把古董都挖出来,拿去城里卖钱。现在我地窖里还有好几个老槐木的梳子呢,做得特别精致,一定值钱,我统统都拿给你们!”

  “那倒不必。”我笑着摇摇脑袋,对他放心了很多,因为能够毫不犹豫把身家都拿出来力保老婆孩子的人,起码不会是啥坏蛋。

  所以我提出一个简单至极的条件:“你将小王庄内部所有的情况一五一十,事无巨细地告诉我就行,千万别有疏漏。我不在乎你那俩钱,而且我反倒是可以额外给你一些算是酬金,只要你能保证你说的一点错都没有。”

  说完,我直接从口袋中掏出钱包,拿出一沓钱交给他。

  想证明我们无恶意,这是最为简单便捷的法子。

  “恩人,我一定照办!”年轻男人立刻捏拳激动地跳起来,带着我们七拐八绕的,直接来到一片芦苇荡,随后他扒开两块石板,竟然找到一个地洞。

  我们往里一钻,里面传来一股子红薯的味道。

  “这是我们家挖出来储存地瓜的。”年轻男人苦笑,“这一个周我就藏在这地方,靠啃地瓜活下去。”

  “这么说,那批人是一周前侵入你们小王庄的?”我也顾不得理会旁的细枝末节,赶紧询问具体情况。

  他忙不迭地点脑袋,立刻就道:“对的,他们突然就强闯入我们村,把所有村民全部都抓起来,关押到北面的废弃山神庙里。然后就全面接掌了小王庄,还从我们的村民家里洗劫了我们那些破破烂烂的衣服,全都穿上,假扮成我们,不知道究竟想干嘛。”

  “果然不出所料。”李半仙撇嘴,“这一招,倒是半点也不新鲜啊。看来,魔神道是因为小王庄地处偏僻,易守难攻,毁尸灭迹容易,政府又无力干涉,所以才选中这里作为战场。”

  “恐怕不止。”徐喵喵嗅了嗅,谨慎地打量眼前的男人,“你说你们村曾经挖掘出古墓?而且,你地窖中有一些槐木梳子?”

  我微微色变:“鬼梳头才用槐木。”

  “是的,我能够从他身上闻到一股淡淡的脂粉味儿。”徐喵喵淡淡地说,“本来它很淡,很难察觉,换做是旁人的话,十有八九会忽略掉,但对我来说,却绝对不会。因为那是一种来自明朝的特殊麝香,后来制香手艺彻底失传了。”

  “啥意思?”我满头雾水,听不太懂。

  徐喵喵正色道:“我在他身上,感觉到了一只来自明朝,起码应该有三四百年历史的鬼魂的味道。”

  “啊?”年轻男人满头雾水,听不懂我们的话,但我与李半仙却都是立马懂了,而且意识到了小王庄中隐藏的杀机。

  动物活久了都能成精。

  那,一个三四百年的老鬼呢?

  它的恐怖底蕴,必然是超乎想象,而魔神道动不动就搞鬼祭,肯定对鬼情有独钟,他们可能是想降服它,或者借它一臂之力来对付我们。

  “鬼……鬼……鬼!!!”那个小王庄的年轻男人忽然意识到些啥,腿脚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直打寒战。

  “你想到啥了?”我们仨赶紧追问。

  本地的一些风土故事,或者神话传说都可能昭示出他或她的身份,让我们提前做好应付的法子。

  男人哆嗦着,心有余悸地道:“在我们小王庄一直都有个传说,说以前我们这片儿在明朝时有个藩王,因为得罪皇帝兄弟不睦,被流放到这片穷山恶水关押起来。但皇帝顾忌到史家风评,没有彻底翻脸,仍然给他封地,供养他的奢靡生活。”

  “那个藩王生性暴戾,一日,偶遇南疆异族的部落公主,他强行将她掳来,据为己有,将其强暴,而且他有诸多变态的性癖,对她可谓是百般侮辱,后来又将她赏给贴身侍卫玩弄。公主忍屈吞辱,逢迎媚好,终于博得藩王的信赖,等到一个契机逃回部落。但噩梦却并未结束,她回去时,肚子已经大了,在父母百般逼问下她最终没忍住委屈吐露了实情。”

  “她万万没想到,父母忌惮藩王的权力,恐惧大明朝廷,竟然将她完璧归赵,捆绑好又送回藩王身旁!她惊怒交加,彻底绝望,穿上最浓烈的红衣红裤红鞋自缢惨死,临终绝笔说她会化为最恐怖的厉鬼回来追魂索命!”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