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四百八十八章 挽歌

第四百八十八章 挽歌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回归吧。”我主动扛起三局干尸,遗憾地将黄金棺椁丢在身后。

  徐喵喵忍不住就有些可惜地说:“那一具黄金棺,绝对价值连城啊!我以前也视钱财如粪土,但后来我执掌猫巢之后,却觉得自己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如果能有足够金钱的话,很多麻烦轻易就能解决掉。我们只需稍微多动动手指,将它捎带回去,绝对是大赚特赚的。”

  李半仙摇一摇脑袋:“太显眼了。”

  “是啊。”我颔首笑笑,“尽管说,我的贪财欲望也是在时时刻刻地诱惑着我,想让我将它搞回去收藏。但我不得不承认李叔说得一点都没错。您别忘了,我们将干尸带回去后直接交给孙食古先生即可,无需假手其他人。也就是说,魔神道绝对不可能查到有关我们的线索,他们只能吃哑巴亏。而黄金棺椁失窃后,我们若想脱手,一定会留下猫腻,届时魔神道顺藤摸瓜就能找到咱们。届时,他们很可能会找上门来,索要干尸和面具。甚至是……将我获得三具干尸的消息告诉于骏捷长老,那可就有好戏看了。”

  “于骏捷?他今日能活着回去吗?”徐喵喵嗤之以鼻地笑道。

  “谁知道呢?”我叹了口气,摇一摇脑袋,“你们都千万别忘了,赶尸派底蕴雄厚,于骏捷更是手段无穷。今儿,就算他栽了,手底下的煞尸、阴尸和铜甲尸死伤惨重,但他想逃之夭夭的话,我觉得不难。”

  “那倒未必。”徐喵喵淡淡地提醒我,“你们别忘了,魔神道聚集了九大神祇围殴他们!如此众多的高端战力汇聚,哪怕是强悍如邪神,很可能都是插翅难飞啊!于骏捷归根到底,就只是一个教派的长老,而且赶尸派的门派特色,一直都是擅长驾驭奴仆,而他们的本身战斗力很羸弱,简直就是战五渣。真到了搏命的时候,这一短板将被无限放大!”

  我不禁蹙眉,略带着一丝迟疑:“真的会……那么惨吗?”

  “谁知道呢?”徐喵喵撇撇红唇,“于骏捷倘若真的殒命在此的话,那就有好戏看喽!可想而知,赶尸派必然降下雷霆震怒!而且,一个极有潜力的长老死在上云市,他们岂能不既惊讶又恼火?呵呵,届时,倘若赶尸派倾巢而出,那魔神道恐怕也是覆灭在即。所谓的五千僵尸的手笔,对赶尸派来说简直犹如过家家一样。”

  “这点我倒是很赞同。”李天华颔首,淡淡笑笑,“赶尸派倘若乐意的话,他们捣鼓出成千上万的煞尸军团都是轻而易举!魔神道在他们面前,宛如一只羸弱的鸡仔试图跟雄鹰掰手腕。呵呵,他们无疑就是在找死!”

  “所以,我觉得魔神道应该不至于丧心病狂到真的要杀死于骏捷。”我却若有所思,“邪神可是相当高瞻远瞩的一个人,他就该清楚,对付于骏捷,该让他徒劳无功而返,而非是一味地死磕,跟他直接拼老命。我觉得,就算是魔神道占尽上风,他们应该也会网开一面的。”

  杀死于骏捷与全歼他的僵尸,那是俩概念,前者意味着赶尸派与魔神道不死不休,后者意味着赶尸派会追究于骏捷统御无方的责任。

  届时,于骏捷完败的消息传回上云市,所有人都会震惊于魔神道的恐怖底蕴,从而引领舆论,令那些曾经与他们为敌的势力惴惴不安。

  而赶尸派则会羞怒不已,狠狠地责备于骏捷,高层会降下惩罚,但他们却不会去跟魔神道拼命,因为既然已经输了一回合,那再斤斤计较的话,就无疑是在精气神上又输了一回合。身为大派,自然是有大派的肚量。

  “罢了,无论结局如何,都不是我们能够掺和的,先撤走吧。”我扛上干尸,健步如飞,直接奔回鬼首铜门。

  徐喵喵也已经恢复力量,她尽管受伤,但身为妖怪的她,原形本就强壮,舔舐伤疤后,很快就安然无恙。

  李半仙则持剑断后。

  幸运的是,当我们穿梭回山神庙后,依旧无人察觉到我们到来的事情。

  因为在小王庄的村口,仍然是喊打喊杀,彼此缠斗得极其激烈,苍穹上也依旧悬浮着五尊神像,而其余的,不知道是牺牲了,还是另有任务。

  “太好了,完全无人察觉到。”徐喵喵兴奋地攥紧粉拳,“魔神道只能吃个哑巴亏了,哈哈,活该!”

  李半仙却是摇摇脑袋,遗憾地喟叹:“那倒未必。别忘了,我们是阴阳道上的人,所以诡术与妖术层出不穷。对普通人而言,我们做得极其隐秘,而且杀人灭口,沿途将所有人全部杀得精光,没留任何活口。但实际上,只需招魂之术,将那些被我们虐杀的狂信徒的三魂七魄重聚,问一问他们临终前看到的事情,我们仨的体态形貌都很可能曝光。”

  徐喵喵淡淡冷笑:“我早就料到这一点,所以,刚刚在动手时,我用的都是我们妖猫氏族的妖祖所嫡传的——散魂铁爪。”

  李半仙微微色变:“就是能够直接把三魂七魄打成碎片的那种?你竟然还懂得这样恐怖的妖术?”

  “本姑奶奶擅长的妖术多了去了,老家伙,别看以你的年龄在人族中是个耄耋之年的老朽,但在我面前,你跟个黄毛孺子也没两样!本姑奶奶走南闯北,接触的妖怪和人类多如牛毛,我自然可以学习到众多的手腕。”徐喵喵傲然地炫耀。

  “老妖婆真厉害啊。”我喃喃地感慨。

  徐喵喵登时狠狠地剜了我一眼,满脸恼火。

  “走呗,别闲聊了。”尽管说,战局仍然胶着,但我们也已经没有逗留的必要。

  “散魂铁爪真的能彻底粉碎三魂七魄,防止别人获得我们的消息?”我最后确认地问了一句。

  “废话。”徐喵喵没好气地瞪我一眼,淡淡道,“那可是一门古老的妖术,厉害得超乎你的想象极限。我们猫妖一族依靠着它,可谓是驰骋天下,纵横捭阖,创造出相当璀璨的文明。在妖怪万族中,我们也是十大妖圣种族之一!”

  我听得云里雾里,对妖怪社会一无所知。

  “ok,那就行了,跑吧。”我直接往芦苇荡里钻,依靠着它们的掩护,我们仨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直冲回陈村的庆红旅馆,我们才肯歇口气。

  沈庆红也逗留在那儿,并未撤离,毕竟他们夫妻俩好歹都是魔神道的“狂信徒”,虎毒不食子,就算真的会爆发僵尸围城,狂信徒们的人身安全还是有保障的。

  “看到你们无恙,我就知道魔神道必然倒了大霉。”沈庆红不无幸灾乐祸地狂笑,“那批混蛋祸害得我们那样惨,现在他们总算是要付出血的代价了!哈哈。”

  “抱歉,你的夙愿恐怕是没法子如愿以偿了。”我苦笑着摇摇脑袋,告诉她,“魔神道的底蕴无比雄厚,必然会赢得这一场战斗,而且,他们将一战成名,从此在上云市站稳跟脚。相反的是,风水局的精锐恐怕将死伤殆尽,赶尸派的铜甲尸和煞尸都会全军覆没。”

  “怎么会如此……”沈庆红登时呆滞地喃喃。

  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说,只能劝她:“你们如果想脱离魔神道控制的话,就尽早撤离此地吧,找个偏僻山村隐居下来。现在兵荒马乱的,你们消失了的话,只会被人认为是你们被殃及池鱼死掉了,没人会因为两个无名小卒瞎想。”

  “多谢恩公提醒,只是……”沈庆红涩然苦笑,“我的丈夫的脑袋中,对魔神道的愚忠早已根深蒂固。昔年,他曾经主动献身,将一丝魂魄奉上,交给了魔神道制成了一枚玉牌。所以说,玉牌不碎,就意味着他活得好好的。届时,魔神道只需对着玉牌念咒,他就将头疼欲裂,甚至是七窍流血!”

  我靠,好恶毒的手法,简直就像是当年我被困桃花村时中的情蛊。

  “所以,我们只能继续回魔神道,虚与委蛇地敷衍他们。”沈庆红叹息,“将来如果还能再相逢的话,但愿您能看在我们曾经对你们施以援手的份上,帮帮我们的忙,将那枚玉牌夺回来。”

  我正色地拍拍胸膛保证:“放心!从今往后,只需有契机的话,我都会全力以赴地将玉牌搞回来,绝不辜负你们的一番好意。”

  回到房间中。

  徐喵喵将那三具干尸平摊在地板上,终于是长长嘘了口气:“悬挂在我们猫巢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没了。我们都不必再提心吊胆地度日了,我的灵猫弟弟妹妹们,都可以安安稳稳地过完一辈子了。”

  “恭喜恭喜。”我耸耸肩膀,先用手机把干尸上的那些关于炼尸术的东西全都拍摄下来,留着以后好好看看,然后,我便将那一枚精美无比的黄金面具取出,展示给他俩看,希望见闻渊博的一人一妖,能够提供一些关于它的线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