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四百九十八章 冤有头债有主

第四百九十八章 冤有头债有主

推荐阅读: 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热搜预定我就是能进球林羽江颜妖孽仙皇在都市召唤梦魇权欲场画怖女主她撩得飞起[穿书]霸天武魂

    那个已经变成类似于何天豹收藏的“艳尸”一样的女孩,她口中说出的话,尽管平和,却令我毛骨悚然,而且无比的愤怒!

  “呵呵。”孙食古凉薄地冷笑,拍了拍手,然后那个女孩就乖乖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像条听话的狗。

  孙食古长老接着淡漠地道:“你们也都听见了,对吧?孙墨守他,一辈子勤俭节约,无欲无求,将所有省下来的钱都拿去赞助他的学生。他生平唯一的喜好,就是去破解甲骨文,而且他是古文字研究协会的突出贡献奖获得者。但农夫与蛇的故事却在他身上上演!他浪费三年去供养的女学生,最终反噬他一口,而他友善对待的所有凤凰城别苑的住户们,都对他翻脸了,冷漠相待,把他视为禽兽!”

  “你觉得,是谁逼死了孙墨守和孙成功呢?”孙食古的双眼变得赤红,宛如嗜血凶魔!

  我无言以对,根本就不知道说啥好。

  徐喵喵眼神复杂,欲言又止,最终只能颓然长叹:“这么说,你已经迁怒凤凰城别苑的所有住户,你想用八卦阵将他们全都炼成尸傀,夺走他们的性命,而且束缚他们的三魂七魄,让他们生生世世都被囚禁在躯壳中,沦为你的玩具!”

  “迁怒?”孙食古蹙眉,冷冷反问,“你为何用这个词汇?如果他们是无辜者,我无缘无故地冲他们发怒,那才叫迁怒,而他们全都是口诛笔伐,害死我的父亲和堂兄的真凶!他们也配叫无辜?我即将杀死的每一个人,或者曾经参与对禽兽老师讨伐的签字,或者参加过去第七中学示威的游行,或者在本地的网站、论坛上,对他俩破口大骂,打着正义的名义,言辞极其恶毒,最终逼迫他俩走上绝路。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有罪的!”

  我张了张嘴,完全无法回应他的愤怒质问。

  如果有一日,你在贴吧或论坛上,义愤填膺地对一个你以为是罪大恶极的人口诛笔伐,肆意宣泄你的愤怒,用词极其激烈,咒他去死,然而他是无辜的,而且因为你咒骂的缘故他真的选择了自杀。

  你有罪吗?

  你该不该死?

  我知道,在网络上有太多太多人会控制不住情绪,经常会大骂不已,做个喷子,或是黑子,而谁会想过自己曾经骂过的话,会带来灭顶之灾?

  对我而言,或许我可以公平地说这些人尽管有罪,但罪不至死。

  然而,这种话在受害者家属耳朵中,无疑是莫大的讽刺,也根本就不合情理!

  正是所有人的千夫所指,将两个无辜者,而且是好人,逼上了绝路。就因为法不责众的缘故,所以这批人都无罪吗?

  法律,就真的合乎情理和人心吗?

  何况,孙食古是个轻易就能将法律践踏在脚底,踩成狗屎的强大存在,他根本就不可能遵循它,而只会听从自己内心的愤怒。

  “所以,当初你袭击了宋恩和他的儿子。”我涩然苦笑,“因为宋恩就是示威游行的发起者之一。”

  “呵呵,那家伙还十分自豪,以为自己做了正确的事情,替天行道,对付了一个真正的衣冠禽兽。”孙食古满脸狞笑,“他甚至怂恿他的儿子去街上对我堂兄吐口水扔石块!也正是因为孩子们的唾弃,才是孙墨守他绝望的第一原因。所以……”

  孙食古的脸上流露出清晰可见的冷笑:“他们都必死无疑!”

  “可你上回已经同意饶恕他们了。”我忍不住道,“而且,至少……孩子是无辜的,他没啥判断能力,只是在父亲怂恿下稍微做了点恶心人的小事。”

  “在地狱没有未成年保护法。”孙食古神情坚毅,丝毫不为我的话所动,而且反倒露出极其轻蔑的神色,“你好歹是在阴阳道上混的,竟然说出如此幼稚的话来。我们常年在生死边缘行走,早已将一切看淡,孩子和大人有何区别?每个人,都该为自己的言行负责,这才叫公正。成年人中,就没有心智缺失行为幼稚的巨婴吗?他们犯罪了,你会网开一面吗?愚蠢和幼稚,怎能成为一个人的保护伞?何况……我根本就不是在主持正义,也不想跟你辩论任何问题,我是在复仇!!!”

  他狰狞微笑,眼球中布满阴鸷血丝,令人不寒而栗。

  是啊,惨死的是他在世间仅存的最后两个亲人,别人哪有资格指手画脚?

  我如果说三道四,孙食古八成会将我也杀死,炼成尸傀,然后割掉舌头跪在两个死者墓前赎罪!就像是现在那个婊子,被他践踏在脚底泄愤。

  像这种事情,谁能说出谁对谁错?

  清官难断家务事,而眼前的这一桩罪孽,更是业障无数,冤孽缠身,卷入了成千上万的人。

  归根到底,怪谁?

  如果不是这群打着正义之名,用着讨伐禽兽老师的口号,所谓“热血斗士”们,率先动的手挑的事,两个无辜善良的老者岂会白白死去?

  他俩该死吗?

  尤其是一日三餐都清淡朴素,将所有钱全部节省下来赞助穷苦学生的孙墨守,可能世上罕有这么好的人。可落在别人眼中,这就是假惺惺的伪君子,是掩饰禽兽行径的虚伪行为!因为在这些讨伐他的混蛋眼中,世上根本就不可能存在一个孙墨守那样好的人,所以他肯定是伪君子。

  用一句古话说,那就是冤有头债有主。

  可能很多人会说罪不至死,然而倘若搁在古代的话,你辱骂皇帝一句,对方就会杀死全家以儆效尤,甚至是诛灭九族,让成百上千的人连坐。时代虽然变了,但阴阳道的规矩,却依旧很残酷。

  孙食古的一身恐怖本事,意味着他有为所欲为的力量,哪怕阴曹地府都得退避三舍!

  “冤有头,债有主。”孙食古淡淡笑笑,来到落地窗前,俯瞰着凤凰城别苑小区,鹰视狼顾,宛如一只趴在蚁巢上凝视着忙忙碌碌蚂蚁的巨型食蚁兽,他一言就能裁决所有人的生死!

  “药可以乱吃,话却不能乱说。这批人都是凶手,他们都该为自己的言行负责,他们的嘴上都沾着我两个家人的血。所以……他们都得死!”孙食古狞笑,但随后收敛,又很是肃然地道,“可我从不滥杀无辜。只有那些犯下罪孽的人,我才会将他们变成尸傀,从此沦为行尸走肉。未曾参与的人,依旧可以安然无恙地生活。”

  “可……”我迟疑地问,“您又如何鉴别呢?”

  孙食古似乎话瘾发作,起了谈兴,竟然毫不隐瞒地告诉了我相关真相:“很简单啊,你以为我铺设八卦图做什么?它是一个巨大的幻阵,笼罩着凤凰城别苑。以九颗百年巨槐树为核心,一百零八颗十年老槐树为羽翼,将我的意志编成一个梦境,灌输到所有人的脑袋中去。那个梦,就是我刚刚跟你说的真相。”

  “持续一周的幻梦后,凤凰城别苑中的人,就会对当初的事心存疑窦。须知,疑心生暗鬼!那些曾经参与此事的人,必然会心存愧疚,届时,他们就会经常感觉到我两个亲人的亡魂从地狱归来,找他们复仇!所以,他们的睡眠质量自然大大下降,成天疑神疑鬼,担惊受怕,从而被我派出去的一群灵鬼锁定。”

  孙食古的法子简单粗暴,又直指人心,自然是异常的有效。

  “这是第一重确认方法。”他接着正儿八经地说,“有些人本来就容易睡眠质量差,或者胆子小,对灵异之事很敏感,所以在被梦境骚扰后,就算心里没有歉疚感,却也会出现同样的情况。这批人是无辜的,我的复仇中并不包括他们,所以,我会采用催眠之法作为第二重确认方法,将他们催眠后,询问每个人与我两个亲人的关系。”

  “当然,语言的能耐本就有限,又有些人是哑巴,或者文化程度较低,表达能力有限,所以口供也未必就有效。那我会采取第三重确认方法——凶灵入梦!”孙食古侃侃而谈,“所谓的凶灵入梦,就是将一只梦魇送到人的梦境中,探索他们的记忆深处,将所有与孙墨守和孙成功有关的资料都挖掘出来,一一禀告给我。”

  “三重确认之后,曾经参与此事的人,皆是罪人。”孙食古淡淡道,“我一生行事,从不滥杀无辜,从不违悖良心,素来讲究公平公正。所以,至此我已仁至义尽。”

  我涩然苦笑。

  徐喵喵也是长吁短叹,不知道说啥好。

  “凤凰城别苑的这批人也算是自作自受,他们好心办坏事,称得上活该二字,我也不想说啥。”许久,我给出了自己心灵深处最真实的想法。如果说,孙食古是个坏蛋,他想谋害凤凰城别苑的人,我可以见义勇为挺身而出,但任何听完这个故事的人,都会为孙墨守之死感到震惊和怜悯,甚至是……愤怒!我亦是觉得那批打着正义旗号将他活活逼死的人,也该承受来自孙食古的反噬。

  复仇,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